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82章
看她娘进来后,却反身把门给关上了,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她娘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立刻关心地问她,“娘,你怎么了?”

  陈梅花简洁明了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甚至连自己她猜测老三家出事的想法都说了一遍。

  说着,她探寻的目光看着柳柳,问她心里的想法,“你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老三家的呀?”

  柳柳也很担忧三叔家的情况,不过,她却不放心她娘,“娘,你从来没出过远门,连县里都很少去,更何况人生地不熟的上海呢。不如,我先写封信,问明原委,再决定是否要去,顺便再给他们寄二十钱吧,粮票要是有的话,也寄点过去,毕竟城里跟咱们乡下不一样,得要有票才能买到粮食。”

  陈梅花听了女儿的话,觉得自己的心真的放下了,她的女儿是个良善的,像她。

  “好,我决定这么办了,你先写信吧,明天星期六,你二叔家的三妹应该会回来,正好让她给带到县里。”

  柳柳立刻应了。把孩子送到陈梅花怀里就开始找纸笔写信。

  虽然她好久没有写字了,可以前上学时买过的笔还能用,又从之前没写完的本子里撕下几张空白页,开始坐下来写信。

  写好之后,柳柳又读了一遍给陈梅花听,见她满意了,立刻把信纸叠了好几层,才给陈梅花。

  陈梅花把信揣到自己兜里,准备明天去找三丫。

  柳柳把纸笔收回原来的架子上,才想起来说,“娘,刚才我回屋的时候,看到奶奶也去堂屋了,她有没有说什么?”

  陈梅花一愣,着急地追问她,“你奶奶真的去堂屋了?”

  柳柳愣了一下,很肯定的点头,“我看她的方向是去堂屋的呀,我还能骗你不成?”

  陈梅花心再次凉了,好半天才嗤笑一声,叹息着说,“我说呢,你爹为啥这么凉薄呢,原来是随了他娘呀!活该!”

  柳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她也顾不上了,一直在睡觉的另一个宝宝醒了过来,哇哇直叫,她赶紧弯下腰,抱起来哄它。

  陈梅花怀里的孩子因为听到哭声也跟着一起大哭,两个人顿时手忙脚乱地开始哄孩子。

  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柳建军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柳建国和许翠林。

  五个人又开始开会。

  柳奶奶自从下午偷听到柳建军和陈梅花说得话,就知道老三是自顾不暇了,老大和老二本来就不肯出钱,现在听到老三也不出钱,肯定也不会出了。

  五个人围着吃饭的桌子坐着,柳奶奶在上位,柳建军和陈梅花在她左手边,柳建国和许翠林在她右手边。

  她仿佛想到你他们还没有分家的时候,她和老头子还是一家之主的样子,就像现在这样,他坐在主位上,前边是老头子的位置,对面坐着老三和老四,女儿和孙子辈全都在厨房吃饭的。

  那时,她说的话没有人不敢不听的。

  可,现在呢?人虽然还是坐在这个位置,可却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习惯使然。

  她仓惶地看着两个儿子,希望他们别这么冷酷无情,丢下他们老两口不管,可她殷切期盼的眼神看着他们好半天,他们都是在躲闪她的目光,她心头有种想要逃出这间屋子里冲动。

  可,她却一动不动地,屁股似乎是长在板凳上了一样。

  许翠林见这两兄弟,一个比一个颂,他轻咳了一下,打断这尴尬半天的僵局。

  “娘,我们两家商量了,家里没有多余的钱看这病,大哥家要盖房子给两个儿子娶媳妇,我们家因为给大丫准备结婚,光陪嫁都花出去了好几百,实在是没钱了!”

  柳奶奶阴森森地目光看着许翠林,“你没钱?你那陪嫁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柳大姐结婚的时候,柳爷爷柳奶奶是住在柳建国家的,所以那些东西的来历她可是一清二楚,现在拿衣这事搪塞她,拿她当傻子一样糊弄呢?



第70章 柳三妹的第一个爱慕者

  这事要是换了别人被揭开遮羞布有可能会羞恼,可许翠林在柳家村生产大队那是出了名的没脸没皮。她不仅不会羞恼,反而破罐破摔,站起来,掐着腰,嚷嚷起来,“你去说呀,有本事你满村子里瞎嚷嚷去,看看到最后吃亏的人是谁?你看,大哥大嫂还有我们还会不会白养你?”

  柳志东已经订婚了,没两年就要结婚了,最是名声紧要关头。不能有任何问题。

  而,柳二姐,因为是闺女,即使名声坏了,换个人家照样能够嫁出去。只是这样多少也会受着影响。

  柳奶奶要是一嚷嚷,估计两个儿子都会找她算账,到时候,连她的吃饭问题都可能不管了,就算她现在还能干都没用,毕竟她已经老了,要不了多久就再也干不了了,就像老头子一样躺在床上等死。所以,许翠林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柳奶奶气得指着她直哆嗦。

  好半天,她才低低地说,“随便你们吧!希望你们将来的儿女不会不孝!”

  说完,她整个人似乎没有生气一般,耷拉下来双肩,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在座的,除了陈梅花有些同情她,其他人全都觉得有些晦气,人没死呢,哭什么哭!

  周六一早,柳三妹就起来了,她今天要回趟柳家村,帮陈天齐和陈元生搭棚子。

  两个星期前,他们俩就重新买了两百只小鸡仔,两个人去年剩下了点粮食,倒也不用她再送粮食,不过,小南山的鸡棚现在已经不成样子了。

  她这周刚好有时间,所以过来帮帮忙,再过几天就要五一劳动节了,全生产队都要忙活起来的,他们肯定也没时间,到时候如果鸡都跑了,那就太让人心疼了。

  她从县城供销社买了些渔网,准备把之前坏掉的围栏全都重新补上。

  她是问柳大姐借了自行车骑回来的。

  这要是别人开口,柳大姐肯定是不借的,这自行车她一天三回的擦,买的时候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一点也没变旧,她十分注重它,保养它,说句不好听的话,柳大姐是拿它当亲儿子一样精养着的,谁来都不借。

  不过,柳三妹不是别人,她二话没说,立刻就借了。

  柳大姐听到柳三妹说柳爷爷出事了,她恍惚了一下,而后重重的叹息一声,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柳三妹,“人,我就不去看了,这钱你帮我带过去吧,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了!”

  柳三妹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柳大姐就是这么老实憨厚的一个人,她的心肠太软。

  柳三妹接过钱来,倒也没有说什么。

  柳三妹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小姑也拿了五块钱给她,面上有些苦笑,“我不图啥,我就是想尽一份心,不想自己再遭罪。”

  是遭罪,是因为柳建琴自从知道柳爷爷中风了,就一直遭受良心的折磨。

  一方面,觉得他是活该,谁让他不拿自己亲生女儿当人看。把她们像货物一样买卖出去。

  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明明手里有钱,可却对自己亲爹一毛不拔,心太狠了。

  一个是恨,一个是良善,折磨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这事情还是巧儿告诉她的,不是小姑说的。

  别看巧儿人小,可她的记忆力却真的不错,柳建琴以为她听不懂,就抱着她入怀,把心里话全说出来,以前她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全是这么做的,像这样把不快的事情像倒垃圾一样的全丢出去,的确可以让人放松心情,巧儿小的时候因为听不懂,年纪又小所以记不住这么多,可她现在已经九岁大了,已经上学了,知道什么是不懂就要问,所以把这些话,全一股脑儿地告诉了柳三妹,弄得柳三妹哭笑不得。

  只好敷衍了她几句。

  现在看到柳建琴递过来的五块钱,她一点也不意外,很自然的就接过来,意有所指地说,“小姑,你不欠他们什么,说起来,我比你还要有钱呢,他们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可我还不是照样什么也没出?你没有错!完全不需要羞愧。他们站在落得这种地步,纯粹是他们咎由自取,不怪任何人。”

  小姑听了她的话,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整个人都轻快起来了!

  柳三妹见她似是想通了,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有时候烦恼不一定是别人给的,有可能是自己钻进了牛角尖里去了!

  柳二姐倒是一如既往地随自己心意,没有出任何钱。

  柳三妹骑着自行车,回家后,把自行车放家里之后就到大伯家了。

  一进门,陈梅花就满脸激动,弄得柳三妹莫名其妙的感觉。

  不过,见她看着柳建军,没有说话,立刻明白了。

  自己和柳建军和陈梅花打完招呼后,就直接到柳爷爷和柳奶奶的房间。

  一进屋,柳三妹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的酸臭味,这一定是柳爷爷自从中风之后就没有清洗过了。

  柳奶奶毕竟年老体衰了,一个人没法弄得动柳爷爷这么沉重的身体。

  柳奶奶见柳三妹进来,神色有些恍惚,这么些天了,除了陈梅花,就没有别人进来这个屋里看过老头子一眼,辛辛苦苦把儿子养活到这么大,给他们盖房子,娶媳妇,带孙子,他们哪一样没做到了?

  可,现在,他们却落到这个地步。

  看着老头子伸着脖子往外面看,混沌不堪的眼中流露出期盼的目光,她知道,他这是不想死!

  是啊,人哪有嫌活得太久的,只想着活得越长越好,可,他注定是失望了。

  看到柳三妹进来,柳爷爷殷切的眼神立刻颓废下去了,他闭了闭眼睛,很平静的看着她。

  柳三妹掩了掩鼻子,皱着眉说,“奶奶,爷爷您要把常常打开门窗,让屋里进点新鲜空气,还有,要记得帮爷爷擦洗身体,帮他挪动一下位置,不要总是一个方向躺着,要不然爷爷很容易会得褥疮的。”

  柳奶奶掀了掀眼皮,歪着嘴,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你说得这么好听,你咋不过来伺候你爷呢?”

  柳三妹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柳爷爷,见他神色复杂地看着柳奶奶,觉得自己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专门养出不孝子的家庭,出现“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反倒是她自己见识短浅,像个傻子一样呆愣住了!

  她暗暗鄙视自己一下,而后从兜里掏出来十块钱来,塞到柳爷爷的手里。

  柳爷爷虽然半边身体不能动,可另一半还是没问题的,他能动的那只右手紧紧的攥住柳三妹给的十块钱。

  柳三妹见他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死抓着不放手,心里叹息一声,开口解释,“这十块钱是我大姐和小姑托我带来的,是她们的一点心意,你好好保重身体!”

  说完,也补看两人的脸色立刻转身离去。

  屋里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她再都待一会儿都有可能会晕厥过去。

  她刚出了屋,就看到柳建军和陈梅花一前一后递从堂屋里出来。

  柳建军直接出屋,陈梅花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