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7章
一个老人家住在那样的地方。可地方在哪里不重要,我这身子骨还算硬朗,而且,我平日里除了除草,根本不干什么活,比起其他人,我已经是在享福了。所以,你别太担心。你还是个孩子,做事只凭喜好,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怕连累到你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孩子,听爷爷的吧。送我回去!”

  柳三妹羞愧地点点头,“那爷爷,您在这里住几天吧,我给您好好补补,再说,我已经和街道委员会的人说好了。”

  陈教授点点头,“那行!”

  说着,两人又聊了些陈为正和陈元生的事情,陈教授很欣慰,“你陈老师以前上学的时候,样样都要争第一,自尊心太强,甚至有点瞧不起人,现在生活总算把他身上的菱角磨平了。经此一事,他将来会大有作为的。我很高兴呀。”

  柳三妹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儒雅斯文的陈老师以前居然是个傲气凛然的性子,不过想到他的启蒙父亲,又觉得很正常。



第16章 国营百货大厦

  这几天,柳三妹每天都炖汤给陈教授喝,不仅如此,她还发现陈教授有贫血,所以她常做猪肉和牛肉给他吃。

  柳三妹为了怕陈教授无聊,就把空间里收集的一些旧作拿出来给他看,陈教授看到这些东西喜极而泣,叮嘱她一定要妥善保存,柳三妹连连答应,不提这些东西的收藏价格,就凭它独一无二的历史价值,她也该保存好。

  空余时间,柳三妹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她是短头发,脸又黑,再加上男孩子的衣服,十二岁的女孩还未发育,所以,没有人看出来她是女孩子。

  她的粮食还有许多,她发现在北京卖粮食更容易些。

  这里人口密集,住在这里的都是有工作的,工作人员有工资,口粮却不多,所以常常私下里到黑市偷着买。

  柳三妹特地选了一个电子厂区。她有过兜售经验,特地到家属楼里。

  从楼上开始敲门,不买就换下一层,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会买点。

  所以,只一天,她就换了两一千多块钱。可能选的地点不好,几乎没有换到珠宝,只有一些银元和几根小黄鱼。

  第二天,她到方家找方琪一起去国营百货大楼。她昨天卖了那么多东西,有几家没有那么多钱,又想多买点粮食,要知道柳三妹这次卖的是她前世特地买的泰国香米,零卖都是一斤十块钱的,她批发也要六块钱一斤。因为价格贵,她只买了三千斤,数量不多,看到这么香的米,大家都很抢着要,钱不够,就用票来凑。

  所以,只一天,她手里光工业券就有五六十张,连自行车票也有一张呢,还有缝纫机票和收音机票。这些东西可以给大姐用,毕竟她已经处对象了,离结婚还能远吗?

  方琪拍了拍军绿色绣红色五角星的帆布挎包,“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姨妈、表哥、表姐他们给了我许多票和工业唬绝妹,你看中什么东西尽管买。”说完这句话,她挠挠头,“你看中的东西得在这些票的范围内,超出范围我就没办法了。”

  柳三妹笑着把自己手里的票拿过来给她看,方琪惊呆了,追问,“你咋这么多票呀?”

  柳三妹笑而不答,问,“你想好买什么了吗?”

  方琪呆呆的看着她,这个一身乡下人打扮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票呢?皱着眉想了想,难道她的亲戚很有来头?

  方琪停下自己的猜测,思索该买的东西。有多余的票和阔绰的工业唬她的购物之心蠢蠢欲动。

  方琪她花一百四十五块钱买了一个上海牌114型的四喇叭收音机,据说已经接近国际水平,不止可以解闷,而且可以听听广播电台播放的歌曲、收听国家时事新闻。她的工作很轻松,又离家背景的,没有什么亲戚需要走访,所以空闲时间特别多,有了这个,以后就不会再无聊了。

  柳三妹花二十多块钱买了两张又宽又厚的棉被芯,又扯了一些棉布准备做被里。陈教授坚持要回去,她只好放行,但是他住的地方,被子太簿,现在是秋天还好,到了冬天人一定挨不过去。又花五十三块六毛钱给教授买一件军棉袄和一条军棉裤,方琪告诉她说军服的质量最好,价钱当然也很可观。她早就发现陈教授的棉衣又旧又硬了,里面的棉花凝结成块,硬邦邦的,肯定不保暖,这东西需要布票和棉花票,她这里没有,好在,方琪那里有几张,给了她。又花了三十块钱给陈教授买了现在就能穿的外套和裤子。

  方琪有些惊讶柳绝妹的大手大脚,这才一会儿已经给别人花了一百多块钱了,这也太奢侈了吧,“你怎么全买的是男士的?怎么不给自己买点呀?”

  柳三妹想想大姐让她带衣服,“要买呀,走,咱们去那边看看。”

  方琪点点头,没办法,女孩子嘛,哪有不喜欢新衣服的。

  两人跑到成品衣服的柜台,整整齐齐的衣服,真是太好看了。男式衣服依然是单调的黑灰蓝三色,女式衣服真是花样繁多,现在是秋天了,秋装、冬装上市,罩衫数目最多,虽然没有裙子可以欣赏,但每件衣服都漂亮得不行。

  “这碎花罩衫可真好看。”方琪拿着一件白底粉色小花的罩衫,样子是小清新的。

  柳三妹注意到了,方琪似乎特别喜欢带花的衣服。尤其是上衣,基本上全是这种类型的。

  不过,她到底是后时代的,这种碎花的衣服,让她接受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她只打算买纯色的。不过,想到大姐和方琪差不多大,喜好应该差不多吧。

  所以,也就选了一件,深蓝底带白色小蝴蝶的,方领的。她大姐买衣服只能买深色的,就怕衣服弄脏了。

  接着又选了浅蓝色白点的罩衫,圆领的,这件是二姐的,她应该会喜欢这种的。

  “你这件也好看。怎么办?这几件都好看,我哪件也舍不得。”方琪皱着眉作苦恼状。

  柳三妹笑出了声,她前世与宿舍姐妹逛街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这种问题。

  学生嘛,经济能力很有限,通常只能买一两件。

  所以,她很认真的给建议,“这件粉花的,我见你穿过,不如选这个土黄色配白鸽的,还有这件酒红色配雪花的,这个深绿的你不适合,过个十来年,穿上才能显气质,现在你的年纪穿上显老了。”

  方琪想了想,点点头,把那件深绿的放下。

  柳三妹也给自己买了两件,红黑格子和白色罩衫,显得非常年轻。

  这时代的裤子不显身材,穿上去都肥肥大大的,柳三妹也只能挑面料和尺寸。她选了纯棉的。穿着舒服。

  方琪选了的确良的,说是耐磨又轻快,可她看却不喜欢,一点也不透气穿着很不舒服。

  但个人喜好,她也就不说啥了。

  衣服,她也给陈元生和陈天齐每人选了一套。

  毕竟这两孩子帮了她那么多,都没有要一点报酬,可她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

  七七八八的,十来件衣服,花了她将一百块多块钱,手里的布票和工业票更是花得一干二净。

  方琪看她花一百多块钱,眼睛连眨都不眨,不由得揣测她的亲戚到底是何方神圣。

  两人各自买到喜欢的衣服就出来了。

  方琪非要请她吃饭,可柳三妹担心家里的陈教授,不能久留。

  所以,两人只好回到柳三妹的家里。

  柳三妹不知道为什么方琪一定要过她家,只好把人带过来。

  她其实是有私心的。

  老爷子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可他的身体有了亏损是一定的。

  她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照顾他,不如托方家来照顾。到时候给她们点好处。

  没想到进了屋,却看到了方训。

  方琪满脸的疑惑和不解看着他,“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方训看了一眼陈教授,向柳三妹解释,“我来看看恩师。”

  陈教授让大家进来,“你们认识?”

  柳三妹看着几人,微微一笑,客气地道,“那你们聊,我去做饭,你们留下来吃饭吧。”

  两人确实有一肚子的话要问。所以,也就没有拒绝。

  方训和方琪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尤其这汤,那人参片,估计得有七八十来年的吧。

  这小姑娘穿得这么普通,可为什么这么有钱,连这么贵的东西都拿出来,如果是有血缘关系还好,可是老爷子说两人根本没有关系的呀?只是为正过来看他的呀。为正自己还在乡下,也不可能会有这些的呀。

  吃完后,陈教授似乎很感慨,看着方训,“孔子言,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虽然有那么多的学生丢弃了志向与道义,可能有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书育人这么多年,很值了。”

  方训羞愧极了,红着脸,“老师您别这么说。我只是一个懦弱的人。我没有孙立国那么勇敢,明知道您我委屈,我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他们斗,我害怕牵扯我的家人,我不敢,我懦弱!”说着不停地用拳头捶着自己的头,低低地哭泣。

  陈教授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像极了当年他在讲台上讲课的表情,慈祥极了,“常言道,修身齐家平天下,方训你已经做到两条了,很难得了。老师不怪你,也怪不了你。世间总会降临苦难,我们凡人只能被动接受,只要在这期间我们能够对得起自己的初心,就不算什么。人也不能总看不好的一面。立国有立国的好,你有你的聪慧,如果没有你,我如何能活着,我的那些老伙计又怎能平平安安的呢?”

  方训擦了擦眼泪,看向柳三妹,皱着眉,“你这性子,也太鲁莽了。幸亏那街道委员会的元道是个两不沾。要不然,你这次可是惹了大麻烦了。你从乡下来的,乡下民风纯朴,所以你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为了挣那点功劳有多丧心病狂!教授以前的得意门生刘德海就是带头把教授□□的。因为这事,他还升了官,所以,许多人都盯着这些教授,一定有人帮助他们,都会被调查或警告,有的甚至连工作都丢了。”说着说着开始哭了。

  陈教授叹了口气,这孩子一定是想到吴成了,想到吴成,他心里的愧疚和苦涩不比方训少。擦了擦眼角,严肃而又认真的看着柳三妹,“这孩子是好心,不过,我也只能在这里住几天,要不然,我那些老伙计可都得挨饿受冻了。”

  柳三妹被训了,虽然有些憋气,可听到陈教授的话,也有些急了,“您的同事吗?那我给他们送点吃的吧?”

  陈教授摇了摇头,“今天方训已经送过去了,你再去,就太扎眼了。等过几天吧。”

  柳三妹点点头。

  陈教授满脸哀伤,混沌的眼睛看着窗外,“我的那些老伙计们,死的死,下放的下放,还有的落得个众叛亲离,连亲生子女都跟着一起落井下石。以往的学生们更是带头□□他们,他们心里苦啊。条件坚苦都是次要的,我更担心的是他们对人性失望,不再有盼头。所以,我不能走,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大伙,他们有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