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28章
早两人就被许翠林给喊起来烧火做饭。只有柳三妹睡到全家都要出发去地里了,才悠悠醒来。

  柳二姐把凉白开灌在军用水壶里,扁着嘴有些不满,“天天早起上班就够辛苦的了,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还要起早挣工分,真是辛苦。”

  许翠林在她身后白了她一眼,凉凉的说,“你要是把工资全交给我,我保证二话不说,让你一觉睡到大天亮。”

  柳二姐把草帽戴在头上系好绳子,没理会她的话,直接走人。

  许翠林在后面气得干瞪眼。扭着看着大姐正在忙活。张了张嘴也要开口。

  柳大姐抬头就看到许翠林的表情,就知道她的想法,立刻加快手里动作,快跑追上柳二姐了。

  许翠林到了嘴边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给吞回去了,瞪了瞪前面跑得欢快的两个闺女,气得要命,只能下回再说了。

  中午,柳三妹烧好饭。一家子的人全都回来等着吃饭。

  一张桌子做不下这么多的人,所以柳三妹和柳金宝先吃了,不用跟他们挤。

  柳金宝吃完了饭,早就在院子里和大伯家的志南玩玻璃球了。

  这个玻璃球是很小的一个球,直径大概两厘米,中间有个彩花,晶莹剔透的,小孩子特别喜欢玩。柳金宝看到柳志南有,就一再地闹柳三妹给他买,柳三妹想了想,这个东西就是一个乐子,叮嘱他不可以吃到嘴里,柳金宝立刻答应了,柳三妹才给他买了五个。他一拿到立刻找志南一起玩了。玩了一整天都不见疲累。

  柳三妹烧得是土豆炖粉条,再加上自留地里住的青菜,炒了一盘。除了锅贴饼,她还特地煮了五个鸡蛋,柳三妹和柳金宝各吃了一个。剩下三个,放在大碗里。

  许翠林看到三个鸡蛋,气得脸色涨红,柳三妹当做不知道。

  你要是嫌我浪费 ,那你就自己烧。我可不伺候,这么热的天,自己能帮你烧饭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想咋地?

  许翠林看她有恃无恐的样子,气得把三个鸡蛋都拿过来。给柳建国两个,自己一个,剩下的人一个都没有。

  柳大姐倒是已经习惯了,她养了这么久的鸡,可从来没有吃过一个,唯一吃过的鸡蛋,还是去年三妹给的,吓得她还以为是偷家里的呢,愣是没敢吃,后来见娘没有发现,夜里才给偷偷地吃掉了。

  柳二姐有些眼馋,可她知道,她娘是不会给她的,所以,她吃完饭,特地向柳三妹交待一声,再煮鸡蛋记得藏起来,等她回来了,偷偷拿给她。

  柳三妹想了想,还是应了。

  于是,第二天,饭桌上就只有两个鸡蛋了。

  许翠林看着这鸡蛋,皱着眉对柳三妹发难了,“三丫,鸡蛋怎么只剩下两个了呢?”家里有五只母鸡,一只母鸡一天下一个,应该有五个鸡蛋才对,她和金宝一人吃一个,这应该还有三个才对。

  柳三妹转了转眼珠,笑着说,“金宝吃了两个,他闹着要吃,我不能不给他吃吧。”

  许翠林怀疑的眼神看着她,柳三妹坦坦荡荡地回望她。见她似是信了,柳三妹转身就回屋了。

  许翠林等她回屋了,才抓着一直在玩的柳金宝过来问,“金宝,你刚才吃了几个鸡蛋?”

  柳金宝笑呵呵地回道,“我吃了两个蛋黄!”

  许翠林这才放下心来。

  而柳三妹趁着一家子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准备的两个鸡蛋给了柳大姐和柳二姐。“中午的鸡蛋,我没吃,太噎人了,吃着不舒服。”

  一听这话,柳大姐和柳二姐都拿了。

  这其中一个鸡蛋是柳三妹自己空间里的,她的确是给了柳金宝吃了两个鸡蛋。



第27章

  许翠林割着麦子都在想怎么把儿子从女儿那边抢过来,还没等她付出行动呢,生产队就出现了一件大事。

  队长柳建军家的女儿柳柳有了身孕了。

  这下子,可了不得了!听到这消息,全生产大队的人都惊呆了。

  事情还要从中午说起,当时烈日当空,大家都在割麦子,柳柳跟着自家大哥一起往平板车上抱麦子。哪想到,走着走着会突然晕倒了。

  这下子吓坏了大家伙,柳家大哥赶紧抱着妹子上平板车,送到了村里的赤脚医生柳二蛋家,居然是怀孕了,而且已经三个月了。这下子炸开锅了。

  柳二蛋家里那是出了名的嘴快,她要是知道了,那不用一分钟,全村人都得知道。

  柳建国许翠林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不好看。

  柳三妹带着柳金宝在家还不知道这件事,看到两人独自回来,却不见柳爷爷和柳奶奶,就有些奇怪,“爹,爷爷和奶奶咋没跟着你们一起回来呢?”

  柳建国看了一眼柳三妹,叹了口气,扭过头进屋里去了。

  许翠林跟着进屋,刚坐下,猛地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地开骂起来,“柳柳这贱丫头咋这么不要脸呢。我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跟她陈梅花搭亲戚,这陈梅花天天就知道臭显摆,今儿个给女儿买了一件衣裳,明儿给了女儿买了新头花,可把她给能得!瞧吧,我当时就说了,女孩子家家打扮的那么花枝招展的干啥?那不招流氓上门吗?你瞧瞧,让我给说准了吧!人还没结婚呢,肚子就先鼓起来了,你说这丢不丢人!这下子可好了,咱老柳家祖坟都冒黑烟了。咱们家的三个丫头可咋整呀?这二丫头可还没说亲呢。大丫头的亲事虽然已经定了,可谁知会不会有影响呢?退亲的名头更不好听啊。这臭不要脸的!缺男人咋地,等结了婚你再浪呀,着急忙慌啥呀!赶着投胎呀!”

  柳建国没心思跟许翠林掰扯,垂着头一脸的愁眉苦脸。

  柳三妹看这情形就知道柳柳的事情曝光了,而且肚子里还整出一个小的来了,这下子麻烦可大了。她的大姐二姐正在说亲,她家和柳柳家又是至亲,她家肯定会受影响的。哎,这柳柳,上回她让她帮着偷印章的时候还提醒过她的,千万别把自己给交待出去。这恋爱中的女人难道是零智商吗?这么没脑子的事情也敢干!这可不是后时代,这可是十分保守的七十年代呀,这不是把自己的名声往地上踩嘛!

  气归气,可这事还得解决,于是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愤怒,冷静下来后问,“爹,娘,你们先别急着上火,当务之急是赶紧劝大伯大娘把柳柳嫁出去,好堵住众人的嘴。等出来新的大事,这事就平息了。”

  柳建国听了这话,思量一番也觉得有些道理,立刻站起来,出了门。

  许翠林也觉得此事不能再耽搁,要不然整个古阳县的人都知道老柳出现这么个破*鞋了。于是也跟着站起来叮嘱三丫头看着金宝看着家,自己忙跟着出去了。

  因为一家子都在劝,没有耽搁的余地,大伯虽然挺无奈,但还是吐口了,立刻就近挑选吉日让两人准备结婚。

  可他们准备的再快,依旧快不过流言蜚语的蔓延速度,还有那有心之人的雷利风行。

  只因为柳建军这个队长位子一直让人眼红,再加上他处事不公,许多人看他都不顺眼,其中一个人就是一直号称公平公正的周强。

  周强年纪约莫三十七八,在村子里十分有人缘。又会点木匠活,家里过得还算不错。大家有事没事都喜欢找他帮着出主意,大伙儿都服他!就因为这个,柳建军这个队长看周强十分不顺眼,明明他一个大男人可以割麦子挣十个工分的钱,却偏偏给他安排和一群老妇女抱麦杆这样只有八个工分的活。他忍了柳建军很久,这不借着这事,生产大队里的周强召集大家伙对柳柳和李文辉举行批*斗大会。

  当天晚上,这伙人就把公社里关着的柳柳和李文辉给拉到大队的打谷场上,进行批*斗。

  拥护周强的这些帮手们,每个人都举着火把,围着村民们照亮着整个打谷场。早在一个小时之前,他们就用村子里的广播,把全村的男女老少们全都集中在这打谷场上了。

  因为麦子还没有开始脱粒,所以打谷场上空了好大一块。只有在打谷场的周围才堆了一圈的麦垛。打谷场的最中间,用几张桌子拼凑起来,就算是临时搭成的批*斗台了。

  周强站在□□台上,柳柳和李文辉两个人五花大绑的跪在上面,每人胸前都挂着一双鞋子,头发乱糟糟的,一直打扮的十分亮丽的柳柳从未有过的落魄和难堪出现在村民面前。她羞得脸都红了。

  而,李文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直是斯文有礼的学生,平时大家都夸他有前途有志气,他的家人也都以他为傲。因为响应国家的政策,他才踊跃报名支持下乡运动,没想到,到了乡下,一腔热血被烈日黄土给掩埋了。他的心里只剩下懊悔。后来,他受不了每天没完没了的干活,于是接近了柳柳,可她的家人十分反对他们的来往,没有办法,李文辉只有挺而走险与柳柳发生了关系,可他没想到的是一次就中奖。现在他毁得肠子都青了,他只是想让柳建军能同意他和柳柳的婚事,没想闹出人命的。现在跪在全村人的面前,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奇耻大辱。

  他们跪在上面,任凭大家咒骂不休。尤其是柳柳,被骂的特别多,说她不检点,破鞋,乱搞男女关系等等侮辱性词汇通通往她身上砸。柳柳一直红着脸,别人往她身上丢东西,她就只顾着侧开身*子,不让东西落到她的肚子上。她这是在保护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而李文辉呢,他的脸本来生得就很白,因为被批*斗,整个人的胸膛涨得紫红,十分的羞愧。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人。有人往柳柳身上丢东西的时候,他也会侧过身帮她挡着。柳柳似乎很受感动的样子,眼里噙着泪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侧脸。

  不过,这事毕竟女人受的伤害比男人多。大多数都会说女人不检点。

  村子里的人多数都姓柳,多数都带着点亲,这下子可好了,全村人的声誉被柳柳一个人给破坏了,大家伙心里的气全都往她身上撒了。反倒是李文辉批评没有多少,只不过挨了几个柳家小伙子的揍。柳柳倒是没有事,因为她怀孕了,这要是出了人命,大家一个村子里住着的,岂不是结仇了?所以,也没人真的往柳柳身上使力。

  不过,只是这些言语的羞辱就已经让柳建军和柳建国两兄弟受得了。大家伙都在质疑他们家女儿的品行,这才是最要命的。

  本来嘛,柳柳,柳大姐和柳二姐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可村子里头有许多女孩和她们一样大的年纪,可来说亲的人数却没有她俩多,质量也没有她们的好,有些人心里就不是滋味。同样是女儿,为啥她们俩那么有行情,而自己家的女儿却说不到有钱人呢?特别是柳大姐,光彩礼钱就能有一百五十块,她们家的呢?最高的才一百,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现在好了,出了这档子事,看她们家的女儿还怎么吃香?只有傻子才肯出那么多的钱去娶她们家的破|鞋!

  回到家,柳建国许翠林脸上铁青,柳爷爷柳奶奶也好不了多少。

  柳三妹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