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99章
将头靠在他身上,“要是来的人是亚南我一定会送几件衣服给她,不过亚岚还是算了吧,她就是你妈的翻版,跟你妈一个鼻孔出气的,对你也不好,我才不要送她。”说完还撒撒娇,平时宏林最吃她这套。

  果然王宏林听了,松了一口气,也笑着说,“是啊,小妹人勤快又讨喜,要不是她年岁不够,我准备给她找关系谋个职位了,至于大妹,她从小就与我不亲,还是算了吧!”

  柳大姐重重地点头,“都听你的。”

  说着站起身继续收拾东西,王宏林一掀被子,下床走过来跟她一起收拾,柳大姐看着他的动作,抿嘴笑得一脸甜蜜。

  到最后,他们不仅把吃的东西如大米,腊肉,干货之类的拿过去,柳大姐的好看的衣服和王宏林自己买的衣服也一起拿着了,没办法做戏要做全呐!

  等他们大包小包把东西从自行车上拿下来的时候,柳二姐一脸的不可思议,瞠目结舌的看着柳大姐说,“你这是搬家呐!”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帮着她把东西放到三妹房间里去了。

  小妹出去兜售东西了,不在家。

  小姑正在厨房做菜。

  柳二姐留两人吃饭,王宏林忙摆手拒绝了,他实在累得慌,还是回去补补觉吧。

  柳大姐自然唯他是从,柳二姐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撇撇嘴,大姐真是太贤惠了,结婚后过来她们这边的次数屈指可数,她连说八卦的人也没有,真是闷呐!

  王宏林第二天一大早就把礼钱送回去了,同村的是刘小芳送回去的,不用他跑腿。

  大部分的亲戚都还没有登账,只有小部分的亲戚上过账早早回去了。

  王宏林回到王家村的时候,刘小芳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你去大王庄你大姨家,有没有听她们说,那陈兵和那破鞋怎么办的?”

  王宏林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王亚岚,小声地说,“大姨说,当天就结婚了。”

  刘小芳一拍大腿,气得大骂不止,“这陈家真是不讲究,居然当天就换新娘,也太拿我们老王家不当一回事啦!”

  王大友在旁边插了句嘴,“他不结婚也不行呀,那姑娘的肚子一看就是等不了人了。要是她豁得出去,把陈兵给告了,那陈兵可就得蹲牢子了,那陈家就一个儿子能舍得吗?”

  刘小芳撇撇嘴,“我看不尽然,那陈家说不定是想省点钱,毕竟厨子都请了,菜都买了,要是不结婚,这些钱不都白花了吗?”

  王大友听了也觉得有点道理,刘小芳得意一笑。拍着大腿直乐呵,“哈,他陈家做事不地道,这次不仅连彩礼钱没了,还得了个破鞋媳妇,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顿了顿又说,“我估计那姑娘肚子里的孩子也未必是陈兵的,要不然他爹娘干嘛不要孩子?”

  王宏林听了一愣,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没兴趣听这些八卦消息,于是就要站起来告辞。

  王亚岚忙喊住了他,“二哥,你等等!”

  王宏林顿住,停下来看着她。

  王亚岚却转过身看着刘小芳,“娘,我想到县城里去住几天,散散心。”

  刘小芳想了想,也觉得这个主意好,一拍大腿,“中”

  说完,看着王宏林立刻吩咐,“宏林,这几天村子里头估计疯言疯语的,你把岚子带着回去,在你那过几天吧,等你姑姑和姨有消息了,我再过去找她。”

  王宏林听了,除了在心里暗暗吐槽,这柳三妹还真是乌鸦嘴,一说就中,他面无表情地说,“我送你到大哥家吧,你不是最喜欢大哥吗?”

  王亚岚脸上有些犹豫。

  刘小芳却断然拒绝了,“你大哥家啥情况,你难道不知道吗?他们是单位分配的房子,四十平米的房子,住着一家三口,再加上你大嫂她妈偶尔还会过去帮着带带孩子,他那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住人,不像你家,自己盖的房子,又没有孩子,宽敞又舒服。怎么,亲妹妹都不能到你家住几天吗?”

  王宏林撇嘴一笑,“我和招睇倒没事,就怕岚子住着不舒坦,毕竟我们白天要上班,吃饭都是吃单位食堂,平时在家也不开火,岚子要是去了,吃饭啥的也不方便。”

  刘小芳被他一噎,“你就是给她点钱和票又能咋样?你可就只有这两个妹妹了。”

  王宏林笑着道,“我每个月的工资全都交给招睇了,她帮着还村里的债,没有多余的钱了。”

  刘小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回屋拿了一块钱和一斤粮票给她,“省着点花,钱花完了就回来,哪能一直住在县城瞎霍霍呢!”

  王亚岚接过钱和票,闷声应了。

  王亚岚转身从自己屋里拿出来一个包裹,坐到王宏林自行车后座上,一起回了县城。

  到了县城,柳大姐看到王亚岚一起回来,倒也没什么反应。

  转身就帮她收拾了一间屋子,用的是旧被子旧床单,不过胜在干净,王亚岚撇着嘴有点不满意,可到底也没说什么。只说自己饿了,眼巴巴地看着柳大姐,她只能认命地回厨房去做饭。

  王亚岚看着桌子上的黑面馒头和土豆丝,“你们平时就吃这个?”

  柳大姐点点头,“家里欠了很多钱,没办法,只能节流了。”

  王亚岚被她噎住了,只能拿起了筷子吃饭,好在柳大姐的手艺不错,王亚岚吃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下午,柳大姐下班没有直接回家,跑到柳三妹这里来诉苦。

  柳三妹皱着眉听她说王亚岚已经住过来了。

  她现在发现一个大问题了。

  上两回,柳三妹给柳大姐出主意,与王家人做对,是为了让柳大姐跟王宏林关系能更近一步。

  为了能达到效果,柳二姐照着给她演了好几遍泼妇似的骂街。她才学会!

  可是,柳大姐只是形似而神不在。

  她骨子里依旧是懦弱而忍让的。她就像菟丝花一样,喜欢依靠别人。

  之前,喜欢依靠父母,讨好父母,替他们做事,无论多苦多累,她都干。

  后来,她发现自己对她好,她就开始依赖她。凡事都听她的。

  再结婚,她也开始依赖王宏林。

  不行,这绝对不行!

  她现在已经找到含翠空间的神识了,说不定哪天就能找到它的本体,到时候,她随时都有可能回去。

  到时,柳大姐怎么办呢?

  王宏林固然很喜欢柳大姐,可感情的事情不走到最后谁能说得准?

  毕竟后世的小三小四十分猖獗,就柳大姐的性子估计只有被别人挤掉的份儿!

  再退一步来说,就算王宏林可靠,可世事无常,谁知道哪一天王宏林就会不在了呢,到时候,柳大姐只有改嫁的份儿,如果所托非人,她的苦难不会比出嫁前更好。

  而柳二姐,那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性子,一回两回的她也许能帮帮,第三回都不带搭理你的。

  柳父柳母那就更指望不上了,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没有好处,根本不可能替她出头的。

  所以,要想过得好,还是靠她自己。

  可,怎么样把一个受气包变成有主见的女人呢?

  柳三妹皱着眉,想了又想,才拿定主意先从王宏林之妹开始练起。

  王亚岚什么性格,她不清楚,不过听柳大姐说的几件事情上来看,她与王宏林的关系并不太好。

  所以,理应也不会喜欢柳大姐。

  住在柳大姐家这几天,她一定会给柳大姐使绊子。

  于是她计上心来,“大姐,我这几天跟小姑学做衣服,你把你家的缝纫机借我用几天吧?”

  柳大姐点点头答应了。

  回了一趟家,没看到王亚岚,也没在意,到厢房直接把缝纫机给送过来了。

  柳三妹留她在这里吃完饭才回去。

  等柳大姐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王亚岚从厢房里冲出来,对她发难,“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回来呀?我都饿死了,你赶紧烧饭给我吃。”

  柳大姐皱着眉看她,“你在家这么久,怎么还没吃?”

  王亚岚白了她一眼,“你是二嫂,怎么,伺候小姑子不是你应该做的事吗?”

  柳大姐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想到王宏林待会儿也没吃,于是就起身去做饭了。

  身后王亚岚得意洋洋的撇了撇嘴。

  王宏林不喜欢吃剩饭,所以,柳大姐每回做饭都做得刚刚好,绝不浪费一丁点。

  等柳大姐把饭菜都做好了,可王宏林还是没有回来。所以,她直接把饭菜放到锅里热着,要是现在就盛出来,一会儿就凉了。

  现在可是冬天,可不能吃冷掉的菜,要不然对胃不好。

  弄好后,她也没喊王亚岚吃饭,直接回屋做鞋去了。

  王宏林可能因为常常四处跑的关系,鞋子一个月就能穿破一双,之前他似乎都是把鞋底穿烂了才脱掉,连冬天也是如此。

  夏天还好些,冬天就不行了,鞋底如果太簿,很容易冻着脚,他的脚上已经长了好几个冻疮了。

  鞋子做了一半的时候,外面的门终于有动静了。

  柳大姐把做鞋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放到柜子上,开门出去了。

  “回来啦?今天累坏了吧?赶紧进屋歇着,我给你盛饭去。”

  王宏林今天盘点货物,累得头晕眼花,疲惫地点点头,靠在椅子上,一会儿就打起了盹。

  “啊?”一声尖叫,把王宏林瞬间惊醒。意识到是柳大姐的声音,他立刻起身跑到厨房。

  “怎么了?”

  厢房里的王亚岚也出来看情况,嘴里不满地嚷嚷着,“你鬼叫什么?不知道我正在睡觉啊?”

  柳大姐看着她,指着锅里的饭菜质问她问,“岚子,我给你大哥烧的饭菜,怎么没有了?”

  王亚岚理所当然地回答,“我都给吃啦。”

  柳大姐气极败坏,“我烧得是两人份的,你都给吃啦?”

  王亚岚转了转眼睛,“没有啊,我以为你和大哥都已经吃过了,所以就给倒掉了。”说着指了指厨房旁边的垃圾桶里,“这不在这儿的吗?”事实上,她就是故意的,柳大姐故意不烧饭给她吃,她就把多余的饭菜倒掉,看她还吃啥!可她没想到这饭菜是留给王宏林的,事实上,她把王宏林给忘了。

  王宏林这会子总算是明白了,“这饭菜是我们用粮票买来的,你凭什么说倒就倒!你问过你大嫂了吗?你就给倒了?”

  王亚岚死不悔改地反驳,“这么难吃的东西,不倒留着干嘛?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也回家吃饭呐?”

  王亚岚这就是纯粹睁眼说瞎话了,柳大姐是厨子,她烧的菜怎么可能难吃,只是这理由是王亚岚瞎掰的,自然把白的说成黑的。

  王宏林自然一听就知道她是故意的,一时之间,他就想到小时候,王亚岚就处处与他作对,常常告他黑状,爹娘为此常常打他。

  他记得有一回,他从学校回来晚了,家里的饭全没了,他饿了整整一宿,半夜睡不着,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饭菜全被这个大妹偷偷藏起来自己吃了。

  那时候正是灾荒时期,家里卖了祖传的金砖才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