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06章
文卫对她好,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次次不落的嘘寒问暖,愣是让这个从小缺爱的女孩子沦陷了,渐渐迷了心窍,似乎有种非他不嫁的趋势!

  许翠林察觉出来,这个女儿就是个傻子,把钱全花在男人身上,严厉禁止吴梅去找史文卫。可,吴梅本来就对许翠林不满,明面上答应了,私下里却常常偷偷跑去找他。

  她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她就特地等下班后去刘家村找他。因为,吴梅是直接住在县城的,不用回柳家村,许翠林自然不知道吴梅根本没住在县城里。再加上两家不是一个村子的,许翠林又与刘家村的人没有关系,所以,也就没有人提醒她。还当她是四个女儿当中最听话最老实的呢。

  直到六月初,柳三妹已经考完结业考试了,谁也没有预料到,才十六岁的吴梅,居然怀孕了。

  许翠林毕竟生过五个孩子,第一个发现了吴梅的反常,气得她火冒三丈,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吴梅捂着脸,双目恶狠狠的瞪着她,大声的宣言,“这辈子非史文卫不嫁。”

  吼完,就独自跑出去找史文卫了,许翠林把气撒在两个女儿身上。

  “让你们看着她,你们是怎么看的人?啊?”

  柳三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解释,“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准备期末考试,平时很晚才回家,哪有时间看着她呀。”

  柳二姐转了转眼珠,转移了话题,“娘,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不觉得现在去史家要赔偿,才是当务之急吗?吴梅已经怀上了,史文卫这就是耍流氓,要坐牢的!他要是不给彩礼钱,你就去告他!让他把牢底坐穿。反正吴梅未婚先孕已经让咱家丢足了脸面,咱们也不可能更丢人了!”

  许翠林被她一提醒,一拍大腿,“对呀!”说着,风风火火的跑出家门,找史家算账去了。

  柳二姐得意地撇了一眼柳三妹,柳三妹忧心忡忡地叹了一口气,把视线转向一边,看见柳建国坐在小凳子上,眯着眼睛,抽着烟,嘴角勾起一抹笑。

  柳三妹厌恶的站起来,回了东屋。

  许翠林不顾自家的名声,舍了老脸与史家扯皮,讨价还价之后,许翠林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一百六十三块五毛钱的彩礼。

  柳三妹看着许翠林得意洋洋地把价钱爆出来,仿佛是卖了货物一般,就替吴梅可怜,她侧头看了一眼柳二姐,见她眼里冷光一闪,就知道许翠林想要柳二姐的彩礼钱恐怕是不容易了。

  随即,柳三妹又想到,许翠林肯定也会打她的主意,就觉得这人注定是要失望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的。

  第二天,柳建国和许翠林就开始挨家挨户地通知亲戚朋友和四邻,她家三女儿要结婚了。大伙儿都不意外,毕竟昨天许翠林还因为彩礼的事情在刘家村大闹一场呢,乡下人因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传播八卦那是相当迅速的,只一天功夫,两个村子的人就都知道了。

  第三天,等史家那边的迎亲过来,立刻就把吴梅嫁了过去,陪嫁什么的一概没有。

  听到史家问为什么大姐给陪嫁三转一响,三女儿却一样也没有,许翠林当即就说了,那些全是两个女儿给准备的陪嫁,她根本不干涉的。

  史家一听,忙问吴梅,她的三个姐姐送了什么?

  柳大姐送的是两个洗脸盆和暖水瓶。

  柳二姐送的是一条毛巾被。

  柳三妹送的是一身婴儿衣服。不是她小气,而是她觉得自己送的东西再好,估计也落不到她自己身上,看那史家人的品行就可以看出来,与许翠林别无二致。送婴儿衣服好歹还能落到孩子身上。

  她送吴梅一身衣服,还是看在她曾经帮过王宇的份上。她始终记得她的恩情。

  虽然,柳二姐现在一门心思是要拿下吴振华,对吴梅的恩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可她柳三妹不能忘记。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只是吴梅年纪虽不小,却天真地像个孩子。以后等她吃了苦头,她才会知道,在她们四姐妹当中她曾经是最幸运的一个。

  这些东西,做为姐妹来说,送得已经够情谊的了,可是相比柳大姐的三转一响就有些不够看了。

  史家人对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就有了意见。

  亲姐妹之间居然能够如此厚此薄彼,一定是吴梅这个人没有做好。成天只知道穿衣打扮,涂脂抹粉,事情不会做就罢了,连人都做不好,娶她回家干嘛?

  可怜,就是这样的媳妇,还花了一百六十三块五毛钱。这可是全家人攒了十来年的积蓄呀!

  要不是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早就让她滚蛋了!

  嫁妆是女人的面子和底气,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

  可以说,从结婚那天起,吴梅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后来,听吴梅回家抱怨,她为数不多的嫁妆全被史文卫拿给他娘收着了。

  吴梅磨不开脸面拒绝,于是手里东西越来越少,甚至连工资都被史文卫拿在手里。自己反而一分钱也没有,回到家问许翠林要,许翠林是只进不出的主儿,再说了,吴梅又是闺女,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能给她?

  吴梅大着肚子和许翠林吵了一架,吵不赢她,只好哭哭啼啼的回到了史家。

  史文卫见他回了趟娘家,空着手回来,对她摆起了脸色。

  两人又是一顿争吵和冷嘲热讽。

  现在,史家的热闹连刘家村的人都不愿看了,实在是太频繁了。人家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他们家是上午一小吵,下午一大吵。天天吵。

  吴梅还没生完孩子,就见识到了什么叫错误的婚姻,什么叫现实!

  结婚之前的甜言蜜语眨眼间就变成了针锋相对。

  她现在懊悔极了。悔不该不听小妹的劝说。

  柳三妹在送她陪嫁的时候,就和她说,一定要把钱握在手里,可她却没听。现在,她在这个家里举步维艰。

  终于有一天,她和史文卫吵架的时候,史文卫推了她一把,当场就流血了。

  史家人吓呆了,匆匆忙忙用板车拉着,把吴梅送到了医院,可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

  史家人却把责任都怪在吴梅身上,说她太娇气。愣是没有一个人留下来照顾她。

  医院的同事看吴梅都可怜她。纷纷送了些补品给她。

  而,柳建国和许翠林忙着和史家扯皮捞好处,没有过来看她。

  柳家三姐妹,柳大姐因为怀孕根本没过来,柳二姐因为哭得吴梅未婚先孕太丢脸,不愿意过来。只有柳三妹一个人带着东西去看她,吴梅握着柳三妹的手,一个劲儿的哭,“小妹,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

  原来,她孩子掉过之后,听到医生说,她这辈子有极大可能不会再有孩子了,史文卫当时就说两个字:离婚。

  她心里的那根弦断了,这些天躺在床上,她总是在想,人是不是不能拥有太多呢?

  她是不是就是别人眼中的白眼狼呢?

  以前,在吴家的时候,虽然吴妈妈吴爸爸对她很生疏,可对她也算是照顾有佳,她想要的东西,只要合理的,都会给她买。而她的爷爷更是疼她如至宝。

  可她呢?因为执意要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把爷爷气倒了。

  她心里不是不愧疚的,她以为自己是正确的。

  可躺在床上这些天,连平时处得不怎么样的同事都会过来看她,安慰她,鼓励她,可她的亲生父母呢?没有来,他们没有来,一次也没有。

  一想到这个,她就想哭!事实上,她也的确是哭了。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偷偷的躲在被子里小心翼翼地哭,生怕别人发现。

  看到小妹竟然过来看她,想起她以前劝说她的那些话,虽然当时她嫌小妹说的话太难听,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现在,她忍不住的后悔。恨自己的愚笨,明明这个家只有小妹才拿她当亲姐姐来着。其他的人要么是利用她,要么无视她,只有小妹冒着被她责备的难堪,认认真真的劝阻她!为她着想。可,自己却愚蠢地推开了她。

  柳三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好握紧了她的手,给她建议,“你的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交过了。你要是不想回史家,可以不用回去,你的年纪还不到20岁,你俩根本没有领结婚证,这件婚事就当不存在也行。”

  吴梅哭着直点头。

  柳三妹见她听进去了,松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她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吴梅抱着被子,一脸的无助,“我也不知道。”

  柳三妹坐下来,抚了抚她的后背,认真的给她建议,“我觉得你该去找吴爷爷。他是最疼你的,你向他道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你毕竟才十六岁,心思还不成熟,会犯了错那是再所难免。”

  吴梅满含热泪,抬起头可怜巴巴的问,“真的吗?爷爷他真的会原谅我?”

  柳三妹一口咬定,“会!真的会!你跑在他面前,长跪不起,他一定会心软!”吴爷爷应该很疼吴梅,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被她气得住院,还差点没了。只有放在心上疼宠过,才会受这么大的影响。

  吴梅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心里下定了决心,眼神坚定地说,“对!爷爷最疼我,他一定会原谅我的!我这次回去向他请罪去,以后一定好好的孝顺他!”

  没几天,吴梅出了院,柳三妹给她买了一张来往北京的火车票,又给了她五十块钱和十斤粮票。吴梅感动地一塌糊涂,握着她的手不停地道谢,不停地哽咽说谢谢。

  吴梅要走了,谁也没告诉,只和柳三妹告别,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后来,一个月后,柳三妹接到吴梅的信,说是吴爷爷已经原谅了她,而且她也向吴爷爷保证,以后再也不回古阳县了。所以,让柳三妹有时间就去看她。

  柳三妹收起信,长叹一声,欣慰地笑了,看来这个天真的三姐是真的长大了。

  等吴梅离开没多久,柳家又出事了。

  柳爷爷居然去世了!

  许翠林亲自过来通知她们的。

  柳大姐,柳二姐,柳三妹作为孙女全都要回去,王宏林也跟着一起去。

  小姑听了之后,切菜的手一顿,整个人呆愣住了,她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等她回过神来,摇头叹息一声,“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当初已经说好了!”

  许翠林听了这话,脸一黑,可到底也没说什么,只咕哝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三妹很惊讶地看着她,许翠林这是抽了什么疯,居然没有开口骂人!

  等柳三妹回村之后才明白了,原来这边办白事都是亏本的。

  小姑要是回来,不仅要给她准备女儿用的白布披衣和白鞋,还是准备吃食,光这几样东西都要花八块钱呢。

  可,小姑登的账也不过五块钱,许翠林这么精打细算的一个人能吃这个亏?

  在柳建国的再三叮嘱之下,许翠林才收敛了自己的脾气。

  又听许翠林又开始对三叔四叔骂骂咧咧。

  柳爷爷刚去没多久,柳建军就特地给两人发了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