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49章
近,是个人都会误会吧?可,她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要么是她心思深,要么就是她根本就不喜欢陈天齐。

  陆玉琪觉得自己猜到真相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那边,脚步凌乱的柳三妹等离开陈天齐的视线范围之外,才感觉焦灼在自己背后的视线消失了。她心里跳个不停,内里却是万分纠结的。

  一方面是高兴,陈天齐终于如她所想的那样接受了别人。以后,他会结婚生子,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

  另一方面是苦涩,对自己这么好的人,自己却不能接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转而喜欢别人。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她纠结得不行!

  到最后,她还是战胜了自己的自私。

  陈天齐虽然喜欢他,可她不能耽误他,毕竟她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既然他们没有希望,她为什么还要因为自己心里的那点不甘心,阻拦他的幸福。她不应该这样自私,她该放开自己的心,别因为自己的自私害了别人一辈子。

  等柳三妹解开了心结,她整个人都变得轻快起来。很快就骑着自行车,到了陈老师家。



第118章

  柳三妹过来的时候,陈老师刚好没课,不过,小姑似乎还没回来。

  陈老师看到柳三妹过来,十分高兴,问了柳三妹的学习情况。柳三妹觉得特别窝心,现在的陈老师比以前柔和多了,人也没有了郁气,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书卷气。她非常喜欢这样的陈老师。

  她不仅说了她的学习情况,还把宿舍里的同学也都简单说了一遍,又说到她的班主任于重庆。

  陈老师对前面倒兴致缺缺,听她提到于重庆才笑着道,“你于老师还是我的同班同学呢!想当初他在班上就是个老好人,十分热心肠。你也算有福啦!”

  这点,柳三妹也看出来了,恐怕是这位于老师下放的时候没有受过太大的罪,所以还能保持着原先的性情。不得不说,这点很难得!

  许多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改变,有的人是变得偏激,有的是冷漠,还有的是变得自私,还有的就像陈老师这样,变得圆滑世故,当初的菱角全被磨光了。

  柳三妹心里暗暗揣摩着。随即又把自己想要免费进去博物馆的想法说了出来,她主要是想让陈老师帮她出出主意,毕竟她对北京其实也是知之甚少,陈老师想了想,“这件事情,恐怕只有我们家老爷子才能有办法解决。”

  柳三妹有些不解。

  陈老师笑着跟她解释,“这种免费的事情除了上面最大的领导有权利,下面的职工是没办法解决的。你于老师才是讲师级别,跟本校的大领导都搭不上话,就更别说外部系统了。你陈教授就不同了,那博物馆的馆长是他的师弟,关系近些呢!”

  柳三妹听到这话眼睛一亮。眉眼带笑,弯成月牙一样。

  等陈教授回家的时候,柳三妹直接提出来。

  对这种学习上的事情,陈教授向来只有赞同的份儿,不过,他也不主张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他采用的是迂回战术,直接上这些学生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博物馆的工作。

  柳三妹没想到还能这么做,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进入博物馆能更加名正言顺。

  如果真的发免费牌子给他们,到时候别人问你借牌子,你借还是不借?

  不借的话一定会得罪人。

  借的话,说不定还会惹来麻烦。

  现在直接以志愿者身份,那就不一样了。他们进的是后台,跟游客只能现在玻璃外面看不太一样。

  他们是可以近距离接触到古物的。虽然有可能只是做些保护工作。

  但也算是责任重大,所以根本没人有胆子把工作牌借出去。

  柳三妹心里对陈教授感激不已,到底还是老教授,想得比较周到。

  在陈老师家吃完晚饭后,柳三妹才回自己家。

  等她骑着自行车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钟了,好在北京是大城市,多数街道都有路灯,并不担心会骑到坑里。

  堂屋里只有陈天齐一个人,饭桌上剩的菜就能看出来,柳二姐也是在家吃过饭了!

  陈天齐坐在堂屋的四方桌上写作业,柳三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问,“我二姐呢?”

  陈天齐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脸温和,“在自己屋里。”随即又起身把旁边烧得炉子上的汤盛一碗递给她,“这是姜茶,我看你似乎有点感冒,喝点吧,晚上睡一觉发发汗就能好了。”

  柳三妹复杂地看着他,见他神色自若,心里叹了一口气,微微点头道谢,等她喝完汤后,立刻起身去找柳二姐,等她到了厢房,敲门进去时,柳二姐正拿着一张纸样的东西傻笑着,时不时的还会乐出声来。

  柳三妹看着她那表情,有些牙疼,“二姐,你咋了?”

  柳二姐见柳三妹不知何时进来了,立刻把自己的好消息和她一起分享,“你二姐夫也要来北京了!”

  柳三妹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王宇这么快就可以休假了吗?她记得军人休假好像很难的吧?

  柳二姐仿佛是她肚里的蛔虫一样,替她解惑,“他是来北京进修的,和刘海名一样就读京都军事大学。”言语之间满是骄傲,说话间还挺了挺腰,与有荣焉的感觉。

  柳三妹听了惊奇不已,王宇居然能有机会到京都军事大学学习,虽然他是以军人的身份来参加进修,与他们那些考上的学生学得不太一样,可那也是同一所学校呀,镀金不是这么度的吧?

  她一直都知道王宇的运气好,属于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类型的好命格,可没想到他还能这么逆天!

  不过,她还是挺为柳二姐高兴的,毕竟她二姐可是整天盼着王宇有出息,它好跟着沾光呢!

  “他什么时候到?”

  柳二姐高兴过后,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这事,她赶紧把自己手里的电报重新摊开来,借着灯光看了好几遍,又掐指算了算,“估计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等她放下电报才想起来,“我还得赶紧把我买的那座房子装修一下,等你姐夫来,我们一起住进去。”

  说完,不等柳三妹回答直接风风火火地跑出房门,冲到堂屋去了。

  柳三妹一阵无语,这是有多着急呀!

  原本,她还担心柳二姐被北京的繁华迷花了眼,到时候再干出什么龌龊事。毕竟,当初她二姐看上小姑家的房子,不是说买就买了吗?

  房子换了,户口迁了,男人还有可能不换吗?

  现在看来,是她小人之心了。不过,这样也挺好。她可不想再看她二姐出啥幺蛾子了。

  等她也到了堂屋,正看到柳二姐在跟陈天齐在讨论装修房子的事情。似乎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架势。

  陈天齐买的是民用四合院,虽然面积看着挺大,房间也不少,可相对应,就是房屋的质量问题非常不乐观。多数房间虽然整体结构还在。可漏雨,裂缝,墙皮脱落等问题也不少。

  陈天齐之前因为去乡下收东西,认识不少会盖房子的泥瓦匠,请了他认为靠谱的人帮他把房子重新翻修一遍。在他上学前就已经动工了,现在还没做完呢。柳二姐本着省时省力又省心的原则,直接让陈天齐帮她看看能不能先修她的房子,毕竟她赶时间,陈天齐却不着急。

  陈天齐想也没想就应了,他的房屋已经修好一间出来了,剩下的可以慢慢修。

  柳二姐见他同意了,又把自己修房子的想法告诉陈天齐,请他帮忙找那些泥瓦匠说出她的要求。

  按柳二姐务实的想法,只要不改变房子的整体结构和风格,对房间进行改造,让它不漏风不漏雨,也不掉墙皮就行了。

  这种要求已经算是最低要求了,陈天齐就是这样做的,毕竟钱不够,一切还是从简为好。

  不过,柳二姐还多了一个要求,就是需要把电给装上,这算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了。

  那房子周围的人家全都已经装上电了,只有她那家没有,卖她房子的那家人是从农村平反回来的,房子装电的时候,这房子已经作为国家财产分配给了国家单位,那房子太大,分给谁都没有资格,所以单位直接租给员工,收点房租。所以也没有人会花那冤枉钱买电表,毕竟不是自家的房子。到现在,那房子就一直是没有电的。

  现在柳二姐要装点,那就要去上面申请,再买电表和灯泡,到时候电工过来拉线。

  陈天齐对这个操作很熟悉,毕竟当初柳家村装电的时候,他也凑过去看了几眼,也就记得了。

  柳二姐拍拍陈天齐的肩膀,以一种你很棒的眼神看着他,不停鼓励他,“陈天齐,我很看好你,加油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又看了一眼外面,见柳三妹还没跟过来,忙小声说了一句,“我以后会帮你说好话的,你的心思我都懂!”最后一个字还绕了个尾音,那意味深长的话语让陈天齐听了面红耳赤。心里跳个不停!

  等柳三妹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两人装作若无其事讨论问题的架势。

  可,他们还是一不小心露出了马脚,陈天齐那红红的耳根可骗不了柳三妹。她对陈天齐的了解算是很深了,他这种情况,一定是害羞的表现。刚才她一进来,这两人就变得古里古怪,一定有问题,说不定陈天齐刚才正在向柳二姐讨教怎么追女生,毕竟女人总是比男人更了解女人。所以,才不好意思让她听见。

  柳三妹瞬间就脑补出了这么一幅画面。

  她这纯粹是因为被陈天齐今天下午的那个场面刺激的。

  她虽然说服自己不要自私,可明明之前喜欢自己的一个人突然和别人在一起了,不难过,不别扭也不太可能吧,她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索性,她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别掺和他这种事情上吧,否则难受的还是她自己。

  柳三妹想通了之后,直接回屋看书去了。

  她自然也就不会主意到陈天齐复杂的眼神。

  柳二姐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也回屋去了。

  没等多久,陈教授就把博物馆的事情落实下来了,很快柳三妹就拿到博物馆发给他们班的临时工作牌!

  柳三妹摸着这个纸质的卡片,心里激动不已,有了这个她才算真正踏出自己的第一步。

  虽然有工作牌,他们班却没有直接去博物馆看文物,毕竟满打满算,他们才学了半个月,知识还不牢固,许多东西都还没有接触到。所以,为了早点进入博物馆看文物,他们专业的刘教授直接让他们搜罗周朝时期的文物特点,写篇论文。

  这个年代的资料其实很难得的,毕竟在那十年里不只是人受到伤害,其他东西也受到很大的损坏。

  年代久远的书在那段时间里,直接被称为封建糟粕,书籍更是损毁大半了。

  京都大学图书馆的那些书全都是幸存下来的。数目不多,他们专业也就三十二个人,只有他们这一个班。但,这么多人一起去书还是很拥挤的。许多人根本就没有参考书可看。只能从各种史书中寻找踪迹。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