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白鲸 > 40.甲板上的大合唱
  (午夜时分,“裴廓德号”满张着前帆,正向前驶去。

  值夜的水手们聚集在甲板上,他们或坐或站,或传或躺,千姿百态。

  大家充满情绪地高声歌唱。)

  再见了,我美丽的西班牙女郎

  再见了,我美丽的西班牙女郎

  我们的船长已经发布了命令

  我们要去追杀可恶的白鲸

  我们的船长已经发布了命令

  我们要去追杀可恶的白鲸

  南塔开特水手之一:

  “兄弟们,别再这样多愁善感了,这会影响我们的消化的,还是让我们忘掉这些伤心的事,唱一曲开心的歌吧,来吧,跟我来。”

  (他领头唱了起来,别人也跟着唱起来。)

  我们的船长他站在甲板上

  用望远镜搜索大海寻找希望

  成群的大鲸在大海里到处喷水

  我们摩拳又擦掌

  让我们下到艇里去吧

  让我们准备好绳子和刀枪

  让我们勇敢地追上去

  把大鲸拖回我们的船旁

  使劲拉呀使劲拉

  用完左手再把右手上

  让我们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勇敢的标枪手总会受到赞扬

  斯达巴克的声音从后甲板传来:

  “12点了,前面的人,换班。”

  南塔开特水手之二:

  “不要唱了,现在换班了,难道你们没有听见吗?”

  “比普,快点来换班,你这小黑炭。”

  “右舷的,下边的,都滚上来吧,有人换你们了。”

  “瞧我这嗓门,像盛鲸油的大桶,有多洪亮,好像是专为喊你们换班准备的。”

  荷兰水手:

  “今晚是多好的夜色,这是给好梦准备的,在亚哈船长的酒宴上我就已经看出来了。”

  “瞧,他们这不已经是烂醉如泥,正躺在后面做着他们的美梦,就像是一只舱底的大桶。”

  “快把他们叫起来,让他们来和我们一起唱,别让他们再在梦里和他们的女人缠绵。”

  “这是大审判的日子,现在来临了,快让他们出来,即使他们在梦中行了最后一吻,也同样要接受审判。”

  “快出来,快来唱,不必担心你唱不来,我们阿姆斯特丹的黄油并没有使你吃坏了嗓子。”

  法国水手:

  “是呀,让我们来跳一曲吧,让我们把手脚都抖擞起来,比普,你这家伙,快把手鼓打起来呀!”

  比普:

  (睡意朦胧)

  “我的手鼓不知是放哪儿了。”

  法国水手:

  “那就把你的肚皮当你的手鼓,敲起来吧,把你的耳朵也甩动起来,快给我们伴奏呀!”

  “跳起来吧,朋友,让我们排成单行,跳起小步舞来吧。”

  冰岛水手:

  “我可跳不惯你们这种舞,这舞幅度太大了,我可不是扫你们的兴,要知道,这是一直在冰舞池里跳的。”

  马尔他水手:

  “我也不会跳的,因为我不习惯自己握着自己的手跳,傻瓜才会那么做,而我只在有姑娘做舞伴的时候才会跳。”

  西西里水手:

  “对,要有姑娘,要有草坪,那样才够味,那样我才会和你们一起跳。”

  长岛水手:

  “你们这群苛刻的家伙,怪不得你们这么愁眉苦脸呢,因为你们总是不知足,我们可是够满意了,听,音乐已经响了,来吧,开始。”

  亚速岛水手:

  (他敲着小手鼓从小舱口儿爬上来。)

  “给你小鼓,比普,快准备好,我们开始了。”

  (比普的小鼓敲起来了,有一半人跟这节奏跳了起来,另一半人有的下到舱里去了,还有的在甲板上随便躺着,或睡或咒骂个不停。)

  亚速岛水手:

  (一边跳一边说)

  “使劲敲呀,我说比普,别泄劲呀,敲得再洪亮些。”

  比普:

  “不行了,我的手艺已经忘光了,只好这样随便敲了。”

  中国水手:

  “比普,你可不要停下来,坚持住呀。”

  法国水手:

  “这太痛快了,比普,把你的铁箍举起来,让我跳着钻过去,哎呀,三角帆被扯破了,你们快点儿跑吧。”

  塔斯蒂哥:

  “只有白种人才会这么玩,我可不,我还是省些力气吧。”

  长岛水手:

  “这些不知忧愁但却快活无比的小伙子呀,你们可知道你们在哪里舞着呀,这是甲板吗?这是你们将来的坟墓呀!可你们还没有感觉到。”

  “你们把整个世界都当成一个舞厅,你们生来就是快活的。那你们就跳吧,我是不行了,我已经老了。”

  南塔开特水手之三:

  “让我们歇一歇吧,好累呀,简直要超过划着小艇追击大鲸呢!停下来,让我抽一口烟吧。”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聚在了一起。

  这时,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乌云,天顿时黑了下来,并且起风了。)

  东印度水手:

  “真的呀,朋友,你们春,帆都要被刮下来了,这风从天上的恒河来,恒河里洪水高涨。”

  “你这是怎么了,我们并没有得罪你呀,我的印度神呀!”

  马尔他水手:

  (他正躺在甲板的一角,抖着他的帽子。)

  “我这帽子怎么了,怎么一个劲地要往海浪里跑呀,它是着了什么魔了呀。”

  “可惜这海浪不是女人,如果真要是的话,我就跳下去,永远和她们在一起。”

  “我发誓,就是陆地上也不会比那里更让人销魂,天堂也比不上。”

  “跳起来吧,我分明看到了那温暖和多情的胸膛,她们在我的眼前闪动不停,犹如已经熟透了的,等待着我们去采摘的葡萄。”

  西西里水手:

  “别再说这些了,小伙子,我们此时不会再见到这些了,晃动的大腿,柔软的四肢,羞涩的嘴唇、胸脯和屁股,这些在我们面前抖动个不停的东西,现在我们都见不到了。”

  塔希提水手:

  (躺在一张席子上)

  “我想起了我们的希拉舞和赤裸着的神圣的舞女,想起了我的低低的帐篷和松软的泥地,想起了我亲手编织的席子。”

  “现在,席子就在我的身下,可是其他的一切都不再有了,包括从山峰上奔涌下来的流水。”

  葡萄牙水手:

  “看海浪把船冲得多厉害,赶紧把帆收起来吧,伙计们,看那风简直像剑一样啊!”

  丹麦水手:

  “我可不怕它,只要它有力气,随它怎么去折腾吧,看那边的大副,正在和风决斗呢!”

  南塔开特水手之四:

  “大副只是听从亚哈船长的命令而已,他必须把风挡住。”

  英国水手:

  “这是命中注定的,我们就是一定要帮船长把白鲸捉住的人。”

  大家:

  “是的,没有错!”

  长岛水手:

  “看那三根桅杆,晃得多厉害呀!可这还是最有韧性的松木呢。当心吧,小伙子们,当心这风呀,别让它把你们刮到海里去,别让它把我们的龙骨刮碎。看呀,天空现在漆黑一片哪!”

  大个儿:

  “黑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我是那么可怕吗?”

  西班牙水手:

  “大个儿这样说是在吓唬我们呀,我说标枪手呀,你们黑人在所有的人种里,是最黑最吓人的吧?”

  大个儿:

  “胡说!”

  圣地亚哥水手:

  “这个西班牙人肯定是喝多了,要不就是疯了。”

  南塔开特水手之五:

  “啊呀,闪电,我看到了闪电,没错,是闪电。”

  西班牙水手:

  “那不是闪电,那是大个儿在呲他的牙!”

  大个儿:

  (跳起来。)

  “闭起你的臭嘴,你这个矮子,你这个白鬼,胆小鬼!”

  西班牙水手:

  (冲着大个儿,毫不示弱。)

  “你这个胆小的大个子,我宰了你。”

  大家:

  “打架喽!打架喽!”

  塔斯蒂哥:

  “天上在打架,你们也打架,看样子,神和人一样,都是好斗的家伙。”

  布勒法斯特水手:

  “吵架了,又吵架了,天呀,你们吵吧!”

  英国水手:

  “把西班牙人手中的刀夺走,让他们空拳对空拳,这样才是公平的。”

  长岛水手:

  “真是要角斗了呀,瞧瞧,架势都摆好了。打吧,痛快的打吧,可是你们能否告诉我,是上帝叫你们打的吗?”

  大副的声音从后甲板传来:

  “帆下的人,拉住上帆,准备收起中帆。”

  大家:

  “伙计们,快点吧,狂风来了!”

  (原本聚在一起的水手现在都散开了。)

  比普:

  (他在绞车下缩成一团。)

  “末日到了,天哪,上帝呀,帮帮这些可怜的水手吧,看他们多么的惊慌和害怕呀!”

  “三角帆给刮飞了,顶帆也被吹得飞起来了,快去弄好它们,可是现在谁敢上到桅杆上去呀?”

  “看这风,看这浪,多么糟糕呀!”

  “可是,这分明还不是最令人恐惧的,最令人恐惧的我们还没有见到,那就是白鲸呀!”

  “今晚上他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白鲸,因为亚哈船长要去捉白鲸。”

  “现在我害怕极了,我像我的小鼓一样地抖着。”

  “那不知藏在何处的白鲸,我的神呀,请你可怜可怜我比普吧,可怜可怜我这不足轻重的黑小子吧,我可不是故意跟他们结成一起和你作对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