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59章
过,他也没有多想,反正他们也就是来香港玩的,多走走也没什么。

  让柳三妹比较郁闷的是,当她根据爷爷以前说得地址,找到她爷爷家的时候,他居然不在。

  她看着面前这个和她几乎差不了几岁的年轻男人,眼睛一红。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父亲了。记忆里他的父亲是慈爱的,性格也开朗,常常逗她笑。小的时候,她经常骑在父亲脖子上骑大马。

  可,自从8岁那年,父亲得病死了以后,她就只能看着他的遗像缅怀。

  王继宗其实现在是真与柳三妹差不了几岁,他只比柳三妹大一岁,因为柳爷爷在香港很有名气的缘故,忙得西家看相,东家算卦,几乎不着家。王继宗这个儿子没有人管,教练的就有种二世祖的感觉。

  要不是他老爸严厉禁止他调戏今天来上门的客人,他一定把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逗得哭笑不得。

  “这是我爸让我给你的!拿着赶紧走吧!”这么好看的姑娘,只能看不能逗,王继宗没了好心情,把纸条塞给她之后,就直接赶两人出门。要不是怕老爷子不给他零花钱,他还真的不想放过这么可人疼的姑娘。不过,这个姑娘的眼神让他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王继宗有些摸不着头脑。暗暗呸了自己一口,他真是糊涂了,这姑娘虽然说得是粤语,可她旁边的男人说得是普通话,他又不认识海那边的人,他真是糊涂了!

  柳三妹诧异的看着这个油条子一样的父亲。

  终于知道他爷爷为什么要她妈改嫁了。这吊儿郎当的样子,简直太辣人眼睛了。

  柳三妹心事重重的从店里出来,她打开字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丫头,好好保重!”

  一瞬间,柳三妹热泪盈眶。

  陈天齐看她居然当街哭起来了,以为那字条上写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忙搂着她的肩膀,安慰,“占卜这东西,你要信他你就完了。他们都是骗人的。要是真的有用,他们为什么还摆摊赚钱,直接算一卦去捡钱不就好了。”

  哪知这话非旦没有安慰到柳三妹,反而让她哭得更凶了。他居然诋毁她爷爷的职业。她气恼地拧了一下陈天齐的胳膊,把他疼得呲牙咧嘴。

  “让你乱说!这家是最灵的!”她睁得着一双大眼睛,双目含泪,一副母老虎的架式,让陈天齐又痛又爱。

  “我是乱说的,乱说的!”为了让她不再伤心,他忙转移话题,“你不是还要去订冰柜吗?咱们赶紧去吧。”

  柳三妹把字条收好,离开了这个铺面。

  她没注意到的是,在楼上,有个半百老人正一脸复杂的看着街道上打打闹闹的男女。

  柳三妹找到一家电器公司,向他们一次性定了两百台冰柜,准备给每个杂货店都配备一台。

  陈天齐有些意外,她到底怎么运回去?

  哪知道,三天过后,柳三妹独自出去一趟,就找到了专门运货的人。

  陈天齐好奇不已,可看到柳三妹兴致缺缺的样子也就把那点好奇心给吞回肚子里去了。

  柳三妹一连跑了好几趟,都没有遇到爷爷,她终于明白了,他是在躲着自己。

  柳三妹有些失落,想到她自己其实只是柳爷爷的回天术造就的人,她心里隐约明白了什么。

  在香港逛了一圈,除了遇到两个流氓挑衅的,他们也算很顺利。

  到了深圳,柳三妹和陈天齐到处找商机。她的杂货店里的东西还是太少了,比起后世那些超市,根本不够看。

  陈天齐对深圳这边似乎很熟悉,到了以后就给柳三妹办了暂住证。

  不像别的人过来都是打工的,柳三妹和陈天齐衣服非常光鲜,一看就是有钱人,所以也没有人敢过来怀疑他们的非法身份。

  但是,打扮太光鲜也不好,容易招贼,瞧瞧,他们刚走出招待所没多久居然就遇上当街抢劫的。

  柳三妹心里一沉,陈天齐却笑着对她说,“你站到一边,别伤着了。”

  柳三妹对陈天齐的力气是非常信服的,想当初他只有十二岁的年纪就可以扛动两百来斤的大米。

  对面两个瘦得像猴子一样的男人,他根本不在话下。

  没用多久,两个男人就被他撩倒了,陈天齐却没有放过他们。

  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大哥大,打了报警电话,半个小时之后,警察才姗姗来迟。

  讲明事情原委之后,两个男人嗷嗷叫地被拉上警车。

  那个警察临走的时候,还一脸羡慕的看着陈天齐手里的大哥大。

  等人走了,陈天齐才一脸得瑟地朝柳三妹邀功,“你看这东西还是很好用的吧?一个电话,警察就来了。你还是收下吧!真没多少钱,你别心疼!”

  柳三妹嘴角抽抽。看着陈天齐手里这个像砖头一样的大哥大,她就一脸嫌弃。

  骗鬼呢!这东西一个怎么也要两万块钱,都能顶一套房子的价钱了。

  他怎么这么蠢!

  可,一想到他是特地买来送给自己的,她就收起之前的嫌弃,一脸复杂的收下了。

  见她终于不别扭了,陈天齐咧得牙床都要露出来了。

  笨蛋!就这么高兴吗?

  1980年七月,第一届大学生毕业了。

  这届的大学生很幸运,因为那十年的关系,国家人才凋零,所以,他们这些金饽饽全都分配到了重要岗位。

  柳三妹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留在北京,进入国家考古队。她有一种撞大运的感觉。

  当时,不止她一个人进来了,和她一起的人还有秦曼云。

  刘英红是回到老家的博物馆去工作了。

  王思敏是留在北京博物馆里,算是工作最舒服的一个人,不过人家专业够扎实,次次考试都是第一,羡慕不来的。

  陈天齐是到国家外交部当了一名翻译。

  柳二姐因为有北京户口,就近分配工作,所以留在北京,在中国人民银行当一名普通职员。

  虽然只是普通职员,可因为她的学历高,很受上层领导的重视。

  至于王宇,他一年前就回部队了。

  对了,柳二姐终于在去年寒假的时候生了一对龙凤胎。

  不得不说,老柳家的双胎基因都留在这一代了。

  明明上一代没有一个人生了双胞胎的,可这一代,居然就有三个人生双胎了。

  王宏林知道柳二姐生了龙凤胎,心里羡慕不已。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女儿,心里难受极了。

  六月份的时候,柳大姐又怀孕了,她这是第三次怀孕了,之前因为生了双胞胎,调理了一年多,才再次怀孕。

  王宏林这回是非常激动,他心心念念的儿子终于要来了。

  可,看着在他们家附近四处溜达的人,他心里一沉。

  连省城的饭店都没有工夫去了,直接把店交给副店长。又把家里的三个孩子送到小姑家让小姑帮着带,他就时刻守在家里,照看柳大姐。

  可俗话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

  他再如何小心迟早也会被人发现。

  毕竟过不了多久,柳大姐的肚子就会大起来。瞒也瞒不住。

  这年代计划生育十分猖獗,挨家挨户敲门找孕妇,他们家已经被敲了三次门了。

  都被他搪塞过去了。

  他们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了,准生证根本办不下来,似乎是知道他有钱,上面的人居然问他要十万块钱才给他办准生证。王宏林手里的存款一半用来开饭店,手里满打满算只有五万,要是全交出去了,他拿什么养孩子?他忧心重重。时刻盯着柳大姐。

  他这么紧张,连带着柳大姐也休息不好。

  没过几天,两个人都瘦了十斤。

  七月的北京,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刘海名要去军队了。不知道他有什么事,非要约柳三妹一起吃饭。

  柳三妹收拾完自己的房间,又重新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服。

  骑着自行车,到了北京一家民营的五星级饭店。

  这家饭店是她开的,她手里有食谱,找了几个厨师专门进行培训,就开了饭店。

  在北京她一共开了十五家这样的饭店,生意比杂货铺的还要好。

  这家店是她独资的,所以分红也只有她一人,利润自然也更多。

  到了包厢,刘海名已经来了,服务员殷切地过来招呼。

  不一会儿菜全上齐了。

  柳三妹看着这速度,心里很满意。

  她搞清洁干了什么上午,肚子早就饿了。她吃了一筷子,品尝美味。

  “你找我啥事呀?”看着刘海名只顾喝酒也不说话,柳三妹以为他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担忧地看着他。

  刘海名抬起头看着她,目光变得深邃。

  时光真是个好东西,只是三年时间,当初那个瘦骨嶙峋的小青年变成了相貌堂堂的大小伙。

  身体更是结实了不少。

  面色如蜜,胳膊有力,骨节分明,无不昭示着这个人的成长。

  随着年纪增长,刘海名的学历和性格发生了很多变化。

  他整个人变得很沉稳,听到柳三妹的声音,刘海名放下手中的筷子,“你和陈天齐处得怎么样了?”

  柳三妹有些摸不着边际,他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

  “挺好的呀!”

  刘海名抿了抿嘴,“他没什么大本事,好啥呀?!”

  柳三妹诧异地看着他,有些不高兴。陈天齐是大学生,年纪轻轻的就有那么多的资产,这叫没有大本事?他又不是你,有个当官的老子。

  刘海名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不满,继续说下去,“我要是一早知道他心怀不轨,就该给他个教训,让他离你远远的,我也不会错失良机了。我比他的条件好多了,你为啥不考虑我?”

  柳三妹诧异地看着他,啥?刘海名喜欢她?这是啥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当初,你来北京的时候,我就想对你表明心意的,可,我答应我爸上学期间不处对象,所以才让那小子劫了糊。”

  柳三妹:“……”

  “我知道我来得晚了,可是我还是不甘心,我早就喜欢上你了,我做梦都想和你在一起,你怎么能跟别人呢?”边说还边给自己倒酒,似乎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柳三妹惊讶过后就是无语凝噎。

  她张了张嘴,想要劝他,可还没等她开口,包厢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来人正是陈天齐,此时的他满脸怒容,阴测测地看着喝醉后的刘海名。

  他几步上前,坐在刘海名的另一边,猛地一拍他的肩膀,软烂如泥的刘海名被他这么一拍,直接趴在桌子上了。他醉眼惺忪地看着来人,“是你呀!你小子真有福气,抱得美人归,我不服!你必须跟我喝一瓶!”说着就笑起来给陈天齐倒酒。

  陈天齐都要被他气乐了,挖人墙角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他要是认怂他就不是男人!所幸坐下来,舍命陪君子!拿起转盘上的一瓶茅台,往桌角一碰,瓶盖利落的掉在地上。想跟他拼酒?喝的你连亲妈都不认识!

  陈天齐这架势就是想要把他撂倒的样子。

  柳三妹有些担忧的看着两人,刘海名已经醉了,柳三妹不好劝,她只能对陈天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