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穿成爽文女配 > 第120节
  孟靖东低声解释了全程, 陆乘扬听完长久没有说话, 最后拍拍他肩膀:“你以后要好好照顾恬恬。”

  “爸,我知道。”从京市飞到杭市的两个多小时, 是他体会到的最煎熬的时光,见到那一刻他如释重负。

  陆老太太让人做了一桌好吃的,给鹿恬接风洗尘,恰好陆老爷子也正常回家,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老太太忍不住和他说了鹿恬飞机失火迫降的事。

  “恬恬这么辛苦, 很快就是恬恬的生日了,恬恬, 生日送你一架私人飞机好不好?到时候你想去哪儿就坐自己的飞机。”

  鹿恬差点被鱼刺卡着:“奶奶, 我买私人飞机也用不着啊,这次只是出差走走。”

  怕是在拍这部剧的投资都不到一架私人飞机的零头。

  陆老爷子竟然点头:“好啊,我正想不到送给恬恬什么礼物, 你奶奶提议刚刚好,不过你不该现在说出来,连惊喜都没有了。”

  陆老太太得意洋洋:“你送的曝光了,我要送什么恬恬肯定不知道。”

  “好好好,那你就继续保持神秘好啦。”陆老爷子脾气横,但年老后对老太太没办法,无条件选择退让。

  老两口一唱一和,无不昭示着对鹿恬的宠爱。

  作为当事人的鹿恬全程被忽略,孟靖东在她耳边说:“你不用反驳了,反正不送你私人飞机还会送别的。”

  反正都是老人家的心意,鹿恬只能道谢。

  晚饭吃到一半,陆老爷子忽然想起来什么,抬头问陆正扬:“老四,今天是你生日?”

  “是的,爸。”陆正扬和于宁萱被忽略半天,终于被想起来松了一口气,而且老太太看起来已经不生气了。

  陆老爷子想了想:“我刚想起来,这样吧,有人送了我一只鹦鹉,我没时间养,送给你吧。”

  陆正扬一脸问号:“爸,你送给恬恬生日礼物是私人飞机,我生日你就送我一只鸟,两个都是有翅膀的,但是差别有太大了吧?”

  “你就说你要不要吧?”老爷子满不在乎的问道。

  “要要要!”

  陆正扬故意耍宝装可怜,终于逗得陆老太太笑了出来,他悄悄戳一下于宁萱说话,两人一起给二老敬酒,总算把中午的不愉快给遮了过去。

  鹿恬虽然不知道中午发生什么事,但看于宁萱笑容尴尬的模样也能大概猜出来,于宁萱和顾老太太关系好那是有开始的天然血缘关系,可陆老太太不是主动释放善意的人,她踩雷的可能性很大,尤其她还有点宁折不弯,要和陆老太太相处融洽,原著里她生了一对龙凤胎,让陆老太太另眼相待,但现在距离她生龙凤胎的时间还很早,于宁萱前路漫漫。

  饭后,陆乘扬拿出一枚车钥匙扔到陆正扬怀里:“送你的礼物!”

  车钥匙上的logo让陆正扬精神一震,新车就停在院子里,他兴冲冲出去看,是他一直想要但没买到的限量版跑车。

  “谢谢大哥!”陆正扬心里暖呼呼的,他虽然对老爷子给的礼物没有半点怨言,但大哥对他的爱护让他动容,又羞又愧的同时暗暗决定一定要对鹿恬好一点,要不然太对不起他大哥了!

  陆乘扬笑笑:“三十好几的人了,以后稳重点!”

  “好嘞!”

  鹿恬目睹她爹将陆正扬收拾的服服帖帖,想到刚才陆乘扬将孟靖东叫到一旁问话,朝他做个鬼脸问:“你岳父刚才教育你没?”

  孟靖东轻咳一声:“爸爸教我做人的道理。”

  好严谨的回答,鹿恬哼了一声,孟靖东拿来一块红艳艳的西瓜递到她嘴边,她张嘴吃下,终于笑出来,抬头却看到于宁萱看过来的目光,两人对视不足一秒,于宁萱就转移目光,落寞的看向别处。

  她挑眉,现在于宁萱还盼着这些人主动去哄她吗?想什么呢?

  *

  鹿恬做了一趟出事故的航班,到陆家接受过爱的教育,又到邹家听田静唠叨了一阵子,田静的后怕比陆老太太还要强烈,要是女儿出事,她真不知道会绝望成什么样子。

  “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田静点点她的脑袋又爱又恨:“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我很乖的好不好?”

  田静冷静后想到一个问题:“你今天生日怎么过?”

  陆家肯定要给鹿恬办生日会的,但她又不会和陆家的人见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开过,她打算提前一天给鹿恬庆祝。

  “怎么过都行,不过爷爷说要送给我一架飞机,妈,以后你开会来不及我让人送你过去呀。”

  田静挑眉:“行,占你的便宜我有什么不敢的。”

  鹿恬放心了,她不顾忌谁也要顾忌田静的情绪。

  邹繁听到她们的对话兴奋地跑过来说:“姐姐,那你让我坐你的飞机吗?”

  “当然可以,谁你是我弟弟呢!”

  “姐姐最棒!”邹繁的嘴甜和鹿恬一个流派。

  陆老爷子要送给孙女的生日礼物是一架私人飞机的消息不胫而走,何况陆家也不打算低调,打算给鹿恬办个风风光光的生日会,圈子里的小年轻都会参加,大家虽然都是富二代,可跟鹿恬这么纯粹的富二代可不一样,人家陆洲地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不说,陆乘扬还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而且孟陆两家已经给鹿恬和孟靖东订婚,孟靖东是圈子里别人家的孩子样本,二代爹妈教育自家孩子总是忍不住说一句:“你看看人家环梦集团的小孟总,人家都能接班了,你还天天到处浪!”

  所以,手握陆家的财产,还是环梦集团的太子妃,鹿恬的人生不难不让人羡慕。

  “我要是她我还开什么公司,直接去接掌陆洲地产不好么?”有一个同父异母弟弟的富二代如是说。

  “可我爸说,陆总想让她进集团学习,她自己不愿意。”勤勤恳恳创业才和二代们一起喝茶的一代比较关注这一点,深深扼腕,他家里要是有资源,肯定比现在顺利。

  “诶,人家还是去年才被陆家找回来的,这命,真是说也说不清楚。”

  霍羽坐在其中听众人议论鹿恬,他们说归说,却不会对鹿恬进行人身攻击,因为人家有绝对的实力在,万一哪个说了不该说的,有人讨好去告密那可就得罪陆家了。

  她又灌了一口酒,恨不得跟所有人说那应该是她的!鹿恬就是个恬不知耻的小偷!

  “对了霍羽,你家不是和陆家有来往,鹿恬的生日会肯定会请你过去吧?我也好想去看看陆家小公主过生日是什么排场啊!”闺蜜的话虽然无意,但绝对在煽风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