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36章
现在出来,呆呆地看着柳大姐如花般的笑脸,暗自叹了一口气,十分不舍地走了。

  两人回到屋里,柳三妹看着柳二姐全身新衣服,有些发愣。

  柳二姐掐着腰,在堂屋空余的地方,转了一圈给柳大姐和柳三妹看,十分N瑟地臭显摆,“怎么样?好看吗?”

  柳三妹点点头,“好看,不过,你准备要穿给谁看?”这些天,她的心思都写在脸上,连一直粗线条的柳大姐都看出了她的不同寻常。

  柳二姐双手捂着脸,笑得一脸羞涩,十分不好意思地开口,“他叫武军,是我们厂里的会计,父亲是派出所的一把手。母亲是老师。爷爷是退休老干部。”

  “你咋知道这些的?”柳大姐问。

  “他自己告诉我的呀?”

  柳三妹无语了,有些不可置信,“他就这么臭N瑟?”

  柳二姐不乐意了,嫌她说话不好听,“我爹要是派出所的所长,我也天天显摆,这有啥?”

  柳三妹点点头,很赞同她的话,柳二姐确实是这种人,“不过,你确定他对你是认真的?不是钓你玩的?”

  柳二姐昂着小脸,臭屁地说,“我哪是那种吃亏的人呐。他约我看电影,可以,约我吃饭,可以,想约我郊游?这个坚决不可以。”

  “他心思不纯,恐怕是想占你便宜。你自己有钱,别再干这么低份的事儿!”

  柳二姐不以为然。撇嘴撇,小妹一个毛孩子知道什么?她哪里懂得情爱的滋味。武军,人长得好,嘴巴又会哄人,还是城里人,家里头又是当官的。对她体贴又大方,他看着她的时候,她简直没法呼吸。要不是因为怕像柳柳一样被人骂破鞋,她说不定早就对他献|身了。不过,小妹提醒的也对,确实不是能让他占便宜。想到武军连脸都没亲过她一下,她就得意。男人嘛,轻意能得到的东西从来不会懂得珍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太容易得到了,反过来还会说是你不自爱。她,柳婷梅怎么会把柄交给别人呢。

  “放心吧,我可不是柳柳。”

  柳大姐叹了口气,点点头,“嗯,你向来聪明。你们只能在公共场合见面,私下里最好不要见面。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他要对你用强,你的一生可就毁了。”

  柳二姐深以为然,柳大姐听了若有所思。

  柳三妹对她实在不放心,这个二姐其实不比大姐老实,她的眼皮子浅,很容易被勾走。想了想,她请大姐做了一个防狼器,最简易的版本,找到一个长方体的铁盒子,之前这是用来装饼干的,柳三妹从供销社买回来的,奶香味的,特别好吃。把铁盒子最上面的封口处用纳鞋底的锥子戳了十几个小洞,里面装着磨好的辣椒面和胡椒粉,喷到人的眼睛里绝对可以让人睁不开眼。不用的时候,就用原先的塑料盖子给盖上,也不会露出来,十分方便。

  柳二姐虽然不满小妹对武军的偏见,可对她的好心意还是领了,于是收下了。惹恼了她,她以后要是不收她的珠宝银元咋办?

  哎,说到底,钱才是柳三妹让柳二姐乖乖听话的第一法器。



第36章

  因为要从内蒙古定一批货回来,这事又过了柳大姐,柳二姐和王宏林三个人的明路,柳三妹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把东西存到空间里去,所以柳三妹周末的时候没有回柳家村,反而在城里找房子。

  柳三妹跟着房管局的大婶一连看了七八十来套房子,才终于挑到一个合适的。那房子就在古阳县第一高中的对面,那里现在还是一排民房,大多数人家都盖的是红砖红瓦房,只是靠边上的这一家。这屋子似乎很久了,看起来有上百年的历史了,用的砖还是青黑色的。能用的房间只有一间,其它的几间房因为都是泥土混着麦草建的房子,早就被雨水糟|蹋的不成样子了,所以根本不能住人。柳大姐和柳二姐实在搞不懂,小妹为什么要选这么个一无是处的房子,而且卖家要价还不低。

  其实,柳三妹的考量与二人不一样。首先这个房子的地理位置好,对面就是第一高中的正大门,中间只隔了一条马路,而且还不是那种很宽的马路。等过了几年,就是改革开放,这最边上的一排民房重新改建一下,绝对可以用来做为门面,卖东西。第二,这个房子的占地面积大,三间屋子,虽然只有一间能住人,可后院很大,整体面积有四百多平,可以养点鸡,种点菜。第三,这里离她学校近,刘海名和赵大军过来拿货她开门也会很方便。

  基于这三点考虑,她对于房主开的三百块钱和一百斤的粮食也就很痛快的成交了。连还价还没有还。当天就过了户。

  她现在上学,不好请人来装修,只好请人把院子的围墙给砌起来。

  拜托赵老六买来了砖和水泥等材料后。

  剩下的工作,她特地拜托了柳建国。

  这房子的归属问题,柳三妹特地拜托二人不要告诉柳建国许翠林,

  两姐妹也知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他们,都十分爽快地点头答应她了。

  柳三妹对柳建国许诺,给工人的工钱是一人一天一块钱,不管饭。

  柳建国听到柳三妹说是柳二姐的同事要修建房子的围墙,所以请他帮忙找找合适的人,而且见柳三妹已经预支一半的工钱给他了,直接说这活他自己就能干。

  柳三妹了想,也就应了。谁干都行,她只要出成果就行。

  于是,柳三妹就等同于花了十块钱请了柳建国盖了这堵围墙。院墙很大,而且按柳三妹说的墙高盖有两米,最上方还特地用玻璃碎片插着,就怕有贼来翻。大门是结结实实的木门,用很大块头的铁锁锁着。

  等十天盖好了后,柳三妹验收了一番,很满意。

  八月十五过中秋,无论是工作的大姐和二姐,还是上学的柳三妹,全都回来了。

  三个人赶在早上九十点钟回村的,这时候村子里的人都会四处出来溜达。三姐妹每个人手里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一阵歇一阵。

  快到村口的时候,遇到赤脚医生柳二蛋的婆娘。柳三妹眼睛一亮,对着柳二姐使了个眼色。

  柳二姐心领神会立刻提着东西站起来。

  柳二婶好奇地凑过来问她,“二丫呀,你们这拿的这么多东西是啥呀?”

  柳二姐装作羞涩地笑了笑,“没啥,就是给爹娘买了些东西。”故意不说是啥,急死你。

  柳二婶一听追问道,“啥东西呀?”

  柳三妹装作十分臭显摆的语气,“二婶子,我知道!我大姐和二姐买的是军大衣和棉衣,我爹,我娘,我爷爷,我奶奶全都有。”说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臭屁地显摆,“我也有!”

  柳二婶眼一亮,上前摸着她的新衣服,十分羡慕地语气说,“哎呀,别说,这衣服穿在三丫的身上可真好看。像画报上的俊闺女似的!”

  柳三妹故作憨憨地,一个劲儿地傻笑着。

  柳二婶见柳三妹人小,嘴松快,什么话都敢往外蹦,于是问她,“这衣服花了不少钱吧?”

  柳三妹挠挠头,重重地点头,应和她,“是,贵着呢,花了二十五块钱,还有身上的裤子也是新买的。”说话时,还故意把腿抬起来给柳二婶看。

  柳二婶眼睛都亮了。一个劲儿地夸柳大姐柳二姐在家里多么地能干,人又是多么地好,紧接着又侧面打听两个人的工资多少钱,柳三妹没有往多了说,反而比真实工资低了那么几块钱。

  就这样,柳二婶听了也是眼热得不行。

  柳大姐十分不好意思,不知道两个妹妹又在做什么妖,二妹也就罢了,她就是那么个爱显摆的性子,怎么连三妹也跟着学坏了呢,小小年纪就这么不知收敛,于是,她沉着一张脸,催促着,“二妹,小妹,咱们赶紧回家吧,爹娘,爷奶还都等着咱们呢。”

  两个人都应了,提着各自的包裹往家走去。

  柳三妹不忘招呼着,“二婶子,到我们家坐坐呗?”

  柳二婶摇头摆手,“不用不用,我马上家去了!”

  等拐了弯,快进家门时,柳二姐向柳三妹竖了一个大拇指。

  柳三妹弯起嘴角一笑。

  其实,柳三妹也挺无奈的,要不是为了把柳柳破鞋的名声给压下去,她根本不想花钱买这么多的东西给柳建国许翠林,甚至为了让效果更显著,她连柳爷爷柳奶奶的衣服也给买了,就为了向全村的人传达老柳家的女儿是孝女。

  回到家里,三姐妹把买来的衣服全都一一拿出来,把柳建国许翠林乐得不行。拿着属于自己的衣服往自己的身上比划比划。

  柳二姐特地跑到东屋把柳爷爷柳奶奶也给叫过来了,把给老两口买的衣服拿给他们。拿到属于他们的棉衣,摸着这么厚实的衣服,老两口子眼睛都湿了。

  许翠林看着却十分的不高兴,一个劲儿地撇嘴。柳金宝看见了,还关心地问,“娘,您的嘴怎么歪了?”

  许翠林脸一僵,摸摸金宝的头,笑着回答,“没事,娘好着呢。”

  想了想,东西已经买了,她也不能拿回来,那样会被别人骂不孝的,不过,下回她得嘱托她两的两个女儿不能再给老两口买东西了,老大,老二,老四个个都不买,凭什么只让他们二房出钱买东西呀。还有那两个女儿,都是白养的呀?心里越想越不顺畅。

  柳建国却十分得意地向他爹臭显摆,“爹,大丫和二丫这是才工作,以后,能赚钱了,还有您的孝敬,您呀,好日子在后头呢。”

  柳爷爷点点头,“俺惜福。”

  柳奶奶拉着柳大姐和柳二姐的手,也是一脸的高兴。问长问短的。

  柳大姐好脾气的应着,柳二姐也撒娇卖乖起来。

  柳三妹却觉得他们虚伪,平时也没见他们关心过这两个孙女呀,现在知道关心了?说到底还不是看在东西的份上吗?

  柳金宝看着全家人都有礼物,只有自己没有,气得大哭起来。

  许翠林忙放下自己的衣服,跑过来哄住他,听到他可怜兮兮的抹着眼泪,一脸委屈地抽泣着,“只有我没有。”,许翠林听着心都要化了。怒着脸瞪着两个女儿,骂道,“知道给你爷爷奶奶买,怎么没想着也给你弟弟买一身呐?”

  柳二姐忙推了一下大姐,柳大姐这才反应过来,从包里拿出两件衣服,凑到他边上,哄他,“来,这是我给金宝织的马甲。还有这件衬衫是从上海买的。”灰色的马甲,鸡心领,里面配上一件白色的衬衫,非常帅气。

  柳金宝这才高兴起来,拿着衣服,喜滋滋的穿起来。

  许翠林也帮着他解衣扣。

  柳三丫拿了一双皮鞋出来给他穿上,柳金宝乐得尖叫起来,“哇,这个真好看。”

  柳三妹笑着摸摸他的头,“听说你这次期中考试考得不错,这是奖励你的。以后再接再厉。”

  柳金宝眼一亮,“考得好,还有这些吗?”

  这个小滑头,柳三妹咬牙切齿地应了,“有”

  柳金宝眼睛一亮,高兴地蹦起来,大着嗓门脆声回道,“那我以后还要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