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49章
一问价格。

  小服务员很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这些自行车,价格虽然都不一样,不过,都得要二十个工业券,凤凰和永久是三百块钱,飞鸽是一百七十六块钱,大金鹿一百一十五块钱。你们选哪一辆?”

  柳二姐为难了,这自行车的价格怎么这么贵呀?不过,想到自己好歹也有三千多块钱的存款,给大姐送辆自行车,她还是选好的吧,别的不说,就冲她大姐夫给了她两千块钱的补偿。

  于是她刚想说要凤凰牌的,柳大姐却先她一步,看着二妹说,“要不就要大金鹿吧?反正都能骑,不就是牌子不一样吗?”

  柳三妹没有发表她的意见,毕竟柳二姐这人也是个扣门的,要是她建议送凤凰,她还不得怼死她呀,她站在两人旁边充当隐形人,只是两只眼睛一直看着这些自行车,皱着眉暗自想着,怎么全都是黑色的呀?难道这里自行车就没有别的颜色吗?

  她这么想了,也就直接问出口了。

  小服务员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她,“咱们古阳县这里只有黑色的,听说飞鸽牌的自行车厂家生产时有大红色的,可咱们古阳县没有分到,可能大红色产得比较少吧。”

  柳三妹随意地点点头。又问了下这些自行车的载重问题和钢材选料等问题。把这个第一天才上班的小服务员问得额头直冒汗。

  柳三妹没想到她会这么紧张,于是笑着安抚她,“别紧张,你要知道,挑三捡四的客人才是真客人。”

  小服务员红着一张脸,怯怯地看着她,直点头。柳三妹看着她这副样子,心里憋着笑,转过头来看那边的两个人还在争论,柳二姐非要送凤凰,柳大姐非要大金鹿。柳三妹无语了,照她们俩这么争论下去,这自行车得什么时候才能买好呀?

  柳三妹直接上前打断她们,替她们做决定了,“争啥呀?各退一步吧,买飞鸽!”

  柳二姐愣了一下,柳大姐想了想,应了,“那就买飞鸽!”

  柳二姐见此也有些满意,不用花更多的钱当然好了。

  飞鸽的女式自行车也有两三款,柳大姐似乎更倾向于这款二|六的,一直围着它不停地看,似乎越看越喜爱。

  这款二|六飞鸽,为了强化它的时尚,车把横杠的右手边安了一个时髦的转铃,比一般车铃安装的更靠中间,因为要按转铃,必须专门腾出一只手来,右手撒开把,用力一按,按得越快越使劲,那转铃转得得越快,发出一连串清脆的铃声,柳大姐就冲这个装置也觉得选它比较合适。

  小服务员看她们有意买这款,就特地给她们三人作详细介绍,“这款飞鸽车虽然自重比永久凤凰要大一些,但骑行却更轻快。骑过自行车的人都知道,永久车适合骑短途,而飞鸽车适合长途骑行。而且,飞鸽牌的自行车突破了仿制英国的路子,博采众长,车型花样多。你看这款自行车还有弹簧锁的,别的车都没有!”说着,从因为它可以起到防身武器的作用,锁头握在手里,非常适手,锁头下方是一条包着塑料外皮的钢丝绳,钢丝绳的另一端是锁舌。钢丝绳的长度大约不足一米吧,握在手上,有长缨在手的安全感,至少可以壮胆。

  看到这个柳大姐眼一亮,因为上回差点被强|奸的事情,她现在特别怕走夜路,如果有这个防身,她好歹有些底气。

  柳二姐也仔细地瞧着这辆自行车,见它的前轮盖瓦处还竖着一个自行车的标记,是个展翅飞翔的白鸽的,非常好看。又打了遍车铃,非常满意。

  于是问柳大姐的意见,“大姐,咱就要这辆吧?”

  柳大姐重重地点头,她左看右看,前看后看,就这辆最好看。

  柳二姐见她点头了,立刻从包里拿出一张自行车票和二十张工业券,又从钱包里取出一百七十六块钱数了三遍确认无误了才递给小服务员。

  小服务员一一核对之后,把柳大姐的个人资料留下来,上面不仅要写名字,地址,还要把工作单位也要写下来,可见这自行车买得还挺繁琐。办好了之后,小服务员把自行车弹簧锁的钥匙拿出来递给她们,提醒她们,“你们要记得去派出所打钢印。要不然这车没法在市里骑!”

  柳二姐立刻点头应了。

  拿着钥匙,把弹簧锁放在前面的车筐里,柳大姐推着自行车正要转身,前面立刻被人给拦住了。

  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眼神十分不善的瞪着她。

  柳大姐有些摸不着头脑,呆愣住了,“请问,你有事吗?”

  小姑娘还没回答,跟着她一起来的小伙子却一脸惊讶地看着柳二姐,“婷梅,你怎么在这?”

  柳三妹走在最前面,听到有人在叫柳二姐的名字,立刻回头去看柳二姐,却见她此时正僵硬着一张脸,她心里觉得有些奇怪。看向那个小伙子。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家境不错,穿着这年代只有家境好的人才会穿的灰蓝色呢子中山装,下面穿着工装裤,最让她觉得特别的是他头上戴着一顶剪羊绒的帽子,就她看来,很少有人戴帽子的,还戴这种质量这么好的。

  柳二姐惨白的着一张脸,木木地看着面前的男生,语气僵硬地回答,“没什么,和我姐一起来买自行车的。”

  小伙子哦了一声,看向女伴。

  那边女孩子却拦着不让柳大姐走,“这自行车我看上了,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发现工业券忘带了,所以回家去取的,没想到车子被你给买走了。不行,你必须把自行车还给我!”

  柳三妹走过来,瞪着她,“你这人有病吧,自行车那么多,你非要我们这一辆!”

  女孩急了,“我喜欢这飞鸽牌的,好不容易家里给弄到一张票,我一大早就过来买了。没想到被你们抢先了。”

  柳三妹没理会她的胡搅蛮缠,“那是你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

  说着,点了点柳大姐的后背,让她推着车子继续走。

  女孩立刻双手抓紧柳大姐的自行车车头,不让她动,“不行,你不能走!”

  柳三妹双手抱臂,勾着唇,“我说这位大姐,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呀?你要买自行车,你去买呀?你找我们干啥?我们又不卖!”

  女孩急得直跺脚,瞪了她一眼,说,“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这飞鸽的二|六自行车,县里就这一辆了。”

  柳三妹摊了摊手,看着她,很无辜地问,“所以呢?”

  女孩倨傲地昂起头,“所以你们必须把车留下,这车只能是我的。”

  柳三妹都要被她气乐了,“你哪来的这种强盗逻辑呀!你是先来的没错,可你没买走呀,难不成还不让别人买啦!再说了,县里没有,你可以去市里买呀。干嘛非要我们这一辆!”

  女孩听了更是急了,声音中带着哭腔,“我马上要结婚了,忙都忙死了,哪有时间去市里?”说着,蹲下|身子,双手抱着头开始大哭。

  小伙子一看她这样,立刻焦急不已,蹲下来安抚她,见她依旧不肯起来,求饶似的看着柳二姐,“婷梅,你让你姐姐把自行车让给小芳吧?我们俩要结婚了!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柳二姐听到这话,脸色僵硬无比,声音中透着一丝冷意,“你们结婚,干嘛非要我大姐让自行车给她?我大姐也准备结婚呢!”

  小伙子愣了一下,看小芳哭得伤心极了,心里很是心疼,恼火起来,对着不请情谊的柳二姐指责起来,“婷梅,没想到你这么狠心,我们俩怎么说也是同学一场,咱俩曾经还处过一段时间,我知道你到现在还在记恨我,可小芳是无辜的呀,她就是喜欢这个飞鸽牌的自行车,你就不能让给她吗?”

  这话里的信息量够大,慢慢的,他们这里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有老有少。

  柳二姐心里恼火急了,刚想大声反驳他,柳三妹却走过来推了她一下,用甜腻腻的声音求她,“二姐,我想吃糕点,你到二楼给我买点吧。”

  柳二姐愣愣地看着她,见她向自己眨眼睛,立刻明白了,她现在不能跟他吵,要不然她的名声又该坏透了。

  于是点点头,不顾小伙子的阻拦,立刻饶开围观人群,往楼上走。

  柳三妹等人走了,才看着两人,好心替他们主意,“这样吧?我的自行车票不是飞鸽牌的,但是我的钱不够,我刚才其实更想要凤凰牌的,你们买一辆凤凰牌的,来换我这辆飞鸽的,怎么样?我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对吧?”

  小伙子气炸了,亏她说得出口,一辆凤凰要三百块钱,这飞鸽只要一百七十六,这差着一百二十四块钱呢,她也说得出口。

  他刚想拒绝,小芳却停止哭泣,站起来充满惊喜的眼神看着她,“你说得是真的?”

  柳三妹愣了下,感情她狮子大开口,还真能有人应了。这感觉真是太给力了!

  “真的!你现在买来,我现在就跟你换!”

  小芳抹了把泪,破涕为笑,推了推小伙子一把,“秦长军,快点呐,她答应了。”

  秦长军傻眼了,他跺跺脚急了,小声地在她耳边说,“小芳,这凤凰要三百块钱,比飞鸽贵了一百二十四呢。你拿贵的换人家便宜的,你傻呀!”

  小芳红了红脸,看他,“可是我就是喜欢飞鸽的。再说了,凤凰牌的自行车票,我们也没有呀。”

  小伙子愣了一下,气得直跳脚,小芳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现在跟傻了一样呀。他怎么就说不通她呢,于是他再重复一次,“你现在要多花一百二十四买一辆飞鸽,你知道吗?”

  小芳当然明白了,不就是多一百二十四吗?她又不是没有钱!

  小伙子无语了,她是有多拿钱不当钱呐!

  柳大姐侧着头,小声地问柳三妹,“小妹,她真的肯拿那凤凰自行车换我这飞鸽?”

  柳三妹笑得一脸甜蜜,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千金难买她乐意!”

  小伙子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面前这个一脸希翼的小芳,他皱着眉,咬咬牙,放下自尊开始求柳三妹,“你把那自行车票让给我吧,我跟你们换。”

  柳三妹脸色一收,“不行!”

  小伙子急了求她,“就看在你二姐的份上!行吧?”

  柳三妹拽拽地昂着脖子,就是不同意,“看谁的面子都不行,她管不了我!”

  小伙子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这么难缠,这边小芳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又一直看着他,于是只好咬牙切齿地应了。

  柳三妹笑呵呵的,去选凤凰牌自行车,又从包里拿了一个头花送给那个小服务员,让她把自行车票重新登记一下,小服务员红着脸,帮她把刚才的登记内容给换了。

  小伙子看着她们推着他花了三百块钱买的自行车,欲哭无泪。转头看着小芳还一脸高兴的看着她的新自行车,就像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等两人出了百货大楼,看到柳二姐手里空空如也。

  柳三妹笑问她,“我的糕点呢?”

  柳二姐白了她一眼,“你上下嘴皮子一碰,说买就买,我又没票,人家售货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