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沉默的羔羊 > 第39节
  若是在平时,克拉丽丝-史达琳可能会带着好奇心看一看克劳福德在阿灵顿的房子,然而,汽车收音机里播放的关于莱克特医生逃脱的消息却让她的好奇心全没了。

  嘴唇发麻,头皮发痛,她只是机械地开着车。她看到了这整洁的五十年代的牧场式平房住宅,却没有细看,只是略微想了想,左边那亮着灯、拉着窗帘的地方,贝拉是否就在那儿躺着?门铃听上去显得太响。

  克劳福德听到第二遍门铃响才开门。他穿着一件肥肥大大的毛线衣,正在打无纪电话。“是孟菲斯的科普利。”他说。他示意她跟随其后,领她穿过屋子,一边走一边还对着电话咕咕哝哝说着什么。

  在厨房,一名护士从冰箱里取出一只小瓶子对着光线看了看。克劳福德朝护士抬抬眉毛;她摇摇头,她用不着他帮忙。

  他带史达琳走下三级台阶来到他的书房,这儿显然是由一个双车库改造而成的。这里空间大,有一张沙发几把椅子,堆得乱七八糟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终端机,在一个古董星盘旁闪着绿色的光。地毯感觉似乎是铺在混凝土上面的。克劳福德抬抬手示意她坐下。

  他用手捂住话筒。“史达琳,这是胡扯,可在孟菲斯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把什么东西递给莱克特?”

  “没有。”

  “没给他什么实物?”

  “什么也没有。”

  “你把他囚室里的画之类的玩意儿带给他了。”

  “我根本就没有给他,东西还在我包里放着呢!是他把案卷给了我,那是我们之间传递的唯一的东西。”

  克劳福德将电话塞到下巴底下夹住。“科普利,那完全是屁话!我要你毫不留情地治治那恶棍,现在就治他!直接去找头儿,直接上田纳西州调查局。其他最新情况务必与热线保持联系,巴勒斯在守着呢。是的。”他关掉电话,将机子往口袋里一塞。

  “喝点咖啡,史达琳?还是要可乐?”

  那什么,把东西递给莱克特医生是怎么一回事儿?

  “奇尔顿说,一定是你给了菜克特什么东西让他将手铐上的棘轮给拨开了。他说你倒并不是故意,只是无知而已。”有时候,克劳福德生起气来那双小眼睛跟海龟的眼睛似的。他看她听了这话是何反应。“奇尔顿是不是在想叫你难堪,史达琳?他这人是不是那味儿?”

  “也许吧。我喝咖啡,请不要加奶,放糖。”

  他上厨房去了,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环顾了一下这房间的四周。如果你是生活在学生宿舍或者部队营房,那么在家的感觉是很叫人舒服的。尽管史达琳觉得脚下的地在动、可当她意识到这屋子里住着克劳福德夫妇时,她还是感到好受了一些。

  克劳福德来了。他戴着双光眼镜,端着两只杯子,小心翼翼地走下台阶来。因为穿着无跟鞋,他比平时要矮半英寸。当史达琳起身去接咖啡时,他们的目光几乎在同一水平线上。他的身上散发出肥皂的气味,头发看上去蓬松而灰白。

  “科普利说救护车他们还没有找到。整个儿南部警方统统都出动了。”

  她摇摇头。“具体细节我一点都不知道。最新消息收音机刚刚才播放——莱克特医生杀了两名警察后逃脱。”

  “是两名教管所警官。”克劳福德按了一下电脑的按键,屏幕上立即爬行出文字来,“名字是博伊尔和彭布利。你同他们打过交道?”

  她点了点头。“他们……把我从那临时监狱里赶了出来。他们这么做也没有错就是。彭布利绕到奇尔顿的前面,叫人不舒服,很坚决,不过乡里乡气的倒很有礼貌。跟我走,现在就走,他说。他的手上额上都有猪肝色的斑,现在死了,斑底下已变成死灰色。

  突然一下,史达琳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咖啡。她向肺内深深地吸了口气,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他是怎么逃脱的?”

  “科普利说他是凭借救护车逃脱的,我们还要查。那吸墨纸酸的事儿结果查得怎么样了?”

  根据克轮德勒的指示,史达琳下半天以及傍晚都在通过科学分析科对那张印有普鲁托狗的彩色包装纸进行鉴定。“什么也没有。他们设法从毒品强制执行所的档案中找出与之相配套的一批货,可那玩意儿已有十年历史了。”印刷的文件可能比毒品强制执行所用麻醉品做出来的效果更好。”

  “可那确实是吸墨纸酸。”

  “是的。他是怎么逃脱的,克劳福德先生?”

  “想知道?”

  她点点头。

  “那我就告诉你吧。他们错把莱克特装进了救护车。他们以为是彭布利,受了重伤。”

  “他是不是穿着彭布利的制服?他们身材大小差不多。”

  “他穿上彭布利的制服,戴上彭布利的一部分脸皮,从博伊尔身上撕下来大约也有一磅。他用防水的床垫罩和他囚室里的床单将彭布利的尸体裹住以防止滴血,然后把尸体塞到电梯顶上。他穿好制服,收拾停当后就躺到地板上朝天花板开了几枪,引得他们一阵乱窜。我不清楚那枪他是怎么处理的,可能是塞进裤子后头去了。救护车来了,四处是持枪的警察。救护车上的工作人员迅速进入楼内,干起了他们平时受训在炮火底下所需干的事儿——插导气管,伤势最严重处缠上绷带,加压止血,然后将人从那儿迅速运出。他们是尽了责,救护车却永远也没有开到医院去,警方还在找车。对这帮医护人员我是没有什么好感。科普利说他们正在播放调度员的录音带。救护车曾几次接到电话。他们认为莱克特开枪前自己就给救护站打过电话,那样他就不用在那儿躺得太久。莱克特医生是喜欢作乐的。”

  史达琳以前从未在克劳福德的说话中听到过激烈的咆哮之声。因为她将激烈与软弱联系到一起,所以克劳福德的表现把她给吓坏了。

  “莱克特医生这次逃脱并不意味着他就是说了谎。”史达琳说,“当然啦,他是在对什么人说谎——不是对我们就是对马丁参议员——可也许他不会对两方面都说谎。他告诉马丁参议员那人叫比利-鲁宾,并声称那是他所知道的一切。他告诉我那是个幻想自己有易性癖的什么人。他最后同我说的一点好像是,‘就把那半个拱门再做完。’他那说的是循着变性的理论再——”

  “我知道,我看到你写的总结了。这一点要等我们从医院弄到名字后才能往下继续。艾轮-布鲁姆亲自找部门的头儿去了。他们说正在查,我也只好相信。”

  “克劳福德先生,你是不是碰上麻烦了?”

  “我奉命请私假。”克劳福德说,“联邦调查局、毒品强制执行所以及司法部长办公室来的‘编外分子’——指的是克轮德勒——组成了一个新的专门调查小组。”

  “谁是顶头上司?”

  “从职位来看,是联邦调查局的局长助理约翰-戈尔比。咱们这么说吧,他和我之间是密切的磋商关系。约翰是个好人。你怎么样?你遇到麻烦了吗?”

  “克轮德勒让我将身份证和手枪上缴,回学校报到去。”

  “那是在你去看莱克特之前他所做的一切。史达琳,今天下午他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送到了职业责任办公室。信中‘不带偏见地’请求学院暂停你的学业,对你继续供职是否合适暂不作新的评估。这是卑劣的倒打一耙,枪击主教练约翰-布莱姆一会儿前在昆迪可的教员会议上看到了这信。他把他们痛骂了一顿后给我挂了个电话。”

  “情况有多糟呢?”

  “你有资格参加一个听证会。你干这个工作合适我会替你担保的,这就够了。但是如果你再要把时间花到外面去,不论听证会上是什么调查结果,你必回锅元疑。你知道要是回锅会怎么样吗?”

  “当然知道,遣送回招收你进来的地方办公室,从整理报告归档、给人冲咖啡开始干起,一直到重新获得上课的机会。”

  “我可以保证后面的班上给你留个位置,可要是你再缺课i我就无法不让他们叫你回锅了。”

  “这么说我是回学校去;停止干这件事儿,否则……”

  “是的。”

  “你要我干什么呢?”

  “你的工作曾经是和莱克特打交道。你干了。我不想叫你回锅,那样也许要花去你半年的时间,或者更多。”

  “凯瑟琳-马丁怎么样了?”

  “她在他手上差不多有四十八小时了——到半夜就是四十八个小时。假如我们抓不到他,他很可能明天或者再过一天对她下手,上一次就是这样。”

  “莱克特也并不是我们所有的一切。”

  “到现在为止他们已找出六个威廉-鲁宾,所有的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前科,可没有一个看起来很像。昆虫杂志的订户名单上没有一个叫比利-鲁宾的。制刀商联合会了解到近十年来大约有五个象牙炭疽的病例。剩下的那些个还有待于我们去核查。看还有什么?克劳斯的身份没有鉴定一还没有。国际刑警组织报告说,马赛已对一名仍在逃的挪威籍海员商——‘克劳斯-贝加特兰德’,不管你怎么念吧一发出了通缉令。挪威方面正在找他的牙科病历以便到时传送。如果我们能从医院获得点什么,而你又有时间的话,这上面你倒可以帮帮忙。史达琳?”

  “什么,克劳福德先生?”

  “回学校去吧。”

  “如果你当初不要我去追捕他,你就不应该带我进那个殡仪馆,克劳福德先生。”

  “是的。”克劳福德说,“我想我是不该带你去的。不过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发现那只昆虫了。你的手枪不要去缴,昆迪可是够安全的,可你任何时间离开昆迪可基地都要带武器,直到菜克特被抓获或者丧命。”

  “你呢?他恨你,我意思是说,这事儿他可琢磨过一阵了。”

  “许多监狱里的许多人都琢磨过我,史达琳。最近有一天他或许想着想着就会想到这上头来,可眼下他太忙了。出牢笼令人适意,他不会愿意把时间那样浪费到我的身上,而这个地方也比它看上去要安全。”

  克劳福德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桌上那台也发出低沉的声音,指示灯一闪一闪。他听了一会儿,说了声“好”就挂了,

  “他们在孟菲斯机场的地下停车场找到了那辆救护车。”他摇了摇头,“很糟糕。护理人员在车子的后部。死了,两个都死了。”克劳福德摘下眼镜,找出手帕来将眼镜擦净。

  “史达琳,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打电话给巴勒斯要找你。是那位皮尔切伙计。他们很快就要做完对那只昆虫的鉴定了,我要你就此写一份302报告,签上名留作永久的档案。你发现了这昆虫,对它作了跟踪查询,我要记录上就这么写。这事儿你能办吗?”

  史达琳感到极度疲乏。“当然。”她说。

  “把你的车丢在车库,你事情料理完之后杰夫会开车送你回昆迪可去的。”

  在台阶上,她转过脸去看那亮着灯、拉着窗帘的地方,护士在那儿看护着,接着她又回过头来看克劳福德。

  “我是在想你们两个,克劳福德先生。”

  “谢谢你,史达琳。”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