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19章
过得憋屈死了,连带着两个孩子也跟着一起心惊胆战的,姥爷看着他们的时候,眼里全是厌恶和狠厉,他们虽然还那么小,可还是能分得清什么是善恶之分的,瞧着害怕极了,脸上也没有了笑模样,整天战战兢兢的,胆子越来越小。

  柳柳看了很是心疼,硬咬着牙问柳二姐借了点钱,自己在县城买了一处小房子。本来柳二姐让她搬过来很她们一起住的,可柳柳知道许翠林想把这屋了租给别人,收一个月两块钱的房屋钱,她算了算还不如自己花钱买处小房子呢,好歹也是自己家。



第92章 柳志东出事

  柳柳自从上班后,已经攒下了一百六十块钱了,再向柳二姐借三十块钱,就能有处自己的家。老人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她吃亏就吃亏在不听老人言,要是当初她能够听得进她爹给的劝告,她现在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辛苦了。

  好在,李文辉没有跟自己要孩子,等她在县里买了房子之后,把户口落在新家,然后把军军和兵兵的姓改成自己的,这样算下来的话,这段婚姻她也不算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她现在算是看明白了,男人啊,爱情啊全都是虚的,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曾经的甜言蜜语就会变成一个个的冷刀子往你身上扎。哪有儿子来得好,他是你亲生的,是你亲手养大的,这辈子都改不了的血缘关系,变不了了的亲情,这才是最最重要,也是最牢固的关系。

  柳柳拒绝了柳二姐的建议,她也不勉强,她给了五十块钱,柳柳也不嫌多,毕竟她还要添些家具之类的东西。

  把两个孩子交给柳三妹照顾,自己一个人在县城看房子,一天下来,看了四五处,最后选定了一家:一间正屋,一间偏房。比较好的是后院有块空地,虽然不大,才一分多的地方,但是用来种菜还是足够她们一家三口吃的。

  县城什么都好,就是吃菜不方便。她的补贴又那么少,她还要省钱给两个孩子买布做衣服,好过两年给他们上学呢,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如果有这么点地,自己种上,日子也能够过得宽敞一点。

  柳三妹昨天就已经从柳大姐家搬回来了,等柳柳把房子买好了,立刻帮她一起打扫,两个人一天功夫就把这个房子收拾的像模像样。

  过几天,陈梅花不放心,也过来看看,她一进门就直接拉着柳柳的手,一个劲儿的哭。柳柳笑着安慰她,自己一定会过好的。

  陈梅花听了很感动,知道自己闺女是心疼她这个当妈的,毕竟柳建军在家看柳柳不顺眼,陈梅花为了维护柳柳跟他吵了好几回,次数多了,柳建军也会连陈梅花一块骂,甚至还有几回差点就要跟她动手。每回柳柳都拦下了,可转眼,她就这么快地搬出来,不用想也知道她是不想拖累她。

  陈梅花心里既是欣慰又是哀伤。

  欣慰的是自己的女儿真的没有白疼,哀伤的是,她和柳建军过了大半辈子了,临到老,他居然会跟她动起手来,这也让她太伤心了。

  陈梅花怕自己女儿多心,打起精神,四处打量这个小院子,比起柳三妹她们住的那个院子,这个几乎小了一半,还这么贵,听到她是借了柳二姐的钱才买的房子,陈梅花忙从身上掏钱。柳柳忙制止了她,“妈,我自己会还她的,你别担心!你攒点钱也不容易,怎么能全贴补我呢!”

  这倒不是柳柳瞎说的,虽然柳志东的工资挺高的,可家里为了给他盖房子,愣是花了三百多块钱盖的三间红砖大瓦房,就在他家边上。

  再加上年底还要给柳志东结婚,到时候彩礼又是一笔不少的钱,她辛辛苦苦攒了半辈子的钱估计就要花掉一半。

  她可不能不孝。

  陈梅花也不勉强,之前柳柳借的钱她都坚持还给她了,她也说不过她,不过她还是不放心,“你要是需要钱了千万要跟妈说,别跟妈客气。”

  柳柳笑着应了。

  陈梅花却没有心思笑,她心里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帮女儿重新找户好人家。

  柳柳却对这事很敷衍,并不上心。反而一心一意的照顾自己的两个儿子。

  很快,柳柳就把户口迁过来了,两个孩子也已经改成了柳姓。

  白天,柳柳把两个儿子送到托儿所,下班后把他们接回家,带着他们买菜做饭。炒菜的时候就让他们在院子里玩。把一些危险的东西全都给收拾起来放到高处,不让他们有机会摸到。

  这日子虽苦,可看着军军和兵兵慢慢地又变回了原来活泼好动的模样,柳柳觉得自己就算再苦再累也值了。

  柳二姐和柳三妹看她这么辛苦时常过去帮她。柳柳也领她们的情,就像她们说的,到底是亲姐妹,谁有难处能帮就帮。

  陈梅花不忙的时候也会过来帮着照顾两个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又照顾了好几年,心里也是十分心疼的,两个孩子住在家里的时候,老头子因为柳柳不听话的缘故,连带着看两个孩子总是不顺眼,可她心里总是想得厉害,就趁着农忙结束过来看看她们。

  哪知道陈梅花刚到柳柳家没多久,陈梅花就被柳建军追上了,拽着她就往门外拖。

  陈梅花懵了,看到女儿受伤的眼神,心里难受的厉害,忙斥责起来,“你这老头子干嘛?我刚到这,连口水都没喝!你就是再不喜欢柳柳……”

  还没等她说完,柳建军就着急忙慌地打断了她,气急败坏地指着她说,“你瞎咧咧啥?咱家志东受伤了!你赶紧跟我一起到火车站接他!”说完,就转身独自一个人往门外跑。

  “啊?”陈梅花吓傻了,反应过来后,立刻追上去。

  柳柳就站在旁边自然也听到了,志东是她亲弟弟,又因为一起长大的缘故,自然感情很亲,当下吓得她脸色苍白,忙把两个孩子抱到柳二姐家,让她帮忙照看,又到柳大姐家借自行车骑。

  柳大姐现在在家照顾孩子,一般情况也不去哪里,自行车也就闲置了,刚好可以借用一下。

  等柳柳骑着自行车到火车站的时候,刚好看到柳建军,陈梅花和村子里的几个小伙子一起架着柳志东往拖拉机上放,开着拖拉机的自然就是周强。

  “志东,你怎么了?”柳柳看着柳志东脸色腊黄,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十分心疼,关切地问。

  柳建军叹了口气,陈梅花看着像六神无主。柳志东硬是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来安慰柳柳,“姐,我没事,就是腿被压断了。”

  啊?柳柳吓呆了。

  柳柳赶紧追问,“医院咋说的?能治好吗?”

  柳志东都要流下两行热泪出来,苦涩地摇了摇头,“治不好了。”

  陈梅花在旁边不停地抹着眼泪。

  “好了,先回家吧,这么冷的天!”柳建军打断了柳柳的追问。

  一行车推着柳志东往家走去。

  柳柳骑着自行车先到家,开门之后立刻烧水做饭。

  等一行人回来的时候,帮着把人抬到柳志东的房间里去。陈梅花客套地邀请周强他们进来一起吃饭,大家忙摆手拒绝了。

  等人都走了,柳柳给柳志东盛饭,等柳志东吃完热呼呼的饱饭后,心里才好受多了。“姐,你别担心,我就像成了瘸子,也能把日子过好的。”

  柳柳听了既欣慰又难过。

  柳建军看着儿子强颜欢笑的样子十分难过,陈梅花更是一个劲儿地关心他,只是她心里却很气愤,拍着大腿斥责起来,“那煤矿场的场长也不是啥好东西,你都成这样了,他才赔你一千块钱,这点钱够啥用的呀?儿呀,你以后可咋过呀?”

  柳柳看着柳志东好不容易提起的笑脸,又萎靡下去,立刻把陈梅花拉出去,气极败坏地直跺脚,“娘,你胡说啥呀,还嫌志东不伤心吗?你现在应该鼓励他,你怎么还油火上浇油呢。”

  陈梅花一愣,紧握住柳柳的手,“娘就是担心呀,你说这志东没了工作,腿还瘸了,那宋广美会不会嫌弃他呀?”

  柳柳一听这话,也皱着眉头,可一想,“娘,这事情听天由命吧,你也别强求,咱们现在最该担心的是志东,他本来心里就不好受,如果因为这件事情打击了他,他的意志会更加低沉的,我再看看他能不能做点啥事情,分散下他的注意力,好在他只是断了一只腿,还能走路的。”

  陈梅花机械般的点头。

  柳柳看着亲娘的头发似乎一下子就变白了许多,心里也直叹气。忙回屋安慰志东去了。

  第二天,柳柳还得上班,自然不能留在柳家村陪着他,只是走的时候留下话给他,要是家里过得不舒坦,可以到她那里过些日子,她那边很清静。

  柳志东知道柳柳的好意,只说以后有机会一定去。

  没想到,柳志东随口应的一句话,只在十天之后就实践了。

  原来,宋广美家里人听说柳志东瘸了一条腿,立刻上门过来看了。

  陈梅花和柳建军拦也拦不住,宋广美的娘看到柳志东的腿真的断了一根,立刻当场说要退婚。

  陈梅花求着她,说会把彩礼再加两百块钱,听了价钱,宋广美的娘的确是心动了,可宋广美本人却不同意。

  她这么年轻貌美的,又有工作怎么可能嫁给一个瘸子,就算有补偿款,可那点钱能干啥呀?

  人才是一辈子的,于是硬逼着宋文美的娘把亲给退了。

  陈梅花看到宋广美这么不仁义,立刻恼羞成怒。

  以往过节,陈梅花柳建军两口子总是按村子里的规矩送礼,东西都挑好的,就图宋广美人长得漂亮,又有份工作。可没想到,儿子一瘸了腿,她就急不可耐的退了亲,当真是凉薄。

  “好,退亲行,我们以往送给你们家的东西,立刻都给我吐出来。”说着跑进屋里,把送亲的单子拿出来。

  这边定亲前,都会列单子,为的就是以防万一,会出现这种退亲的情况。

  如果是女方反悔,这东西就得要全退。

  如果是男方反悔,这东西可以退一半,或不退,全随女方的意愿。

  像宋广美要退亲,那就得把以往他们家送的东西全退回来。

  宋广美的娘一听要全退,立刻就怂了。东西要么吃了,要么花了,哪还有呢?

  全折成钱的话,至少要两百块钱呢。

  宋广美的娘舔着脸求陈梅花,“亲家,这乡里乡亲的,您别这么绝呀,好歹两个孩子还处过一阵子。”

  话还没说完,陈梅花立刻就嚷嚷起来了,“好哇,你个陈大丫,你家姑娘嫌弃我家志东断了腿,主动退亲,我就不说她啥坏话了,居然还想昧了我们家的定亲礼,有你这么干事的吗?”说完,大声的咧咧,“大家快来看看呐,陈大丫欺负人啦!”

  就这么一嗓子,柳建军立刻吸引了不少村民过来围观观。本来嘛,现在就不是农忙时节,村里人闲得发慌,到处在村子里头瞎溜达。

  听到陈梅花这么一嗓子,立刻呼啦啦全围了过来。

  宋广美的脸已经全黑了,不耐烦地拉着她娘的袖子,“娘,你把东西给人家吧。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