美文书吧 > 嫡女难逑 > 第40节
  不过,话又说回来,十一皇子知事之时,便在生辰之宴上立下血誓,这一生只做皇子不做其他,要是其余的皇兄见他可怜,可以赏个地界儿让他老死便好。

  此话一出,后宫和前朝无一不震动,这也就是说,他放弃了夺嫡之权。

  如今皇子们一个个长大,良莠便突显了出来,大皇子依旧靠着皇后娘娘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三皇子也聪明只是背景差了些,唯一能与大皇子斗上一斗的就是这四皇子了。

  四皇子聪敏俊秀,在众皇子这脱颖而出,所以,这太子之位也很有可能在大皇子和四皇子中产生。

  而叶府的大公子做了四皇子的伴读,也就极有可能立下从龙之功,到时时候叶府水涨船高也不是不可以。

  老夫人被沈嬷嬷这么一点拔,突然眼前一亮。

  “你说得不错,就算是被选上了又如何,只不过是个皇子妃而已,我就不信了,她成了皇子妃,还能随意的出宫,还能对我们怎么样?

  哼,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利用她十年的空白期对她进行要挟也说不定呢,再者说了,要是没选上,我也可以将她引到别处……”

  老夫人的目光变得阴戾了起来,转过头去望向芳菲院的方向。

  让罗氏来对付叶琉璃,正好,他们两个都是她不喜欢的人,碍眼的人,她只要从中稍加挑拔,她便能坐收渔翁之利,坐山观虎斗。

  想到这里,老夫人便哈哈大笑起来,手指也不疼了,胸口也不疼了,有种拔开云雾见明月之感。

  只是,计划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叶琉璃不是她想的那样简单,一切的行动中就算是对付了罗氏,她自己也被这个大孙女儿气了个半死。

  ……

  次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十一皇子正值弱冠之年,国之大利,子孙之延携,特邀各府嫡女前来竟选……”

  公公宣读圣旨,底下各府嫡女齐刷刷跪了一地,放眼望去,个个背影妖娆,甚至是养眼。

  混在人众小姐之中的叶琉璃听着这文皱皱的词句,心中大感古人的脸皮之厚,选个美也没有这么光明正大的,选个妃却能惊天动地。

  听说皇上连户部都用上了,将各府的户口都查了个遍,虽然不在京中,但也能想像京中官员们的脸色,尤其是叶显明,得知皇上动用了圣旨,他一定是又恨又无奈吧。

  昨儿个,叶老夫人,叶显明将她叫了去,直白的跟她说要进宫选妃,而且一套一套的一荣俱在荣一损俱损的话给她洗脑,耳朵到现在还嗡嗡作响,然而,她最后一个迷惑的表情却将他们回气了个头顶冒烟。

  “祖母,父亲,你们怎么这么傻,我可是个容颜有失的女子啊,皇上怎么可能选我这样的女子给人十一皇子?”

  而后毫不客气的露出一额头的那抹伤疤。

  伤疤不小,虽说带着淡淡的粉色,看上去像是眉妆,但若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可怕来。

  他们脸色顿时震惊和铁青起来。

  对啊,他们怎么忘了,那日冰雪之日不仅烧死了赵月娘和那个小的,就连这个大的也容颜有损了,根本就不堪大用。

  看着他们悔得肠子都青了的模样,心中大爽,以至于今天的妆容都化得很好看了起来。

  他们这是被皇上的龙颜大怒而震得脑子暂时短路,再加上她回来的这两日给他们带来别样的祸事才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当他们想反悔时,事情也已经发生,根本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着定伯侯府宗政世子为本次选妃主监……望各小姐们……”

  公公继续念着圣旨,当念到这里时,叶琉璃心中猛的一惊。

  什么?

  宗政九为主监?

  这怎么可能,他自己还是个未成婚的男子呢。更重要的是,他不会又玩什么幺蛾子吧?不是她对宗政九有多关注,而是一提起这个男人,她就条件反射。

  微微抬头,朝着台上望去,果然一个风姿绝代的熟悉身影落入眼睑,而此时有宗政九冰冷带着威压的目光也朝着她看来。

  她根本不敢对视,目光还没有遇到她就赶紧低下头来。

  好强的感染力,她的都将原本的面貌露出来了,他居然还能找得到?

  没错,之前的样貌都不是真的,只要用金针有脸上刺下几针,便可以发生改变,这对于她一个绝世医者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

  宗政九微微勾起完美的唇角,而后将目光移开。

  她感觉压力消失,这才暗松了口气,这厮可千万别来真的,否则,以她一个叶府嫡女的身份,如何能斗?

  “是,谨尊圣旨。”

  众小姐声音轻柔的回答,而后又齐齐叩下头去。

  公公满意点头,而后消失于宫前,小姐们有序的排成长队,慢慢的通过宗政九所设下的卡口,依次通过。

  介于上次的以庶充嫡事件,这次查得似乎就更加的严格了,不仅要对人对户,而且还要人亲自看过了才放入,定伯侯世子做的就是这项工作,只不过,世子以席帘相隔,并不与众小姐真正见面,也不开口说话。

  众小姐依次顺利的通过,可是到了她这里,还是出现了问题。

  “叶尚书嫡大小姐叶琉璃,不得入内。”

  公公尖着嗓子叫道。

  众小姐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第六十三章 给她憋回

  大部分小姐都能安全顺利的有通过,就连与她一样情况刚刚进府的蔡小姐也能通过,可是到了她这里,却被生生的拦了下来。

  众小姐一脸看好戏的看着她。

  “你们知道吗,这个叶大小姐十年未进叶府呢。”

  “十年未进叶府?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的,她也是三日前与那个刚刚进去的蔡小姐一样,是个被遗弃的,呵,真真是不知廉耻,为了权势现在什么人都想嫁给十一皇子。”

  众小姐一点儿也不低声的嚼着叶琉璃的舌根,放送着对她的鄙夷和嘲讽,她们是正儿八经的被养在京中教养出来的高贵小姐,哪能与这样被流放成了乡野之女同台竟艳?这岂不是降低了她们的品格?

  叶琉璃轻叹,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女人的看好戏之心永远不会改变,尤其是对于美貌高过她们的女人的好戏,更不会放过。

  朱唇轻扬,一点也没将她们的话放在心头,微笑问道:“敢问这位公公,因何不让我入内?”

  公公一怔,看着这个落落大方的女子。

  一般的女子遇到这种事情别说是大方的问了,只怕连话都急得说不出来吧,甚至还有可能会慌乱的大哭也说不定,毕竟,十一皇子也是不错的佳婿啊。

  “呃,这个嘛……”

  公公他有些尴尬啊,因为他只不过是个受令的,谁能进,谁不能进全凭身后的世子之令。

  看到这里,叶琉璃也没什么不明白的,就是宗政九不让她进就对了,不过,为了回去能对叶府人有个交代,她还是得问上一问的。

  “怎么,很难回答吗?公公不必惊慌,你也知道我叶府是礼仪之府,不会秋后算账的,只须实话实说便好,届时我也好回府有个交代的不是?”

  叶琉璃的声音越发的轻和了起来。

  可这位公公,反而越了的紧张起来,他还没碰过这样的,一般打回去了就是打回去了,哪儿有这么多为什么的?

  “叶大小姐,何必为难一个公公,又不是他不让你进的。”先前骂她骂得最凶,讽刺讽得最重的小姐开口说话了。

  挑眉,哟,居然有人强出头?

  “这位小姐贵姓?”叶琉璃笑容不变。

  “余,太仆寺少卿余府。”

  余小姐脸上带着得意,她家父亲官拜正四品,官位虽说不高,但也绝对不低。

  叶琉璃的笑容更深了,“你区区一个四品官的小姐居然也能跳级插我一品尚书府小姐的嘴?你父亲在朝堂之上,是不是也插过我父亲的嘴啊?”

  原本她是不想找这些小姐的麻烦的,她们嚼嚼舌根也就罢了,可是却要将脸送上来给她打,她没道理不打的。

  听,这一道暗地里的巴掌打得是不是很响啊?

  余小姐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只不过是个在乡野里养了十年的丫头,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她?

  “叶大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位公公只不过是秉公办理,听人差谴罢了,你又何必在这里咄咄逼人?虽然我父亲的品阶比不上你父亲的,可是你这样无理取闹,人人都可以说上一两句的,不是吗?”

  是啊,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个叶大小姐的品阶高又如何,还不是被一个四品的给顶了回去?果然是乡下来的,没有任何杀伤力。

  众小姐看戏的脸越发的亮了起来。

  叶琉璃看着她们的表情,感觉一阵好笑,当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狗拿……小姐多管闲事。优雅走上前,扶手轻抬抚了抚鬓边的碎发,清冷的嘴角勾起。

  “余小姐,我倒要问问你了,我哪里咄咄逼人了?他奉命行事那是他的本份,我问那也是我的理由,我可不想这么莫明其妙不知原由的就此离开。

  再者说了,公公的本份就是为了更好的替皇上分忧,替皇上办事,底下有人不明白不清楚,他自然也有告之说明的义务,我若不问他,难道你还让我去问皇上不成在?

  还有啊,本小姐虽说不在叶府成长,可是规矩大礼孝道,我可是一样不落的学习了的,还望余小姐不要再说什么无理取闹和鄙夷我的话了,否则,你可就犯了‘口舌’之诫了。”

  叶琉璃冷哼,她可不是犯的“口舌”么,毁人清誉,这种罪名在小姐圈里也是一个很严重的罪行,谁也不想跟一个到处胡说八道的小姐在一处玩耍吧。

  她此话一出,众小姐脸色各异,别说是余小姐了,就是她们好像也犯了这个诫律。

  余小姐脸色一青,“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口舌’了?”

  “你哪里不‘口舌’了?我与公公在说话,你却插了进来,一副为民除害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你是什么大义之举,却没想是个借着正义之旗行着小人之举。”

  “你?”

  “够了余小姐,你可不要再说了,越说便越叫你的小人行径表现的得一缆无遗,难不成,你还真想让皇上过来顶替一下公公的工作,让他来解释一下是何原由将我排出在外?”

  “我?”

  余小姐的脸色瞬间由青转白,她哪儿有那个胆子让皇上下来啊?这个女人,她也太能说了吧。

  叶琉璃冷冷一哼,“好了,你还是退回去吧,莫要耽搁了后头小姐入场的时间。”

  开玩笑的,只不过是个小姐,她叶琉璃还会怕了她们不成?只要稍稍的抬出这里最高人物,她们就是有再多个屁也不敢放,也都得给她憋回去。

  叶琉璃转身,不理这个气得脸色难看的女人,来到公公面前,还是那句话,“请公公,给我一个原由。”

  一副问不到,就绝不罢休的气势。

  公公也被这叶大小姐的模样给震住了,长得好看,脾气也在不差啊。

  “这个……那个……”

  他要怎么说呢,他没那胆子问世子,可也回答不出原因。

  “因为你容颜有损,这个理由,叶大小姐可还满意?”

  就在公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冰冷中带着绝对威压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