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大明舰队 > 第八十八章 海口水师
  .,最快更新大明舰队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眼看着清军火攻船就要撞上明军海沧船的时候,海沧船突然一个转向,躲开了清军火攻船的攻击。与此同时,一艘鸬鹚级私掠船从火攻船边上三百米外驶过,左舷火力全开,炮门中吐出一团团火球,九门六磅炮同时发威。经过英国人调教的明军炮手打得又准又狠,三百米的距离上,九炮齐发,有六发炮弹命中目标!

  烧红的实心弹砸中了清军火攻船,点燃船上的柴草和火油,火攻船顿时腾起大火,在海面上熊熊燃烧,船上的清兵纷纷跳上小船,丢下火攻船逃命而去。

  私掠船左满舵,已经装填好炮弹还未发射的右舷对准了六百米外另外一艘清军火攻船。右舷做好发射准备的同时,刚刚发射一轮的左舷正在紧张的装填炮弹。

  “距离六百,右舷准备!”炮长吼道。

  清军火攻船逐渐接近,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五百米。

  “距离五百!瞄准目标,准备点火!”

  “四百,放!”

  右舷炮门内喷出一团团火球,六磅炮齐射的炮声震撼海天。

  九发炮弹有四发命中目标,打得清军火攻船船板粉碎,碎木四射。一发烧红的炮弹弹跳了几下,又掉在火攻船的柴草堆上,灼烤着柴薪,冒起一股浓烟。

  火攻船上的清兵见状,有人拿起一块木板,试图把炮弹拨弄走。可是木板一推,火红的铁球滚动几下,反而在柴薪堆上留下一道黑色的痕迹,有的稻草已经燃起火苗。

  “快泼水!”一名清军小军官喊了声。

  两名清兵把水泼在柴草堆上,冰凉的海水碰到烧红的铁球,“嗞”一声冒起了一团蒸汽,柴草堆上的火苗总算是被扑灭了。

  就在清兵手忙脚乱灭火的时候,一艘明军的小艇箭一样冲到跟前,小艇上射来一排飞蝗般的火箭,把刚刚扑灭火苗的清军火攻船再度点燃。

  明军后面的三艘大船是来回游走,用战列线阵型的方式,轮番用左右舷的炮远距离轰击清军火攻船,配合蜈蚣快船和小艇,把一艘艘对自己威胁最大的火攻船送入海底。明军的海沧船和苍山船这些中型船只,则是用船头的大炮和两舷小炮轮番射击,也击沉了不少企图撞过来的清军火攻船。

  海口水师的二十三艘火攻船,没有一艘成功发挥了作用,除了一艘冲到决心号跟前,在一百米外被决心号一轮齐射打成碎片之外,其余的火攻船大部分都被明军的小艇和蜈蚣快船击沉,小部分被私掠船、海沧船和苍山船远距离击沉。

  “鞑子火攻船已灭!我们向鞑子大船攻击!”张玉坤拔出宝剑向前一指。

  决心号一马当先,带着两艘鸬鹚级舰,排成一条纵队,直冲向清军最大的海沧船。

  清军的几艘小船企图螳臂挡车,冲到拦住三艘大舰。几艘清军小艇挡在决心号的去路上,船上的清兵操着船头小炮,无力的轰击。

  “咣咣咣”一排炮弹落在决心号前面的海水中,腾起了冲天水柱。

  决心号根本就不躲不闪,船头对准了一艘清军小船碾压上来。

  看着逐渐放大的决心号巡航舰那庞大的身躯,这艘清军小船上的清兵吓得纷纷跳海。就在最后一名清兵跳进海中的时候,决心号一头撞上小船,只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木头碎裂声,杉木结构的小艇被坚硬橡木打造的决心号撞成了一堆碎船板。

  躲到两边的清军小艇射出火箭,火箭碰上决心号的船板,没有扎进去,反而被弹到海中。就在此时,决心号两舷火炮依次发射。滚雷一样炮声回荡在海面上,炮门中喷出一团团猩红色的火球,一排排霰弹扫过海面,几艘小艇上站着射箭的清兵转眼之间就全部被打成了马蜂窝,小艇上尸体横陈,鲜血染红了船板。

  “轰轰轰”船头对准明军的清军主力战舰纷纷开炮,炮弹下冰雹一样砸了过去,接连落在决心号前面和两边海水中,激起了无数乳白色的冲天水柱。

  清军的射击虽然壮观,但是命中率极差,距离那么远,几十艘清军战船的齐射无一命中,炮弹全部落在海中。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只剩下四百米的时候,刚刚发射完一轮的清军还在紧张的装填,根本来不及进行第二轮炮击。

  清军千总坐在他的海沧船上,看到从白色硝烟中冲出的决心号,白色的船帆,铜色的高大船身,看起来就像是从仙境里冒出来的仙子一样美丽。

  “冲上去!和他们接舷!”清军千总大喊道。

  两艘海沧船和十多艘苍山船,是清军的主力战舰。船上的清兵瞪着正全速驶来的巨舰,他们准备了抓钩,绳索和刀枪,想要等着巨舰从自己面前通过的时候,贴上去接舷。

  不过张玉坤根本就没给清军接舷战的机会。

  三艘巨舰即将冲入清军船队中的时候,突然同时右满舵,三艘船排着一字纵队,从清军船队跟前穿过,在两百米的距离上,三艘巨舰左舷火力全开,三十二门舰炮开始了惊天动地的齐射,炮门中喷出了一排令人眩目的火光,滚滚白烟从海面上冒起,排山倒海般的炮弹呼啸着,砸到清军船队之中。

  放在前面的十多艘苍山船成为首当其冲被打击的目标,炮弹砸中船板,砸烂了木板,喷溅出无数碎木片,把船上的清兵打得血肉横飞。滚烫的炮弹在船甲板上乱窜乱跳,不断飞溅起锋利的碎木片,被炮弹擦一下的清兵直接就是骨头碎裂,残肢断臂横飞。滚烫的炮弹来回碰撞,所到之处火星四射。炮弹撞了几下之后,停留在甲板上,火红的炮弹烧得船板漆黑,冒起了黑烟,吸引清兵围上来手忙脚乱的灭火。

  还有的炮弹落在海水中,腾起了巨大的水柱,激荡得船身直摇晃。

  “贴上去!”清军船上的把总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清军的船升起满帆,较小的苍山船上还有人用力摇着橹,以求加快船速,尽快贴上明军的巨舰发起接舷战。

  张玉坤不可能让清军靠近上来,他下令左舵。

  三艘巨舰拉出一条曲线,排着战列线围绕着清军船队转了一个弧形。炮甲板内,炮手们正在紧张的清理炮膛,装填火药,塞进木板,再把葡萄弹装填进去。一切完工之后,双方的距离不过一百五十米左右。

  明军炮手装填炮弹的时候,清兵用舷侧的小炮拼命开火,可是这些粗制滥造的小炮射程实在太近,命中率又极低,大部分的炮弹都落在海中,偶尔有一发炮弹击中了明军战舰,却被橡木结构的厚船板弹开,掉进海中。只有一发炮弹击中了决心号的船帆,在洁白的帆布上面留下一个破洞,不过根本就不碍事。

  “放!”张玉坤一声令下。

  旗舰上的小旗摇动,各船的炮长几乎同时大喊:“左舷开炮!”

  三艘战舰再次迸溅出令人眩目的火光,长长的白烟从炮门内喷了出来,在海面上袅袅升起,海水都被火炮射击时的红光映红了一大片。

  三十二门舰炮齐射出的霰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杀伤扇面,铁珠下暴雨一样席卷过清军战船,正站在船舷上准备接舷战的清兵一片片的倒下,身上留下无数血窟窿,失去生命的躯体倒伏在甲板上,血洞“噗噗”冒出血泡,很快就把甲板染红了一大片。

  原本清兵打算接舷战的,谁知道明军射来的霰弹,让集结在甲板上的清兵死伤惨重,中了招的船上,几乎所有的炮手、弓箭手、近战肉搏兵和操作船帆的水手都被席卷一空,甲板上喷起一阵猩红色的血雾,随即响起一片鬼哭狼嚎声。

  明军的蜈蚣快船带着小艇,冲入清军船队中,对那些被霰弹扫荡过的清军战船发起了夺船的接舷战。

  虽然说清军水师的这些船很垃圾,但造船不容易,造一艘船,木材需要晾晒多年。能缴获一批小船也是能够增强自己的实力,因此王新宇交代过张玉坤,用霰弹扫过之后,就可以让肉搏兵登上敌船去夺船。

  明军肉搏兵抛出抓钩,爬上清军苍山船的时候,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因为船上的清兵非死即伤,侥幸活下来的几个人也早就藏在甲板内,根本不敢露头。

  很快,四艘苍山船就被夺了下来,船上的绿旗被人撕扯下来,丢进海中,旗杆上升起了火红色的大明旗和蓝色的日月旗。

  三艘主力战舰直扑清军千总所在的海沧船。

  决心号在英国舰长的指挥下,操纵软帆的英国水师和明军水手配合默契,庞大的舰身灵巧的左转,直接从清军船队的中心插入。尚未开火的右舷火炮一轮齐射,打得一艘扑过来的苍山船上火光冲天,血肉横飞。

  后面两艘鸬鹚舰排着一字纵队,紧跟在决心号后面,右舷依次吐出一团团火球,把清军船只打得船板横飞。

  明军水手经过英国水手这段时间的调教,已经掌握了一些操作软帆的技巧,不过比起他们的师傅英国人来,明军水手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还需要一段时间锻炼。

  三艘巨舰直扑中间那艘最大的海沧船,当巨舰从海沧船左舷一百米外通过的时候,三艘巨舰轮番射出密集的霰弹。

  清军千总眼睁睁看着对面巨舰的炮门中不断吐出火光,自己船上的清兵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

  海沧船上的清兵用小炮反击,却显得十分可笑,就像一个赤手空拳的小孩子对抗一条武装到牙齿的壮汉一样,清军舷侧的小炮根本无法对巨舰构成任何威胁,反而遭来了明军更加猛烈的报复。

  霰弹下暴雨一样撒在清军战舰上,甲板上尸体枕叠血流成河。

  “嗖”一颗铁珠射来,击中了清军水师千总的右臂,铁珠像锋利的钢刀一样,硬生生的把半截右臂切割下来。

  “大人!”一名亲兵扑了上来,帮他的恩主包扎伤口,压住断臂上方止血。

  清军千总挣扎着站起来,用左臂持刀,向明军战舰的方向指去,用尽最后的力气一声嘶吼:“开炮!”

  船上的清兵死伤惨重,只剩下三名清兵操着一门小炮,对准决心号,点燃火炮。炮口喷出一团火光,一发炮弹无力的落在决心号后面的海水中,腾起一团水花。

  看到四周围上来的明军小艇,清军千总长叹一声:“贼寇势大,吾誓不降贼!唯有以死报国!”说完,这名清军千总费劲的用左手横过雁翎刀,准备自刎。

  “大人!”几名亲兵围了上去,奋力夺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清军水师千总已经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明军爬上海沧船,几名浑身是血的亲兵迎战,转眼之间全部被砍翻。

  看到旗舰上的绿旗被人斩落,换上了一名明军战旗,所有的清军水师都已经失去斗志,纷纷砍断自己的桅杆向明军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