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47章
下去,该出人命了。

  卫则栋脸上已经被挠了好几个血口子,头发更是被抓得乱糟糟的。看样子是许翠林的杰作。

  柳三妹缓缓地走上前,冷冷地看着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眼刀子直接甩向他的脸,咬牙切齿地说,“离婚!我小姑答应了。”

  卫则栋揉着脸的手,立刻拿下来了,满脸惊喜地看着她,也不在乎脸上的疼了,一叠声的说好。

  “巧儿你准备怎么办?”柳三妹鄙视地看着他问。

  卫则栋硬着脖子,“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柳建琴要是愿意要她,那她就留着,要是不愿意要,我就把她送人!”

  哇,这下子围观的人全都炸开了锅!现在又不是灾荒时期,家家户户都能过得下去,居然把亲生的孩子送人了,而且还是唯一的孩子。这卫家人是咋想的呀。一时间鄙视的目光全都朝着卫则栋甩去了,纵使卫则栋脸皮够厚,这会子也被臊得满脸通红。

  柳建国握着拳头,心里火气又上来了,又想上前打人。却被周强给硬生生地拦下了。

  柳三妹寒着一张脸,一脸厌恶盯着这个人渣,觉得看着他这张脸简直侮辱她的眼,“孩子我小姑养着,但是,你必须得签字。这些人全都是证明人。孩子不用你养,将来你也不得问她要彩礼钱,也不许问她要过节过年费,更不允许让她给你养老送终!”

  卫则栋听她提到彩礼钱还有些肉疼,但家里日子过得实在苦,粮食自己都不够吃的,哪能再给一个啥活都干不了的女儿,当下就拍板应了,“行,我就当她死了,啥也不要!”

  众人又是一脸鄙夷地看着他,居然诅咒自己的女儿去死。卫则栋被看得火都大了,立刻一一回瞪过去,大家全都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卫则栋见自己的威吓起了作用,立刻挺起胸脯,得意地昂起头。

  等柳三妹把保证书写好了,他立刻拿过来就签,连看也不看一眼。因为没有印泥,卫则栋直接吵破自己的手指,快速的按上了大拇指印。生怕晚了一会儿,柳建琴就要反悔。

  许翠林狠狠地拽着柳三妹的胳膊,差点把她拽倒在地,大声地斥责她,“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胡说啥,你小姑怎么能离婚呢?嫁出去的女儿哪有回来的道理?”难道还要自己家养着她们母女,凭什么呀?

  柳三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用力甩开她的手,踢了卫则栋一脚,“滚吧,明天早上,派出所见。”

  卫则栋终于如愿了,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下了,此时也不计较被一个孩子踢了,立刻挤开人群跑走了。

  许翠林恨恨地瞪着柳三妹,用手指着她的脑袋骂道,“你长能耐了是吧?这么大的事你都敢传?你是不是我们柳家人?”

  柳三妹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与她争吵,没理会她的不依不饶,转身往家走去。

  许翠林却跟在她屁股后面穷追不舍,非要找她理论。

  “离婚是小姑的决定,与你有关系吗?”柳三妹转过头来质问她。

  许翠林火了,大着嗓门骂她,“你说得这是什么屁话!她离婚就得住我家,吃的用的住的都不要花钱呐,你两个姐姐拿钱当命一样,多一分都不给。我拿什么养活她们?你让你两个姐姐每人再拿五块钱,我就让她们在这里吃住,否则就给我滚蛋!我家又不是开善堂的,凭啥都赖在我家!”

  柳三妹停下脚步,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不用,她会住在城里,我会帮她找一份工作。”

  许翠林一愣之后,刚才还狰狞着的脸立刻变了,充满了喜庆的味道,甚至她还赶紧进了东屋安慰小姑。

  柳二姐跟在柳三妹的身后替她解惑,“瞧,她现在知道讨好小姑了,肯定是想打小姑工钱的主意。当别人都是傻|子呢。”

  柳三妹转过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除了柳大姐,一家子全都是自私自利的人。连身为父母的柳爷爷柳奶奶也是如此,亲生女儿都成那样了,居然在那里装鹧鸪,当真是心硬如铁。

  柳二姐被她骂了,也有些恼火,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毛病就这么不在乎是老柳家的名声,非得让小姑离婚,这下好了,武军家里还能同意他俩的婚事吗?真是烦死人了。她就是处个对象,怎么就这么不顺呐!这一出接一出的,比韭菜茬长得都要快!

  当天下午,吃完饭,三姐妹带着柳建琴和卫巧儿就到了县城。

  柳三妹在大姐屋里摆了张床,给她们拿两床晒得暖融融的被子,兑付了一宿。

  这里没有人对她们使脸色,更没有冷嘲热讽,就连柳二姐都跟变了个人似的对她们很周到,两母女这一夜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柳大姐和柳二姐照常去上班,柳三妹去上学,柳建琴把卫巧儿独自留在家里,一个人拿着结婚证到派出所去了。

  回想这段婚姻,刚结婚时,男人还算是体贴,每天干完活,两口子还能说点知心话,纵使婆婆不喜欢她,时常骂她,她心里头也能忍受。当男人提到自己的母亲总是偏心大哥小弟,还叹息着,说自己终于也有人疼了。后来,她心疼他,每十天一次都会偷偷给他留下一个鸡蛋,给他补身体。有一回,婆婆在他们屋里发现了鸡蛋壳,男人不敢认,她就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得到了一顿毒打,男人晚上抱着她,一个劲儿的哭,说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可越到后来,她除了得到一些不痛不痒的安慰之外,她似乎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一丁点好。这样的男人,她今后不能再要了,就是为了女儿,她也不能,就像三丫说的,她必须给女儿创造一个幸福的环境。要不然巧儿也会变成她这样,她无法选择一个一心为自己的母亲,她可以做一个疼女如命的母亲。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她一样,受尽苦处。她的女儿是这么可爱,这么懂事,她是她在这世上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打定了主意,柳建琴挺直了身|子骨,用手把头发拢了拢,把衣服下面起的褶子给整平了。纵使要离婚了,她也要端端正正的离。

  到了派出所门口,就看到卫则栋和婆婆正站在那里。她还未走到两人面前,婆婆立刻跑上前给她一个大巴掌,打得柳建琴耳朵嗡嗡响,似乎还不解气,揪着她的头发就往下面拽。

  卫则栋也上前拽着她衣领子,他的手用了些力气,柳建琴立马觉得好像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你个臭婊|子,居然让你柳家人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能饶得了你!让你使坏!”卫卫栋的娘一边骂着一边不忘扇柳建琴的脸。

  “救命呀!杀人啦!”柳建琴头皮疼得要命,发出一丝微弱的呼救声。下意识的,卫则栋松开了手。柳建琴得到了片刻喘息的机会,重重地咳了几声。

  柳建琴恢复过来,恶狠狠地盯着卫则栋的娘,威胁她,“你这个老毒物,你要是再敢打我,我就不离婚了,一辈子不嫁人,我也要拖着你们老卫家,让你儿子这辈子都没有儿子。生下来也上不户口,一辈子都只能当黑户!”

  卫老太太一听这话,气炸了,又要上前抽她,手刚扬起来,就被一个穿着制服的民警攥|住了。

  是孙娟!

  旁边还站着柳大姐!

  孙娟板着一张脸,严肃地教训起来,“派出所门前打人!当我们警察是吃干饭的吗?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国家?”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副手铐,打开来就把人拷上了,“像你这种破坏家庭和谐,破坏生产队和谐的坏分子就得在牢子里多待几天,否则你就无法无天了!”

  卫老太太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老脸上的腮帮子肉抖着一颤一颤的,嘴硬地反驳起来,“咋地啦?俺打自己的儿媳妇咋地啦?犯的又是哪门子的法?”看来真的是被吓坏了,说话的时候嘴都是颤抖的。

  卫则栋原本就是个没主意的人,现在更是被吓的六神无主,一个劲儿的赔不是,求着孙娟说好话。

  孙娟警告般地了他一眼,“再多说一句,把你也抓进来待几天!”

  卫则栋闭些了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被孙娟带向派出所里。

  柳大姐这边已经帮小姑重新整理好了头发,提醒她,“小姑,先去办理离婚手续吧。”

  卫则栋这时已经没了主意,只能跟在她们后面进去了。

  动作很快,两人各自拿好了离婚证,就出来了。

  卫则栋舔|着一张脸求她,“建琴,你帮着跟民警说说情,帮俺娘给放了吧?她也不是故意的。”

  柳大姐嗤笑一声,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做梦!告诉你,我小姑已经跟你离婚了,以后见面再这么动手动脚的,当心把你也送进监狱里头!”

  卫则栋畏惧地看着她,也不敢说了,屁滚尿流的跑出了派出所,连亲娘也不管了。

  柳大姐鄙夷地看着他逃窜的背影。

  柳建琴倒没管那人,而是有些意外地问柳大姐,“你咋来了?不是要上班吗?”

  “小姑,我实在放心不下你!刚才菜都洗干净,也已经切好了,我特地向班长请了一个半小时的假,出来看你来了。”

  柳建琴想着自己这个大人还要她一个孩子来操心,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催她回去,“我没事,你快点去上班吧。毕竟拿着工资呢,出来一趟,扣钱就划不来了。”

  柳大姐点点头,答应了。转身就往单位跑。

  柳建琴拢了拢头发,看了一眼手里的离婚证,也跟着走出了派出所。



第44章

  柳三妹没有帮着柳建琴找工作。一是因为柳柳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二是因为她想让小姑先帮她看仓库。

  虽说仓库那里有了一道墙围着,可是到底还是不保险,于是就把仓库那里给整整。把原来的小厅给收拾出来,打扫干净,窗外啥的也都用塑料纸堵上,加了一个帘子,隔成了一间小房间,里面摆上一张床,放了一张书架和柜子,专门用来晚上住人。倒也挺适合。

  白天的时候,就到柳大姐那个院子里烧火做饭。顺便帮柳三妹做衣裳。这缝纫机是柳三妹买的,说是给她大姐做的陪嫁,她当时听了心里头十分羡慕。

  想当年,她结婚的时候兄弟姐妹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送她礼物,甚至连她处得几个好姐妹送的东西也全都被她娘给扣下了,转手就送给她那两个嫂子了,她当时哭得眼睛都红了,她娘也没有改变主意。那时她就知道她已经不是老柳家的人了。

  所以,在卫家哪怕过得再苦再累,她也没有产生离婚的想法,因为她除了卫家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可世事难料,她到底还是离婚了,也真的没有家了。她曾经想过死,可为了女儿,她却不得不坚强。罢了,以后,她就不要家了吧,只要能养活自己的女儿,哪儿都是她的家。她可不能让女儿变得跟她一样。

  前几天旁边的大婶说让她帮着做做衣服,一天给五毛钱,她开始心动了。五毛钱不少了,一个月要是都有活的话,她就能有十五块钱。

  想想自己现在身无分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