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越1973 > 第7章
了病,原本以为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那医生得了那么贵的表,特地点自己的小舅子,说他守着个金疙瘩,却不会发财,原来那小舅子是刘丛江看守所的所长,一听到反*革*命的分子居然能有人拿出这么贵的东西来救他,心里也直痒痒,于是刘海名去看父亲的时候,所长一改往常的严厉,恬不知耻的要求他也买一块表给自己。要不然,刘丛江会继续进行批*斗。原本刘丛江就是由于长期的摧残和折磨才得了这么重的病,为此刘海名一愁刚过又添一层。所长给的期限是三天,可这三天,他们俩人把能想的法子都想了,愣是凑不到一百块。于是今天就有了这趟□□。

  正说着话,刘海名抱着一个大包裹跑过来,待打开之后,柳三妹一愣。

  “这些是字画?”柳三妹皱着眉。

  “对啊,对啊,这些都是名家字画,是父亲早年打仗时,抄那些大户人家的。”

  字画虽然好,可柳三妹却不怎么喜欢,她顶多待到九五年,可九五年的中国,字画收藏还不是那么火热的。也根本卖不上什么价钱。一想到自己一万多的手表就换来这么些现今十分不值钱的东西,而且,她还不会分哪些是真品,哪些是赝品。想想就觉得亏得慌。

  有些犹豫地摸了摸手中的手表,看着这些不值钱的字画。

  刘海名看着她犹豫不决的样子,咬着牙求道,“我也知道这些字画都不值钱,可,我也是没法子了。父亲病刚好,今天就遭了这么大的罪,身体哪里吃得消呢。要不,我钱就算我借你的。我在县城有份临时工的工作,每月也能挣个二十来块。”

  柳三妹看了看他还算结实的身体。“这字画我收下了,这个手表八百块,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是亏的。但我还是收下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敬重你父亲是老革命,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为轮为阶下囚,可他打过鬼子就是个好汉,二嘛,难得看你这么有孝心的人,我也觉得高兴。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刘海名喜极而泣,“好好,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你帮我卖货。每月我给你开五十块钱的工资,你需要给我工作三年,三年之后,我们就两清了。但是,如果你一旦被警察抓到,不许供出我们,所有的罪责,你得一人承担。”说着顿了下,“而且,我还会帮你照顾你父亲,毕竟你们缺的东西,我们可是一点也不缺。”

  刘海名眉头纠结,左右为难。

  赵大军有些不同意,“海名,你年纪还这么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如果被逮到一辈子就毁了。投机倒把可是会被判刑的。你不能答应!”

  刘海名看着柳三妹手里的手表,咬着牙答应了。

  赵大军也无可奈何,怪这个女娃子吗?不,怪不了人家呀,人家跟你不沾亲不带故的,凭啥借你这么贵的东西。要怪,只能怪这个世道!

  柳三妹对刘海名破釜沉舟的勇气十分赞赏。



第7章 二道贩子

  有了刘海名的帮忙,柳三妹不再一个人辛辛苦苦去兜售了,她正式地有了两名员工。

  赵大军阻止不了刘海名,却也放心不下他,只能跟着他一起干,交易的时候,一个人交易,一个人望风,才能更保险。

  三人约定了明天,还是这个时间,在街心公园里交货。

  第二天,柳三妹就一个人早早地去街心公园,背着人的时候,把空间里的五袋大米拿出来。等两人推着板车来的时候,两人看着这上好的大米皆是一愣。

  “以后,你们就卖大米好了,只卖一样东西,不会让人起疑心。”如果一个人卖许多样,很容易会被认为是黑市,专门做买卖的,到时候有买家去告发就得不偿失了。但是只卖一样,就说是自家的分的粮食剩下来的,多数人都会相信的。

  “行。”

  “市价大米一毛六七,如果给金银或珠宝之类的,就按市价来,如果现金交易,需要翻倍。”接着又说些推销的注意事项,两人像海绵一样不停地吸取着销售知识。

  半个小时,柳三妹就没什么可讲的,一切还都要靠两人慢慢摸索,照本宣科肯定是不行的。

  柳三妹又问刘丛江的事情。

  提起父亲,刘海名明显松了口气,声音里带了一丝鄙夷和庆幸,“那所长收了手表立刻就答应,说父亲以后不会再被拉出去游街和批*斗了。只要他每过一段时间写忏悔信就行。”说着,叹了口气,有些忧心地说,“希望父亲身体能好起来。”

  柳三妹是深有同感的,如果她的爷爷遇到这样的事,她一定也会跟着担忧的,于是给他建议,“你以后,可以多多去看他。见到所长的时候,还要让他低调一些,毕竟收受贿赂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被人发现了,大家都跟着倒霉。话不要直说,免得他狗急跳墙,要注意点分寸,点着说,这样,他能收敛一点,你也不得罪了他。”

  刘海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赵大军看柳三妹没有什么别的交待,催着刘海名回去,柳三妹看了看四周,这地方人来人往的,每个走过的人都会朝他们瞄上两眼,于是痛快地结束了聊天,两人推着大米飞快地走了。

  没想到这次意外之喜,却让柳三妹有了意外的收获,五袋大米,一千五百斤,三天就卖完了。

  柳三妹喜滋滋的把收到的银元和珠宝收起来,又约定下次交大米的日子。

  回到家,柳三妹迫不及待地取出八宝福寿瓶检验,可惜珠宝虽然多,却没有一个是含翠空间。有了好的开头,柳三妹也不气馁,反而通过这件事得到了启发,她一个人力量太小,要想快速找到含翠空间,必须发展员工。

  但是员工不是那么好找的,如果被人供出来,会让自己折进去。

  所以,她暗暗地观察合适的人选。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又收获了一人。

  是本村的人,家里孩子六个,最大也不过才九岁,上有两个年迈的老父老母,男人为了贴补上山打猎,被野猪给拱了,伤了左腿,家里只有媳妇一人挣工分,全家人的重担都压在了这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身上,日子可想而知是多么地辛苦。

  柳三妹听到村里人都在议论他们家的事,自己也跟着去瞧热闹,当她看到几个孩子瘦骨嶙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手里的馍馍,柳三妹把手中剩下的半块馍馍递给其中一个孩子,六个孩子一起道了谢。最大的孩子拿过来,每人掰了一块,很快,半个馍馍吃完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柳三妹的心里很闷很闷。

  一片麦地,柳三妹走了好久才找到李小花。她站在地头看着前面那个被生活击垮的女人,她身上穿着衣服从上至下打了至少三十多个补丁,比她见过最落魄的人还要落魄,她的脸色苍白极了,她的神情是麻木不堪的,别人跟她打着招呼,她机械地挤不出一丝笑容。只是一味的挖麦。别人或多或少都会偷懒,只有她一个人一直勤勤恳恳地弯腰,连头都很少抬起。

  柳三妹猫着腰过去,麦子还很长,再加上,每个人都是割一块地,距离有些远,所以,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到她。

  慢慢地挪到她的身边,“李小花,你想不想多挣点钱?我可以帮你。”

  李小花吓了一跳,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小女孩。这不是第三排柳二麻家的三丫头吗?

  李小花麻木地脸上有了一丝表情,很意外的样子,“你怎么跑这来了?”

  柳三妹好脾气地说道,“有人托我带话的。”说着,她正了正神色慢慢学话,“如果你想救回你的男人,养大你的孩子,给你的公公婆婆养老送终,你应该知道只凭你一人,挣那一天十工分,根本不够。不,应该说远远不够。”

  柳三妹也不废话,从怀里掏出五十块钱亮给她看,“这五十块钱是你一个月的酬劳。五十块钱能买多少东西,你应该知道。玉米三分钱一斤,五十块钱可以买一千六百多斤,足够你一家子生活的了。”

  李小花咽了咽唾沫,紧盯着五十元钱的眼睛艰难地移开,“你想让我做什么?”

  “不是我让你做什么?你是为你自己工作。我是做黑市的,你应该听说过的吧?”

  李小花点点头。黑市她虽然没去过,可听人说也听过不少。

  “你专门卖鱼吧。每天下午我直接给你送到你家去。”说着这里,又警告地道,“如果你被抓住,不能供出我,如果你不招供,我们每个月会给你家五十块钱,作为补偿。如果你招了供,你自己捞不到好不说,这五十块钱,可就没了。”

  李小花眼一亮,没想到抓进去,还有五十块钱,这条路,无论怎么走,她的男人和孩子都有救了。“好,我干!”

  “现在草鱼的价格是四毛多一斤。如果有金银珠宝,就按这个价格来,如果用现金,需要翻倍。”

  李小花一愣,有些急了,“可是金银珠宝我不认识怎么办?”

  柳三妹眉头一皱,还真是一个问题。刘海名因为家庭缘故,对金银珠宝的认识比她都要懂。可这人不一样,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但是不教是不行的,如果都是假货,那她可就亏大发了。

  于是从书包里拿出一些金银来教她。金银比较好辨认,珠宝这块,就全凭感觉了。

  好在,中国现在这时候是对外封闭的,假货也也没有条件和能力制作,所以,收到假货的机会应该是很低的。

  “这五十块钱你先拿着,就算是预支了。你把家里都安顿好了,才能好好工作。”

  李小花拿着手里的五十块钱,捏得死死的。

  第二天,四点钟,天还黑着,柳三妹就特地拎着个铁桶到李小花家。里面足有二十来条鱼,小的至少有两斤,大的有四五斤重,全都是活蹦乱跳的。

  这些鱼全是她存在空间里的。为了保持活的状态,她特地定制了十来个五米长三米宽,一米五高的玻璃鱼缸。鱼更是买了一千多斤,全都是活蹦乱跳的草鱼。

  因为起得够早,大多数人都还未醒,李小花的几个孩子也都还睡着。

  只有李小花和他丈夫柳三林醒着。看到柳三妹来了,也不惊讶,看来李小花应该是告诉她丈夫了,柳三妹也不介意。

  “呀,这鱼还活着呐。”李小花小声地惊呼。

  柳三妹点点头,小声地说,“八点才上工,你去队长家,借个自行车,说你在县里找个份临时工,每天早上出工三小时,现在去县里兜售,还来得及赶上上工。”

  李小花看了一眼丈夫,见他点头,便应了。

  “对了,如果你来不及,可以让你家大儿子替你,他已经九岁了,该懂事了。”看着她的脸色不好,补充了一句,“当然,这纯属我的个人建议,听不听在你。铁桶,我明天过来拿。”

  说完,便看了炕上的男人,推着门出去了。

  回到家里,柳三妹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

  柳三妹掀开簿被,身上带了点凉意,大姐咕哝一声,“这么晚,你哪去了?”

  “尿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