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历史]大汉首辅 > 第116章
后,那使者单独对张贺说:“太子殿下知道我这次前去朔方,特地拖我将此物带给你。”

  张贺双手接过,却是一个布包,将布包打开之后,里面整齐折叠着一套新缝制的做工精细的冬衣,上面摊着一张缣帛,刘据在上面写道:

  “子珩如晤,吾闻塞北苦寒,忧君战袍百战已破,故为君添置新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莫迟,吾在泰山候君早日相见。”

  张贺将缣帛折叠藏在袖中,心里如同新衣一般熨帖。

  从朔方城动身已经是开春,阴山下的溪流中雪水已经化开,原野上依稀有了点滴野花的模样。

  张贺难得跟着两位将军坐了四匹马拉的车驾,虽然古代两轮车行驶在路况不够平整的道路上,到底不比现代的汽车来得平稳,但因为车里均垫着厚厚的褥子,所以这沿途颠簸远比骑马要享受多了。

  因为卫青自乌梁海受冻之后,原本一直未好的风寒竟然有了加重的趋势,所以半路由霍去病做主,车驾改道秦直道,先回了长安。

  面对着骠骑将军肃杀的脸庞和皱起的眉峰,体检司的人如临大敌,围绕着卫青团团检查了一遍,说是大将军从儿时受冻带来的先天不足,几次边关作战已有折损,本来在长安养着也无大碍,这次竟然去了极寒之地的冰湖,却是大伤元气,建议以后不要再往北方出征了。

  卫青怀揣着手炉,裹着平阳公主给他新做的一件厚重的冬衣,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我这是已经老了吗?”

  “胡说,陛下还活蹦乱跳到处折腾着要求神封禅,怎么就轮到舅舅抱怨老了?”霍去病不高兴地说。

  “太医这不是都不让我上战场了吗?”

  “微臣只是建议大将军先将养数年。”太医连忙安抚道,“以后调理好了身体,也不是不能出征的,只是别在去那苦寒之地。”

  “瀚海都被我们汉军彻底扫清了,你留了赵充国在那里,和我麾下的赵破奴一起,将漠北的关塞都建造起来,以后屯兵守卫,不愁匈奴再在北境作乱。”霍去病道,“剩下那些周边宵小,又何必劳烦舅舅亲自出马?”

  “乌师庐遁入西域,恐怕日后丝路周边不再安生。”卫青叹道。

  “西域那些小国何足惧?”霍去病用手一指张贺,“到时候我带着他去收拾了便行。”

  张贺突然被霍去病提到,受宠若惊地回答:“末将任随骠骑将军差遣。”

  卫青欣慰地点头道:“去病这会也知道提点年轻的将领了。”

  霍去病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当年舅舅手把手教我行军打仗的道路,这小子和据儿关系甚好,我带着他点,以后据儿身边也好多个人照应。”

  体检司给卫青开了药方,将养了数日之后,算算快要到刘彻事先定好的泰山封禅的吉日了,卫青便命人准备启程往东边而去。

  因为张贺还兼着上林苑内的职务,所以出发前特地拜访了两位将军的府邸,核对此时封禅需要携带的一些物资。

  在骠骑将军府上,霍去病的妻子手里摇着一个大胖小子,已经长过霍去病腰间的霍嬗正抱着霍去病的大腿撒娇:“爹爹,嬗儿也要去参加封禅。”

  张贺马上想起,历史上九岁的霍嬗就是参加了元封元年这次泰山封禅,和刘彻单独登上山顶之后,不知道是吹了风受了凉还是怎样,等刘彻封禅礼毕,东行到海上时,突发急病,一日之内就去了。

  也许,应该帮他避开这次的劫难?

  这么想着,张贺开口对霍去病说:“骠骑将军,此去泰山路途遥远,侯世子年纪尚幼,到了那边人员混杂也米有女眷好生照料他,恐怕不是很妥当。”

  霍去病疑惑地打量了他几眼:“你是让我别带嬗儿过去?”

  张贺非常诚挚地点了点头:“体检司的人每年也有给侯世子做检查,世子带了一点胎中带来的羸弱,调养了年余方才大好,此时一路舟车劳顿,恐怕又带出原先的病根来。”

  霍去病沉吟片刻道:“你这人有时候说话神神叨叨的。”

  张贺乍被霍去病如此吐槽,心中大震,正要解释,却见霍去病继续说道:“不过前几次你说的也都有理,我就听你一回吧。”

  “嬗儿不能跟爹爹一起去了吗?”霍嬗抬起头,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问。

  霍去病摸了摸他的头:“嬗儿乖,在长安好好照顾弟弟,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春四月,卫青霍去病的车驾来到了奉高县,和刚兴致勃勃从东海折返的刘彻会面。

  张贺跟随他们进去的时候,正看到儒生和方士就封禅仪式各执己见,争论不休。他们的争论要么是引经据典,要么是荒诞不经,在张贺耳里听着和天书一般。他偷眼看卫霍两位将军,他们的神情也是对这些高谈阔论不感兴趣的。

  还好刘彻看到卫青霍去病到来,很快结束了讨论,让他们自己出去找地方慢慢掐去,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仲卿,去病,你们总算赶上这封禅大典了。”

  卫青也回以微笑:“全赖陛下神灵,我军在瀚海、燕然均大获全胜。”

  “朕听说张贺这小子这回干得不错。”刘彻亲切地说道。

  张贺连忙谦虚地说:“臣是跟随大将军作战,都是大将军用兵如神,臣此去获益良多。”

  “卫青给我的奏章里,可是对你和赵充国赞不绝口。”刘彻夸道,“看来朕的太子眼光不错,这张贺是能文又能武,人也俊俏灵动。”

  皇帝前半句是正儿八经的夸奖,后面却有些变味的调侃意味在,张贺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低下头。

  这个时候,刘据在一旁说道:“父皇,儿臣和张贺已有数月未见,请求父皇恩准我们两人好好叙旧。”

  “好,你们慢慢叙旧,今天晚上不用过来给我请安了。”刘彻哈哈大笑声还在身后传来,刘据已经扯着张贺的胳膊走出了房门。

  刘彻住在县内的一处驿站里,刘据作为太子,当然拥有自己单独一个独立庭院的小楼。

  一进庭院,刘据就屏退左右,然后张开双手,将张贺紧紧拥抱在怀里。

  “子珩,你总算平安回来了。”

  太子呼出的温热的鼻息贴在张贺的脖子一侧,让他痒得略微发笑起来:“太子殿下,我都说过了本人吉人自有天相,不要为我太过担心。”

  “你在漠北作战的时候,我总担心你是不是受伤,有没有吃好,是不是受寒……”

  听着刘据絮絮叨叨个没完,张贺笑着挣脱了开来:“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许久未见,我竟然不知道殿下变得如此婆妈了。”

  “你说谁婆妈?”刘据的嘴嘟了起来,两人像儿时一样,打闹着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刘据就凑了过来,一手握住了张贺腰间的碧玉带钩,压低声音说道:“让我检查一下你这次哪里受了伤。”

  帷帐低垂,衣衫滑落,房间里的气氛很快旖旎了起来。偶尔有风掀起帘子,一室春光乍泄。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久违的福利^0^

  皇帝:请问配角的福利呢?

  作者:不存在的r(s_t)q(被猪猪陛下殴打)



第141章 封禅

  刘彻先携众臣登上梁父山, 以礼祭祀地主。乙卯日, 下令让随行的侍中和儒生都换上隆重的礼服, 在泰山脚下首先行封土礼。

  一个早上,张贺就被刘据叫醒, 换上有司事先准备的礼服。古代祭祀天地的时候, 按照礼制要佩戴冕冠, 玄衣c裳进行祭拜。古代玄色代表着漆黑的夜空, 而c色为赤色,象征着广袤的大地。

  而佩戴在头顶的冕冠,其中的讲究就更多了,天子系白玉珠为十二旒,皇太子和诸侯王系红玉珠九旒,三公诸侯系青玉珠七旒, 卿大夫系黑玉珠五旒。

  刘据此时佩戴的就是九旒的太子冕冠,上黑下赤, 带着一组复杂的玉佩,随着年龄的增长, 他容貌中肖似刘彻的一面渐渐显露了出来, 此时穿上祭祀用的正装,那平素温润的眉眼隐藏在珠旒之下,竟显得有些威严和锐利。

  张贺官职不高, 作为随行人员,穿得就要简单些。因为此时刘彻已经在琢磨着改制,朝野中“色上黄”的议论渐渐多了起来, 因此张贺等亲近随从都穿上了黄色的深衣,头佩长冠。

  西汉的染色技术还不成熟,所以并不是后世想象中的明黄色,而是和大地一样低调的土色,此时穿在张贺身上,倒也衬得他的脸色更加白净红润。

  “启禀太子殿下,车驾已在外面摆好,是否现在就出行?”侍卫过来问道。

  刘据点了点头:“走吧,别让父皇等急了。”

  为了祭祀用的巡礼车驾,全部都是华盖车,刘据拉着张贺并排站在车驾上,往前行了不远,就并入了封禅的车队。

  正所谓天子驾六,在所有车驾最前面的是天子车驾由六匹浑身膘肥精壮的黑马开道,车上挂着日月星辰十二章纹饰的旗帜,刘彻端立其上,大将军卫青骖乘,陪侍左右。

  再紧随其后的一车,上面站着和卫青同样身着冕服,头带七旒青玉珠的霍去病,他的车驾上的旗帜纹饰为山龙九章,由四匹马拉着。

  刘据乘坐的车规制和霍去病差不多,此时并排跟在刘彻的天子车驾后面。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泰山脚下而去。泰山屹立于平原之上,主峰海拔1545,从山脚下往上望去时,青色的山体一层层往上,最高处□□的石头在蓝天下轮廓分明,看起来还是非常高峻,气势恢宏的。

  刘彻按照郊祭太一的仪式,在泰山东面的山脚下封土行礼,所封土宽一丈二尺,高九尺,下面埋有玉牒书。

  当侍从在土坑里放下玉牒,并且在上面落土的时候,张贺在一旁好奇地打量,看不清天子到底在上面写了什么。

  礼毕,刘彻让其他臣子都在山下等候,自己带了卫、霍两位大司马还有太子刘据,在极少数亲信随从的伴随下,登上了泰山。

  泰山之巅是一些造型各异的石头,从山顶往山下望去,只见群山如在脚下,一片云海苍茫,宛如人在天上,俯瞰人间。

  刘彻命人同样在泰山顶上进行了封土仪式。繁复的仪式结束之后,四周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一行人就在山顶临时搭建帐篷,准备休息一宿再下山。

  因为白日里刚进行了肃穆的封禅大礼,所有人心里都荡涤着一股神圣的情绪,夜晚的山巅大风咆哮,刘据和张贺在帐篷里依偎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感受着帐篷外面自然的力量。

  刘彻夜间就把自己单独关在了帐篷里,不知道这夜深时刻,他于天人感应中想到了什么,又感知到了什么。

  第二天张贺是被刘据摇醒的:“子珩,快起来看日出。”

  张贺连忙穿上外套,披着一件玄色斗篷,和刘据一起步出帐外。

  只见四处雾气苍茫,脚下云海蒸腾,从那瞬息万变的云浪之上,一轮红日正徐徐升起,将金色的光芒照耀在此刻正站在悬崖旁边,同样欣赏着这一瑰丽美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