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14章
天了,她必须得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当天晚上,零晨一点的时候发动了,听到柳大姐的叫喊声,柳三妹立刻被她惊醒,打开电灯,发现她已经见红了,柳三妹赶紧把柳大姐扶上板车,下面垫着被子,上面又盖了一床薄被,孕妇因为体温高,所以柳大姐身上穿得特别凉爽。薄薄的长袖衬衫被高高卷起到了手肘处,下面的长裤也被她撸到膝盖处。

  八月的夜晚还是有点凉的,尤其是白天还下了一场大雨,柳大姐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两只大眼睛。

  黑漆漆的夜里,空无一人,小巷子里十分的僻静。柳三妹把两只手电桶分明绑在两个车把上,一双手使劲把车往前拉。



第89章 柳三妹接生

  虽然柳大姐看着快要生了,可柳三妹前世是学医的,所以知晓她其实离生娃还有好一会儿的,她才刚刚见红,间隔的阵痛还不规律。需要等到阵痛间隔时间锁定在五分钟之内才是要生的节奏。

  阵痛时间越紧密,肚子越痛,柳三妹推着车着往医院走的时候,很清晰的能听到柳大姐时不时闷声喊痛的声音。柳三妹听了心里直着急,可再着急,她也不能加快,这黑咕隆咚的夜晚,她要是一个不小心打滑了,那大姐可就摔出事了,所以只能慢慢地往前走。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柳三妹直接拿着生产包裹,这是她一早准备的,一旦柳大姐要生了,直接拿着就走。

  推开医院产科大门的时候,值班的护士正坐在前台打着瞌睡。柳三妹把柳大姐扶着坐在长廊里的长椅上。走上前,重重地拍了一掌在桌子上,小护士立刻被她吓醒了。恼怒地瞪着她!

  柳三妹无视她的怒火,赶紧说,“麻烦你快点帮我找产科医生,我大姐快要生了。阵痛已经十分钟一次了。”

  小护士揉揉眼,不高兴地嘟哝着,“急什么?不就是生孩子吗?等着!”说着人立刻往院房里面走去。

  柳大姐扶着腰,坐在椅子上等,叫痛的频率更加快了。

  却迟迟不见小护士过来。柳三妹不敢走远,只能从走廊外一间一间地从门框的窗户里看。

  这时候的病房全都是木门,上面配个玻璃小窗户,可以很清楚的看清里面。

  一间一间地看,全都没有人,到了中间,是个卫生间,门没有关,看到刚才的那个小护士正在洗脸。柳三妹急得直冒火。她大姐现在阵痛已经在五六分钟了,这个人居然还在优哉游哉的洗脸!

  “我让你找医生过来呢,人呢?”柳三妹急的不行,见她这么个态度,声音都拔高了!

  小护士不急不慢地拿着架子的毛巾开始擦脸,“急什么?等我这洗完脸,就帮你去叫人吗?再说了,医生已经回家了。这么晚了,哪还有人呐?”

  柳三妹急得不行,不停催促她,“那你快点啊。我大姐她快生了。”

  小护士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知道啦!知道啦!”

  柳三妹气得火冒三丈,可,现在她能跟她吵架吗?显然是不能!她想了想,掏了掏口袋,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大团结和两斤粮票,把东西往她手里一塞,压着怒火柔声说道,“真的,我大姐是头胎,她没有经验,您帮帮忙,快点去喊人吧。”

  小护士低着数了下钱和粮票,才笑眯眯地抬起头来,“你等着,我这就去叫。”

  说完,把钱和粮票往自己的兜里一塞,立刻撒着腿往医院外跑。这速度和她给的钱成正比!

  柳三妹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钱还是有用的。

  柳三妹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赶紧往回找柳大姐。

  却见她的脸上同样也有密密麻麻的汗珠冒了出来,显见是疼极了。

  柳三妹急得不行,刚才太着急了,她都忘了问小护士了,那个医生家住在哪?会不会很远呢?

  想了想,自己还是以防万一吧。

  前世,虽然她工作的时候没有被分配到产科,可她好歹在学校里也学过接生,虽然只是给兔子接生过,但原理是差不多的呀。

  再说了,妇科说到底与妇产科还是非常接近的。

  她又往回,一间一间的找产房。

  终于在最里面的一间找到了,门没有上锁,她直接推开门,扫了一眼,非常的简陋。柳三妹赶紧回去,扶着柳大姐往这产房走去。推开门就看到一台铁制的产妇机,踩脚的地方绑着厚棉布,躺的地方也有棉布垫子。

  柳三妹先扶着柳大姐到旁边的单人小床上躺着。

  拿着手表,帮她记录阵痛间隔。

  两个小时过后,阵痛的间隔越来越短,现在已经是三四分钟一次了。

  可,医生还是没有来。

  因为时间越来越紧,柳大姐叫痛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柳三妹听了心惊胆战的。这要是迟迟不生,孩子有可能会闷在肚子里的呀,要是有个万一……

  柳三妹打了个寒颤,不敢往下深想了。

  听着柳大姐不停地喊痛,她急的团团转!

  好半天,柳三妹才决定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让柳大姐坐在产妇机上,准备给她接生。

  柳大姐没看到医生,见小妹让她坐上去,她害怕极了,脸上,脑门上全是汗,双手紧紧抓着柳三妹的手,抖着声音问她,“小妹,你能行吗?”

  柳三妹其实也有些慌,理论学得再扎实,没有实践过,也是一大难题!可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时间不等人呐,这里除了她以外,也没有别人了。

  刚才她在门口喊了那么久,一个人也没有。就知道这层楼里只有她和柳大姐了。

  柳三妹当然不能直说,于是她温柔地笑着,很镇定的点着头,“放心吧,大姐,我能行的。你按照我说的,一步一步地来,千万别瞎用力,知道吗?”

  柳大姐被柳三妹充满自信的目光吸引住了,神奇般的,自己也不再发抖和害怕了,点点头,吐了口气,缓解了下身体的紧张感,慢慢地爬上产妇机。

  这个机子属于很旧式的那种,柳大姐两只脚分别踩在产妇机的踩脚处,两只手分别抓着产妇机的两个护栏。

  柳三妹虽然对着柳大姐表现的很镇定,可她自己知道,她其实是装出来的,作为一个医生,你哪怕在再不确定,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你很难让你的病人相信你的水平!

  等她给自己打打气,转身把架子上的手术工具拿过来。

  一一检查和整理。

  柳三妹先把柳大姐下,身穿的裤子脱下来,用剪刀把外面穿的长裤整个都剪掉,就剩下两只半截的裤管了。

  虽然是夏天的尾巴,可温度还是有些凉,总不能光着身子生产吧?那样非得着凉不可。

  她把裤子给剪了,护着她的两条腿,不让她受凉。

  把剩下的一半裤子盖在她的肚子上。

  戴着医生的专用手套,把柳大姐的腿间擦上碘伏,摸了摸,已经开到四指了。孩子迫不及待地就要出来了。

  柳三妹低下头,孩子的头都能看见了。

  时间刻不容返,柳三妹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平复了自己乱跳的心脏,一字一顿的说着,“大姐,等你阵痛的时候,要用劲全身的力气往下拉,就像拉大便一样的。知道吗?”

  柳大姐脑门直冒汗,被宫缩折磨地直皱眉头,轻轻地应了。

  因为没有胎心监测的机器,柳三妹只能让柳大姐自己判断宫缩时间。

  时间慢慢地推进,一次阵痛,柳大姐用尽全身力气往下拉,憋得小脸通红,可,只是坚持了一分钟。

  等她卸了气,整个人累得直喘气!两只手也松下来,互相柔着。

  “还不够,再等等,等阵痛到来,要慢慢地用力。别把力用在手上,要用在下面。”

  ……

  “别喊,别哭!省点力气!”

  ……

  “慢慢地用力,对,慢慢地,往下,呃,宫缩没了?那再等等。”

  ……

  “慢慢地用力,对,很好!呀,宫缩又了?咱们再来,记得别把力气一下子全用完了!”

  ……

  “慢慢地用力,对,就是这样,孩子已经出来了,头已经出来了,快,快!加把劲儿,要不然孩子会勒脖子,赶紧的!哎呀,怎么没力了?”

  柳三妹怕孩子没有呼吸,只好把孩子又给推了回去!虽然之前白努力了,可孩子安全第一!

  ……

  “嗯,对,再慢慢地,对,头已经能看到了,慢慢地,对,对,继续,慢慢地,对,快,用力!快出来了,快!快!好!出来了!”

  柳三妹赶紧把系带剪断,打好结。把孩子倒着拍拍,把孩子口里的羊水拍出来,等它终于发出一阵“哇哇”大哭声,柳三妹总算松了一口气。用台子上放着的称称了一下,七斤六两。好重的娃呀。

  把柳大姐身上穿的衬衫解开扣子,把孩子放到她的胸口,重新盖上婴儿的包被。

  柳三妹帮柳大姐擦她脑门上的虚汗,看她虚弱的样子,笑着说,“大姐,孩子很健康。放心吧。”

  见她点头笑了,柳三妹便转过来,帮着她处理下面。

  还好,大姐是顺产生的,而且没有用侧切,不需要缝伤口。

  处理好之后,柳三妹才起身坐在凳子上,刚才一直蹲着帮她接生的,手和脚都麻了。

  揉着手腕和腿,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告诉柳大姐,“大姐,是个女孩,挺壮实的。”

  柳大姐闻言,神色有些淡了淡,柳三妹忙安抚她,“先开花后结果也不错。”

  柳大姐点点头,却仍有一丝忧虑。

  柳三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些天她帮着照顾柳大姐,算是看出来了,王宏林方方面面都挺适合大姐的,可他就像这附近的许多人家一样,似乎迫切想要个儿子。

  常常在家说的都是:别饿着我儿子了,别教坏我儿子之类的。

  可见他有多想要一个男孩来传宗接代。

  可这是个女孩,他会不会很失望呢?

  柳大姐也挺担忧的。

  柳三妹之前想劝解他们,女孩也不错,可又怕他们怪自己乌鸦嘴,所以一直没有劝说。

  现在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她就不能不说了。

  柳三妹看着孩子的小脸,有心提醒她,“孩子是最敏感的,它能第一时间感觉到父母的想法,所以,你可别把你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她,将来她可就要跟你不亲了。”

  柳大姐一愣,而后点点头,“你说的对,女儿也是我的孩子。”说着,慈爱地摸摸孩子的脑袋。

  柳三妹抿抿嘴,笑着应和,“是啊,女儿贴心呐,将来就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

  两人一人一句的聊着天,门从外面推进来。

  一个年纪约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应该是医生惊讶地看着她们俩,“已经生了?”

  小护士大惊小怪地看着她,“你用手帮她接生的?”

  柳三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孩子都要掉地上了,我当然要用手接着了。要不然,等你们这时候过来,孩子还不知道咋样呢。”

  小护士有些羞澹瞪了她一眼,而后才看向医生,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柳三妹侧过身让医生过来看看情况,说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