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埃及三部曲一谋杀金字塔 > 第三十九章
  门殿长老正在为木模林间的鸢尾花浇水。五年前妻子去世后,他就一个人住在南区的别墅。

  “你这样做感到骄傲吗,帕札尔法官?你珐污了原本人人敬重的将军的声誉,让人心恐慌,却无法使你的朋友苏提获得胜利。”

  “这不是我的目的。”

  “那么你想要什么?”

  “事实真相。”

  长老故作恍然大悟状:“喔,事实真相啊!你不知道事实比泥鳅更滑溜而难以掌握吗?”

  “但我不是也披露了一项对国家不利的阴谋吗?”长者不耐烦地说:“别再说这些蠢话了。还是先帮我站起来,然后在水仙根部慢慢地浇点水。这样能够化解一点你平常的戾气。”

  帕札尔照做了。长老问道:“你安抚了我们的英雄了吗?”

  “苏提的怒气难消。”

  “他想怎么样?他以为草率行事就能推翻亚舍?”

  “你跟我一样知道他有罪。”

  “你太不谨慎了,又一项缺点。”长老摇着头说。

  “我的论点会使你不安吗?”帕札尔反问道。

  “到我这把年纪,什么也打动不了我。”

  “我以为恰恰相反。”

  “我累了,已经不能再进行长时间的调查工作了。既然你开始了,就继续做吧。”

  长老懒懒地说。

  “我应该没听错……”帕札尔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完全没听错。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再变卦。”

  消息在王宫和各公家机关很快地传了开来,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高层竟然没让帕札尔法官移交出亚舍一案。虽然这次的案子并没有成功,他的严格却使得不少达官贵人对他另眼相看。他既不偏袒原告,也不袒护被告,预审中所有缺漏之处他都直指不讳。有些人觉得他年纪虽轻却是前途无量,不过以被告的性格看来,也应该多少会受影响吧。

  或许帕札尔不该太相信苏提的证词,他毕竟只是个昙花一现、性情怪异的英雄;假如大家在细想之后,都相信将军是无辜的,那么一定都会认为法官太过于扰民了。可是如果五名退役军人的死与神铣的失窃,果真牵涉到一项阴谋,那么这几宗引起争议的案件就不该受忽略。无论如何,国家、司法机关、朝野显要、全国人民都期待着帕札尔法官早日揭发真相。

  虽然帕札尔受命继续调查,平息了苏提的愤怒,但他还是窝在豹子的怀中,希望能忘却失望的心情。他答应了帕札尔在尚未商议出对策之前,不可轻举妄动。他仍保有战车尉之职,不过却得等到正式宣判之后,才有机会再参与任务。

  沙漠与采石场上的沙石在夕阳下闪着金光;工人的工具不再发出声响,农夫回到了农场,驴子也卸下了重担休息了。孟斐斯的居民都在屋顶的平台上,一边乘凉一边吃着干酪、喝着啤酒。勇士伸直了身子躺在布拉尼的阳台上,回昧着它刚才吃完的烤中肉的滋味。远方吉萨高地上的金宇塔,就像个完美无理的三角形,矗立在永恒边界上的暮色中。这一夜的埃及也将如同拉美西斯大帝统治下的每一夜,静静地入睡,等待着太阳战胜深渊之蛇(每晚太阳都必须在地下的世界对抗并击败巨蛇阿普皮斯,这条巨蛇在中古神话中则以龙的形态出现)后再度升起。

  “你已经越过障碍了。”布拉尼说。

  “谈不上是成功。”帕札尔不同意老师的说法。

  “你已经被公认为正直、有能力的法官,又能够毫无羁绊地继续追查真相,还能奢求什么呢?”

  “亚舍发了誓却说谎,他不但是杀人凶手,更发了伪誓。”

  “陪审团并没有指责你。不论是警察总长或妮诺法夫人都没有试图为将军脱罪。

  他们让你得以执行天命。“布拉尼试图安慰他。

  “门殿长老很想让我交出这件案子。”

  “其实他对你的能力很有信心,而且首相也希望获得更充分的资料,以便做适度的干预。”

  “亚舍已经有所防范,销毁了所有的证物。我的调查恐怕不会有太大的收获。”

  “你未来的道路既险又长,但你一定能到达终点的。不久,你将获得卡纳克大祭司的支持,庙里的档案资料将随时供你取用。”

  布拉尼的任命一旦生效,帕札尔就要马上调查有关神铁与横口斧凿失窃的案子了。

  “帕札尔,你终于能完全自主了。你要明辨公理,不要受到那些正邪混淆、对错不分的人蛊惑而误人歧途。这次的审讯只不过是个小小开端,真正的冲突还在后面呢。奈菲莉一定也会以你为傲的。”

  夜空的星光中闪烁着圣哲的灵魂。帕札尔不由得感谢诸神。让他在人间也能遇见这么睿智的一个人。

  北风是一只静默、喜欢沉思的驴子。它只有在很特别的时刻才会发出这种驴子特有的嘶叫声,又尖锐又刺耳,几乎可以把整条巷子的人全吵醒。

  帕札尔惊醒了,的确是北风的叫声,这时天才刚亮,他和勇士本来打算今天要多睡一会儿的。帕礼尔打开了窗户。

  屋外聚集了二十来个人。只见御医长在前面挥舞着拳头吆喝道:“帕札尔法官,这些是孟斐斯最优秀的医生!我们要告奈菲莉医生制造危险药品,还要把她赶出医生团体。”

  帕札尔在最热的时刻在底比斯西区上了岸。他调来了警方的车载他到奈菲莉佐的村庄,原本在挡雨檐下睡午觉的车夫,也只好听令火速前往了。

  一切都在太阳的掌控之下,时间停滞不前,棕搁树仿佛将永远这般青涩,人也陷入了无声的昏沉状态。

  奈菲莉不在家,也不在实验室里。

  “在运河那里。”被唤醒的老人说。

  帕札尔不再搭车,一人沿着麦田,穿过林荫庭园,经由小径来到了村民经常前来浸浴的运河。他走下陡斜的坡路,穿越一片芦苇丛,他见到她了。

  他本该出声叫她,闭上眼睛,转过身去,然而奈菲莉的美实在太迷人了,他整个人愣在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赤裸着身子在游泳,姿态的优雅就仿佛不受任何阻力,只是随着水波前进。

  她把头发拢在芦苇编成的泳帽里,因而能在水中穿梭自如。颈间,挂了一串绿松石珠子项链。

  她看见帕札尔后,还是继续游泳,并向他招呼道:“水好舒服,下来炮泡水吧。”

  帕札尔于是脱去缠腰布向她游去,浑然不觉河水的清凉。他握住了她伸出的手,内心激动难抑。忽然一个波浪打来,推近了两人的距离。当她的Rx房碰触到帕札尔的胸膛时,她并没有退缩。

  帕札尔于是放大了胆子,把嘴唇贴上她的唇,然后紧紧地抱住她。

  “我爱你,奈菲莉。”

  “我会学着爱你的。”

  “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以后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他吻了她,姿势有点笨拙。两人相拥着上了河岸,躺在芦苇丛中的沙滩上。

  “我也是第一次,我还是处女。”奈菲莉轻轻地说,带着点羞涩。

  “我要把一生献给你。明天我就到你家去提亲。”

  她笑了笑,全身散发着一种被爱情征服的慵懒。“爱我,好好爱我。”

  他翻身压在她身上,定定地凝视着她淡蓝的双眼。他们的身与心就在这正午的阳光下结合了。

  奈菲莉静静听着父母的训示。她的父亲以制造门门维生,母亲则在底比斯市中心的一家工作坊当织布工。父母亲都不反对这门亲事,但是他们希望先见见未来的女婿再说。

  当然了,奈菲莉结婚并不需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但她对双亲的尊敬使得她无法忽视他们的意见。母亲的看法有所保留:帕札尔会不会太年轻了一点,至于他的未来,疑虑也就更大了。而且,今天提亲的日子耶,竟然还迟到!他们的烦躁也感染了奈菲莉。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若是他已经不爱我了呢?或是不像他所说的,其实他只想追求一段短暂的激情呢?不,不会的,他的爱必定能坚如底比斯山。

  他终于出现在奈菲莉双亲简朴的住处了。为了使这一刻显得更正式与郑重,奈菲莉必须保持冷淡的态度。“很抱歉,我在巷弄里迷路了。我的方向感实在不太好,平常都是我的驴子带路的。”

  “你有驴子?”奈菲莉的母亲惊讶地问。“它叫北风。”

  “年轻又健康吗?”

  “他从来没有生过玻”帕札尔笑着说。“你还有什么财产?”

  “下个月我在孟斐斯就有房子了。”

  “法官是个不错的职业。”父亲说道。

  “我们的女儿还很年轻,你不能再等等吗?”母亲坦白地问。

  “我爱她,我希望马上和她结婚,一刻也不要浪费。”帕札尔的神情十分严肃而坚决。奈菲莉深情地凝视着他,分明已经深陷情网,她的双亲也只好屈服了。

  苏提的车驰骋过孟斐斯主要军营的大门,卫兵急忙丢下长矛扑身倒地,以免被马车辗得粉碎。苏提没有勒马便跳上了台阶,马儿则继续飞驰进了大中庭。他四阶并做一阶,直奔位于高阶将领区亚舍将军的住处。他的前臂往劲背一切,解决了第一个警卫,然后一拳击倒了第二个警卫,接着又一脚踢中了第三名警卫的命根子。

  这个时候,第四名警卫则趁机拔剑出鞘,伤了他的左肩。剑伤的痛楚更激增了苏提的怒气,他两手一握,便将对手捶昏了。

  亚舍将军坐在一张草席上,面前摊着一张亚洲地图,他转过头问苏提:“你来做什么?”

  “消灭你。”苏提恨恨地说。

  “冷静一点。”

  “你逃得过法律制裁,逃不过我。”

  “你要是攻击我,你就无法活着离开这个军营。”将军语带威胁。

  “你双手沾满了多少埃及人的血?”苏提咬牙切齿地说。

  “你当时太累了,所以才会眼花。你看错人了。”将军仍旧矢口否认。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

  “我们和解吧。”

  “和解?”

  “我们公开和解是最完美的解决方式。这样一来,我可以安稳地当我的将军,你也可以获得晋升。”

  他的话才说完,苏提便扑了过去,死命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去死吧,败类!”

  亚舍将军宽宏大量,并不对苏提提出告诉。虽然苏提认错了人,但是他能够理解,换做是他的话,他也会有相同的反应的。这番言论为他博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打底比斯回来之后,帕札尔干方百计把被拘留在主要军营的苏提救出来。亚舍甚至答应只要苏提主动辞退军职,他便不再追究他违抗命令与侮辱长官的罪行。

  “接受吧。”帕札尔建议道。

  “对不起,我没有遵守承诺。”

  “对你,我总是太宽容了。”帕札尔苦笑着说。

  “你打不倒亚舍的。”苏提十分沮丧。

  “我会坚持下去。”

  “他太狡猾了。”

  “别再想军队的事了。”

  “反正我一向讨厌纪律的束缚。我还有其他的计划。”

  帕札尔对他的计划恐怕是心里有数。他不愿再谈,便问道:“你可以帮我准备一个宴会吗?”

  “什么宴会?”

  “我的婚宴。”

  阴谋者在一处废弃的农场重聚了。每个人都十分小心,没有被跟踪。

  自从掠夺了大金宇塔,盗走了法老王正统地位的象征物事之后,他们只是在一旁观看。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件,使得他们不得不做决定了。

  只有拉美西斯大帝一人知道,他的王位很可能朝不保夕。一待他力量减弱,他就必须举行再生大典,届时他就不得不向朝廷与全国人民承认他已经不再拥有众神的遗嘱了。

  “国王的耐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多了。”第一个人说。

  “耐心等待,这才是我们最好的武器。”另外一个安抚着他。

  “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他依然不安。

  “我们有什么损失呢?法老王现在已经是绑手绑脚了。他有所行动,向官员采取强硬态度,但是却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他现在很坚定,但终究会渐渐软化变弱,他已经走投无路了,他自己知道。”

  “可是我们丢了神铁和横口斧凿。”

  “那是一时失算。”安抚者已快失去耐心。

  “我很害怕。我们应该就此罢手,把偷来的东西还回去。”

  “笨蛋!”

  “眼看就要成功了,不能轻言放弃。”第三个人发言了,“埃及已经在我们的手中了,不用多久,整个国家和财富都将属于我们。你难道忘了我们伟大的计划吗?”

  “任何征战都难免有牺牲,这次的牺牲也将更大!我们不能因为内疚面前功尽弃。

  几具尸体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要完成我们的大业。“第四个人劝着浮躁者。

  “帕札尔法官的确是个危险人物。我们今天之所以聚会,就是因为他的紧追不舍。”

  “他会慢慢松懈的。”第四个人冷静又威严。

  “你错了,他的顽强绝非其他法官可比。”

  “他什么都不知道。”

  “第一次主持那么大的庭讯,却能毫无惧色。他有些直觉是很可怕的;他搜集了不少重要的证物,很可能会坏了我们的事。”

  “他初到孟斐斯时,只有一个人,现在却拥有不可忽视的支持力量。如果他再往正确的方向踏出一步,还有谁能阻止得了他?我们一定要阻挠他后续的动作。”

  “现在还不算太迟。”胜利者绝不会自乱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