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8章
会撑不下去,我这辈子都会坐立难安。”

  方训和柳三妹皆露羞愧之色。

  方琪一直在旁边没开口,这会子看到气氛有些低,忙转移话题,“老爷子,您以后有后福呢。我们今天去百货大楼,绝妹还给您买了御寒衣呢。”

  说着,柳三妹赶紧把衣服拿出来。非要陈教授试试。陈教授只好照办!

  棉衣非常适合,裤子没试,比划下高度,瞧着也挺合身。

  方训授摸了摸教授身上的棉衣,“这衣服这么好,就是太扎眼了,恐怕会被人抢了去。”

  似是怕柳三妹不懂,解释道,“那街道办住得也并不都是好人,听说还有以前的土匪头子呢。抢吃抢喝的不算什么,还抢衣服呢。街道办都不管的。说着,面露难色,可惜我薪酬有限,也不能一直往元道那边贿赂。”

  柳三妹点点头,方训家其实也挺普通的,家境也只是比别家好那么一点点,而且又刚买了房子,一家子都捉襟见肘的。那街道办的元道也不是个善茬,恐怕每次去看望,都得要财物才行。像她,送了一斤芝麻油,就值三块钱。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三四十,如何能供应得起呢。

  柳三妹想起前世,有些设计师为了时尚,还故意把衣服打补丁,笑了笑,“不怕,我在棉衣上缝一层旧衣服的皮子,就显得不新了。我明天再去买点羊毛线,给老爷子织件毛衣,穿在里面,也不容易看得见。”想了想,又道,“给老爷子的朋友们也织些。”

  方琪也笑着接道,“我也帮你一起织,两个人的速度能快些。”

  柳三妹答应了。她的假期时间很短,两天织一件就算手快的了。能有人帮当然好。

  陈教授神色有些动容,抱着手对着几人深深一恭,“我带我的老伙计们谢过你们了。我知晓你们家庭也不宽敞,可还是厚着脸皮替他们接了。就当他们欠你们一个人情。将来,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帮。”

  三人赶紧起来,柳三妹一脸羞愧的看着陈教授,“陈教授,您别这么说,你们都是这时代的受害者,我们能帮得上忙,是我们的荣幸。而且,陈老师还教我功课,我作为学生,是应该的。”

  陈教授深深地看着她,没有多说一句话,雪中送炭本就是一件难事。说再多好话都很无力,倒不如记着她的恩情,以后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相帮。



第17章 京都黑市

  方训看着这些衣服,又看了看柳三妹,皱眉一脸的不解。

  柳三妹知道他想问什么,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方训只好对她使了个眼色,柳三妹叹了口气,也跟着告辞出来,方琪见了,只好一个人和老爷子讲话。

  外面院子里,方训低着声问柳三妹,“你哪来的钱?”

  柳三妹没所谓地回,“挨家挨户赚的呗。”

  方训睁大了眼,担忧地斥责道,“赚钱?做生意?你疯了吗?你这是投机倒把,是要被判刑的!你!你还小,别把自己的人生不当一回事!”

  柳三妹倒没生气,反而觉得这人是在关心她,看来,他的确是个大好人。连她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小女孩都能这么关心。

  柳三妹斟酌了一下,抿了抿唇,看着他淡淡的说,“不赚钱,我怎么养活陈教授。他的身体那么差,如果落下病根,以后会很难治的。”要不然,也不会才活七十多岁就去了。明明他是那么乐观的一个人,平日里也会去医院做定期检查的。可见,他的身体是在这时候就落下了病根。

  方训嗯了嗯唾沫,面露愧色,“我知道你是为了教授好,可你也要为你自己着想呀。你才十二岁呀。要是被抓到了,留下案底,你的一生就毁了。”说着满脸的着急。

  柳三妹摇摇头,依旧固执己见,“放心吧,我有门路的。而且,我也不完完全全是为了教授,我也在找一样东西,必须去。”等过几年,大家日子好过了,谁还会把珠宝拿出来卖呢,肯定都当全家宝传下去了,所以,她必须趁这几年,好好找。

  方训叹了口气,没办法,这孩子真的很执拗,怎么劝都不听。丢下她吧,又不行,万一这孩子出了事,他不得愧疚一罪子啊。

  于是缓了缓神色和语气,问,“你要找啥东西?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找。”

  柳三妹想了想,告诉他也没什么,“是一种翡翠,样子是什么样我不清楚。”

  方训不明所以,连样子都不清楚,怎么找啊。可想到她这样在京都横冲直撞的,万一遇到坏人,她这辈子可就毁了。于是点点头,替她出主意,“这样吧,你这样一家家的做买卖,效率太低了,不如我带你到黑市去吧,那里收各种金银,珠宝虽然也收,不过数目却少。不过,比你这样大海捞针还是强些。”

  柳三妹眼一亮。“的确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咱们啥时候去?”

  方训想了想,“明天我还要值班,后天吧。对了,多带俩钱,到时候也能多买些。”

  柳三妹立刻高兴地直点头。

  方训看着她一脸高兴的样子,抚了抚额头,这糟心孩子真让人操心。

  第二天,柳三妹和方琪又去了趟百货大楼,买了六斤多的羊毛线,又买了竹签针。

  两人奋斗了一天,才织了两件半成品衣,袖子还没有织。

  教授试穿了非常合身,柳三妹很满意,继续开始奋斗。

  方琪看速度太慢,把毛线拿回去了一大半,让妈妈帮着织,柳三妹乐得合不拢嘴。

  第三天,方训一大早就过来带柳三妹到黑市去买东西。

  柳三妹在古阳县一直找不到黑市,没想到到了北京居然找到了。

  方训带着她走在一条巷子里,七拐八拐的,绕得她头都快晕了。好在她记忆力还算不错,再加上又记得标准性的建筑物,就是下次一个人来也能找到。

  走了两十多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

  里面的人并不多,方训解释,这里是限制人数的,当里面客人的数量超过二十人的时候,就会关门谢客。

  这个黑市似乎是一个很大的仓库,也似乎像个集市。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摊子。前面摆着各种东西,柳三妹注意到了,东西都是按片区划分的,蔬菜区,粮食区,干货区,票据区,金银区,珠宝区。

  这里不仅有可以买东西,也可以卖东西。

  柳三妹有些好奇,到一个买粮食的地方问,“你这里收大米多少钱一斤?”

  那人很平静地回道,“一毛六。”柳三妹点点头,市价,还算厚道。

  柳三妹又问卖价,“大米你们卖多少钱一斤?”

  那人抬了抬眼皮,“四毛八”。哇,将近三倍的价格,怪不得都说黑市很赚呢。

  到了票据区,这里什么票据都有,粮票,布票,肉票,工业票,自行车票,缝纫机票,收音机票等等,各种卖价一一列在下面。

  又到金银区问价,金价收价是七元一克,卖价是十二元一克,银元收价七元一个。卖价一块五。

  柳三妹探到自己想要的,也就不再问了,转而到了珠宝区。

  所有的珠宝翡翠摆放在一块绒布上,就这么随意地堆在那里。像是后世那种清仓大甩卖一样。

  柳三妹抽了抽眼皮,向卖家问价,“怎么卖?”

  卖家先是看了她一眼,没回答,又看了一眼她旁边的男人才回道,“一百块钱一斤”。

  柳三妹一愣,没想到这是按斤的,于是也就不矫情了,在翡翠堆的旁边,拿了个竹筐子,把自己看着像是真品的挑出来。

  花花绿绿的,原石,戒指,板指,手链,脚链,项链,耳环,发饰等等都有。

  柳三妹又选了两块原块。一块三斤,一块五斤的样子。原石单价要低些,八十块钱一斤。

  最后一结账,两千八百三十六,卖家像看冤大头一样的看着她,生怕她反悔,激动的把零头给抹了。只要两千八百块钱。柳三妹把自己身上的钱全都拿来买珠宝了,只有东西多,找到宝物的机会才会大嘛,她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是能买多少就买多少了。

  把买来的珠宝全都用自己带来的麻布袋装着,易碎的手镯之物,问卖家要原先的盒子,卖家要那些也没用,全都拿给了她。柳三妹和方训一个一个地把玉镯装回盒子。剩下的空盒子,柳三妹全都放进袋子里,等回去了一个一个地装好了。把袋口用绳子系好,拎起来,一看还挺重。方训看着她的小身板,接过来帮着她拎。

  挑东西的时候,方训一直在旁边劝,女人真是疯子,买东西时眼睛都不看人的,耳朵更是听不见,眼里手里心里都只能看得到东西。

  他怎么劝,都不行,花了二千八百块钱就买这么些破玩意,不能吃不能喝的,钱多烧得吧。不过,又不是花自己的钱,劝不下来,想了想,也只好闭嘴了。

  柳三妹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仓库,发现这个仓库非常高,有四层楼的样子,最上方似乎有几个人,站在顶端看着远处。

  方训看着她满脸的不解,主动解释给她听,“京都的民警,打击黑市非常严,前几年被抓进去很多人呢,听说牢房都蹲不下了。也就是这一年似乎不怎么严了。以前这黑市可是半个月就得换一个地儿,不是老主顾根本不让进。所以,你也别看黑市东西贵,可他们贵有贵的道理。”

  柳三妹点点头,表示理解。安全什么的当然最重要。

  回到家,柳三妹把东西拎到自己的房间,破不急待的进入空间,查询这些东西是否会有含翠空间的感应。

  东西虽多,可结果却是悲惨的。柳三妹有些小失望。

  第二天,柳三妹一个人又偷偷去了一趟黑市。

  卖了些稀有货。

  人参鹿茸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十来年的粗人参。

  所以,她卖了个好价钱。

  光卖人参,她就得到了五千块钱。

  她到了金银区,向卖家讨价还价,因为买得多,卖家给了优惠价十块钱一克。便宜了二元一克。但还是要比银行的八元一克要贵。

  她花了四千块钱买了四百克的金饰,多数是金戒指和金手镯,还有两根小黄鱼。

  又花五百块钱买了两张自行车票,一张缝纫机票,一张收音机票,五十张工业票和三十张布票和三十斤的棉花票。

  布票几乎每张都是一市尺的,所以买的比较多。

  这些票据,全都是全国通用的票。等回到古阳县也能使用。

  柳三妹一人拿着这些金饰和票据,出来的时候,后面似乎跟着一个人。

  她背着书包,在巷子里绕来绕去,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她转进一条小巷,快速闪进了空间。

  那人,快步跟进来,发现人已经没了影了,四个找了找没有找到,只好走了。

  等人没影了,柳三妹才从空间里出来,东西都放进空间里,她一个人很轻快地就回家了。

  十月初六的时候,方训,方琪和柳三妹三人一起送教授回去。

  柳三妹又送了一斤的豆油给元道。他客客气气地请他们进去。自己又很识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