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 第40节
  “麻烦你了。”苏白月脸红红的道谢,“我请你吃冰激凌。”

  到了便利店,苏白月就趴在柜台上看冰激凌的口味。

  “何泽延,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冰激凌?”苏白月转头跟何泽延说话。

  何泽延盯着广告牌看,开口道:“草莓。”

  苏白月立刻就笑弯了眉眼,软绵绵的可爱。“你也喜欢吃草莓味的呀。”

  何泽延低头,对上苏白月那双亮晶晶的水眸,良久后才点了点头,“喜欢。”

  少年的眸子里盛满了星光,在灯色下熠熠生辉。苏白月看在眼里,下意识觉得有些心慌。她赶紧扭头点了两个冰激凌。

  王倩倩说,何泽延的眼睛就像是最干净的泉水,里面藏着星辰大海,只要望一眼,就能陷下去。

  苏白月一开始还觉得太酸,现在才发现,这真是一双有魔力的眼睛,她刚刚只望了一眼,就觉得浑身发麻,凉飕飕的紧。

  这寒冬一样的感觉可能跟王倩倩形容的暖春离得有点远。

  做冰激凌的小姐姐显然很是偏心,苏白月拿到的冰激凌跟何泽延拿到的冰激凌差了整整一个码。

  “你的看上去好好吃啊。”苏白月低头看一眼自己手里的,再看一眼何泽延手里的。

  虽然何泽延的冰激凌很大,但因为他人长得高,手也大,所以看上去非常的匹配。

  少年垂着眉眼站在那里,头上的小揪揪顺势跳了跳,“你闻起来也很好吃。”

  便利店里面放着音乐,苏白月没听清楚,她羡慕的点头道:“对,闻起来也很好吃。”

  月色下,小姑娘笑的甜美。

  “你没买盐。”走出两步,何泽延开口。

  苏白月赶紧慌里慌张的跑回去买盐,出来的时候神秘兮兮的拉住何泽延的手,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何泽延低头看着掌心里那个粉红色的猪猪圈发带,神色疑惑的看向苏白月。

  苏白月身形纤细娇小,跟何泽延站在一起显出了极萌的身高差。

  “你不是喜欢吗?这是我给你买的,作为你送我回家的礼物。”

  何泽延点头,把猪猪发圈递给苏白月,“明天给我扎。”

  苏白月张了张嘴,想说你不会自己扎吗?但是她转念一想,自己还需要何泽延续命,就接下了这个光荣的任务。

  她把猪猪发圈套上了何泽延的手腕上。刚刚套完,想起学校里流行的套小皮筋暧昧情侣游戏,当时就觉得不妥当,想要拿下来,少年却已经转身走远了。

  现在去拿的话就太刻意了。

  苏白月亦步亦趋的跟在何泽延身后,看着他白细手腕上套着的那个发圈,小小的笑了笑。

  ……

  何泽延非常尽职尽责,把苏白月送到了她家门口。

  苏白月闻着屋子里飘出来的香味,想了想,客气道:“你要来我家吃饭吗?”

  何泽延客气的点头,“好。”

  苏白月:……

  苏白月硬着头皮把何泽延领了进去,正想着怎么介绍的时候,就听到苏妈妈一阵“哈哈哈的哎呦”声。

  “这不是小何嘛!”

  小河?她还大海呢。

  跟小何同志对视了三秒的苏妈妈立刻喜笑颜开的把何泽延给领了进去,“来来来,再坐一会,晚饭马上就好了。先吃点西瓜。”

  苏妈妈一阵忙碌,苏白月跟何泽延坐在沙发上,直挺挺的看着电视剧。

  “那个……妈……你是什么时候和何泽延认识的啊?”苏白月实在没憋住,趁机去了厨房。

  苏妈妈正在煮红烧排骨,因为多来了一位客人还加了一份可乐鸡翅。

  “我和小何的妈妈早就认识了。本来嘛,小何一个人住我就不放心,今天难得肯跟你回来吃饭,我待会问问他愿不愿意住到我们家来。”

  “妈你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愿意……”

  “小何,今天晚上住阿姨家?”苏妈妈直接忽略苏白月,往外头喊。

  “好。”外面传来何泽延略微嘶哑的少年嗓音。

  苏白月:……她一定是进了个假家。

  苏妈妈勤快的把客房替何泽延收拾了出来,然后拉着苏白月说了一通自己跟何泽延的妈妈是如何相识相知最后变成无话不说的好闺蜜,只可惜闺蜜英年早逝,只留下这么一个孩子,她想照顾,孩子还不愿意。

  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孩子愿意了,她这个女儿一定不能拖她后腿。

  苏白月:……您老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闺蜜的?

  虽然无力吐槽,但事实摆在面前,苏白月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泽延莫名其妙的在她家登堂入室了。

  ……

  苏白月今天依旧睡得很是不安稳,梦中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鬼缠着她不放,任凭苏白月怎么挣扎都没用。

  身上的纯白睡衣已经换成了整套的睡衣睡裤,但还是挡不住那无处不在的黑雾。

  而且这黑雾似乎是对苏白月突然换了衣服感到不满,这次纠缠的尤其过分。

  苏白月张着小嘴,献祭似得喘了一夜。

  整六点,苏白月准时醒过来。

  她摸着满头冷汗,静了半刻,起床刷牙洗脸,然后惊悚的发现自己的肩膀上又多了一个伤痕。

  圆溜溜的,像是个牙齿印子。

  苏白月一阵恐慌,她手忙脚乱的换了衣服,趁着苏妈妈不注意,偷溜进隔壁何泽延的房间。

  何泽延正在换衣服。

  少年虽看着纤瘦,肤色也很苍白,一副营养不良的林妹妹模样,但其实身材很好,宽肩窄腰的劲瘦有力。而且似乎是因为刚刚早起,所以少年人血气方刚的地方非常精神。

  苏白月被眼前白花花的何泽延和那不可描述部位吓了一跳,燥红着一张脸刚想转身走,就“砰”的一下撞到了身后的门。

  “唔……”好疼。

  捂着自己的鼻子,苏白月疼的红了眼。

  何泽延走过来,过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神色晦暗不明。

  苏白月一阵疼过去,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默不作声的何泽延,小小幅度的往旁边挪了挪,然后拉开肩头的衣服,露出那个牙印。

  继手掌印后,那只恶劣的男鬼越老越过分了,居然把她当成磨牙棒了!

  苏白月一脸惊恐的跟何泽延道:“他不会是要吃了我?”

  何泽延盯着那牙齿印看,他舔了舔唇,嘴里依旧残留着那股香甜的味道。

  他不知五味,只能闻到苏白月身上散发出来的甜香气。她就像是一块吊在他面前的蛋糕,香喷喷、软绵绵的带着奶油草莓。

  这一口,不是他的本意。

  怪只怪,昨天晚上捧着冰激凌的她笑的太好看了。

  “不会。”何泽延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他怎么舍得呢。

  ……

  吃完早饭,苏白月跟何泽延一起出门,在楼下碰到王倩倩。

  “咦,你们……”王倩倩一脸的惊奇。

  苏白月赶紧转移话题,“倩倩,今天游泳课你带泳衣了吗?”

  王倩倩立刻骄傲的挺起胸膛,“那是当然了。今天就是我的主场!”

  王倩倩身高腿长、肤白貌美,关键身材极好,每次游泳课都是她发挥的主战场。

  “看我今天把艺术班那群瘦竹竿都给比下去。”王倩倩做出一副扬眉吐气的表情。

  那边何泽延伸手扯了扯苏白月的书包带。

  苏白月被他扯得一个踉跄,撞到了他怀里。

  少年伸手,露出掌心里那个猪猪发圈。

  苏白月碍于王倩倩在场,催促他道:“你自己扎。”

  何泽延抿着唇,似乎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没有扎头发,反而是越过苏白月和王倩倩径直就走了。

  “哎?初恋脸怎么了?”这是王倩倩在背地里给何泽延取得外号。

  苏白月摇头,表示不知道。

  不会真的是因为自己没给他扎头发所以生气了?这是幼稚园小盆友才会干的事情啊!

  事实证明,何泽延这个人,堪比幼稚园小盆友。

  这一天,少年奇怪的一直都没有理她。

  坐在苏白月前面的李玲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苏白月看着在李玲脑袋上跳来跳去的章鱼小丸子,默默的低下了脑袋。

  ……

  何泽高中虽然是一所贵族学校,但十分重视学生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

  游泳课是三个班级一起上的。

  除了苏白月和王倩倩的班级,还有何怡宁的艺术班。

  偌大的游泳馆里熙熙攘攘站满了穿着游泳服来上课的学生们。

  苏白月穿着小碎花的连体泳衣,一身奶白肌肤白的几乎晃花人眼。她梳了一个丸子头,纤细的身影跟在王倩倩身边,小小的,软软的,白白的,缓慢的移动。

  幸好那只男鬼弄出来的痕迹别人都看不到。

  苏白月的游泳课从来没及格过,教游泳课的老师都已经认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