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92章
妹推了推她的胳膊,小姑才回过神来,望向她,柳三妹放下手里的书,一脸担忧地问,“小姑,你怎么了?是柳家村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刚从柳家村回来就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小姑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使劲揉了揉,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是你叔。”

  柳三妹有些奇怪,不对呀,之前牛棚那边只有三个人,除了叔叔,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戏子,一个是地主小*姐,都不算凶呀,再加上她每次给叔叔送吃的,都会偷偷给他们一份,他们没必要恩将仇报吧?!



第76章 牛棚新客

  小姑缓了缓神色,才继续开口,“我也不知该怎么办了?今天我到柳家村拿柴火,顺便给你叔送些吃的过去,他把我带回来的东西送给了跟他一起□□的几人。其中一人还是个土匪模样,那个人一脸的凶神恶煞,看着十分吓人。对了,那个人还有两个跟班的呢,也住在同一个牛棚里。我担心你叔会被人欺负。一路上都心神不宁的,就怕你叔挨揍,你说说,你叔他那身子骨那么弱,他要是有个什么万一,那我可咋整呀?”

  感情是瞎担心,根本没有事儿,她发现了,小姑似乎对人高马大的男人特别害怕,总觉得这样的人骨子里就是个暴戾的,哎,看来卫则栋带给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她甚至看着同样体型的赵大军都害怕,即使对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这应该是被害妄想症了吧?但,这种病只能慢慢治,短时间根本没办法解决,于是安抚她,“不会的,那些人是啥时候来的呀?”

  “他们是前几天刚下放到柳家村的,周强把他们分到潘戏子那屋里了,我给你叔送吃的,那两个跟班就直接过来,你叔只好把东西送点给他们。可,他们走的时候,还瞪了一眼你叔呢。”

  “没事儿,那三人已经挨了□□了,不会有危险的,”

  虽然这么说着,可她还是觉得不放心。

  第二天,柳三妹就一个人回到了柳家村。

  。

  看到小姑说的那三人正在打扫牛圈,给牛喂草料,她走上前去。

  年纪最大的那个应该就是头头,一脸的络腮胡子盖住了他厚厚的嘴唇,四方脸,浓眉大眼,黝黑的皮肤,脑门上还有块疤,十足的土匪模样。

  一说话更像个土匪,“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干啥到这儿来了?”

  柳三妹笑着走过去,“我听小姑说,牛棚里来了新人,就过来看看。”说着落,招呼几个人过来,“我给大家带好吃的来了,你们一起过来吧。”

  说着,把剩下的两人也叫到陈老师这屋子里来。

  陈元生已经去上学了,小学五年级,虽然他年纪大了点,可没办法,只有村子里才能走点关系上学,初中谁也不认识,根本没指望。

  潘戏子和秦小*姐一听到招呼就过来了,他们与柳三妹是老相识了,每个这个丫头过来,他们都能吃点好吃的打打牙祭,对这个小姑娘都充满感激之情。

  那个土匪和两个跟班也很快跟过来了。

  好在地方将将够用的,凳子没有足够坐的,所以,只能全蹲着谁也别坐,柳三妹把所有的凳子都拼在一起当餐桌,她把篮子里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烙得金黄的鸡蛋饼,油炸花生米,五香牛肉切片,带了点酱料,煲了些鸡汤,里面的人参已经被她给捞出去了。陈老师把家里的搪瓷碗全都拿出来,一人盛了一碗,潘戏子和秦小*姐用的是自己的破碗。土匪三人组是没有餐具的,所以,用的就是陈家的。

  汤烧得很浓,一看就是煲了好几个小时的。

  土匪喝了口汤,眯了眯眼,一脸陶醉,对柳三妹这个人也夸赞起来,“你这丫头就是实在,我张大福交了你这小友了。”说着指了指旁边的两个人,“这个刘爱国同志,那是葛有福同志,是我的两个副手,哎,想我张大福活了大半辈子了,杀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九百了,居然落到这步田地,还能与你们这些天南地北的朋友们在一块吃饭,当真是难得。以后,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柳三妹脑袋上有乌鸦飞过,这个台词咋那么熟悉呢,哎呀,这不是土匪一起拜山头的时候,都会说这一句话吗?

  “那你咋会在这儿呢?”

  “哎,还不是因为早年前做过土匪头子,老底被人抖出来了,所以就到这儿了。前些年一直在北京,天津挨批,今年,就被人给调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来了。”

  陈老师笑笑,一脸的和煦,“穷乡僻壤有穷乡僻壤的好处,这里的人除了爱占人点小便宜,说人事非,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心眼,也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就算是挨批也都只是走走过程。老百姓也都算良善,看着你们可怜,也就不会往你们身上扔石头。”

  说到这些,不得不说,周强比柳建军更适合做队长。他是个有作为的人,不止在分工上,连牛棚这里他也管,像柳建军做队长的时候,小孩子过来偷东西,他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可周强不同,他会严厉批评,然后找到孩子的父母让他们管管,虽然那些是可恶,可偷盗是可耻的,不能让他们养成小偷的习惯,又举例说自己的孩子,他从小就教导他们,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许拿,父母一听他们还真的是有理,周强的一儿一女都教导的特别好,村子里的孩子都特别喜欢跟他们玩。再加上教导他们都是避着大伙的,也知道给人留面子,如果再不识好歹,那估计就不会给好脸色了。

  再加上周强当上队长,账务方面他完全公开,以前一个工分两毛钱,自从他当了,一个工分有两毛三分钱,别小看这三分钱,一年能多分十几块钱呢,爹亲娘亲都不如银子亲,就冲这十几块钱,大家伙也都服他!

  就连柳三妹都对他说不出话来,他虽然队长职务得来有些上不了台面,人还是不错的。柳三妹暗想,恐怕也是柳建军之前账务有问题,而周强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为了村民,才不得不把他给赶下台。

  甚至连大家伙私下里说柳建军私吞公款这样的闲话,他也帮着说说情,说是之前收成不好才会这样的,不是因为柳建军。

  事实上,柳建军确实不是清白的,因为周强的维护,柳建军卖他个好,偷偷把之前贪的钱给还回去了,周强也就顺水推舟的收下了。说到底是一个村子的,哪能让外人看笑话。

  张大福拿张鸡蛋饼,卷了点菜,大口吃起来,“那是!这往后的日子呀,肯定会越过越好,我就不信那些人能活得那么久?!”说着脸上恨恨地表情更像土匪了。

  柳三妹笑了笑,保证道,“您放心吧,以后呀,有我小姑父一口,就有您一口。”

  张大福哈哈大笑,竖起一个大拇指,“你这孩子一看就是个实诚人。”

  潘戏子也眯起一双小眼笑了,他的年纪已经五十左右了,以前总是唱戏,声音有些尖,声也是细细的。

  秦小*姐,说是小*姐其实已经三十出头了,因为是在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时候被批*斗的关系,已经八九年了,她的未婚夫早年留洋,一直没有回来,再加上她的成份,也没有人敢娶她,所以这些年已经耽误了青春。

  只是她的修养是非常好的,即使再饿,她也会克制自己不发出贪婪的目光。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当年她遭受批*斗后,就一直被下放到村子里,旧社会的时候,村子里的很多人都做过秦小*姐家里的长工,秦小*姐的爹是个老实人,心善,有哪家有困难,他偷偷的就勉了人家的租子,甚至还会送上不少好药材,久而久之,得了善人的名号,再加上,秦小*姐的未婚夫要到国外留洋,他爹当时变卖了大半的家产给他做盘缠,一去就不复返了,所以,遭□□那会儿,秦家也就只能算得上是中农,连富农都谈不上,再加上秦小,姐被陈世美抛弃的悲惨遭遇,很让人同情,以至于后来,秦小*姐虽然被□□了,可是却没有受过非人待遇。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轻的女人被□□都活不下去,她还能存活下来的原因。

  柳三妹对这个知书达理的小,姐非常喜欢,常常跟她说话,觉得她恬静的性子是自己所没有的,让她很羡慕。

  因为得到了第一块碎片,柳三妹激动的一连好几天都没睡着觉,把玉饰挂在脖子上反反复复地拿出来看,把柳二姐郁闷的不行,那块玉她也看了,没什么特别的呀,她以前倒腾过那么多的玉饰也没见着她有多喜欢呀?全被她给转手了,一块也没留,怎么这块不起眼的玉饰,她就这么喜欢呢?简直都要神经了!

  柳三妹从牛棚里刚刚走出来,遇到要找陈元生玩的陈天齐,却见他神神秘秘地拉着柳三妹到他家,说是有重要东西交给她。

  柳三妹被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弄得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到他家。陈天齐的家是土房子,茅草棚子搭的顶,外墙已经裂开了,看起来就像是随时要倒的样子,院子用篱笆围着,除了兔子跳不过去,连条狗都能跃过去。

  就这样的房子,居然还上了一把锁。

  进了门,陈天齐赶紧把门给插上,从床底翻出了一个大箱子,打开来一看,全是玉饰。吊坠,镯子,摆件,原石各种类型都有。颜色也很全。

  柳三妹先是惊喜万分,而后是满脸的疑惑,陈天齐笑呵呵地给她解惑,“这些全都是去年小南山的鸡蛋换来的。”

  他从上海回来,他就想着把自己之前替她攒的玉拿给她,顺便再邀个功,感动她,让她喜欢上他。到时候,他就能和她处对象了!

  他想的太美,都乐出声来了。

  柳三妹低头看东西,根本没留意到他的异常,头也不抬地问,“你跟谁换的呀?”

  陈天齐回过神来,红着脸,挠了挠头,有些羞涩地说,“我听李伟说,他们院子里,许多人都当过八路,打过仗,当年剿匪的时候搜罗了不少东西。金银,因为是流通物都上交国家了,只有这些东西还留在手里。我一家家找上门,用鸡蛋和公鸡跟他们换,多数人家都愿意,毕竟现在市面上这首饰根本不值啥钱。留在手里也没啥用。”

  柳三妹竖起大拇指,夸他,“你真厉害!居然能跑到那个地方买这东西。”虽然她很喜欢这些东西,可她还是有些担忧他的安全,劝他,“天齐,以后你还是别去了,太危险了!要是有哪个坏心眼的小人,你可就要倒大霉了。”

  陈天齐抿了抿嘴,想了想,“你说的对!”

  从上海回来之后,他把之前寄到周强队长那里的包裹拿回来了,里面的东西完好如初,一件也没有少,他送了点实用的布料给周强家,剩下的他打算到县城里慢慢卖。

  可是,他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

  第一天,他就差点被一个买家举报了,要不是他机灵,看那人神色有些不对劲,赶紧找了借口溜之大吉,估计他这会子就被关进牢子里了。即使他有惊无险的回来了,他还是吓了一夜都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