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病娇表哥赖上我 > 第37节
  傅嘉清得知自己被赐婚给魏祁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她从来都没见过这人,万一他又矮又丑, 那她后半辈子要怎么办。她在自己营帐里哭了一顿, 思来想去后还是忍不住找阿枝哭诉,却没想到因着阿枝,她这般容易的与魏祁见了一面。

  她记得那日的月色很好, 是阿枝的侍女珠翠替她描的眉,据说是时下京都贵女最喜欢描的,阿枝替她选了一件绣着大片大片月季的衣裙,说她穿着一定好看。

  她们这番折腾,时间就有些不够了,傅嘉清挽着姜抚枝匆匆赶去赴约, 一路上脑海里想了许多,甚至她猜想魏祁会不会也是被逼赐婚, 其实他也有一个心上人。

  她千想万想,都没想到魏祁就是那个在扬州诗会上抢了她二哥风头的小郎君。

  这个小郎君才学好,模样俏,诗会第二天就搬去了她家隔壁,每日同他们一道去姜府听学,和她套近乎, 不时托人给她带点小玩意儿, 只是突然有天就凭空消失了, 连句话也没留下。

  傅嘉清觉得自己见了鬼, 她听着魏祁说要单独聊聊, 脑子里叫嚣着千万不要跟他去,身子却不自主的跟在了他后面。

  “你不是叫魏成舟吗。”傅嘉清见走的足够远了,停下来质问魏祁,她的声音有点点抖,带着些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喜悦,“怎么又成了魏祁?”

  魏祁转身停了下来,先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又盯着她的眼睛,松了口气,“那只小八哥还好吗?”

  “你现在不应该解释一下你的名字吗?”傅嘉清瞪圆眼睛,“好好的提它做什么?”

  “都说八哥通人性,会说话,我把想说的话都教给了它听,又把它送给了你。”魏祁顿了顿,面上显得有几分委屈,“它竟然什么都没同你说。”

  “那八哥到了我那只会乱叫,你到底是怎么教它的?”

  魏祁勾起唇角,手放在唇边遮掩了一下,“我同它说,魏成舟是个胆小鬼,他瞧上了隔壁傅家的姑娘,却不敢同她说。既不肯说自己真名叫魏祁,也不敢同她说自己心悦她。”

  傅嘉清往后跳了两步,她知道自己脸红了,她有些不自在,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既然心悦我,那你怎么突然就走了,连句话都没给我留!你知道我找了你很久吗?”

  “这事是我不对。”魏祁一怔,抿了抿唇,当时赵长生走得急,临行前还让他处理了扬州知府,一大摊子事压在他身上,他便忘了要和傅嘉清说一声,“那……傅小姐能不能饶过我这一回?”

  傅嘉清见自己占了理,得意的挑眉,“我凭什么饶了你?”

  魏祁最喜欢看她这副样子,她身上有他从未见过的生动,哪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比旁人有趣的多。

  “凭我把一辈子赔给你可好?”魏祁长得本就好,他朝着她笑,把天上的星星都吸进了眼里,他摆出起誓的动作,“我魏祁在此发誓,若得……傅嘉清为妇,此生绝无二心、绝不纳妾,有违此誓,不得好死,天打……”

  他没说完,傅嘉清便扑到他身上捂住了他的嘴。傅嘉清做事总是莽莽撞撞的,她一扑过去,魏祁便站不稳,抱着她在营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缓过来。

  “你这人怎么乱发誓啊!”傅嘉清眼睛都急红了,“我可不想年纪轻轻的给你守寡。”

  “不会的。”魏祁把她抱在怀里,有些舍不得松开,“以后我做什么都和你说,你还生气吗?”

  傅嘉清哪里还气的起来,她看着小心翼翼把她护在怀里,眼里都是她的少年郎,泄了口气,摇摇头。

  后来她总是想起这件事,她想一定是这晚的月色太动人,才让她轻易放过了他。

  因着他们是赐婚,婚期定在了正月十五,临走前,母亲同她说,要是魏家欺负她,便回家来,傅家养她一辈子,她愣了愣,带着七分欢喜三分胆怯嫁进了魏家。

  那日拜天地时,她偷偷打量了魏祁几眼,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面上有些薄红,嘴角始终含笑,慢慢把她带到了洞房。

  他似乎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但是周围太吵了她没有太听清,他掀了盖头,走了仪式便把闹洞房的赶了出去,留下魏家的女眷们陪着她,直到很晚才醉醺醺的回来。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啊?”傅嘉清见他走路东倒西歪的,连忙把他扶到了床上,她放下他,要给他倒杯水,却被他一把拽住压在了身下。

  酒气铺面而来,傅嘉 清有些不适,她拿手挡着魏祁,“魏祁,你喝醉了,我给你倒杯水去。”

  “我没醉。”魏祁看着她笑,他的手从她的脸上抚过,带着的温度要将她烧化了,“都成婚了,你怎么还叫我魏祁啊。”

  “要叫……夫君啊。”

  傅嘉清张张嘴,还是没叫出来,“你等等,我喝杯酒壮壮胆。”

  她拿了一壶酒,连着喝了三杯,喝的自己也有些晕了,跌跌撞撞的走回了床边,拍了拍魏祁的肩,扯着嗓子喊了他声夫君。

  魏祁眼里透着笑意,“现在该圆房了,娘子别怕。”

  傅嘉清眼前好像有三五个魏祁在晃,她嘟囔了一声,在床上摸索了半天,找着了魏祁的手握着,“圆房我知道的呀,我看了许多春宫图和话本呢。”

  “首先要脱衣服。”她的手接着在魏祁身上乱摸,“你、你这腰带我怎么解不开啊!”

  魏祁的自己的手动了动,把腰带解开,盘扣解了,抓着她的手,“怎么可能,你再试试?”

  傅嘉清又扒拉几下,把他身上的衣服扒拉干净,只给他留了条亵裤,歪着头想了想,手在他的身上乱摸,唇蹭了蹭他的唇,突然叹了口气翻身去了另一边。

  “算了,今天……好困啊,我们明天再圆房吧。”

  “不行。”魏祁按住她压在她身上,“今天是今天的,明天是明天的,一天都不能少。”

  他动作麻利的很,傅嘉清身上的喜服很快便被扔到了地上,细细密密的吻从她的肚脐开始慢慢落下,像最循规蹈矩的老先生一样一步一步来,她抓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紧,最后哭了出来。

  魏祁见她哭了,也不敢动了,他温着嗓子哄她,“清宝乖啊,不哭不哭。”

  “书上骗人。”她哭的更伤心了,“都说是鱼水之欢,哪有这么疼的。”

  魏祁趴在她的肩头笑了起来,“乖宝,再过会就舒服了。”

  ——

  傅嘉清嫁给魏祁后并没有碰到话本中的污糟事,婆母小姑都明事理,教她魏家的规矩,教她打理中馈,与命妇结交,她唯一的心结便是和魏祁成婚大半年了,肚子都没有半点动静。

  婆母虽不会明着问她,却总会说哪家的小媳妇儿又有身孕了,哪家的小娃娃白白胖胖的,然后朝着她叹气。

  这般次数多了,纵使傅嘉清心思比旁的女子要粗一些,还是明白了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有心事从不藏着掖着,想清楚了便找上了魏祁。

  “我嫁来大半年了,连个信都没有,夫君一定很着急吧。”傅嘉清想着接下来要说的话,心里有一点难过,“不若我替你纳一房妾室?我看你身边的沐春便不错,听说还是和你一起长大的,想来是个妥帖人,那便更好了。”

  “乖宝说什么傻话?”魏祁放下手里的笔,把她圈在怀里,“我已经发过毒誓,要是纳妾不得好死。”

  “那不算。”傅嘉清边哭边摇头,“你没说完,老天爷没听到,不算。”

  “傻姑娘。”魏祁帮她擦了眼泪,“是母亲和你说了什么?不要管她,这辈子我只守着你过。”

  傅嘉清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她想以婆母急着抱孙子的心,魏祁这话也只能听听,当不得真的。所以当她生下了长女阿宁后,又说了一遍让魏祁纳妾的话。

  魏祁抱着小小的闺女连脸色都没变一下,他抱着孩子让她看,说孩子眼睛像她,嘴巴像自己,傅嘉清探头去看,这孩子眼睛都没睁开,他也能说得出眼睛像她的话。

  “所以乖宝。”魏祁把孩子放在了她怀里,“我若纳妾,同别的女人生了儿子,那孩子的眉眼都像极了另一个人,你一定会很难过的。”

  “我怎么舍得。”

  傅嘉清抱着闺女,眼泪就这般掉了下来,她突然觉得自己成了穿着戎装的女战士,可以和魏祁站在一起抵抗所有风雨。

  后来她再也没有提过纳妾的话,后来她又生了一儿一女,像她也像他。

  夏日乘凉时,几个孩子坐在他们身边,突然问着他们喜欢哪个季节。

  魏祁看了看她,握住了她的手,不带半点犹豫,“是夏天。”

  因为你爱上整个夏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