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 第40节
  老板娘冷眼看她,她也当没看见,和梁琛走得还是很近。

  稍微熟悉以后,程妍发现梁琛的家世可能不是一般的好,虽然失了忆,但气质、谈吐、教养却没有改变,他的身上有一种很稳的感觉,似乎很平和,却又让人很难真正和他亲近起来,更像是一种不自觉地处于高处屈尊俯就的平和。

  他说话很稳,做事很稳,情绪也很稳,很让人安心。

  也正因为他这么冷静沉稳,要他产生喜欢的感情就不那么容易。

  程妍也不急,反而来了些兴致,想要试探他的底线在哪里,怎么样才可以令他的情绪剧烈起伏,爱一个人,还是恨一个人?

  那张平静的面孔染上浓烈炽热的情绪时,会是什么样子?

  她很期待。

  清早,程妍起得很早,下楼的时候,楼下就只有梁琛一个人,他刚将桌子擦好了,正准备回厨房做早饭。

  “你要做什么?”

  身后女孩的声音带些好奇,有些软糯,很是好听。

  梁琛已经见怪不怪了,她要是哪天不粘着他了,他可能反而会奇怪。

  “饺子。”

  他已经将饺子皮擀出来,放在案板旁,只等着剁好馅儿、包起来、下锅了。

  如果将厨艺的好坏按照美丑评判的话,梁琛的厨艺绝对算是绝色了。

  咚咚咚!咚咚咚——

  他手里的刀切在菜板上,快得都可以看出重影了,用力时,他微抿着唇,手臂修长,肌肉紧绷,透着一种蓬勃迷人的力量感。

  厨房很热,他的额头渗出汗珠,正沿着轮廓往下滑。

  程妍看着他,低头从包里拿了纸巾出来,伸手给他擦汗,只是手刚碰到他的侧脸,他就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低眸看她,瞳仁很黑,有些沉。

  那道目光极具穿透力。

  程妍一愣,眼眸清澈柔和,凑近他,带些温柔的笑意:“松手啊,我帮你擦汗。”

  他没动。

  她自己挣脱了,仰起头,脖颈白皙纤细,面容秀雅而安静,抬起手细细地轻轻地擦去了他的汗水。

  然后,抬起头,她朝他一笑:“可以了。”

  女孩美得太过分,距离也近得过分,梁琛本能地血液好像加快流动着,翻涌着,有些躁动。

  他不再看她,低头,将肉馅装进盘子里,默默深吸口气。

  煮好了饺子,端过去的时候,老板娘和小想已经在了。

  梁琛要端饺子送给住在三楼的邱太婆,程妍也正好要叫秦诗吃饭,就和他一起上去了。

  走到二楼楼道的时候,两个人正要分开,忽然听见了一种奇异的声音。

  笃笃笃——

  笃笃笃——

  是从楼上传来的。

  梁琛和程妍对视一眼,将一碗饺子给她拿着,自己跑上了楼。

  程妍在原地等着。

  没多久,程妍惊悚地看见梁琛下楼,他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扶着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婆婆,她低着头,看不见脸,头发稀疏,苍白,手里拄着一根龙头拐杖,拐杖点在楼板上。

  笃笃笃——

  见程妍脸色微变,梁琛看她一眼:“这是邱太婆,她想直接下楼吃早饭,饺子你可以端给你朋友。”

  不等他说完,邱太婆偏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种说不出的阴森,然后就拄着拐杖一路笃笃笃地下去了。

  程妍:“……”

  说好的邱太婆双腿瘫痪呢?

  这不是走得……挺麻利的吗?

  “那天的鸡血是……”

  梁琛打断她:“这件事并不简单,你别管,我去查。”

  程妍:“我也可以帮忙。”

  说完,就见梁琛看了她一眼,沉默片刻,说:“你跟着我。”

  程妍:“……”

  梁琛也似觉出这话暧昧,就又解释一句:“别单独行动,很危险。”

  程妍眼眸明亮,很乖觉:“嗯,我一定跟着你。”

  梁琛语噎,却又说不出什么不对,只好“嗯”了一声。

  吃过早饭后,靳驰他们就又走了,程妍看着他们不像是去找下山的路,更像是去找什么东西。

  本来还想观察一下邱太婆,结果连她也不在客栈,虽然腿脚不是真瘫痪吧,到底上了年纪,她能去哪儿?

  直到晚上,她也没回来,那几个富二代也没回。

  倒像他们在一起似的。

  程妍就跑去了梁琛的房间,看看他有什么想法。

  梁琛很细心,注意到她上回来没地方坐,就自己做了两把椅子,还搬了张小桌子放屋里。

  “这个客栈奇怪,人也奇怪。”程妍坐下后,似无意提起,“梁琛,你为什么不走?就为了老板娘?”

  梁琛:“她救了我,我答应做满两个月就走。”

  程妍双手搭在桌子上,凑近他,笑着问:“就为这个?”

  梁琛:“你以为什么?”

  程妍退回去,靠在椅子上:“我以为的可就多了,或者你看人家老板娘漂亮,有个性,又是救命恩人,就喜欢人家了呢?”

  她只是开玩笑,梁琛却很认真,竟还皱眉:“别拿这种事说笑,我不喜欢她。”

  程妍:“你不喜欢她她喜欢你你要怎么办?”

  她一口气说完,连停顿也没有。

  梁琛犹豫都不带犹豫:“不可能。”

  话音落下,响起了几下敲门声,女人的声音响起:“梁琛,我有话想和你说。”

  梁琛站起来:“等一下。”

  他走过去,打开了门,就看见老板娘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黑色睡衣站在门前,化了妆,偏黑暗系,唇色也是有些黑红的那一种,透出几分无端的魅惑和气势。

  “站门口做什么?”老板娘踮起脚,环住了他的肩膀,声音缓慢又沙哑,“让我进去啊。”

  想起他刚才的话,忽然觉得脸有些疼,他将她的手臂拉下来:“老板娘,我还有事。”

  老板娘已经绕开他进去了,他又不能将人给拉出来,只是程妍也在,老板娘见了她恐怕会很难堪。

  然而,梁琛进去的时候,没有看见程妍,屋里也没有可以躲的地方,他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床上,被子平铺着,只是有些微隆起的形状。

  “……”

  梁琛的心情一言难尽。

  老板娘的声音缓缓地响起:“梁琛,你这几天总和那位程小姐在一起,你是不是喜欢她?”

  梁琛:“……没有。”

  老板娘凝视着他的眼睛,说:“那我就放心了,我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是不是?”

  她将睡衣的带子一拉,要做什么显而易见。

  “……!!!”

  梁琛表情僵硬,他看起来是那种很随便的男人吗?

第44章 客栈里的失忆总裁(八)

  几乎在老板娘掀开睡衣的同时,梁琛抓起了一件外套罩在她的肩上。

  老板娘仰着脸看他,姿态冷淡又妩媚,眼神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勾引意味。

  梁琛面无表情:“山里冷。”

  老板娘伸手就要脱了外套:“我不冷。”

  外套下滑,香肩半露。

  梁琛按住她的手,在她笑着瞥来一眼的时候,他收回手:“还是注意点好。”

  “真怕我会冷的话,你为什么不抱着我?”她贴近他,“你说过你要报答我的。”

  梁琛:“答应你做满两个月,我没忘。”

  老板娘的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胸膛,声音缓慢:“我说的不是这个。”

  梁琛后退一步,侧过身,轮廓有种刀刻的冷锐:“我能给的只有这个。”

  老板娘的外套落了地,睡衣也落了地,她绕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梁琛皱起眉:“你不用试探我,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难堪的也只会是你自己。”

  老板娘对上他沉稳冷静的目光,表情有些奇怪,忽然笑了:“你是正人君子?”

  梁琛淡淡说:“我想我不是。”

  他的目光没有半分欲望,也没有占她的便宜,清明又镇定。

  老板娘捡起地上的睡衣,重新穿好,临走时,似笑非笑地说了句:“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她走了以后,梁琛将门关上,走到床前,说:“你不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