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34章
三妹震惊了,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货很多?眼底的欣喜一闪而逝,钱嘛,她还要留着用,不过人参鹿茸啥的还是可以让他帮着卖的。于是让他等等,她弯着腰,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大盒子,把手伸进袋子里(其实是从空间里调出来的)掏出了一根人参,“这些全都是上好的人参,鹿茸和灵芝,你帮我卖了吧。”

  王宏林惊讶地看着这个两指头粗的干人参,这年份应该有十来年了吧。忙把柳三妹手里盒子拿过来,打开一看,整整齐齐的和根人参,一根根须都没断。每个都有两根手指那么粗。旁边摆放的鹿茸和灵芝也都价值不菲的样子。这些东西卖了出去少说也得要五万块钱呐,这些东西小妹的家底比他想像的还要厚呀。把人参放回去,盖上盖子,他的手还是抖着的。

  王宏林咽了咽吐沫,看柳三妹的眼神都变了。

  王宏林还没回来,柳三妹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了。

  家人对她不上中专,反而非要上高中的行为非常不理解。

  这年代因为大学已经罢课了,所以中专就是学生能上的最高学历,而且是包分配的。高中却不包分配。以柳三妹的中考成绩,上最好的中专绝对没问题,可她还是决定要上高中。就是连一向精明的柳二妹对他的决定都有些奇怪,不过,她劝了几句,见小妹没有反应,就知道她是怎么都说不通了,于是只好安慰父母小妹是有贵人相助的,将来高中上完一定能找份好工作的。柳建国许翠林想想也是,于是也就不再管她了。

  柳三妹的想法很简单,她是知道两年后就能考大学的,大学怎么也比中专强。

  到时候,她上了大学,认识的人更多,找到含翠空间的几率就会更高。

  古阳县第一高中,是市里最好的高中。红红的砖,红红的瓦片,大大的玻璃窗户,全都是三层高的楼房。一共三排,高一全都在一楼,高二在二楼,高三在三楼。吃饭有专门的饭堂,也有操场,只不过全都是土,没有后世专门做的橡胶跑道。卫生间在操场的拐角处,离教室还有一段距离,离宿舍却很近。

  柳三妹没想到,她还能再遇到她的初中同桌林菲菲。

  她当初到学校查成绩的时候,见到过她,当时还听她说她的父母想让她上中专呢,柳三妹当时还觉得挺可惜的。

  没想到,林菲菲居然没上中专,直接和她一样上了第一高中,而且还和她一个班级。

  两人互相认识,林菲菲立刻跑过来说要和她继续坐同桌。

  那当然好了,林菲菲这个女孩虽然有些八卦,可为人非常热心,又乐于助人,之前也帮过她许多次,她很乐意有这样的朋友。

  林菲菲的家是住在县城东的,她和柳三妹一样选择不住校,两人约定了下了晚自习一块走,虽然半途就要分道扬镳,可这也不错呀,路上还能一起说说笑笑的,多好呀。

  她们两个上完晚自习天都要黑透了,这条路上没有路灯,偶尔有一两个行人经过,吓得林菲菲直往柳三妹身边挤,柳三妹让林菲菲的手挽着她的胳膊,心里默默的想对于结伴一起走这个决定实在太明智了。她胆子也不大呀,她也挺害怕的。

  柳三妹回到家时,柳二姐因为下班早,会做好饭等她。

  一间正房,两间偏房,三姐妹一人一间。

  屋子里的家具一部分是之前屋主留下的,另一部分是柳三妹自己去旧货回收站买回来的,全都是上好的榆木。有些花纹不能留,柳三妹就把花纹全都磨平,又重新买了漆刷了一遍。空间里的棉被和枕头她也拿出来了,套上这个时代特有的被套和枕套,倒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她会听收音机。这收音机是在百货大楼花了一百四十六块钱和一张收音机票买的上海牌的114型的四喇叭收音机。通过一年多的生活接触,她发现在书本里看到这时代的信息有许多是错误的,甚至是不全的。她迫切需要有人能给她科普,可这时代书本是国家统一印刷的,很少涉及国事的,所以,她只能通过收音机来了解国内国外的大事。

  柳大姐回到家通常就是做各种好吃的,材料啥的,她有的就拿出来,剩下没有的都是柳三妹让赵老六帮着买回来的。虽然价格贵,可口感也的确是很好,柳大姐的厨艺水平是直线往上的上升呀。甚至连刀工都增劲不少呢。



第34章

  柳大姐做好吃的菜,通常是三个人一起吃。

  可,柳二姐不敢白拿她们的好处,也就帮柳三妹出了一部分的食材费用。

  如果柳大姐做的多了,她还会拿一些东西回单位,请上级吃,以便打好关系。

  别说,柳二姐这个做法还真的挺有效果的。这年代家家户户日子都过得都紧巴巴的,能吃饱饭就算不错的了,除了过年,平时要想吃顿好的,那得有多难呐。柳大姐做的菜,食材好,手艺更好,连柳三妹这个后世来的吃货都觉得十分满意,可想而知别人是如何胜赞了。

  于是,柳二姐的上级领导,也就是她同车间的主任吃了柳二姐暗地里偷偷送过来的一碗粉蒸肉,提前转正了,连工资都直接升了一级,比当临时工的时候还多了两块三毛钱呢,而且她还偷偷暗示过柳二姐,只要她在这一年里好好干,明年她推选她当她们生产车间的小组长。喜得柳二姐时不时的拿食物孝顺她。

  柳二姐成功转正这个消息也同样给柳大姐提了个醒,她也照想照着做,可柳三妹却拦住了她。

  “大姐,你这手艺是从那食谱上学的。这事除了你知道,那就是陈大有了。陈大有之前因为给食谱找买主问了你们部门不少的人,如果你这时把吃的东西拿过去,这手艺一看就知道与陈大有同一路子,根本不是你一个乡下丫头能做出来的,大家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是你花钱买了陈大有的食谱。到时候,你想想,你买食谱的钱哪来的?你说得出来吗?你工作一年能赚多少同一部门的心里都是有数的!到时你准备怎么向你的同事们解释?说我借的,这谁信呐!说王宏林给的,他的钱全都交给他爹娘的,他们全供销局的人都知道。说二姐借的,她比你工作还晚呢。能借的也有限!”

  柳三妹滔滔不绝地发问,吓得柳大姐额头都开始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心里一紧,忙摆手,“我不送了。”送个东西,居然还能送出祸端来了,太吓人了。

  柳三妹何尝想这样小心谨慎呢,可这世道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她叹了口气,幽幽地劝说,“大姐,防人之心不可无。要不然,为何我做买卖这么小心翼翼的呢。还有,为什么二姐每次都是偷偷避着人给她车间主任送吃的呢。就是因为人心不古啊。”

  柳大姐红着脸,忙点头保证,“三妹,我听你的,谁也不送。”

  柳三妹点点头,故意调侃似地趴在柳大姐的耳边打趣,“不过,你可以做些给未来的大姐夫吃。他吃的好了,说不定你的私房钱就多了。”王宏林走的时候,可是偷偷地给了柳大姐一百块钱的私房钱呢。

  柳大姐眼睛一亮,转头看了着三妹打趣的笑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瞪了柳三妹一眼,把东西放回去了。

  正往厨房那里走着,突然外面有敲门声。现在是二十二点了,柳三妹刚从学校上完晚自习回到家,还没半个小时呢。

  三个姐妹是在堂屋吃饭的,此时都围着餐桌正在吃柳大姐今晚花了三个多小时特别烧制的三套鸭。这个菜柳大姐是头一回做,份量和火候都有些拿不准,让两个妹妹试吃,还能点评一下。尤其是小妹,她的嘴巴最毒,少一点材料,她都能吃得出来,能给她不少的帮助。

  听见敲门声,三个人面面相觑,天色这么晚了,还有谁来呢?

  柳大姐正巧还站在院子里,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开门去了。

  “你从上海回来啦?”

  柳二姐和柳三妹听到大姐惊喜的声音,也都跟着出来。

  果然是王宏林!他的每只手上全都提着一个大麻袋,柳大姐赶紧让人进来,快速的关上门,插上门栓。

  等人都进了屋,王宏林才向三人开口解释道,“我刚从上海回来,这回带得东西挺多的,我怕夜里再招了贼,就先给你们送过来了,然后我再回宿舍睡觉。”

  三姐妹听了全都一脸的开心。

  看这两麻袋就知道这回王宏林带了不少好东西呢。上海产的,多有面子呀。

  也不知她要的衬衫有没有给她买,还有手表,还有大衣……

  王宏林在三人殷切的目光中,笑着把其中一个麻袋的绳子解开,从麻袋中间位置掏出来一个麻布袋子,把袋口的绳子解开,里面是三个红色的正式形包装盒,上面都打着蝴蝶结,只不过其中有一个是红色的,其它两个是粉红色的。

  王宏林笑着说,“这是三个手表,都是瑞士进口的牌子,叫欧米茄的。你们看看满不满意?”

  柳二姐听到是手表,忙激动的接过一个来,快速打开,手表全身都银色的,很小巧,一看就知道是女式的。柳二姐迫不及待的把手表拿下来,往自己的左手腕上戴。柳三妹上前帮她扣上,表带的长度十分合适,不松也不紧。

  王宏林显然买的时候问得很清楚,像背书似的介绍这款女式手表,“你和小妹的是同一型号的,颜色也一样,镜面是蓝宝石的,防反光耐磨损,瑞士进口货,这一款手表要三百五十六块钱。不过,因为是进口货,所以不需要工业票。这回买的东西多,工业票都用完了,所以就选了国外的牌子。”

  柳二姐倒吸一口气。三百五十六块,这么贵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她又有些肉疼。她攒了这么久才攒了一千一百块钱呢。这一下子就花了三分之一。不过,细想了下,有了这个手表,她戴出去也有面子,到时候,看看她的同事们,谁还敢说她是乡下来的土包子。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这钱花得很值!

  王宏林又把另一个粉色蝴蝶结的包装盒递给柳三妹,见她也低着头看东西

  于是把大红色蝴蝶结的包装盒递给柳大姐,趁着两个妹妹不注意,慢慢地靠近她,小声地在她耳边说,“这是给你的,背面我请人刻了字的。是我送你的聘礼。”

  柳大姐耳朵都要红了,低着头把盒子接了过来,一双手轻轻地打开盖子,银配金的款式,与她们的不一样,不过,这款似乎更好看些。把手表拿出来,翻开一看,表盘的背后果然写着三个小字:柳招娣。

  柳大姐瞄了一眼正在看手表的两个姐妹,偷偷地凑到王宏林的耳边,小声地说,“这手表这么贵重,好奢侈呀!”顿了顿又低着头用嗡嗡的声音小声地说,“不过,我喜欢!”

  王宏林耳朵灵敏自然听到了,眼睛一亮,脸上笑容大大的。

  笑完,微微转就就看到柳三妹正抱着臂一脸坏笑地看着他,王宏林忙咳了一声,在柳三妹火辣辣的目光下,稍稍地往边上移了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