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00章
容易换到了一袋粮食,人多粮少,所以一家子只能吃粥,根本填不饱肚子,就这样,他饿得头晕眼花,眼睁睁看着她把属于自己的那份粥给吃了干干净净。

  他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个饿得差点死掉的自己。

  王宏林回过神来,气得指着大门口捻她,“你滚!你大嫂累了一天了,你不说帮着做饭,还让她下班回来做给你吃。你多大的脸呐!你以为你是谁呀?”

  王亚岚吓得往后退,嘴里还不饶人,“好哇,你还是我二哥呢,居然向着外人!”

  王宏林指着她,铁青着脸,怒道,“谁是外人?这里的外人是谁?你说出来!”

  王亚岚指着柳大姐,“不就是她吗?自从她嫁给了你,你就再也不拿钱回家了。你每个月的工资不都全贴补给她了吗?”

  王宏林气极败坏,脸色更加难看,“你这些话都听谁说的?我不拿钱回家是因为我要还债,否则这房子的钱谁给?结婚的钱谁给?爹娘把我当捡来的孩子。你难道不知道啊。”

  王亚岚气得大叫,语无伦次起来,“你本来就是捡来的孩子!凭什么用我们王家的钱?”说完了,才想到捂着嘴,一脸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两人,懊恼极了。

  王宏林和柳大姐惊呆了,“你说什么?”

  王亚岚意识到自己说露了嘴,立刻转身往厢房里跑。

  王宏林呆愣愣地傻站在那儿。

  柳大姐扶着他都能感觉到他的僵硬。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问,转过头问柳大姐,“媳妇,我刚才没听岔吧?她说,我不是王家的孩子,我是爹娘捡来的。”

  柳大姐也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了,“是!刚才她是这么说的。”

  王宏林这才意识到,追到外面,但厢房的门已经关上了,任王宏林再怎么拍打,王亚岚就是不开门,王宏林便在门外威胁她,“赶紧开门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就把门外拴上一把锁,把你锁在里面,让你活活饿死。”

  “你敢!你要这是这么做了,我爹我娘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王亚岚气得大叫反驳他。

  王宏林粗声粗气道,“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吩咐柳大姐给他拿一把锁,柳大姐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现在见他激动不已的样子,连句废话也没有,立刻跑回堂屋找锁,这间屋子之前一直空着,所以没有配锁。

  王亚岚听到外面上锁的动静,整个人都吓懵了,这可怎么办?二哥知道自己不是爹娘亲生的儿子,平时自己总跟他做对,他要饿死自己的话,看来也不是随便说说的,也许他真的敢这么做!

  求生的本能让她扑向门口,把门闩打开了,从门缝中看到,果然外面已经被锁锁上了。

  “二哥,我说我说!你别锁我!”王亚岚是真的吓住了,当下不停地拍打着门,哭着连连求饶。

  王宏林站在门外,一直没有动静,听到她服软了,这才把锁打开,王亚岚刚才被他吓住了,一直不停地拍打门,手上酸痛无比,身体也僵住了,立刻扶住门的一边稳住身型。

  “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宏林冷冷地看着她说。

  以刘小芳和王大友对两个女儿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他们绝对不会把这么绝密的事情告诉王亚岚。

  王亚岚抹了抹泪,“在我十岁那年,有一回,我夜里起来上厕所,听到爹娘在说话,我偷听到的。”

  “那我亲生爹娘是谁?”王宏林抿嘴问。

  王亚岚摇摇头,“你一生下来,就被人扔在王果子家的门口,我娘当时刚生下死胎,我爹连夜把胎儿送到祖坟那边埋了,回来的时候,路过王果子家,看到一个婴儿,就把它给抱回家了。”

  王宏林颤抖着双手,怪不得,怪不得村子里没有人知道自己是抱来的,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王果子家,一家四朵金花,至今也没有亲生儿子,只有一个从别人家抱来的养子。对他好的不得了。

  他的爹娘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想把他送给他家养的。



第81章 断绝关系

  王宏林低着头,沉思不语。

  “对了,你爹娘似乎在包被里留了一封信,爹娘给收起来了,上面具体写了啥,我也不清楚!”王亚岚补充道。

  她其实还知道王宏林的父母当时还给他留了一些贵重东西,比如那灾荒时期,她爹卖的金砖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她现不能说出来,要是王宏林回家找她爹娘要,她父母迁怒她,哪里还肯给她陪嫁呢?

  王宏林想起以前的事,心里酸痛无比,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他抬手抹了抹眼泪,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从小到大,爹娘总是只疼他大哥,有好吃的总是要自己让着大哥,原来是因为他大哥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一瞬间,自己就不再怨他们了。

  人都是自私的,谁都是更疼自己的孩子。

  王亚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忐忑不安地抿抿嘴问,“二哥,你还是我二哥吗?”

  王宏林想通了之后,释然一笑,“不管怎么说,爹娘养了我一场,即使他们没拿我当亲生儿子,我也不怨他们。以后,就当个亲戚走吧。”

  他们从未给过他关爱,总是在索求。像养一条小狗一样,只保证它活着,从来不管他的喜怒哀乐,等他长大了就希望这条狗能看家。

  以前他总觉得父母对自己不公平,明明他也是儿子,而且他还那么努力上进,可爹娘心里永远只有大哥,现在,他不会这么想了,他也不再想要寻求他们的认同了。

  因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认同他的。血缘关系早就决定了他们的态度。

  这么想着,他心里顿时松快了不少,原来一直埋在内心深处的不甘和委屈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周末,我和你二嫂要一起回趟村里,这事总要说个明白。”

  王亚岚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眼睛,皱着一张小脸恳求他,“二哥,你能不能别跟爹娘说,是我透露出去的。”

  王宏林一怔,随即摊开手,耸了耸肩,无奈地苦笑,“我就算说了不是你,你觉得爹娘他们会相信我吗?”如果他一早就知道他们不是他的亲生爹娘,就不会一直对他们的无理要求予取予求了。

  王亚岚闻言垮下了肩膀,垂头丧气起来。

  王宏林看着这个妹妹,虽然她从小就对她不好,可毕竟也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他了,而且有可能还会惹怒父母,他心里有些同情她了,想了想,还是从身上掏了一百块钱递给她,“这是二哥给你的私房钱,你收好。”虽然她免不了要挨顿打,不过,有了这一百块钱,应该能给她些安慰,就算是她告诉他这个秘密的答谢吧!

  王亚岚看着这一百块钱,两眼放光,看着王宏林的眼睛感动的一塌糊涂。她的亲生爹娘从来没有给她过一分钱,就是让她去代销社买点酱油,她娘也会把剩下的几分钱拿走。她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收到这么多的钱。而且还是来自于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她欢喜地整个人都要傻了。

  她想起以前自己那样对他,心里愧疚极了,她小时候其实挺喜光这个二哥的,可自从知道他不是她的亲哥哥,就总有一种他迟早会离开她们家的感觉,所以,她不想对她好,她怕那一天来临时,她会想要哭。

  可,现在她才发现,这个二哥是个好人,他不是无情无义的人。

  旁边一直充当背景墙的柳大姐皱着眉看着王宏林。

  王宏林却没发现柳大姐的目光,对着一脸欢喜的王亚岚笑了笑,诚心地提点她,“女孩子还是勤快些的好。你二嫂工作一天了,也很累了,你体谅一下她。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帮你找份工作,你也能攒点私房钱。”

  “真的?”王亚岚激动起来,高兴地问。

  王宏林点点头。

  王亚岚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那以后,我来做饭,二哥二嫂就专心上班吧。”顿了顿又有些不好意思,“二哥,我以前对你有意见,是因为知道你不是亲生的二哥,担心你有一天知道真相,会离开我们家,看来是我小人知心了。”

  王宏林一怔,捏了捏拳头,淡淡地点点头。

  看来,爹娘应该也是这个想法吧?所以才一直对他不冷不热。

  王宏林回屋躺在床上,傻笑个不停,柳大姐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她总觉得自己理解不了宏林的思维方式。

  他的身世被揭穿,宏林居然不生气,反而是狂喜。他不会是傻了吧?正常人不应该是痛哭流涕吗?

  其实不怪柳大姐不了解。

  王宏林自小就被父母漠视,小的时候他非常羡慕父母疼爱大哥,家里有好吃的从来都想着大哥,攒了一年的布票也从来都是给大哥做衣服,他如果是个女儿,他还能理解,毕竟家家户户都是重男轻女的,可他明明也是儿子,他就哭得不公平,他拼了命的表现自己,他大哥考前三名,她就争取考第一,可等他终于考到第一名的时候,他爹娘却丝毫不在意,连个笑脸都没有。

  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渐渐地他的心凉了,再也没有了期待,突然有一天,别人告诉他,他不是亲生的,他觉得他不是没人爱的孩子了,就冲他父母把自己放到王果子家门口,就知道他的父母其实是真心替他考虑过的。他们一定是因为特殊原因才把他送人的。

  柳大姐的思路就刚好相反了,她觉得宏林应该愤怒,毕竟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说,思考方式不一样,想法是可能是截然相反的了。

  柳大姐试探着开口,“宏林,你打算怎么解决你父母的事?”

  王宏林一直笑傻的脸上有了片刻的怔愣,“明天,我去找大队长,请他见证,我会写封断绝父子关系的申明,让他们签字。”

  在这年代,如果父母其中一方的成分有问题,为了怕影响孩子,通常会写封断绝关系的申明,这申明是有效地,基本不会影响到孩子的正常生活。不过,他们是养父养子关系,这还是挺少见的。

  听到他现在不肯叫王国庆和刘小芳为爹娘,柳大姐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想到他刚才给王亚岚一百块钱和许诺将来会帮她找工作,柳大姐心里总有一种慌慌的感觉。

  她又试探着问,“要是他们不肯签字呢?”

  王宏林面色一僵,抿了抿嘴说,“那就给他们一笔钱。他们总归是养我一场。就是灾荒时期,村子里饿死了不少人,他们也没有饿死我。就冲这一点,我也不能不仁义。”

  王宏林这是因为不知道那些金块的事情,所以才如此想法,而事实上,根本不是王国庆他们养活了他,而是他养活了他们一家。

  柳大姐直接问,“你最多能给多少?”

  王宏林想了想,“一千块钱吧!”

  柳大姐听了松了一口气,可随即又开始担忧起来,没办法,实在是她对那对父母很不看好,他们的贪得无厌是无止境的。

  等柳大姐第二天下班到柳三妹那儿,小姑回村里牛棚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