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10章
好上那么一点点。”

  “真的吗?我晒黑了?”没有白皮肤,她还怎么说婆家,怎么嫁进城里?

  说着,跑进自己屋里,翻出了个镜子。左看右看,吓得尖叫起来。

  大姐剁着猪草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没好气地转过身,瞪了她一眼,“你喊啥喊呐,吓死人了。”

  柳二姐嘿嘿笑起来,摆摆手,“没事没事,大姐您忙吧。”

  柳三妹转过头闷声笑起来。

  柳二姐白了她一眼,忙拉着她到屋里说话。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工作?”

  柳三妹转了转眼珠,小声说,“我只是听人说的。听说做黑市挣的钱多。”

  “黑市?”柳二姐惊慌地直摇头反对,“不行,不行,做黑市要做牢的。”

  柳三妹摆摆手,“我随你,就算你想做,我也没门路呀。”

  说着拿着蒲扇出去了。这蒲扇是前几天,她和陈元生一起到河里摘的,大姐给扎好的。这么热的天,拿着蒲扇更凉快。

  柳二姐也不知是遗憾还是可惜,停在原处不停地思索。

  没有几天,柳二姐实在受不了了,虽然捡破烂挣钱,可她的脸直接黑了一圈,她已经十六岁了,已经有人上门说亲了,要是把脸晒黑了,她还怎么嫁进城里,当个城里人。

  就是挺可惜每天一块多的工资,也许做黑市真的能挣大钱?如果赚得多,自己做个三五回,攒够了一百块钱就收手。

  想做就做,柳二姐好一通贿赂柳三妹,请她帮着打听黑市做生意的门路。

  柳三妹过了几天,终于背着人把消息说给她听。

  “我打听到一人,叫钱哥,他专收银元,银行收银元一块钱一块,他能给一块五。你要是能收到银元,我帮你卖。”

  柳二姐眼一亮,“当真?”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只打听到这么多。做不做在你,不过,你可不能拉我下水。”柳二姐这人见风使舵,和她在一起不能掺和危险的事情,否则你就会是她的替罪羊。

  柳二姐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似乎在思索的样子。

  没想到过了几天,柳二姐还真的给她弄来了五块银元。

  “我手里钱不多,只够买这么多的。你帮我联系人卖了吧。”柳二姐看着柳三妹。

  柳三妹看着,有些惊讶,“你哪来?”

  柳二姐有些得意,“这村子里谁家是什么背景,我都知道。他们又不敢到县城里去换,我就说替他们换去,他们不仅不会怀疑,还很感激我呢,毕竟我给的价格与银行一个价。而且,这件事他们也不敢生张。”

  “那就好,那就好”柳三妹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柳二姐噗嗤一声地笑了,“瞧你那胆小的样儿!这五个银元,我能挣二块五,到时候,我分给你五毛钱。”说着凑近她,“怎么样?我大方吧?”

  柳三妹摆摆手,“可别,我可不要。如果你以后进去了,可别扯上我。我可不敢赚这钱。”

  柳二姐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这个乌鸦嘴,你会不会说话呀。”

  柳三妹嘿嘿地直拍嘴,讨好地对她笑了笑,“那我把这些拿去卖了吧。”

  说着把她手里钱夺过来,飞快地跑了。柳二姐有些担心地追上去,想了想,又作罢。

  没过一会儿,柳三妹就把钱递给了她,柳二姐看着手里的七块五,喜滋滋的收下来了。

  柳二姐非要给,柳三妹非不要,柳二姐见她一点也不财迷,于是就吐口答应她,以后如果她真的进去了,决不拖累她。“如果我真有一天进去牢子里了,就算我把你招出来,对我的刑法也不能减轻,而且,等我出来的那天,说不定你感激我,还能给我点好处。”

  瞧,这是多么现实的一个人呐。

  柳三妹为了感激她,特地许诺她,“如果你不招别人出来,你每个月就能得到五十元的补助,等你出来,这笔钱自然会有人给你。如果你招了别人出来,这钱可就没有了。”

  柳二姐惊喜地看着她,“当真?”

  柳三妹点点头,“当真。要不然,为什么黑市都不敢买卖金银,只有钱哥敢呢,而且还没有被抓到,就是因为跟着钱哥的人都有了后路,不舍得告他。这年头,男人呀,爱情呀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最实在的。”

  柳二姐诧异地看着她,“你小小年纪,居然懂这个?”

  柳三妹摸摸头,嘿嘿一笑,“钱哥说的。他还让我跟你说呢,金子他也收,价格比银行里贵,一克十二。银行里才八块哩,你有赚头啦。”

  柳二姐惊喜地看着她,“好,那我以后攒了钱,也买金子。”

  等麦假结束后,柳二姐攒了一百五十块钱,早已把之前许诺的一百块钱就收手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柳二姐为了感激大姐帮她遮掩,很大方地给了她二十块钱封口费。

  柳二姐和柳三妹一天一天地往外跑,柳大姐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这钱必须给,柳三妹也私下里给了她三十,就这样,勤劳的柳大姐得到了她人生中的两笔私房钱。



第10章

  柳二姐一天天地不着家,寻她的财路。柳三妹总算松了一口气。

  拎着篮子往小山走去。看着青涩的苹果,还是不能吃,柳三妹只好从包里拿出一个新鲜的苹果。

  找了个地方,躺在草上,仰望着天空,咬着苹果,思索着。

  空间里存的鸡还够卖半年的,卖鸭子和鹅可以搭配着卖,大米还有一大半,面粉还没动,鱼也还有一多半,水果和干果之类的还没有动,只有自己吃了一点点。干货不急,可以慢慢找人。衣服之类的虽然自己买的时候是人家陈旧老款,可在这时代看来还是显得太新潮,根本没法拿出来。棉被这个太稀罕会被发现,更加不能拿出来,再加上还没到冬天,也根本不需要盖厚被子。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鸡的来源,否则无法支撑这三年的交易量。站在小山上,看了看不远处,小山后面的小南山很少有人去,里面很适合养鸡。

  如果自己在小南山下围上一圈,等来年养些鸡,就可以继续供应了。

  想到这里,她决定亲自去南山看看。。

  正走着,耳边突然听到细碎的声音。柳三妹寻声找去,原来是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

  “好柳柳,你就和你爹说说呗,让我给安排轻便点的活。”这是男人的声音。听着声音非常温和。

  “怎么,你个大男人还怕割麦子?”

  “我是拿笔杆子的,哪里拿过镰刀呀。这两天你看看我的手都裂开了。”说着把自己的手往柳柳面前送,“你就不心疼我呀?”

  柳柳果然很心疼地摸着他的手,“哎呀,是裂开了,不行,我得和爹说让他帮你安排文职。记工分,怎么样?”

  “好,这个适合我,还是柳柳疼我。”说着两人亲了起来。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情况也越来越激烈,柳三妹觉得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必须乘着两人忘乎所以赶紧离开,万一完事了两人发现她怎么办。

  正想转身,柳三妹看着不远处那个东西,一步也迈不开了。她的两腿发软,不动也不能动了,一身黝黑黝黑的,嘴里长着长长的獠牙,嘴里发出哼哼地声音,四条腿慢慢地往那两人走去。她如果不发出声音,这两人一定会被顶成重伤,毕竟没有一点预防,可如果她发出声音了它转过来攻击她怎么办?千钧一发时刻,柳三妹大喊一声,“我的天呐,是野猪!”

  喊完赶紧跑!菜篮子也不管了,手里的油灰刀不能丢。

  虽然跑着,可后面的野猪似乎跟了过来。

  柳三妹回送一看,可不是吗?只差几步就追过来了。

  正怕着,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整个人倒了下来。赶紧爬起来,还未站起来,听到两个物体相撞的声音,转过头看去。

  陈天齐?他怎么在这里?

  他打了野猪一拳,陈天齐似乎真的有把子力气,野猪整个身体都被打飞了,可因为皮糙肉厚,一点伤也没有,但却也把野猪惹火了,发出一声难听的嚎叫。

  “你没事吧?”天,这种时候还在关心她?

  “我没事!”虽然说着话,可柳三妹的眼睛却一直盯的是野猪,怕它立刻冲过来。多了一个人就不怕了。

  野猪吼了一声,就往陈天齐冲过去,很快,野猪的力气和身躯都是陈天齐的几倍,陈天齐整个身体都被它压在了身下,柳三妹立刻把手中的油灰刀举起来,扎进它的肉里。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把它的皮扎破,反而陈天齐被它压的死死的,只能用两只手肘抵住的它的两条前腿,两条膝盖抵在野猪的下颚,防止它的獠牙咬过来。

  正僵持着,刚才的两个人跑过来。

  “快点来帮忙呀。”柳三妹喊了一声。

  哪知,那两人谁也不顾谁的看了她一眼就要往外跑。

  柳三妹急得大喊一声,“柳柳,你们要是跑了,我就把你们的丑事告诉全村的人。”

  那两人对她的威胁似是没听到一般,转眼就跑得没了身影。

  柳三妹只好靠自己,把手里的油灰刀胡乱往野猪身上扎。可野猪本身就是皮糙肉厚的,砍了十几下竟也没有把它皮砍破。反而让它更愤怒了。

  陈天齐在下面喊一声,“往它脖子上剁!”

  柳三妹立刻使出浑身力气往脖子那里扎,可也没能砍破它半分。

  蛮干肯定不行,一定有别的办法,柳三妹转了转身子,眼睛飞快地看四周。

  对了,她有绳子,说着从空间里调出一截麻绳。

  这麻绳是前世买大米时,村里人绑在板车固定用的。当时她把大米放进空间,连绳子也一起收了进去,没想到,现在居然能有了大用处。

  野猪被陈天齐固定住了,只有两条后腿能活动,可也只能在原处扒拉着,柳三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一个套子圈进野猪的脖子里,拉着着剩下的绳子往旁边最粗的树上绕去。她的力气虽不大,可绳子绕在脖子上,野猪很不舒服,身体不受控的往后倒去。

  陈天齐能活动了,立刻爬起来帮着柳三妹一起拉绳子。

  脖子被{住,野猪只能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没过一会儿,两人就把它勒死了。

  但两人也筋疲力尽了。倒地坐在一起。

  “你怎么在这?”

  陈天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这些天一直跟着你。”

  柳三妹浑身无力的身子立刻打了个机灵,“你一直跟着我?”

  “不是,你割草的时候跟着你。”

  拍拍胸口,吓了一大跳。如果他一直跑着她,岂不是她的秘密被他发现了?

  好在只是割草。她在割草的时候,很少从空间取东西。

  “你跟着我干嘛?”

  “这山虽然不是很危险,可野猪还是经常出现的,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我跟着你好些。”

  “你才十二岁,力气可真大,这回要不是有你,我可就惨了。”如果不是那两个人在,她一定会闪进空间里去。当然,陈天齐在了,她也不能进空间。所以,她只能和野猪搏斗。

  等两人歇息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