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70章
当初带着妈妈回家,说要结婚的时候,爷爷看着妈妈的面相生得十分好,是长寿多子相,而她的爸爸却是短命富贵相,正好相补。可日子久了,妈妈的面相却越来越差,直至爸爸死了,她的面相直接变成寡妇相了。爷爷自知自己罪孽深重,于是不顾年幼的孙女没人照顾,硬是让不到三十岁的母亲改了嫁。而后,又送了她许多嫁妆作为补偿,就是为了让她后爸能看得起她。

  她后爸当时为了能生个孩子,一直在吃各种药治疗,可效果却十分不明显。他的妻子就为了这事,跟他离了婚。后来,他找人算命,他的朋友就推荐了名声在外的爷爷。爷爷指着她妈妈对她后爸说,不用吃任何药,你只有娶了她,你命里才能有一子。

  后爸看她妈妈长得好看,再加上他要子心切,也就将信将疑地同意了。结婚时,看到老爷子送了不少嫁妆给他媳妇,心里那点疑窦又消散了不少。后来,结婚仅一年,妈妈就给后爸生了个儿子,喜得他整个人都乐疯了。逢人就说爷爷神机妙算。是他的大恩人!

  她后爸因为有了儿子,生活似乎有了盼头,事业上也不再像以前那种得过且过的心态了,反而一门心思想给儿子挣份大家业,于是后来,在他的不停奋斗下,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且为了答谢爷爷的恩情,还时不时地透露些商机给爷爷,带着爷爷一起发财。

  她当初还问爷爷,为何要让妈妈嫁给后爸。爷爷说,他后爸的面相是长命富贵之相,但却有一点不足那就是子嗣艰难,而她妈妈那时的面相却刚好相反。两人若是能结为夫妻,刚好可以互补。

  柳二姐现在的面相和当初她的妈妈是那么的相似,明明她穿过来刚遇到她的时候,她虽然也是短命相,却绝对可以活到四十岁的,可这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她的面相居然快成寡妇相了,不用说,造成她成为这种面相的只能是那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武军了。她心里急得不行,一直在帮柳二姐找到合适之人,没想到还真的让她遇到了。她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

  她昨天看到王宇的时候就已经向王宏林侧面打听过王宇的家庭,职业和性格等方面,得到的结论就是王宇的面相与她后爸很类似。

  王宇和柳二姐这两人如果结为夫妻,柳二姐的命相说不定也在王宇的影响下变好,夫妻本就是一体,能得其福禄再正常不过。

  但柳二姐的性格太过于别扭,你要是一味的向她推销,她根本不会上心,再加上她还有一个已经处了大半年的对象,更加不可能听她的了,所以,只能反其道行之,激怒她,戳破她的痴心妄想,她才会停下来好好的想想。

  柳二姐气得哇哇直叫,“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可你说这话也太伤人了!我是你的亲二姐,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柳三妹无视她的怒火,继续拿话挤兑她,“我为你好我才直说的,要是别人,我铁定会说,柳婷梅你是村里一枝花,你和那武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别说是嫁进县城了,你嫁进北京都亏得慌!你该当主!席夫人才对得起你的这张如花似玉的脸!”

  柳二姐被她这翻话挤兑地羞愧欲死,片刻之后,捂着脸大哭。

  柳大姐看二妹无地自容,痛哭流涕的样子,又觉得她十分可怜,忙呵斥小妹一声,“小妹,你就少说两句吧。”

  柳三妹吐了吐舌头,扭着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反而转过身向柳大姐讨要她的结婚证看,说实话,她对这个时代的东西都特别好奇,总想着回去以后,一定要把这段穿越经历用笔写下来,以便将来能够回忆。

  这时代的结婚证不像后世那样只有一页,这个本本,柳三妹看着更像大学毕业时发的证书。封面上方有颗红色五角星,牵带出一镜框图案,居然是粉红色的底,内印有毛泽东语录,“我们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

  扉页在框内印着:“最高指示: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打开封面,第一页是一个放着光芒的毛泽东头像,下面是林彪手书的:“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再下一页是结婚证的正文,王宏林和柳招娣自愿结婚,经审查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下面是登记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结婚证书的封底还有两条毛主席语录:“我们作计划、办事、想问题,都要从我国有六亿人口这一点出发,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要使我国富强起来,需要几十年艰苦奋斗的时间,其中包括执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这样一个勤俭建国的方针。”

  这结婚证在柳三妹看来很有收藏价值,她把证书递给柳大姐,小声嘱托,“好好收着”

  柳大姐笑着白了她一眼,“这还用说!”

  收好了,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柳三妹看。

  “这是新婚夫妻手册!”柳三妹有些诧异,翻开一看,第一页上半身是红彤彤的嵌框大号字──“毛主席语录――要斗私批修!”

  再往后翻,记不住是第几页,只见上写:“革命夫妻在新婚之夜,要先团结,后紧张,本着循序渐进,由浅入深的原则。尤其是男同志在一开始时,要特别注意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关心和爱护革命女同志。”

  再下一页接着写到:“革命夫妻每一次不宜将运动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以免影响休息。要保持充分的睡眠,以便第二天能以饱满的激情投入到火热的革命工作中去。”

  柳三妹看了直乐,尤其是‘由浅入深’,‘不宜将运动深入持久地进行下去’这种意有所指的字眼,她就哈哈大乐,挤眉弄眼地指着给柳大姐看,柳大姐脸红得像火烧了一样,见小妹笑得这么大声,立刻恼羞成怒地推了她一把,柳三妹顺着她的力道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继续乐。弄到最后,柳大姐也拿她没辙了。

  柳二姐哭了好一会儿,见两个只顾着打打闹闹聊天说话,心里没趣极了。抬起头来,眼睛都哭肿了。

  见她起来了,不再哭鼻子了,柳大姐对柳三妹使了个眼色,招呼她一起看,柳二姐借着这梯子,也不好摆脸色了。柳三妹也就不再说啥了。

  三姐妹一直待到下午三点多钟,柳大姐才回家。

  两人一起骑着自行车,王宏林皱着眉问柳大姐,“早上你们在屋里吵啥呢?怕你们尴尬我都没好意思过去劝劝。”他当时在正屋听到有吵闹声,就想过去劝劝的,可老丈人拉着他不让去,说姐妹之间吵吵闹闹玩的,不会真打起来,过一会儿自然就好了。他当时还挺担忧的,哪成想,吃饭的时候,三姐妹又是亲亲密密的,一点也不像大吵过后的模样,他才是真的相信了。随即又想到,怎么他们家的人就不是这样呢,父母两人要是吵架,他们家的战火得延续一个礼拜,这期间,做为儿女的他们都得跟着遭殃,除了大哥。

  柳大姐吱吱唔唔的有些尴尬,“也没啥,就是二妹和三妹吵起来了,我在旁边劝着。”

  王宏林放心了,他最满意的就是柳大姐的性子,和婉温顺,要是真的是那种咋咋呼呼的性子,他恐怕真受不住。女人嘛,还是要温柔些才能惹人怜爱。



第62章

  柳大姐第二天一大早就和王宏林回县城了,她实在是受不了王大友夫妻俩了。

  昨天下午回来,柳大姐就忙着收拾屋子,整理东西。可刘小芳似乎看柳大姐哪哪都不顺眼,一会儿说她把衣服晾在绳子上影响不好,一会儿说她刚结婚不能洗头发,各种挑刺。连王亚岚这个一直不喜欢二哥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王亚南一直很喜欢这个二哥,王宏林只要出差回来,都会给她带东西,甚至有时候还会偷偷塞给她点零花钱。现在看到刘小芳一直在故意找茬,让二嫂做这做那,王亚南立刻主动帮她的忙,丝毫不理会娘的白眼,就为了让二哥二嫂记得她的好。

  王宏林和柳大姐各自骑着自行车回到县城的家。结婚时,收到的礼物这次大部分都带回来了,柳大姐把这些东西全都按类型归置好,又把家里面实用的东西重新调整一番。

  而后,按照柳三妹交待的,把家里上上下下打扫的一尘不染,甚至连不盖的旧被面都拆下来重新洗了一遍,晾起来。

  王宏林看着忙得像个陀螺似的媳妇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她了。他娶的媳妇似乎有两面,一面是勤劳听话的,一面是懒惰忤逆的,如此对立的两面让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起来。王宏林神色复杂地盯着柳大姐看了半晌,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所幸直接问了,“媳妇,你咋突然变得这么勤快呀?”

  柳大姐怎么会看不到王宏林的怀疑和不解呢,她把手里的被套重新放进盆里,抬起头来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抿抿嘴,笑得羞涩又甜蜜,“这是我们的家呀。我可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当然要打扫干净了!”

  王宏林听了放下心中的大石,走上前,从后面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媳妇,用脸蹭,噌她的脑袋,在她耳边轻轻地叹息一声,说,“媳妇,你真好!”同时又有疑问,“那在家里时,你怎么不做事呢?”

  柳大姐有些气愤地转过头来看他一眼,握紧拳头义愤填膺的替他不值,“你爹你娘不疼你,我干啥要听他们的?我又不是吃饱了撑得!”

  王宏林听了,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起来,心里像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这个媳妇娶得真好,事事都以他为先!他终于也有人心疼了,有一个完整的家了,现在只差个胖乎乎的大胖小子了!

  想到这里,他抱着柳大姐的胳膊更紧了。说起来,他觉得自己挺丢人的。前天晚上,他听到媳妇一改往日的温柔贤淑,居然敢跟他娘对着干,他多害怕自己娶回来也是大嫂那种懒媳妇,一晚上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她圆了房,慢慢的安慰自己,她只是太生气了,她不是那样的人,可到底心里头还是有些不顺当,于是也没有再要第二回。等第二天醒来,看到他媳妇已经早起把饭菜都做好了,又觉得自己之前是多心了。后来听到她又不愿意洗碗,他悬了一个晚上的心又提起来了,昨天一整天都提着,昨天晚上连碰也没碰她,一直到现在,他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算是真正放下了。

  不是真的懒就好,虽说他也会帮着做家务,可到底是个男人,不擅长这些,如果夫妻之间你推给我我命令你,这样子是过不长久的。就像他大哥大嫂那样,根本不像两口子,反而像搭档一样凑在一过日子似的。

  他希望的家是干净整洁的,温馨和睦的。还好,自己这媳妇是娶对了。

  王宏林心里暖暖的,在她侧脸轻轻了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