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21章
乎一下子就变冷了,空气干冷干冷的,出门不仅要穿厚衣服,还要戴帽子戴口罩否则还真的不能出门。柳二姐这样怕冷的人就直接守在家里不肯再出去了。

  而,柳三妹却不得不一大早就起床出门,毕竟,她得赚钱,今天是赵磊他们从外面回来的日子,她得去拿他们带回来的好东西,还有她的戒指空间还套在赵磊的手上呢。她等不及要把东西拿回来了。别说现在只是吹点冷风了,就是下冰雹她也得去。

  没想到,这天黄静怡居然登门了。这么冷的天,她身上居然只穿着一件毛衣,连棉袄也没穿,裤子倒是棉裤,只是上面似乎有血的样子。不知道她这一路走来,有多少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更让柳二姐惊奇的是,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好久没有梳洗过了。最严重的是她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嘴唇更是一点血色也没有。

  柳二姐看着她瘦骨嶙峋的身子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的样子,忙上前扶住了她,一不小心触碰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像冻渣子似的,一点温度也没有。

  柳二姐惊呼一声,“黄静怡,你怎么了?”

  黄静怡揉了揉额头,把自己的身体靠在柳二姐的身上,虚弱极了,“我好饿。”

  柳二姐赶紧把人扶到堂屋,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给她拿饼干。这些是小妹给的,非常好吃,她平时根本舍不得多吃。看她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先救她吧。现做的话,估计她能饿晕了。

  黄静怡等她拿着饼干过来,眼睛一亮,立刻起身夺过柳二姐手里的饼干,撕开包装袋,直接往她嘴里塞了一块饼干,很香很香,到了嘴里,饼干直接化开了,有股奶香味。一块又一块的往嘴里塞。

  “你慢点吃,别噎着,我屋里还有呢。”柳二姐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提醒她注意速度。

  看她似是噎到了,立刻起身给她倒杯开水。

  把满袋饼干都吃完,又喝了半杯热茶,黄静怡体力明显恢复了,之前一直弯的脊背现在都直起来了。

  柳二姐看着一袋子的饼干全被她一个人给吃光了,十分心疼,立刻起身把包装袋划拉到垃圾桶里,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重新坐下后,柳二姐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黄静怡立刻捂脸嚎啕大哭。

  柳二姐现在越来越往女强人方向发展,最见不得人哭,现在她只要一看到人哭,就头皮发麻,刚想劝她,突然想起来,“你这不对呀,算了算日子,你应该还没出月子呀,哭坏了眼睛可不好呀。你可别再哭了。”

  黄静怡听了,反而哭得更大声了。一个认识不到几个月的朋友都这么关心她,可彭万里那个王八蛋,她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却逼她离婚,赶她走。

  她现在工作也没了,身体又虚弱,家里人嫌她丢人,更加不管她,她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想到来找柳二姐,请她收留自己一段日子。

  她从身上掏出五十块钱,递给柳二姐,“我现在身体很虚弱,你帮帮我吧,这钱就当我做月子的伙食费。”

  柳二姐虽然贪钱,可这回却没有接过来,有些担忧,“我上班,只能做早饭和晚饭,中午不能回来。你咋整?”

  黄静怡想了想,“中午我自己起来烧吧。”说着又想哭,“我找不到别人了,只有你能帮我。”

  柳二姐看她这么可怜,只好答应下来。

  黄静怡这才放心。

  柳二姐起身帮她收拾剩下空的那间屋子。从自己屋里拿出两条半新的被褥,一个盖的一个铺,还有床单和枕头全都拿过来。

  “你将就着住吧,不过,你为啥不回去呀?彭万里为啥不管你了?”柳二姐虽然收留她了,却还是非常好奇。

  黄静怡满脸苦涩,不停地摇头,“彭万里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要不是因为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他根本不可能和我结婚。等我一生完孩子,他就把孩子上了户口,然后向上面申请,以我们感情破裂为借口,跟我离了婚。后来我去找他,他直接丢给我一百块钱,说是我给他生孩子的费用,让我别再找他,孩子也会重新有母亲。原来这个王八蛋早就开始找新媳妇了。我这么掏心掏费的对他,他却处处算计我,把我当成生孩子的工具,一点夫妻情谊也不讲。真是狼心狗肺的人呐!”说到最后,黄静怡气愤填膺地直拍桌子。

  柳二姐听了一阵的唏嘘,想当初,要不是黄静怡对彭万里下药,才怀了孕,迫使他不得不娶她。谁能想到,彭万里更狠,直接将黄静怡的美梦打得支离破碎,让她直接成了弃妇,他们两个到底谁对不起谁,这已经算不清了。

  曾几何时,她也想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吴建华,吴建华可比彭万里能干多了,恐怕到时候,他的手段比彭万里只会多,不会少,她现在该庆幸自己没有得逞了,否则她的下场比黄静怡更惨。

  “那你准备怎么办?”到现在,柳二姐也开始有些同情黄静怡了。

  黄静怡咬牙切齿,一脸阴狠的表情,“我绝不会放过他!”

  柳二姐面色一僵,虽然这事情彭万里做得不地道,可黄静怡也不是没有错的。像彭万里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被他平时看不上眼的人给算计了,甚至还威胁他,如果他不娶她就要坐牢,迫使他不得不娶她。他心里头一定很嫉恨她。

  即使两人结婚了,彭万里在医院里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他心里头一定很压仰。再加上黄静怡自从和彭万里结了婚之后,就以为万事大吉了,没有向彭万里服软,反而以肚子里的孩子为由,处处为难彭万里给她买各种好吃的,让彭万里对她更加厌恶。

  现在,彭万里把自己承受的痛苦全部转嫁到黄静怡身上。

  这两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可现在的黄静怡摆明了不打算放过彭万里。那她收留黄静怡在这里是对还是错呢?

  柳二姐有些忐忑不安,不知该如何是好。

  等柳三妹卖完货回来后,看到黄静怡住在偏房,立刻拉着柳二姐到她屋子说明情况。

  柳二姐把黄静怡这段时间的遭遇全说给柳三妹听。

  柳三妹却大惊失色,“你疯啦!这种人你就不该可怜她!当心她反咬你一口。”

  柳二姐不在意地摆摆手,“我有什么值得她反咬的,我又不是男人!”

  柳三妹却不同意,“我不喜欢她,你让她搬走!”这种已经陷入疯狂的女人,那就是报复全社会的节奏啊。

  柳二姐听了急了,“我都做主收留她了,钱也收了,你现在让我赶人走,我面子往哪搁呀。”

  柳三妹一听也是,这不是打脸吗?

  柳二姐见她松动了,立刻说尽好话。

  好说歹说,柳三妹才松口,让她住一个月,满月之后,让她立刻离开。

  不是她心狠,而是对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离得越近,越危险,她就像蛇信子一样,随时都能向你喷毒气,她不得不防!

  于是,柳三妹又警告柳二姐千万别掺和黄静怡与彭万里两人的事情,即使是跑腿这样的小事也不准帮她做,柳二姐只好答应了。

  等柳二姐出了房门,直叹气,这到底谁是姐姐呀,咋调过来了呢。

  哎,一想到自己要靠着她挣钱,就不纠结了,哥大姐大,都不如钱最大!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柳二姐除了烧饭的时候多做一人份,顺便帮她炖一盎补汤,日子过得倒也很轻松。

  也正如她向柳三妹保证的那样,不帮黄静怡做任何事情,无论她怎么利诱都不动心。黄静怡对她的油盐不进也有些恼火,可一想到自己还要靠着她养身体,也就不计较了。

  等做完月子,柳三妹把三十块钱递给黄静怡,“这是剩下的钱,你拿着吧。这间屋子过几天就有人住了,家里就不留你了。”

  黄静怡知道柳三妹一直不喜欢她,以前她住在这里的时候,柳三妹就严厉禁止柳二姐跟她来往,她都碰到过好几回了。似乎打从她们认识第一天,她就是这副不冷不淡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可看在她还小的份上,她也就不和她计较了。

  一个月只花了二十块钱,天天都有鱼有肉,还有汤喝,她很值了。

  接过钱,一个人什么也没拿就出了院门。

  等人走了,柳三妹才把屋子里的柳二姐喊出来。

  “坏人都让我做了,你把屋子重新打扫下吧。”

  柳二姐嘿嘿一笑,手脚麻利地去收拾了。

  等看了房间里的情况,柳二姐黑了脸,把被子抱出来,“只是一个月而已,被子都馊了。”说着瞪了柳三妹一眼,“你干嘛把三十块钱退给她呀,咱好吃好喝的待她,我还当牛做马的伺候她,五十我还嫌少呢,你居然把钱往外推,你钱多烧得呀你。”

  柳三妹抚了抚额,对她的抱怨忍无可忍了,“你知道什么呀,你!这三十块钱能买咱们两个人的命!”

  柳二姐呆了一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你可拉倒吧!咱俩的命就这么贱呐,才十五块钱一条!”

  说着话,柳二姐回屋把黄静怡盖过的被套拆下来,往大盆里一放。倒了水进去,用手试了试温度,“好凉啊。要是有洗衣机就好了。”说着,神神我秘地对柳三妹说,“我听我们厂的人说,厂长家就有一台洗衣机,是美国产的,非常方便。不用手洗,插上电,衣服就能洗干净。”

  柳三妹看了看天色,很晴朗,万里无云,心情大好,随口说了一句,“这有什么稀奇的。等再过几年,你也能用得起!”

  柳二姐撇撇嘴不信,“你就吹吧你,我可用不起那玩意儿!那东西老值钱了!”

  柳三妹也不和她争论,提醒她,“你还是烧热水洗吧,这天多冷呀,你的手要是长了冻疮可就不好看了。”

  柳二姐一听这话,看了看自己白皙光滑的手,还是赶紧起身去烧热水了。自己这手保养的这么好,可不能毁了。

  柳三妹不管她了,直接回自己屋里给小姑写信去了。

  黄静怡的下场,柳二姐隔一段时间告诉她一次。

  比如,她在彭万里的婚礼上大闹了一场,被彭家人给轰了出去。

  比如,她在彭万里的家门口蹲守只为了把孩子抢走。

  比如,她去医院大闹了一场,差点把彭万里的工作给弄丢了。

  比如,她差点把彭万里家的房子给点着了,却十分不幸地被他发现了,于是被派出所的人带回去改造了好几个月。

  比如,她趁着彭万里不在家,把彭万里的新老婆给砍伤了,逃跑了,至今未能找到。

  比如,她砍伤了两名说她坏话的朋友,那两人至今还在医院里吊着命。

  再比如,她终于深夜潜进彭家,正好彭母听到声音出来看情况,被她给挟持了,威胁彭万里把儿子还给她,可到最后,她自己却被到来的民警给击毙了。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彭家离柳二姐那毛纺厂很近,当时好多人去看,柳二姐也去凑热闹,于是,当她到的时候,她看到了最血腥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