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45章
当然是住我家啦,我爸是她姑父。”

  柳三妹看着两个争执个不休,一捶定音,“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还是去自己家吧。”

  一月前,她就写信让方训帮他处理房子的事情了,原来的房客已经退了。房间已经重新打扫过了。

  钥匙就放在门旁边的石板下面,很好找。

  柳三妹打开门,里面干干净净的,十分舒坦。

  刘海名一见也没话了。“这房子现在北京已经卖到两千块钱了。你好几年前买的,赚翻了!”

  柳三妹随意的点点头。柳二姐听了却羡慕不已。

  柳三妹知道现在是因为情况特殊才涨了。等改革开放了,价格还会再往上涨的。

  陈天齐没想到柳三妹在京都也有房子,心里的压力更大了。

  他想到自己也攒了不少钱,听到这价格,心里虽然觉得有些贵,可他不想以后输给别的男人,于是暗自打量什么时候也要去看房子。即使现在不住,租出去也行呀。

  柳三妹是主人,住的是正屋,柳二妹和陈天齐选的是厢房。

  还剩下几间屋子,都先空着。

  把行礼往屋里一放,刘海名就要带着几人去吃北京烤鸭,柳三妹对北京烤鸭的滋味很怀念,当初来北京的时候,自己可是吃了好多。

  “现在北京挤了很多人,全聚德的桌子都不好定,所以,我昨天就去定了位子,现在过去,时间刚刚好,还不用排队。”

  一听这话,几个人也顾不得什么了,全都上了车。

  一行五人吃得那叫一个畅快,这顿是刘海名请的,他的爸爸一次性补发了十年的工资,他也捞到一笔不菲的小金库。现在,请顿好吃的,完全没有压力。

  柳二姐看着全聚德烤鸭店里面的食客,几乎全都是体面人,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浓浓的气势,看着这些人,她心里艳羡不已。

  吃饭的时候,又聊天。

  刘海名已经考上京都军事大学,他这背景将来妥妥的将军候选人呐。

  吃完饭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好再唠嗑了,各回各家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就来柳三妹这边报道了,他们今天约定了要一起去陈老师家拜访。

  听陈元生说小姑已经考上京都师范大学了,柳三妹就觉得可乐。

  “那不是说小姑现在是姑父的学生了吗?”柳二姐捂着嘴也笑着说。

  陈元生弯了弯嘴角,点点头,“是啊。听说,有一堂外语课还真的是我爸教的。”

  柳三妹逗趣的说,“那我小姑可以走走后门,到时候让姑父还能给她个高分。”

  陈元生苦着脸,“就怕我爸不肯,他看着好说话,其实对家里人更严格,我就是过来人。”

  见他抓耳挠腮,十分苦逼的模样,柳三妹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轱辘一下他的头发。他恼羞成怒的瞪了她一眼,不过,那双眼睛里全是笑意,看着就像猫学老虎一样,只有形似神不似。

  一行人到了陈家,没想到不是住在柳三妹几年前去过的那个四合院,而是一个更大的地方。

  陈元生解释道,“之前的四合院太小了,我爸给卖了,换了这个更大的。虽然我爷爷觉得有些浪费,可我爸铁了心的要买,最后,全家人举手表决,我爸赢了。”

  柳三妹点点头,看着这个地方,四周非常宽敞,尤其是这门口的两个小石狮子,非常有气势。

  进了院子,一抬眼就是道叠器考究雕饰精美的一字影壁,绕过庭壁就是一个四合院。

  这似乎更像是一个王府别院,虽然带着点历史的沧桑感,可样式却古朴大气。连大门上的雕刻都十分精美,木质长廊的精致雕工与青砖青瓦相得益彰。屋檐下都挂着大红的灯笼。

  院子里种了一颗几人合抱粗的老槐树,枝丫横生,因为现在还是晚冬,树上空空如也,没有一片树叶,但看着延伸的枝条,可以想象到了夏秋时节,这里一定是纳凉的最佳地方。就是现在,槐树底下还铺了一张木桌,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套青瓷茶具。

  院子四周都是抄手游廊,连着正房五间,左右厢房各三间,古色古香。

  陈元生带着他们沿着抄手游廊往里走,边走边说,“你们别看这房子挺新,其实是我爸重新找人翻修过。买来的时候,样子是非常老旧的。这是三进的四合院,一共有十三间厢房,我们家全部住在第二进院子里,客人来了就住在第一进。第三进现在还没收拾干净。我爸说等打扫干净了,在后面开一个门,再把前面给封死了,到时候租出去。”

  柳三妹的目光从游廊上面挂着的这些雅致壁画移过来,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姑父很缺钱吗?”

  陈元生皱着小脸,“爷爷和爸爸发的这十年来的工资全用来买这套院子了。”

  “这院子花了多少钱?”

  “一万八千块钱。你们也别觉得贵,这会儿,没有两万三都买不到这么好的房子。”

  一听这个价格,三人都吓了一大跳,连一向财大气粗的柳三妹都觉得有些贵。她也想要一套这样的房子呀,后世这样的四合院都以亿来计的。不过,想到她将来是要回去的,也没有必要买,她又带不回去。

  不过,她买不了,她可以撺掇别人买呀,柳二姐和陈天齐都是有家底的人,买不到这么好的,买差一点的也行呀,毕竟也算是一大投资了。

  只是,柳三妹有些奇怪,“以陈教授的级别来说,他应该能分配到一套房子的呀?为何要自己买?”

  陈元生解释道,“我爷爷说不想给国家添麻烦,自己有能力就自己买了。”

  柳三妹对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佩服的五体投地。

  柳二姐却撇着嘴,小声嘀咕一句,“有便宜不占,这不是傻子么?”

  她的声音太小,除了离她最近的柳三妹听到了,倒也没有别人注意。柳三妹暗暗瞪了她一眼,却见她眼睛都看直了,心里暗叹一口气。

  陈元生随后又补充一句。“我爸说,学校分配下来的房子,将来还有可能收回去,只有自己的房子才是家。”

  至理名言!众人皆点头。

  现在这个点,小姑一大早就去供销社排队买菜,所以根本不在家。

  卫巧儿上学去了,陈元生因为他们过来,特地请了两天的假。

  陈老师和陈教授见人进来了,全都从正屋出来迎接他们。

  一起迎接他们的还有柳三妹认识的一些老相识,方训和之前她帮助过的那些教授们。

  陈教授现在的精神面貌非常好,脸上一直笑呵呵的。握着柳三妹的手,给她介绍这些人。已经好几年了,只见过一次面的柳三妹也记不得谁是谁了,所以就重新介绍了一遍。

  大家一起回到正屋,全是实木家具,古色古香的韵味,一看就有书香气息。

  落坐后,柳二姐还有种处在梦里的感觉。她没想到小妹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做黑市就算了,居然还偷偷帮助过这些人,要知道前几年的时候,这些人可是被批|斗的牛鬼蛇神,只要谁帮助他们都有可能被打成同类。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火上身。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听到他们这三人都考上了京都大学,教授们一个个都很替他们开心。

  不过,听到柳三妹报的是考古专业,都有些呆愣。不过,这个专业也非常好,大家反应过来也都鼓励她,好好学。

  柳三妹不知道前世1977年的这界高考有没有考古专业,不过这次京都大学的考古专业是她特地写信给陈教授,向他请求的。考古专业应该说这是文化的传承,这是历史的铭记,需要我们去研究。

  陈教授也觉得有理,向校方申报了,没想到上面还真的批下来了。后来她在报考的时候,就看到有考古专业可供选择了,不过这一界这个专业非常少,只有京都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这两个学校有,其它的学校都没有开这个专业。也有可能是被那段时间给吓怕了吧。

  毕竟,之前那十年,许多考古队都解散了。人才自然也都凋零了不少。



第115章

  这些教授多数都是京都大学的,什么专业的都有。虽然之前那十年,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受过伤害,身子骨也因此落下不少病根,可现在瞧着他们的精神头非常好,也许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吧。

  他们还特地邀请柳三妹到他们家去做客。

  柳三妹都一一应了,她确实很需要他们的帮助。

  想当初,她选考古做为专业,除了是要隐藏自己的目的,另一个就是组建考古队。可后来,她才知道按照现在国家的标准,在校学生其实很难组建考古队的。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进如今现有的考古队。当然以她现在菜鸟的身份,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现在有了这些教授的帮忙,倒也不是没有希望。

  等小姑回来,大家肚子全都饿得咕咕的。

  柳三妹看到现在的小姑,头发剪短,到肩膀处,从中间分,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咖啡色的呢子大衣,浅粉色的棉毛衫,领口露出白色的衬衫,浅灰色的裤子,黑色的布鞋。

  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被她这么一打扮,温婉又贤淑,又带着点知识分子特有的书卷气。小姑和陈老师站在一起,也丝毫不逊色,看着两个之间的互动,似乎也很和|谐,她总算是放了心。

  说实话,自从柳柳离婚以后,她这心里头就一直为小姑悬着。虽说她曾经帮助过陈家三代人,可恩情和爱情是两码事。

  现在,她看到两人相处得这么好,她也就放下心来了,看来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陈世美的。

  就是柳二姐也觉得小姑这是时来运转了,将来就是享不完的福。

  陈老师和陈天齐很熟悉,一年多没见了,问了他好些问题,关于学习,也十分关心他的生活。

  陈元生也凑过来,一起讨论,叽叽喳喳得说个不停。

  陈天齐也了解到陈家现在的情况,也很为他们高兴。

  这么多的人要一起吃饭,肯定不能让小姑一个人做,大家决定一起去国营饭店吃大餐。

  这次出钱的是柳三妹帮助过的教授们。本来陈教授想要请的,可大家伙都知道他现在的经济状况,都不同意。

  这些教授都是住学校分配下来的房子,所以之前发下来的补偿款根本就没花。

  像他们这些教授,十年前最差的也是讲师级别,一个月的工资也有一百零六块钱。十年的工资那就是一万两千七百二十块钱。

  像陈淮石的级别是教授,一个月的工资是二百二十块钱。十年的工资是两万六千四百块钱。去年平反后,国家一次性把他们这十年的工资都给发下来了。

  这些教授平均下来都有两万块钱。在这年代两万块钱那就是万元户了,全国都能排得上号的富翁。

  “哎,就因为这些钱,我的那些不孝子全都回来了。我那老伴儿,死活不让人进门!说已经寒心了!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老李,那种没有良心的儿子,你还认他干嘛?难道那十年里,你受得气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