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综英美]反派家族企业 > 第21章
甲,威尔逊却并未挂断电话,小丑幸灾乐祸的怜悯声音透着电话传了过来,“可怜的小蝙蝠,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而你我早有结盟。”

  小丑虽然精神不太正常,然而会进入阿卡姆接受治疗,却全是为了威尔逊。大约半年前,老头子察觉到了克莱恩的隐瞒,推测出了他的背叛,开始着手调查,那时候威尔逊也是调查人员之一。而后过了不到一周,也不知道老头子私下里查到了什么,竟不再允许威尔逊对事件的跟进,更是明令禁止他前去哥谭,清理门户。

  威尔逊百思不得其解,而那时小丑早已为了帮他获取更多的信息而深入阿卡姆内部,以一名接受治疗的病患身份。

  而就在不久前,他被克莱恩选中成为新的实验体,为了自保便趁乱逃脱,也将疯人院内部的信息一并带了出来。

  小丑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帮手,除了他喜欢在行动中做些“小动作”以外。他的小动作引发了曼哈顿的连环杀人案使他们被拖慢了脚步,又叫克莱恩产生了警惕,龟缩于阿卡姆再不走出半步。

  威尔逊对此毫无办法,若非珠宝展会里出现了他的名字,自己大概也得去硬闯阿卡姆了。

  那个戒备森严的疯人院,里面的人想要逃脱犹自困难,外面的人若想要潜入更是难如登天,之前小丑逃脱之时,尚没有影武者联盟的成员护卫,如今却连哥谭的黑暗骑士,都一度失手而归。

  威尔逊的目的是捕获克莱恩,然而身陷阿卡姆的小丑仍需支援,*实验室里的设备药剂需要毁灭,威尔逊分身乏术,蝙蝠侠恰巧在这时撞进了手里,他便完全没有犹豫的,将对方利用了个彻底。

  毕竟除了三人联手,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想到这里,威尔逊耸了耸肩,“倒也不是全然的利用,至少我帮他肃清了哥谭的治安?没办法,他要抓克莱恩进监狱接受审判,可我也需要捉他去见老头子清理门户,克莱恩只有一个,我只能满怀歉疚的留为己用了。”

  小丑的回应,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

  威尔逊暗暗翻了个白眼,挑明道:“而且没有蝙蝠侠,你一个人想要从加强戒备的阿卡姆逃脱,恐怕也不容易吧。”

  小丑却有些不大看好,“说是这么说,只可惜小蝙蝠受了伤,战斗力也不知还剩下几成。”

  威尔逊不满,“若不是你装神弄鬼,隐瞒了重要信息,蝙蝠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受伤?”

  小丑满脸的不服气,却耳尖的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开锁声,匆忙说道:“院长的爪牙来巡视了,我得先回去。”说完便匆匆挂断了电话。毕竟要是被他们看到囚室里关押的试验品大喇喇的在走廊里拍视频,那可就有意思了。

  威尔逊自然明白这点,他收起有些发烫的手机,走出书房,一路下到地下密室,找到了犹在忙碌的wx-79,“行动需要的装备准备的如何?”

  机器人管家端坐在电脑桌前,迅速的在一台巴掌大的电子设备中输入程序,手指快得甚至出现了道道残影,几秒后他敲完最后一个键,收回双手站起了身来,“所有程序确认录入完毕。”

  威尔逊拿起那个不足巴掌大的微型电脑,笑眯眯的装进了口袋,“黑斑的行动只有五分钟,我会提前撤离,和你汇合,我们到时怎么离开?”

  “直升机已就位,随时准备接应。”

  威尔逊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再问了。

  天色已然大亮,威尔逊算了算时间,在后腰揣了把备用的手.枪,便和机器人管家告别,转而去找黑斑们汇合了。

  #

  时间很快到了行动前夕,西蒙敲开了威尔逊和尼尔共用的客房,将拎来的两口袋子丢给了两人。

  威尔逊倒出里面的黑斑制服,捏着自己那套白森森的无脸面具,在镜子里比划了一番,“真糟糕,我好像不太适合这身装扮。”

  尼尔也心情不太舒畅的叹气,“没有帽子,感觉身体失去了重要的一部分,空落落的提不起力气。”

  西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亲自过来送服装,实在有些失策。他清了清嗓子,“准备一下,伙计们,我们整点准时出发!”

  送走西蒙,威尔逊一把关上屋门,“不通知你的搭档?”

  “才不是什么搭档。”尼尔耸了耸肩,盲打了一段信息给彼得发了出去,“只是监护人罢了。”

  “好吧随你,不过接下来可要看我们的了。”

  “的确。”尼尔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说:“我不会询问你的目的,只要你别拖我的后腿,朋友。”

  威尔逊一点也不意外尼尔看出了这一点,他友好宽慰,“放心,我的目标可不是黑斑。”

  两人穿好衣服,默契的相视而笑,一起将面具扣到了脸上。

  第21章

布鲁斯韦恩的右眼皮一直在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冥冥中有什么注定了,这次的行动不会顺利。

  腹部的伤口又是一阵钝痛,手臂也疼得抬不起来,布鲁斯的额头不由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深吸口气,忍痛摘下面具,随之露出的脸孔坚毅却苍白,嘴唇也浅淡的几乎没有血色。

  他皱紧了双眉,将面具搁置在橱柜的钢架上,又单手褪下战甲,丢在了地上,“我的盔甲太薄了,阿弗。”

  没有蝙蝠衣的遮挡,布鲁斯身上新旧交叠的伤疤便再也掩藏不住,赤.裸裸得暴露了出来。老管家闻声赶来,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抿了抿唇,眼底滑过一抹明显的心疼。

  老阿弗雷德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韦恩家,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后代,在韦恩夫妇被杀后,也没像其他仆人那样收拾离开,而是留了下来,将布鲁斯少爷一手照顾长大。他和少爷一起宽慰彼此,一同怀念过往,对他的感情早已超过了一般主仆。

  他将那孩子看做了亲人。

  可现在他唯一的亲人几度深入险境,伤痕累累,他却毫无办法。

  布鲁斯要守护的哥谭,是倾注了韦恩老爷无数心血的城市,他根本无法阻止。老管家不准痕迹的叹了口气,调整心态,将所有的不忍与反对一一隐藏,笑着将端来的早点放到桌上,捡起了那件报废的蝙蝠衣,“那我们恐怕又要麻烦福克斯了。”

  “胸甲的部分就很不错。”布鲁斯活动着手臂,渐渐从僵硬变得灵活,“让福克斯试试把战甲其他部分,也做成相同的材质?”

  “会不会有点重?”

  “……也许?”布鲁斯确定手臂的疼痛不再影响自己的行动,便在展柜里取出一套新的蝙蝠衣,以备今晚使用,“但首先得让他做出来,我穿上试试。”

  老管家将早餐朝布鲁斯的方向又推了推,“不过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在它们凉透之前吃光吧,布鲁斯少爷。顺便说一句,这次伤口缝合的还不错。”

  每次布鲁斯都将伤口缝的乱七八糟,这次却很整齐,想来也不会是布鲁斯自己的手笔。就像是为了印证老管家的猜测,布鲁斯挑了挑眉,朝奥古庄园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应该说,伤口处理的相当完美。我可不觉得有能力买下市郊庄园的富家公子,会有这么一手出神入化的治伤手法。”

  老管家没有说话,只是掀开餐盘的盖子,拉开皮椅,用行动示意他现在该做些什么。布鲁斯投降般地举了举手,老实地坐了下来,插起一截培根,塞进了嘴里。

  “噢,阿弗!你的手艺又进步了!”布鲁斯眨了眨眼睛,一脸诚恳的恭维。

  ……

  悠闲的时光总是结束的很快。

  下午茶时间刚过,克莱恩还未离开阿卡姆,布鲁斯到正好来得及去商区外围遇袭的地点看看,能否找到那只漆箭。考虑到天光大亮时自己的蝙蝠衣太过显眼,也不方便行动,布鲁斯略一思索,便乘升降梯回了卧室,在特地置备的一柜子花花公子行头里随便一翻,套了件骚包的粉衬衫,打了条格纹窄领带,就匆匆下了楼,和忧心忡忡的老管家告完别,飞速飙车离开了。

  袭击他的冷箭并不难找。

  布鲁斯将车停在路边,故作悠闲的在之前遇袭的大厦周围闲逛,没走几步,一束格外刺眼的光线猛地射来,激的眯起了双眼。借着抬手遮挡的空档看去,大厦后的花圃里有什么在泛着光,布鲁斯心头一动,便大步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并不少,若特地伪装小心翼翼的搜查,难免会引人注意,而像布鲁斯这样大大方方的走来走去,却并不显眼。他朝着反光地点走去,拨开一簇花丛,果然见到了掩在其下的那支长箭。

  长箭箭身漆黑,是夜色中最好的掩体,箭头极为锋利,刻有些曲折回环的古怪纹路,箭羽材质坚硬,却并非布鲁斯所熟悉的任何一种,他努力回忆之前在影武者联盟所见,的极为是相似。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布鲁斯总觉得除了在联盟里的那段时间,在更早以前,他就见过相似的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分明记得,试炼之夜自己一把火烧毁了联盟的基地,忍者大师也意外身亡,没道理影武者联盟这么快就又重整了旗鼓,将目标对准哥谭!

  布鲁斯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他看了眼时间,距离晚间的行动只剩不到三个小时,是时候回蝙蝠洞做些前期准备,便将种种疑惑暂且放下,随手将箭矢丢进副驾驶,他钻进跑车,打算回程。

  恰在此时,一道布鲁斯极为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叫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他当然不会认错,那是瑞秋道斯,他的青梅竹马,曾一度迷恋的人。若非自己成为了黑暗骑士蝙蝠侠,有了必须要守护的城市,他早就和瑞秋表白,成为她的恋人了。

  不是布鲁斯过度自信,但身为一名男性,特意关注的女人对他到底有没有好感,他自然是知道的。布鲁斯十分确定瑞秋喜欢自己,可就在刚刚,她却和一个他从没见过的男人有说有笑,态度十足亲昵的走了过去!虽然决定成为蝙蝠侠后自己就有意无意地疏远了瑞秋,但怎么说呢,见到瑞秋有了新欢(?),布鲁斯还是多少有些失落。

  错眼看见副驾驶上戳着的箭矢,还未解决的危机提醒着布鲁斯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叹了口气,收回了巴巴看去的目光,布鲁斯启动跑车,驱车离开。

  汽车开出两个路口,布鲁斯握住方向盘的手猛地一紧,一个刻意被他压在心底的画面突然浮现了出来。

  那几乎可以算是他童年悲剧的起始。

  那时候布鲁斯仍是个被父母宠爱的小少爷,瑞秋是家里帮佣的女儿,他们经常在后院里奔跑嬉闹,那天瑞秋找到了一块锈迹斑斑的矛头,他们两个便为此争夺了起来,他一时使坏,抢了矛头跑开,然后便失足掉进了枯井中,崴了脚,还遭到了蝙蝠的袭击。

  他从那时起开始惧怕蝙蝠,也因此在一家人欣赏歌剧时,演员们另类的表演方式让他回忆起了那个阴森的枯井和扑棱棱乱飞的蝠群,他害怕了,便央求父母离开。然后就在歌剧院后门的那条巷子里,他失去了一切。

  现在想想,那块矛头的确和联盟的箭头十分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