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八十年代嫁恶霸 > 第40节
  “其实卫红说的也不错呀。咱们一个小县城,订婚宴又不一定要摆多少桌酒席,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吃个饭做见证就行了。那今天……就当是我和渊哥的订婚宴,虽然临时提出来有点不太正式……”

  说着,叶婉清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

  这样好像有些乱来。

  她伸手戳了戳戈渊的胳膊:“渊哥,你觉得怎么样?”

  戈渊:“……”

  还能觉得怎么样?

  订婚啊!

  他觉得自己胸腔中有电闪雷鸣、万物新生,仿佛要开辟出一个新世界。他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巧笑倩然的小女人,眼中写满了紧张,嘴唇动了动,可干哑的嗓子却让他什么也说不出。

  最终,他也放弃了说点什么的行为,拿着手中的酒豪迈地朝口中一倒,喉结上下滑动,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

  仿佛要饮尽这激动人心的喜悦和绵绵不绝的感情。

  叶婉清抿唇一笑,跟他一样将杯中酒喝光,酒杯朝下,一滴不剩。

  做下来吃饭,好一阵,戈渊才想起刚才老钟交代的话。

  他……他现在是有名分的人了,这,这顿饭相当于他和叶婉清的订婚宴,他要做什么呢?当然是讨好叶婉清的娘家人啊!

  叶家的确让人厌恶,可卫家看起来还不错,起码让叶婉清亲近。

  戈渊猛然醒悟,见卫怀农有喝酒的习惯,猜想他肯定会喜欢喝酒爽快的女婿。

  有了这个念头,他便一杯杯敬卫怀农,自己喝酒也爽快,最后硬生生把原本只打算小酌两杯的卫怀农给喝醉了,差点没滑到桌子下面去。

  老钟:“……”

  天啊,他让这傻子讨好未来媳妇儿的亲生爹妈,他到好,直接把人家给喝趴下!

  他觉得,要不是水灵灵的白菜非要往自家傻小子的怀里钻,就凭自家傻小子的这眼力见,怕是一辈子都拱不回白菜了!

  ——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的,吃了有一两个小时。

  卫怀农喝得醉醺醺的,老钟也喝了不少酒有点上头,两人被戈渊扶着去床上休息。戈渊也喝了不少酒,但好像没醉,看着挺精神的。

  剩下一桌子残羹冷炙要人收拾,叶婉清要收拾碗筷,卫军和卫红都不肯答应,联手把她赶去休息,两兄妹手脚麻利地忙了开来。

  一看那架势,就是经常干活的,家里唯一的男孩卫军也不例外。

  见叶婉清看着他们忙,刘丽秀也温和笑道:“他们两个在家里都是做惯了的,家务活分着开,今天你张罗了一大桌子饭菜,洗碗擦桌子就让他们出出力。”

  “那我能做什么呢?”戈悦突然凑过来,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非常想要表现自己,“我也是乖,可能干了!”

  刘丽秀连忙说不用,这么小的孩子,能做点什么?

  叶婉清却笑捏了捏戈悦圆润了不少的小脸蛋:“你去问问王胖子妈和梅花婶家里有没有竹板床,有的话,就说晚上我们想借他们家的竹板床用一用,拜托她们借给我们,只要借一张就行了哦。”

  “好哒!”成功领到自己的任务,戈悦眼睛更亮了,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你放心,我棒!”

  “嗯,你最厉害啦!”

  等戈悦抱着小水桶笑着跑开,叶婉清看向刘丽秀,唇角微翘:“你把卫军、卫红他们教得很好。”

  这话一出,刘丽秀旋即红了眼眶。

  叶婉清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暗暗在心里后悔,觉得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其实,她就是有点感慨叶家和卫家在家务上的分工。

  卫家是一起劳动,而叶家……自从她能做家务开始,家里的家务差不多都是她包圆了。一对比起来,她觉得自己以前就是一个不知道享福的傻子。

  叶婉清解释:“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就是……忽然有点感慨,觉得你们真的很好。”

  “是我瞎激动了。”刘丽秀恢复平静,眼中满是温和,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地说道,“孩子,我看你是个心里有成算的,对自己的将来看得很清楚。你有能力,你一定会把日子过好的。至于那些家长里短扯麻纱的事情,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耗费心力不说人还不舒心。”

  “戈渊那孩子不错,我就盼着你们两个能好好的,一辈子相互扶持。”

  有点压抑不住心里的情绪,刘丽秀颤抖着手拉住叶婉清的手,粗糙的、带着厚重茧子的手覆盖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

  她是担心的,怕叶家的事情对叶婉清有影响。

  毕竟过去十八年都以为自己是叶家的孩子,突然出现这么大的变故,叶家做出来的那些事情还那么寒人心……在不到二十岁的叶婉清心里,这些事很有可能是一个难以过去的大坎。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叶婉清如今并不是十八岁的灵魂。年轻时候难以过去的大坎,在现在的她看来只是一个小水沟,抬脚就能过。

  叶婉清抿唇一笑,轻轻点头:“嗯,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幸福,以后……也会过得很好的。”

  现在的一切都比前世要好,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未来的日子都是靠自己过出来的,她相信自己。

  也相信戈渊。

  ——

  渊哥是真喝醉了。

  叶婉清还以为他没醉,以为他精神着呢,没想到正指挥着卫军和卫红收拾完院子,突然听得一声闷响从水井旁传来。

  戈家小院里打了一口摇水井,水井上有抽水泵,平时舀一勺水到井里增加压力,就能持续不断地摇出水来,非常的方便。

  唯一的不好,就是摇柄那些零件都是铁质的,生锈了或者老化了都难免,不时要修一修。

  叶婉清听到动静转眸一看,高高大大的男人正一脸懵逼地蹲在地上,一双眼睛瞪着抓在手上那根长长的摇柄,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见叶婉清走过来,戈渊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把摇柄藏到自己身后。

  只可惜,摇柄差不多有半米长,就算他身材强壮,摇柄还是顽强地从他身后露出了一大截,出卖了他。

  注意到叶婉清的目光,马上的,机智的戈渊同志把摇柄竖起来藏在身后……

  这样的话,就谁也看不见了!

  叶婉清:“……”

  又好气又好笑,这人,摇个水而已,有必要用这么大力气吗?看来是真醉了。

  叶婉清憋不住笑出声,又怕大男人尴尬,连忙垂下头轻轻咳嗽了两声。

  再抬头,她温声问道:“渊哥,怎么了?”

  “打水……”戈渊顽强地藏着摇柄,伸手一指摇水井,“它坏了。”

  言下之意,他是一颗红心向太阳,绝对没有任何干坏事的意思,要怪,也只能怪摇水井自己不坚强,怎么能在这时候掉链子呢。

  “坏了就不打水了,厨房水缸里还有水,明天把摇水井修好了再打。”

  “洗澡,怎么办?”戈渊嫌弃地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身酒味。

  “去我那边洗。”

  “啊……”戈渊愣愣地应了一声,浅薄夜色中,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没有了胡渣的遮挡,这脸红得分外明显。

  叶婉清歪头凑到他面前,促狭地看着他:“渊哥,你在想什么呢,嗯?”

  “没……没有……”

  “没想什么,脸怎么这么红?”

  戈渊下意识抬手想去摸摸脸,结果不小心把抓着摇柄的手从背后伸了出来,还差点戳到叶婉清身上,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一时间不知道是继续藏在身后好,还是自暴自弃的好。

  叶婉清忍笑抢过他手里那可怜的摇柄,往水井边上一放,牵住他:“好了,我带你去我那边洗澡,洗完了,我再送你回来。”

  要是让大男人自己去的话,她真怕他醉迷糊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哦。”戈渊愣愣地应了,看着被叶婉清牵住的手,裂开嘴傻笑。

  卫军正好从厨房出来,见了连忙道:“姐,你把摇柄放着就行,我会修。等我弄完手上的事情,几分钟就给弄好了,不耽误打水洗澡,渊哥不用过去洗。”

  他倒是满脸热心,可他没注意到的是,他这话一出口,某人顿时就用极为不满委屈的目光盯着他,就像是被人抢走了猎物的凶狼,满脸不乐意。

  “你修修水井也好,不过我还是带渊哥和小悦去我那边洗。”叶婉清说道,“这边这么多人,要烧几锅水洗澡也费时间,怕会弄得太晚。我那边还有一个灶台,两边分开洗挺好的,能早点休息。”

  “行。”卫军挠头笑了。

  反正,他都没意见。

  叶婉清又交代:“我先带着渊哥过去,等会儿小月亮借了竹板床回来,再来给你们搭床。要是我过来太晚,你们先把床搭起来,板凳在堂屋,被褥都在钟老床上放着呢。”

  今晚卫怀农和刘丽秀也要在戈家小院睡,床铺不够,就只能再搭床。卫怀农夫妻睡戈渊的房间,卫军睡戈悦的房间。戈悦和卫红两人,叶婉清会安排在她的小院子睡。

  这么一来,戈渊就要在老钟的房间里搭床将就一晚上,竹板床是给他睡的。

  不过,戈渊才不觉得委屈。

  一来他是主人,二来……他要去洗澡了!

  开心!

  ——

  叶婉清牵着自家傻乎乎的大男人回了小院子,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水给烧上。

  这时候的县城乡镇,只有楼房才有专门的卫生间,可以用来上厕所,也能用来洗澡。

  一般这种平房和小院子都没有专门用的洗澡间,厕所里的卫生条件也不允许在洗澡,要么是在房间里用木盆接着洗,要么就是在厨房里洗。

  等烧好了水,叶婉清把兑好的温水拎到房间,突然想起戈渊没有带衣服过来,正准备转身让戈渊别着急,就听得身后的房门被关上了。

  里面的大男人还用一种有点扭捏的声音警告她:“你别进来啊,我……也没有那么好看。”

  叶婉清:“……”

  说得她很稀罕一样!

  不过,虽然是在心里这么腹诽,叶婉清还是回想了一下上次撞到戈渊在院子里洗澡时,那两条修长结实的大长腿……咳咳,其实挺有看头的,渊哥太谦虚了。

  她懒得应声,打算去戈家小院给戈渊拿衣服。

  结果,她前脚刚离开小院子,后脚戈渊就把房门给打开了,一双黑眸中满是不解。他已经做好了十八种防范措施,结果没有用上一种。

  “真不看啊……”

  声音里,还有点黯然失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