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8章


  大姐没吭声,看来是睡了,柳三妹拍了拍胸口,吓了我一大跳。

  黑暗中,另一张床上的人抖然间醒了一下。

  中午,柳三妹吃完饭,就着急忙慌地特地拎着个篮子往地里跑。

  柳大姐还未愣神,人就跑没影了,柳二姐看着她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了地里,依旧是猫着身子到了李小花跟前。

  “收获怎么样?”

  “按照你说的,我卖得还行。”

  柳三妹点点头,正要走,李小花叫住了她,“你看铁蛋真的能行?”

  看样子,她是对她早上的提议心动了。

  “我都行,铁蛋已经九岁了,比我都懂事,咋不行。而且,他长得比我还机灵。”没有人不喜欢被人夸的。

  “那,他要是也一起干的话,也给开工钱?”李小花怯怯地小声问。

  柳三妹没有意外她提出这个问题,早上她进她家的时候,当真是一贫如洗来形容也不为过,再加上,柳三林那条伤腿,吃药也是个难事。

  如果有两个人工作,那家里也会好一些。

  “开工钱倒是没什么,但是,你得保证,他不能把我供出来。铁蛋要上工,那是不得不知道。但,这事你家剩下的几个孩子不能知道,小孩子嘴不严实,会被人套话。”

  李小花点点头,保证,“一定不让他们知道,也不让他们乱说。”

  柳三妹点点头,走了。

  后面的李小花,拍了拍胸口,这孩子只才十二岁,怎么比她还大气呢,说出的话能让她喘不上气,当真是能人。看来得让铁蛋也和她练练,将来也能成大事。



第8章 李小花

  第二天一大早,柳三妹照样提着个铁桶往柳三林家去。敲了下门,很快有人开了,是铁蛋。

  他侧身让她进去,指着东厢房道,“爸妈在屋里呢。”说完,小心翼翼地关上了屋门,看样子也是谨慎极了,生怕被街坊邻居察觉到端倪。

  柳三妹点点头。

  到了屋里,铁蛋一脸兴奋地围着鱼桶转,稀罕极了。

  柳三林正躺在床上,李小花把昨天收到的东西递了过来。

  打开来,有二十三个银元,十块钱,剩下的有的是银戒指,有的是绿翡翠手镯。还有一只是水晶项链。

  “这个是水晶,不值什么钱,其它的都非常好,而且都是真货。继续努力!”李小花被夸得胸都红了。

  柳三林自豪地看着妻子。

  柳三妹莞尔一笑,从书包里拿出三个鸡蛋递给李小花,“这是熟鸡蛋,你们吃了吧,有了营养身体才能好。今天铁蛋先跟着你学,明天,我再拎两桶鱼过来。”

  等柳三妹出了门,李小花才把手中的鸡蛋拿一个给正在眼巴巴看着她的铁蛋。铁蛋喜笑颜开的接过来,“娘,这鸡蛋您给分了吧,等弟弟妹妹醒了一起吃。”

  李小花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你吃了吧。俺们铁蛋也能挣钱了,等挣了钱,弟弟妹妹就都能吃了。”

  铁蛋眼一亮,点点头,把鸡蛋给剥了。

  李小花把手中的两个鸡蛋都剥给了丈夫。

  柳三林拿了一个给她,“你也吃,你都瘦了,咱家苦了你。”

  家里养了几只鸡,可自家的粮食都不够吃,哪有多余的东西喂鸡呢,所以,鸡下的蛋都拿去换粮食了。看着几个孩子瞧着鸡蛋眼馋的样子,他痛恨自己的腿。

  李小花笑了笑,把鸡蛋放在碗里,上面又盖上一个怕被几个孩子偷吃了,“那我留给爹娘吃。”

  柳三林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

  柳三妹拎着空空的铁桶,慢慢往家走去,走了没多远,从一条小巷子里窜出一个人,捂住她的嘴。

  柳三妹一阵惊慌,张口就要喊,只听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别喊,是我!”

  是二姐!

  柳三妹巴拉下她的手,没好气地批评她,“这么晚你干嘛装小偷吓人?!”

  柳二姐也不生气,挑着眉,围着她打转转,啧啧出声,“没想到你还挺有本事的。说,你这几天干嘛,鬼鬼祟祟的往柳三林家跑?”

  被发现了,柳三妹一阵惊慌,好在,她没看清楚自己在干嘛,再加上,她从家走出来都是空着手的,铁桶都是在柳三林家门口才放出来,天又黑,再加上柳家门口有块凹的地方,柳二姐跟着,又不能跟得太近,所以没看清,于是她转了转眼珠,“你瞎说什么?我来她家当然是有事情的了。”

  “他家是咱村最穷的,你找他们能有啥事?”柳二姐怀疑地看着她。

  柳三妹转了转眼珠,计上心来,“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柳二姐点点头。

  “你发誓!如果你把这事告诉了别人,你就一辈子嫁不出去!”

  “你!”柳二姐没想到她这么威胁自己!可看着她的样子,不发誓是不行了,只好照着做了。

  于是柳三妹便小声地告诉她,“听说李小花在县城找了份临时工。很挣钱,所以,我就去打听打听让她也帮我找份工作。”

  “工作?就你?这豆芽菜似的小身板?”

  柳三妹气鼓鼓地瞪着她。“谁说没有的。我收破烂的,不行吗?”

  “捡破烂?”柳二姐退后一步,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你也不嫌脏。”

  “有什么脏的?你看柳二林家,她们家都要饿死了好吧。家里六个孩子全压在柳婶子一个人身上,柳婶子不挣钱就会死,你说,她能不去吗?我呢,也想挣点零花钱,家里的钱又没有我的份,到时候攒点嫁妆,带到婆家也能给自己涨涨脸!”

  “你才十二岁,就想婆家啦?”柳二姐不可思议地看着小妹,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家里最精明的人,没想到她现在连个十二岁的孩子也不如了,才这么小都会为将来打算了,不过,她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这个家里有再多的钱也不会分给她的,父母只会留给金宝。她心动了,“很多钱吗?”

  柳三妹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很多。”

  “能有多少?”

  “一个月多的有五十,少的也有二十。”

  柳二姐惊呼起来,四处乱看,没人注意到,松了一口气,凑近柳三妹小声地确认,“五十?”天呐,二十块钱能买多少东西呀。一辆自行车一百多块钱,她攒了几个月,岂不就有了。到时候,她也买自行车,买手表,买缝纫机,买收音机,三转一响,嫁到哪家去都能有面子。就是城里也不是不可能的。越想心里越火热。

  “你这么大声干啥?”柳三妹拍了她一下,瞪着她。

  被拍了,柳二姐也没生气,反而一脸讨好地看着柳三妹,看得她浑身发毛,忙退了一小步,“你干嘛?”

  “我也想挣钱,你和她说说呗。”

  柳三妹故意拿乔,“为了这事能成,我可是花了五块钱送她当好处费的。你?”说着,有些怀疑地打量她,仿佛在说你有没有五块钱?

  “你哪来的五块钱?”

  “我挣完了,不就有了。先赊着,难道她还怕我赖账不成!”

  原来还可以先欠着,有这好事,那还等啥!“那我也去!你带上我!到时候,我也给她五块钱好处费。”说着,就要拖着柳三妹往柳三林家跑。

  “去啥去呀,她去县里了。”说着,“要去收破烂,也不用跟她说,她只是认识上家,我们把货收上来,找上家卖出去就行了。我已经问到上家了,人叫陈哥,大王庄的人。”

  “那行!”柳二姐听风就是语,立刻拉着她往家走,“那咱去收呗?”

  柳三妹白了她一眼,往家走去,“你虎啊,你两手空空的,拿啥去捡?你不得找袋子装啊。”

  柳二姐直点头,“你说的对。”

  “咱们都去捡破烂了,你的鸡谁喂?咱爹娘要是发现咱们去挣钱了,不得没收吗?”

  柳二妹咬咬牙,“鸡就让大姐喂,让她帮咱瞒着,”见柳三妹怀疑的眼神,剁剁脚,“大不了,给她好处费。”

  柳三妹对她的上道很满意,反正每天的鸡都是大姐喂的,柳二姐只是在爹娘面前卖乖而已。

  为了让柳二姐每天不找她和大姐的麻烦,也为了不再被她盯着,她才决定带她去废品收购站找东西。

  到了废品收购站,许红兵正在忙,柳三妹向他打了声招呼,就带着柳二姐往废品仓库那边找去。

  踏进仓库,柳二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里面太乱了,空气里满是灰尘,所有的废品堆积如山,为了方便废物利用,都分门别类地堆放着,破铜是一堆,烂铁是一堆,木头是一堆,废纸是一堆,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又是一堆。书籍和废纸在同一堆。

  柳二姐咬咬牙,看着身上旧衣服,对柳三妹有了几分好感,要不是她坚持让自己换上这个打满补丁的衣服,她之前的半新衣服就要遭殃了。

  柳三妹没想那么多,蹲在那里,四处地看,看了一会儿,找到一卷字画,年代挺久远的,也有章,只是她不确定是不是名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品,“看到吗?这个东西就挺值钱的,当然得是旧东西。不过,这个千万别被工作人员看到,要不然得倒大霉。”说着把字画塞进口袋里。

  柳二姐点点头,这些都是四旧,她明白。

  经过柳三妹的一翻解释,她才明白,越是旧东西越能卖上价钱。

  柳二姐看了堆成山的旧书堆,为了自己的手表,她拼了。

  说着,一点一点地翻,把自己看过去的都往手扔。

  看着柳二姐认真的样子,柳三妹嘴角一弯,看吧,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找到她的弱点,她就能为你工作。

  柳三妹看了看柳二姐认真的样子,到外面找许红兵。另一个工作人员是个女的,二十来岁的小媳妇,看两人的样子不像是两口子。

  “三丫,来啦?”许红兵招呼着,对另一个工作人员道,“陈慧芬同志,我带三丫到后面去,你在这边看着一下。”

  陈慧芬打量了一下柳三妹,看着她小小年纪穿得一身落魄,轻蔑地摆摆手。

  柳三妹对她满脸鄙视地表情看得火冒三丈。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这么轻视过。正要发火,许红兵一把拉住了她,把她往后院拽,“你这孩子气性咋这么大,刚才我要不拽你,你是不是就要和她打架了?那人,你不能惹,也惹不起。她家背景深。你只是一个乡下人,凭啥跟人家斗?”

  “她服务态度这么差,我还不能投诉了?”

  “我的小祖宗,你还投诉她,你知道她是啥人吗?”说着,看了一眼外面,小声地在柳三妹耳边说,“她公公就是管批*斗的头头,如果你惹了她,她能让你一家都被批*斗死。这样的事情你听都没听过,我可是亲眼看到好几回呢。听说,她上高中时,有个男同学,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她喜欢人家,可人家不喜欢她,就委婉的拒绝了,可她的气性多大呀,过了好几年了,各自都成家了,她愣是让公公把人全家给批*斗了,那男同学的媳妇上身都被扒光了,批*斗游街一回,当晚就上吊自杀了。你说说,谁敢惹她?你敢吗?”

  柳三妹恼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