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丢三落四的小豆豆 > 38.奥运会的马(2)
  摄影师确定好位置,各项准备都做好以后,开始正式拍摄。正式拍摄时,大叔就要把缰绳交给我,自己离开。我问大叔:“没关系吗?”大叔回答说,只要马看不到马厩就没关系。

  一切准备好之后,摄影师对大叔说:

  “好,麻烦您把缰绳给黑柳女士吧。”

  大叔把缰绳递给我,我正要接过来,可就在这一瞬间,刚才一直向前看的马突然回过了头,我根本来不及阻止。马的大眼睛清楚地看到了马厩,于是突然掉过头来,朝马厩狂奔而去。大叔想拉回缰绳,但已经来不及了,大叔大叫道:“完了!”这让我陷入了不安之中。我牢牢地跨在马背上,总算没有被掀下来。

  但可怕的是,那里是混凝土地面,全力狂奔的马蹄发出很大的“咔嚓咔嚓”声,仿佛马上要滑倒或绊倒似的。如果这匹马的细腿摔折了,无论我也好,《周刊文春》杂志也好,都是万万赔不起的。我不敢让马停下来,如果我勒马的动作不得法,万一马摔倒了,可就不得了。

  我想了各种巧妙地从马上跃下来的招数。在美国的西部片里,约翰·维恩是怎样被马拖着前进的呢?马术比赛中落马的人,又是怎么办的呢?可是,我自己都觉得很悲惨———如果我穿着合适的衣服,即便同样是落马,也许我还能表现得好一些。可现在我头上紧绷绷的,腰上松垮垮的,脚上的靴子只有脚尖能伸进去,以这副不得劲的装束,一旦从奔驰着的马上摔下来,受的伤绝对不会轻。而最关键的是,如果把马腿摔折就完了。

  就在这时,仿佛神灵保佑似的,我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过去在山中湖对马“恳求”的场面。我把嘴紧紧贴在狂奔着的马的耳朵边,请求道:

  “对不起,请你回去好吗?我们只是拍一张照片,拍完就没事了。”

  简直让人无法相信,马小心翼翼地停了下来,竟然啪嗒啪嗒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待在原地的人们都已吓得脸色苍白。马再也没有往马厩的方向看,我们拍到了一张完美的照片,这张照片现在还保存在我手中。

  从那以后,我开始自己给动物拍照。绝大多数的动物,只要在它们耳边轻轻说:“拜托了,让我拍张照片好吗?”我就会拍到非常好的照片。

  只有鲻鱼例外,当我说“拜托了”的时候,它也不知从哪儿喷出来一大口水,正好喷在我脸上。

  ①即明智秀满(1536~1582),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福知山城的城主。据传在战役“山崎合战”失败后,他只身骑着骏马“大鹿毛”渡过宽阔的琵琶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