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大明铁骨 > 第405章 惊讶(求支持,求月票)
  喟然一声长叹!

  当杰书被杀的消息传到王化行的耳中时,神情愕然的他,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愕然的看着信使,半晌后,才发出一声长叹。

  长叹之后良久,却又说不出话来。似乎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也就只剩下这声叹息了。

  “现在礼亲王麾下将领如何?”

  看着跪在地上的信使,王化行颇为关切的问道。

  “回大将军,贼逆麾下诸将得知其拥兵自重、意图篡位后,无不是莉伏于太子殿下面前,表示愿听殿下旨命,现在军心稳定,太子殿下让小人告诉大将军,最多一个月内,太子既会领兵与大将军汇合……”

  尽管信使的话,看似平淡,可是对于王化行来说,他能够想象得到,当时发生了什么,所谓的跪伏,不过只是笑说罢了,必定会伴着数人的人头落下,毕竟,杰书于军中也有他的心腹亲信,恐怕他们不过只是刚一表示不满,就被人砍了脑袋,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至于其它人,大都是骇于太子身份,不敢异动罢了。

  这个结果是必然的,毕竟那些人都是当惯了奴才的人,他们绝对不敢违抗太子的命令。反倒会因此敬畏太子的权威。

  一个亲王都可以这么干脆利落的,直接砍了脑袋,更何况是普通人。在这个时候所有人能想到的恐怕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脑袋。

  “你回去告诉太子,请他务必稳定军心,末将月内就会领兵与殿下会和。”

  没有任何迟疑,王化行就选择了接受现状。

  其实并不是接受,因为他本身也是参与者,甚至这个计划也是他制定的,只不过是交给明珠去策划罢了,最后,计划正像最初猜测的那样,太子成功的杀了杰书,夺了南方旗兵的兵权。

  十几万大军的兵权!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易了手,这事谁能想得到。超乎意料,但同样也在意料之中。

  信使这边刚离开,那边王存白等心腹亲信就纷纷急声说道。

  “大将军,太子怎么能这么干!”

  “是啊,大将军,太子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杰书下手了,居然直接把他砍了,他可是大清国的啊!”

  “就是啊,大将军,就是皇上过来,对礼亲王也不能说杀就杀啊!”

  “这可是堂堂,“咔”的一刀,脑袋就没了……”

  “可不是啊,那可是。”

  “又怎么啦?不还是说杀就杀了。”

  显然,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吓到了,他们没有想到太子居然会那么大胆,更没有想到,堂堂,居然也是说杀就杀,全没有丝毫的顾忌。

  看起来杀的是。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却让他们感同身受。

  见大将军没有说话,王志扬就起身看着他说道。

  “大将军,现在堂堂,太子说杀就杀了,将来对咱们那还不是杀了就杀了?”

  这才是众人心里所想的,兔死狐悲,他们对礼亲王可没有什么感情,但是礼亲王的死,却在提醒着他们,太子杀人可没有什么顾忌。

  既然没什么顾忌,那么将来要是得罪了太子,那到时候丢脑袋的肯定就是他们。

  “是啊,今天他可以杀礼亲王,明个,指不定就能杀了我们弟兄几个,甚至,甚至……”

  抬眼瞧着大将军,王志扬苦着脸说道。

  “就是大将军您,不定也会对你下手。”

  “他敢!”

  一旁的李鹏举大声喝道,本就是火爆脾气的他,立即骂道。

  “要是那小混蛋敢动大将军一个手指头,不要大将军说话,我就一刀把他砍了!”

  “休得放肆!”

  王化行喝了一声,盯着李鹏举说道。

  “别忘了尊卑!”

  “尊卑?”

  冷笑道。

  “杰书是记得,可是结果呢?不还是让太子给砍了?亲王他都敢砍,至于大将军……”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沉默了,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别说是亲信心腹,就是那些满蒙将领也都是面面相觑,目光中带着惊恐状,这个时候,就是他们自己也担心自己的性命,毕竟,太子这么干,确实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

  那可不是说杀说杀的,即便是皇上也得先摘了他的帽子,然后再换人,待到换完人后,那也不能杀了,顶多也就是圈起来,圈到老死。

  可谁曾想,太子居然一言不发,直接砍了他的脑袋,那帽子还在脑袋上戴着,脑袋就滚到了地上。

  这事,确实吓了他们一跳。

  当然,也让他们开始担心起自己的脑袋,太子一言不和就杀人。现在可以杀杰书,将来必定可以杀他们。

  在这样的人手下。成天担心着自己的脑袋。这种事情没有人愿意去面对,没有人愿意天天考虑着自己的脑袋能不能保住。

  他们相信将来太子杀的人只会更多,因为会有太多的理由让他去杀人。毕竟在行军打仗的时候,想要杀人再容易不过。甚至都不需要他去找理由,那理由也就直接送上了门。

  “哎,想当年,先帝定的辅政大臣,又有几个善终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到了今天,太子又动起了刀来……”

  “可不是,这刀下的干脆利落!”

  “就是,一点都不像十六七的人能干出来的事!”

  “嘿,别这么说,你看谁儿子,当年鳌拜谁能比得上,他兄弟还在守潼关呢,不也是说杀就杀了!”

  厅中有人插了句话,他的话让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鳌拜被刺”于大清国是一段公案,尽管把罪名踢给了明朝,可是很多人都觉得,可能是皇上命人下的手,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证据。可谁都知道,当年鳌拜的权势有多大,他弟弟也是手握兵权,守着潼关,可即便是如此,皇上也没有什么顾忌。不还是说杀就杀了。

  现在,太子……可不就是和皇上一样,只不过相比于皇上还有些顾虑不同,偷摸摸地办事儿不同。太子根本就是没有丝毫顾忌,直接命人一刀砍了杰书,然后拿着他的脑袋夺了兵权。

  这人太狠!

  狠的让他们不敢靠近!

  真不愧是野猪皮家的种啊!

  瞧见众人一副神色不定的模样,王化行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无奈,尤其是当他看到众人投来的目光时,他只是无奈的长叹道。

  “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至于其它,哎……”

  王化行摇摇头,然后说道。

  “待到太子殿下领兵救援靖南时,再说吧……”

  说罢,王化行就起身离开了厅堂,完全没有过问身后的纷乱,在他离开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众人的讨论声,看似满面无奈的他,唇角轻扬,面上闪过一道冷笑。

  在他回到后衙书房的时候,书房中坐着的人,将手中的书放下来,看着他笑道。

  “事成了?”

  不需要王化行的回答,方立强就知道了答案。尽管他并没有到前边,但是在知道太子派来信使之后,就已经能够猜出来结果了。

  “嗯!”

  王化行点点头,然后说道。

  “一切顺利,杰书死了!”

  与在外面时的那种无奈不已同,现在的他脸上带着些冷笑。语气中全都是嘲讽。

  “真没想到他下起手来会这么利索。”

  “哦。”

  方立强应了声,然后可惜道。

  “其实,杰书死了,不是最好的选项,最好是杰书活着,胤礽死了,如此一来,杰书是不可能再去救援靖南,到时候,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降,一条是逃,无论是那一条,对我们而言,都是非常有利的……”

  在方立强可惜时,王化行看着这个一个月前找上门来的军正,如果不是对方带着信物,他绝不会相信这个人是家里派来了,这几十年,家里可从没派人与他直接联络过,都是通过间接联络的方式。

  这一次,之所以派人上门,恐怕也是因为一切即将结束。在方立强来到这里后,就一直以故友的身份住在这里,既是朗友,也是幕僚。

  自从方立强到来之后,计划的进行就被加快了,离间胤礽与杰书的关系,挑起南方清军内哄,就是计划核心,只不过,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就连皇上,也会主动的“配合”,居然让太子听命于杰书。

  如果没有那个秘旨,恐怕就是想离间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有了那个旨意,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只要明珠于一旁稍微点把火,就可以让那个少不更事的胤礽身陷其中而不自知。

  现在杰书的死,就是开始。

  想到明珠,王化行说道。

  “明珠,司里准备怎么安置他们?我当初答应他,一定会保他家人的安全,还有他的家业。”

  明珠是第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如果不是确定明珠想要逃,而且下一步计划需要明珠的参与,王化行绝不可能冒着暴露的危险游说他,当然,之所以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是因为对明珠的了解。

  了解明珠,才让他敢去担这个风险,而现在,在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他自然需要关心一下明珠的将来。毕竟,对明珠他许下了诺言。

  “你放心吧,有你的担保,再加上他确实为咱们立下了功劳,就不可能亏待他。”

  听王化行这么问,方立强笑着说道。

  “北美、新夏,好望角,这些地方,他们随便选,只要改个汉名就可以了,其实吧,别看这是到海外异域,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他们自己逃,这一路上有多少风险,你是知道的,而且即便是逃到了诸夏,身份暴露了也是难逃一死,可是现在,他们是作为移民通过正规渠道过去的,即便是有人认出来,只要有移民司发的公函,当地官厅也不会过问,这些年,他家里积累了多少财产?少数也有十几甚至几十万两吧,到了那边,置办些产业,世世代代都享用不尽啊……”

  有些人总要放他们一马。不是因为有人为他们说情,而是因为他们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只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果断的做出明智的选择。

  现在明珠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可是还有其他人没有做出选择。

  说话时,方立强展开折扇,看着王化行说道。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要知道,咱们可是记仇的!要是他们抓不住这个机会,等到将来,可就不能再怪国法无情了!”

  尽管方立强没有说的太清楚,但王化行也知道,他指的并不是明珠,而是他麾下的那些亲信将领,他们同样需要做出选择,而且要尽快做出选择,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生,要么死!

  他们必须要做出自己的选择。否则即便是王化形自己也没有办法保住他们。

  “我知道!”

  默默的点点头,王化行叹道。

  许多事情总是需要去面对的。多少年了,这一天不正视自己所期待的吗?只是到时候应该怎么和他们去解释呢?

  也许永远都不需要解释吧。他说对于他来说他并不愿意和他们解释。难道说告诉他们自己是大明派过来的奸细?

  “杰书身死的消息传来后,就已经是人心浮动了,我想,很快,他们就会做出选择的。”

  就在说话的时候,那边有人通报,说几位将军来拜见他,听到仆人的通报后,王化行朝张立强看了眼,

  “你看,他们来了……”

  “想好怎么说了吗?”

  张立强看到他反问道。他非常好奇王化行会怎么解释这一切。当初他知道王化形的身份之后。除了惊讶也就只剩下惊讶了。你能想到深得大清皇帝信任的大将军,居然是大明派过来的奸细。居然可以身居这样的高位。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不过。张立强也能够理解,毕竟他自己也是在翟营之中潜伏多年。

  但是现在他又怎么会向其他人解释呢?

  “现在还不需要解释什么。也许。”

  王化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永远都不需要解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