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历史]大汉首辅 > 第55章
贺与霍光赶紧手忙脚乱地将宫人和黄门唤醒,那些人服侍刘彻穿好便服,梳好发髻,准备软舆将天子送到了沧池畔。

  那渐台是位于沧池中央的小岛,地势高峻,四周都是开阔的水面,并且昏暗无灯,最是适合夜观天象的。早有接到消息的黄门在湖边备船,将刘彻和其随从接到岛上。

  渐台上依稀有灯光闪烁,原来早已有人在此占好了观星的位置,此时从水中央望去,台上人影绰约,衣袖翩飞,在一层薄薄的夜雾的包裹下,看起来倒有几分琼台仙人的风范。

  张贺与霍光跟在刘彻后面登上渐台,渐台顶端是一处开阔的平台,上面摆着一台巨大的浑天仪,用来观察漫天星象。

  为了能够清楚地看到今夜的流星,只在渐台四角的方形石笼里点亮了烛火,因此光线不亮,仅仅能看清身边的人而已。

  “阿翁。”刘据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服,抢先跑了过来,“你们终于来了,舅舅还说你怕是睡过头了。”

  刘彻闻言瞪了卫青一眼,卫青淡定地请罪道:“是臣妄议了,还请陛下恕罪。”

  刘彻哼了一声,环视周围一圈,嘴上说道:“今晚来的人还挺全。”

  霍去病手里牵着八至九岁大小的霍嬗,对刘彻说道:“正好今晚臣和舅舅都在幕府彻夜办公,听说有飞星,就一起来了。”

  古代流星大多是凶兆,在刘彻所处的时期也不例外,但是卫子夫怀上刘据的时候,天上出现了蚩尤之旗,其流星所拖拽的红色光焰长竟天,这在古代本是刀兵大起的大凶之兆,但这一年卫青出兵打到了匈奴龙城,在刘彻前期对匈奴作战的多次不顺利之后,第一次主动出击取得了胜利,随后第二年刘据出生,整个国家沉浸在皇帝终于后继有人的喜悦之中,对于刘彻来说,流星对他的意义可以说非常特殊。所以他今晚来看流星,为的是天人感应,感受到底是凶还是吉。

  张贺也看向众人,因为是夜半时分,所以台上并没有女眷,全是一些大老爷们和小娃娃,霍去病带着他的长子霍嬗,卫青带着他的长子卫伉,刘据带着弟弟刘闳,几个小的都不知道这观星其中的严肃之处,一个个只是对这奇特天象好奇,翘首期盼,希望快点看到流星。

  太史令司马谈长于占卜之术,前几夜他都在夜空的南方位置观测到隐约的飞星,他通过占卜认为今天午夜时分会有一大批飞星,因此郑重其事地上书汇报给刘彻。刘彻在白天议事时顺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卫青,然后霍去病和刘据都知道了。

  今天本是朔月,天穹上的星子看起来分外明晰,到了太史令推测的时刻,天空中突然星陨落如雨,大大小小的流星拖着或长或短的尾巴,由南向西行去,过了许久才停歇。

  刘彻看着流星划过天空的方向,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仲卿,去病,自漠北之后因为缺少马匹,已经好几年没有打过仗了,这时候星陨如雨,是在向朕预示着什么吗?”

  卫青回答道:“匈奴虽然远遁,但还并未向汉臣服,而今四夷未曾和抚,边夷蠢蠢欲动,天下尚未太平。”

  霍去病也说道:“陛下要打仗,只要钱粮马兵跟得上,臣随时都可以出发。”

  刘彻点点头道:“有你们两位在,朕就可安心了,如今天兆已出,恐怕已近多事之秋。”

  “阿翁又要打仗了吗?”刘闳天真烂漫地问。

  刘彻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不是我要打仗,是四夷未平,朕该打的时候还是要继续打。”

  卫伉跑到霍去病旁边,扯着他的袖子说:“下次表哥打仗带上我,我也要和阿翁那样上阵杀敌。”

  霍去病笑着捶了一下卫伉:“你小子翅膀还没硬呢,舅舅不会放心把你交给我带的。”

  卫青看着卫伉跃跃欲试的样子,眼里流露出慈爱的目光:“伉儿你要先把骑射本领练好,不能再偷懒。”

  卫伉看到卫青揭他短,连忙躲到霍去病背后:“阿翁不要说我啦,我以后不会偷懒了。”

  刘彻这个时候开口:“等过几年卫伉长大成人了,朕会派他去军队锻炼锻炼,今天在场的几个小子,不知道谁日后能成为第二个仲卿和去病。”说到这里刘彻不由得有些感慨。

  张贺也觉得有些热血沸腾,他倒是不会妄想达到卫霍那样的高度,但他心里盘算着,西汉尚武,他不能只走文官这条路,过几年也应该去军队里长长见识。

  第二天张贺与霍光从清凉殿返回侍中住处,却发现霍光所住房间的对面开着门,一个非常熟悉的、昨夜刚刚见过面的身影正在忙碌得跑进跑去。

  张贺连忙喊住了他:“卫伉,你怎么在这里?”

  卫伉热情地拍了拍张贺的肩膀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又要成为邻居了。”卫伉之前当太子伴读的时候也住在张贺房间附近,因此有此一说。

  霍光在一旁笑道:“昨日我和你说要新搬进来的就是这位卫侍中了。”

  “你也成了侍中?”张贺惊讶地问。

  卫伉点了点头:“陛下前几日对阿翁说起我丢了个侯位,要给我个侍中作为补偿,还让阿翁把我带到他面前好一番教训,要我以后做事莫要冲动,要好好在侍中这个位置上学习怎么做事。”

  张贺一听就明白了,自己这个侍中很大程度上是用造纸术换来的,但卫伉寸功未立就得了一个侍中的加官,很明显是刘彻对卫青的补偿。

  他看了一眼卫青并没有亲自送卫伉来这里,想必也是想借此磨炼一下这位曾经的小侯爷的娇气,让他学会亲力亲为。

  虽然张贺自己对于侍中的业务还不算太熟悉,不过他很古道热肠地说:“以后咱们就是斜对门了,有什么困难记得找我,我会帮你一起解决的。”

  卫伉笑了起来:“张贺你明明和我同岁,怎么说起话来和老大哥一样。”

  张贺心里默默说,那是因为我有一个老大哥的灵魂,不过这话可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在封建迷信的汉代他绝对会被当做妖邪灭了的。

  张贺与卫伉道别之后就要往自己房间里走。

  “哦对了,太子今天一早就派人来过这里,帮你把房间布置好了,让我问你是不是满意,不满意和他说再给你换。”卫伉在他背后说道,“我这个表哥啊,对你简直好得和亲哥一样,也是很不容易了。”

  张贺逵猩竦赝瓶房门,一进门就被里面的摆设闪瞎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刘据:张贺的房间一定要好好装饰一番

  张贺:太子殿下,你知道低调两个字怎么写吗?

  刘彻:呵呵,我们老刘家的词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

  -------

  又是撒糖日常的一章,问一下大家是喜欢看这种呢还是喜欢看快节奏跑剧情呢?

  有点想写张汤朱买臣撕逼,但这段历史上记录太精彩了,一环扣一环,我怕智商赶不上这帮特别厉害的古人TAT



第67章 丞相

  张贺一进门就看到原本空荡荡的书架上摆放了不少他爱读的书, 还摆放了一些太子宫里的奢华摆设,其中有一株红色珊瑚,张贺还记得是今年刘据生日的时候皇帝赏赐给太子的礼物之一。

  在窗户上悬挂上了天青色用银色丝线勾勒出云纹的纱帘, 顶端装饰着一块上好的玉璜。床榻上也铺设了布料精美的锦被, 墙角还摆放了一个长信宫灯造型的落地灯, 此外还有各色装饰小物件, 将整个房间装饰得琳琅满目,不输太子居所的豪华。

  张贺先去了一趟少府,将扩大造纸规模需要的物品、耗资和人力的大概情况向少府相关官员报备,并且传达了陛下昨夜的口谕。事情办妥之后,他在出宫前抽空经过太子宫。

  “殿下, 你给我的房间布置得太过华丽了, 这恐怕不符合侍中的待遇,要不还是找人将东西撤回去吧?”

  刘据听他这一说就不乐意了,当即摆出大道理:“你是我的伴读,之前是从太子宫出去的,如果太过朴素那我作为太子的气度岂非被人看低?你看卫伉和霍光居住的那两间房间,里面原本卫霍两位将军当侍中时住过, 摆设也是很好的, 说明陛下也是认同这种做法。”

  张贺觉得刘据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就没有再推辞了, 他告别了太子,出宫后先去了一趟御史府,张汤在那里办公, 张贺找张汤主要是有两件事商议。

  这第一件事,就是前两天霍光他们提起的,既然当了侍中,就早点取字,方便同僚之间互相称呼。这第二件事,则是关于扩大造纸规模的疑问,要向张汤寻求帮助。

  “阿翁。”张贺见到张汤之后,见他屏退左右,就语气放松地说道,“孩儿想给自己取个字,阿翁觉得子璋这个字好不好?”

  璋是古代的一种礼器,通常用玉制成,呈扁平长方体状,一端斜刃,另一端有穿孔,通常有五种形状,分别用于不同场合,以示瑞信。用这个当做字还是非常吉利的。

  张汤因此并没有什么异议:“这个字寓意不错,你喜欢就用它吧,以后安世长大了就取字子孺,与你配套。”

  “谢阿翁。”张贺笑道,“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

  张汤耐心地问道:“是什么事情?”

  “陛下命我在上林令下做一个凤嘴监,专门在小凤嘴一带督办造纸一事,我想着要扩大规模,但孩儿对于具体用钱和置办物件和花费人工不甚熟悉,阿翁有没有可供推荐的人手给我?”

  张汤想了想说:“我有一个门客叫做田甲,是一名商人,非常长于此道,他虽然是商人但为人正直,颇有忠正刚烈之士的风范,曾经屡次责备我行事中的过失,你可以找他帮忙为你筹划。”

  “阿翁真是太好了。”张贺高兴地说,“那这个田甲又在哪里呢?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他就在东市经商,我让王伯带你过去。”

  张贺找到田甲的时候,他正在和店里的伙计们说着什么,田甲人长得不高,是个和蔼可亲的胖子。听说张贺想要找他帮忙之后,马上将店里的事情交给伙计,自己跟着张贺上车前往小凤嘴。

  作为颇得张汤信任的门客,他平时没少从张汤口中听到夸奖这位聪明能干的大公子,但当他亲临造纸现场的时候,还是发自内心地赞叹:“张公平素夸君才干,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张贺谦虚地说:“我不过有些小聪明罢了,还有很多事情不懂,还请先生赐教。”

  田甲认真地问:“我要先听听小公子你对今后造纸规模的构想。”

  张贺就将心中所想对着田甲说了一遍,他想要将小凤嘴的造纸作坊先扩增到一座现代造纸厂的规模,让生产出的纸张数量足够供应诸侯王、贵族、列侯和高官使用。田甲按照他的思路,以商人的经商头脑和经济才能,给他提供了不少缩减成本和提高利润的方案,听得张贺大有受益。

  “不如我出钱请先生暂且驻扎在这里,督办造纸作坊扩大的事情,具体沟通事宜我会介绍你认识上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