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埃及三部曲二沙漠法则 > 第四十章
  帕札尔看着斯芬克斯,只见巨大雕像的双眼充满自信地注视着旭日,仿佛早就知道自己终将在地狱的恶战中打败毁灭性的势力。它就这样守着矗立于高地上的齐阿普斯、齐夫林与迈寒利诺斯三座金字塔,日夜不停地为人类的生存而奋战。

  帕札尔命令几名采石工人将斯芬克斯两爪间的石碑移开后,发现有一个上了封的盆饰和一块嵌着石环的石板。其中两人掀起石板,眼前出现了一条又窄又低的通道。

  首相拿了火炬率先进入。才走不久,脚下就踢到一个粗玄武岩制成的杯子,他抬起杯子继续弯身前进,最后被一道墙阻挡了去路。在微弱的火光中,他发现墙上有几块石头被凿了下来,穿过墙直往下去便是大金宇塔的下方石室。

  他将盗墓贼的路线来回走了几遍,然后才开始检视那只杯子。杯子是以非常坚硬并极难雕琢加工的粗玄武岩制成,内部还留有一些油渍。他好奇地将杯子送往普塔赫神庙化验,经专家指认的结果,竟然是埃及所禁用的石油。因为这种燃料会将墓壁熏黑并危害到工匠们的呼吸器官。

  于是帕札尔立刻下令对西部沙漠矿工与负责管理火绳与照明用油的单位展开彻查。接下来则是他首度前往最高法庭,他的重要幕僚已经都等在那里了。

  他的官袍是一件以厚布裁剪、高度及胸,井上了浆的长罩衫,穿上之后须将两条带子绕到颈后打结固定。在他前式的缠腰布上,还罩着一件豹皮,用意是提醒法老之下的最高首长必须行事迅速如豹。此外还有一顶厚重的假发遮盖住原有的头发,以及一个大大的颈饰服贴地垂在胸前。

  帕札尔脚穿皮鞋、右手握权杖,穿过两旁排列的书记官,步上台阶、走到一张高椅背的座位前,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的部属。他脚下的一块红布上放了四十根刑棍。当最后首相将玛特的小雕像挂到他的细金链上之后,便正式开庭了。

  “法老已经清楚地宣布过首相的职责,而这些职责自祖先创国以来便未曾稍变。法老所要追求的真理,也正是我们所要追求的,将来我们更须共同努力维护司法正义。只有将正义散布到各个角落,成为人类呼吸的一部分,进而将恶念驱逐出人体,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荣耀。我们必须济弱扶倾,绝不听信谗言,并尽力维护秩序、打击暴力。汝等皆须以身作则,凡是借职务之便谋一已之私者,一律撤职。更不要想以花言巧语博得我的信任,因为我只相信实际的行动。”

  首相简短的演说、一丝不苟的内容,再加上沉缓稳重的语气,便得在场的高官们尽皆失色。原以为新首相缺乏经验、年少可欺,想趁机混水摸鱼的人,无不立刻打消此念头;而原以为巴吉一走就能松一口气的人,也全都失望了。

  历任的首相中,有人首重军防,有人注重水利,也有人以税务为先。帕札尔的施政重点又是什么?第一次开庭便能一窥究竟了。

  “传制造蜂蜜的负责人出庭。”

  ***

  卡吉绿洲四周的沙漠冷风风飕飕。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养蜂老人正想念着他养的蜂和那一个个的蜂箱。,他收蜂蜜从来不用任何防护措施,因为他对蜜蜂的习性了如指掌。根本不怕。其实蜜蜂不也是法老诸多象征之一吗?这小小的动物勤奋不懈,既是几何专家,又是炼金术士,专门制造香醇可口的黄金。老人采收过的蜂蜜从琉璃鲜红到晶莹剔透,已经不下一百种,直到有一天,一名书记官心生忌妒竟指控他偷窃。盗取这种须由警察护送的珍贵食品,可是极大的罪名。于是从那时起,他再不能将蜂蜜倒入小容器中,以腊封口后编号、也再不能欣赏到他最喜爱的嗡嗡乐声。从前每当太阳西下撞击到地面而洒下几滴泪珠时,就会化成蜜蜂。它们诞生自神圣的光辉中,也构筑了大自然。

  然而如今在拉神的余晖中,只剩下一个瘦骨嶙峋的苦役犯,正忙着为牢友们烹煮散发着恶臭的食物。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他便跟着其他囚犯一块儿出去看个究竟。

  远处一支队伍正浩浩荡荡往牢营而来:五十多名军人之外,还有二轮与四轮战车及战马。该不会是利比亚人入侵了吧?他惊讶地揉揉眼睛,才发现他们都是埃及的士兵。军队到达后,走出一个人,也不管向他行礼的守卫便径向厨房而去。

  老人这时候终于认出了帕札尔,他简直不敢置信。“你……你没死?”

  “我听了你的指点,成功了。”

  “你回来做什么?”

  “我没忘记对你所做的承诺。”

  “你快逃吧!你会被逮回来的。”

  “放心、这些守卫还得听我的呢。”

  “这么说……你恢复法官的身份了?”

  “法老已经任命我为首相。”

  “你别拿我这个老人开玩笑了。”

  两人正说着,忽见两名士兵带来了一个垂着双下巴的肥胖书记官。

  “你认识他吗?”帕札尔问道。

  “就是他!就是这个人说谎害我坐牢的。”

  “现在我建议你们角色对调一下:他来服苦役,你呢。就到蜂蜜供应部门当书记官。”老人一时兴奋,竟昏倒在首相的怀里。

  ***

  报告清晰明确,帕札尔满意地称赞了书记官。西部沙漠大量蕴藏的石油,一直是利比亚人所最感兴趣的,他们甚至有好几次企图开采并加以贩售,但都被法老的军队所制止。因为埃及的学者们都认为这种石头的油是有害的危险物质。

  朝中只有一名专家负责研究并分析石油的特性,也只有他能进入由军方管辖的国家仓库取得石油。见到此人的名字,帕札尔不由感谢众神,并飞快赶进宫去。

  ***

  “我去了由斯芬克斯通往大金宇塔下方石室的地道。”

  “马上将这条密道封死。”

  “石匠已经开始动工了。”

  “你发现了什么线索?”

  “有人用粗玄武岩的杯子烧石油,用来照明。”

  “谁能弄到这样东西?”

  “负责研究石油的专家。”

  “是谁?”

  “戴尼斯的奴隶兼出气筒谢奇。”

  “你知道他人在哪里吗?”

  “根据凯姆最新的情报,谢奇躲在戴尼斯家里。”

  “还有同谋吗?”

  “我会查出来的,陛下。”

  ***

  首相正急着出门时,塔佩妮拦下了他的座车。

  “我有话跟你说!”

  保护首相安全的尉官,挥动着皮鞭想赶她走,却被帕札尔阻止了。他问塔佩妮:“这么急吗?”

  “我要说的话你一定很有兴趣听的。”塔佩妮故作媚态地说。

  帕札尔只好下车,要她长话短说。

  “你代表了司法,不是吗?那么你一定会以我为荣。你说说看,一个因丈夫出轨而名誉受损的女人,算不算受害者?”

  “当然了。”

  “我丈夫就是这样对我,法庭已经惩罚他了。”

  “你丈夫……”

  “对,就是你的好友苏提。跟他通奸的利比亚女人被驱逐出境,他也被判了一年的徒刑。这样的刑责真是够轻的了,法庭将他发配到努比亚的查鲁充军,那个地方好像不怎么舒适,不过苏提却能借此机会为国效力,抵御那些黑人蛮子的入侵。回来以后呢,他会被分配到邮务单位,然后定时付给我赡养费。”

  “你们实在应该好聚好散的。”

  “我本来也这么想,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是爱他,而且我也不能忍受被抛弃的滋味。如果你敢替他脱罪,就是违反了玛特的律法,我一定会四处宣扬。”

  她的微笑颇有威胁的意味。帕札尔隐忍着说:“苏提是该服刑,不过等他回来……”

  “他要是敢攻击我,就会被以杀人未遂的罪名送进苦役牢营。他是我的奴隶,永远都是。”

  “布拉尼的谋杀案还在调查中呢,塔佩妮夫人。”帕札尔口锋一转说道。

  “你得我出罪犯啊。”

  “这是我最大的希望。你不是说你知道一些秘密吗?”

  “我只是随便说说。”

  “或者是不小心说出来的?你不也是使针的高手吗?”塔佩妮露出了不安的神色:“这是从事这一行的基本功夫。”

  “也许是我多心,不过凶手很可能就在我身边。”

  塔佩妮受不了他如此逼视,便转身走了,帕札尔原本要到警察总长那儿,不过这会儿他得先去查查塔佩妮说的是否属实。于是他立刻调阅了苏提的审判过程与判决记录,果然没错。帕札尔可真为难了,身为护法者的他。要以什么办法救出好友才能不抵触法律呢?

  ***

  西莉克斯的老毛病又犯了,奈菲莉不得不在百忙中找出一点时间帮她医治。美锋这个妻子年纪虽轻,但只要一克制不住食欲,体重马上就会直线上升。

  “我看非禁食两天不可。”

  “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吐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吐了可以清清肠胃。”

  “我实在好累……看到你我又很惭愧。我啊,只顾着照顾孩子和丈夫。”

  “他还好吗?”

  “能在帕札尔的手下做事,他高兴得不得了,他实在太景仰他了。他们两人各自发挥专长的话,一定能使国家安定繁荣。对了,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害怕寂寞?”

  “我和帕札尔不管再怎么忙,每天都还是会见面、交换心得。著不这样,我们都撑不下去的。”

  “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们不想生小孩吗?”

  “要等抓到布拉尼的凶手之后。我们已经向神明许过愿了。”

  ***

  一方黑幕笼罩着孟裴斯。因为没有风,厚厚的乌云就这样停留在孟城上空。远近的狗都狂吠了起来。由于天色候然转暗,戴尼斯便也亮起了好几盏灯。他的妻子吃了镇静剂后正安静地睡着。妮诺法的旺盛精力向来驰名,如今却无时无刻不是这么病厌厌的,不过既然变得温顺了,自然也就不会制造麻烦。

  戴尼斯走到工作室去找谢奇,这个小胡子现在就一天到晚关在里头磨刀、磨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他紧张的情绪。

  “休息一下吧。”戴尼斯递了杯啤酒给他。

  “有帕札尔的消息吗?”

  “首相正在处理蜂蜜收成的事呢。他那篇演说辞的确冠冕堂皇。但也只不过是空话罢了。各个阶层的人马上就会开始互相毁谤攻评,他是应付不来的。”

  “你可真乐观。”

  “耐心是很大的优点。不是吗?喀达希要是了解这点,就不会死了。首相现在根本是毫无目标瞎搅和,我们刚好趁机享受一下人生乐趣,最后权力还是得落到我们手中。”

  “我只希望自己能比实际年龄大一点。”

  “你谨言慎行、有效率,你将会成为杰出的政治家。有了你,埃及的科学也将向前迈进一大步。”

  “石油、毒品、冶金工业……这些在埃及都有待进一步开发。一旦发展了这些受拉美西斯所忽视的技术,我们就能摆脱传统束缚了。”

  谢奇说得正高兴。突然脸色一变,“外面有人。”

  “我没听到声音啊。”

  “我去看看。”

  “大概是园丁吧。”

  “他们从不会到工作室附近来的。”谢奇忽然像是起了戒心似的打量着戴尼斯。“你该不会找了暗影吞噬者吧?”

  “喀达希是走偏了路,你又没有。”戴尼斯沉下了脸说。

  此时,一道电光划过天际,雷声轰隆大作。谢奇着魔般地跑出工作室,又往别墅方向走了几步,然后立刻回头朝戴尼斯狂奔而来。戴尼斯从未见过谢奇如此苍白,他甚至吓得牙齿格格作响。“有鬼!”

  “冷静一点。”

  “身影比夜还黑,脸部还有一团火。”

  “你镇定一点,跟我来。”

  谢奇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去了不料别墅的左厢房竟已陷入一片火海。

  “快拿水来!”戴尼斯正要冲进去,却见一个黑影从火场中跳出来,阻挡了他的去路。只见他倒退了几步,“你……你是谁?”

  黑色幽灵只是挥动着火炬。

  已经稍微恢复冷静的谢奇,回到工作室拿了一把匕首后,慢慢朝着纵火的人逼近。不料,幽灵竟直接将火炬往他脸上一插。

  一时血肉被烧得咳咬作响,谢奇也痛得大叫,还跪到地上,使劲地想把脸上的火炬拉扯下来。但对方也在这个时候拾起了他掉落的匕首,往他喉咙一割了结了他。

  戴尼斯早巳面无血色,便想往庭园跑。突然幽灵开口了。

  “你还想知道我是谁吗?”他不由得定下脚步,转过身来。原来向他挑战的是个人,而不是冥世的恶魔。他于是不再惊慌,倒是觉得好奇。

  “看着吧,戴尼斯。看看你和谢奇的杰作。”

  天色实在太暗,看不清楚、戴尼斯只得趋前几步。

  远处传来了尖叫声。有人发现失火了。

  幽灵缓缓拿下面具,原本妓好的面容只剩一片扭曲变形的伤疤了。“你认得我吗?”

  “哈图莎王妃!”

  “你毁了我,我也要毁了你。”

  “你杀了谢奇……”

  “我只是制裁了毁我的刽子手。杀人者终究要偿命的。”

  她将巴首伸进火焰深处,手却仿佛毫无感觉。“你逃不了了,戴尼斯。”

  哈图莎向他走去,刀刃已经发红。戴尼斯若出其不意地袭击,应该可以压制得了她。但是王纪的疯狂心态与行径,却让戴尼斯不敢轻举妄动。就等着警察逮捕她吧。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往别墅直劈而下,墙被击倒后,火舌急蹿而出,烧着了戴尼斯的衣服。他慌张地在地上打滚,试图扑灭身上的火。

  他却没看见面无表情的幽灵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