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快穿]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 第35章
到了。



  “这可由不得你。”南宫凛收起方才那副有些玩味的嘴脸,他从侍女手中接过一个药瓶,拧开后,白日里那只硕大的母虫正扭曲着身体,歪歪斜斜地往外爬出来。



  眼见那母虫越来越近,徐掌门的心底顿时有了不好的猜测,心脏处忽然像被针刺了一样,他痛的脸色扭曲地蹲下来。



  “你……做了什么?”



  “哎呀瞧你这话说的,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做这么粗暴的事情呢。”南宫凛笑着收起了母虫,反问道:“当初给你种下虫蛊的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什、什么……?”



  “有人给你的身体种下了子蛊,一旦母虫靠近,它就会召唤心脏处的子虫。等到子虫全都爬出来,你就会变成尸人。”宁书尧将他的穴道封了,接着仍旧用那副平淡的语气说道。



  “不!这不可能!”徐掌门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显然为他种下子蛊的人没有告诉他这一点。



  那幅模样落在宁书尧眼底,没来由地便让他有些心烦。他的眼神一凛,就连声音都染上了一丝冷意,他说道:“有因必有果,这是你自己种下的果。”



  “你好歹是堂堂一派掌门,没必要露出这幅丧家之犬的模样啊。”南宫凛笑着插刀:“刚才生死不惧的骨气,不会就此轻而易举地丢弃了吧?”



  徐掌门被气的满脸涨红,他咬着牙问道:“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



  “给你下蛊的人,在哪里?”宁书尧问道。



  沉默了许久,徐掌门终于开口说道:“他向来居无定所,我也不清楚他具体在哪里。不过……每个月的十五,他肯定会去皇宫见殷贵妃。”



  说到这里时,他偷偷瞥了眼莫长歌的神情。



  后者却微微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有些出神。



  “哦。”听了这个回答,南宫凛哦了一声,接着便没有下文了。



  宁书尧依旧端着那幅“生人勿进”的姿态,没有半分想要理会他的意思。



  徐掌门等了半天,发现没有人有接话的意思,终于拉下老脸问了:“我都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了,你能不能……”



  “嗯?难道你指望我给你解药然后给你松绑接着完好无损地放你回去吗?”南宫凛一脸莫名所以地看着徐掌门。



  徐掌门顿时怒从心起,差点一口血咳出来,他咬牙切齿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这个嘛~自然是要问问其余的受害掌门了。”南宫凛拍了拍他的掌门,笑得那叫一个正气凛然道:“毕竟我好歹是武林盟主啊,说了要给大家一个交待就要给大家一个交待的嘛。”



  “你!”徐掌门彻底被对方的无赖行径给气到了,可偏偏还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直把一张脸气的通红。



  南宫凛对他这幅模样视而不见,转而去扯一旁侍女的袖子,说道:“我的好绿柳,把他带下去好生照料着,老对着这张老脸我眼睛都疼了。”



  “是的,盟主。”绿柳显然已经对自家盟主时不时抽风的行为淡定了,没有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只应了一声,便规规矩矩地扛着徐掌门退下了。



  快凌晨的时候,徐睿也醒了。



  得知自己没有变成尸人,全都得益于宁书尧之后,他差点拖着病重的身躯下榻。最终,还是被阻了回去。



  从他的嘴里,宁书尧等人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真相。



  原来,徐掌门自五年前起,就已经与鬼医开始谋划起了今天发生的尸**乱。徐睿前不久发现之后,对生父大失所望,与徐掌门大吵一架,结果是徐掌门为了一己私利,大义灭亲,他竟然能对独子痛下狠手,将唯一的儿子变成了尸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宁书尧他们经历的了。



  在说这段事的时候,其余几派掌门也俱都在场。



  有了徐睿这个证人,南宫凛先前说的那些推论也都成立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徐掌门一直是个和事佬的形象,突然之间变成了个阴险小人,换做谁都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处理那些被种下子蛊的弟子的事情。有些弟子是自愿被种下的,而有些却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种下的。那些弟子的数目十分庞大,单凭宁书尧一人,不知要解到何年何月。



  这就需要药王谷的力量了。



  宁书尧说道:“我已经往谷里传了消息,他们应该也快赶来了。”



  世代都不出谷的药王谷,竟然也要出谷了。



  看来,这江湖真的是要乱了。



  所有人的心底都不约而同地涌起了这个念头。



45.风起云涌江湖梦(完)

神秘且强大的药王谷众人的出现,仿佛给了这天下一个讯号――搅动风云的时候到了。



  远在京城的皇帝已经是风烛残年,半只脚都踏进了棺材里。听闻药君现身的消息后,他竟是有些坐不住了。



  在外界的传闻里,药王谷有着逆天改命的霸道之药,这其中一位就是长生药。试问,谁不想坐拥山河日月,与天同寿?更不用说这是一个坐在至尊之位上,野心勃勃的男人了。



  有些可笑的是,他已经将“药君的亲传弟子”捉拿下狱了,却对素未谋面的药君报以了极高的信任。



  宁书尧在接到那份诏书时,难得沉默了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



  南宫凛要留在这里主持大局,苏亭晚则要留下来协助药王谷的其他人,最后和宁书尧一起上京的人,就只剩下了莫长歌。



  然而显然,当初苏亭晚的那席话,不止是在他的心里,更是在对方心里,都留下了深深的记忆,并且让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莫长歌,或者说是方季泽的记忆,究竟去了哪里?



  也许,他们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宁书尧的心底莫名地涌起了这样强烈的预感。



  ――――



  一国之君寻求长生药,并不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情。所以他其实是偷偷宣召宁书尧的,当然,他也给予了对方基本的尊重,并没有流露出半丝身为帝王的高高在上与不可一世。



  不过,想来,也是因为帝王现在是有求于人吧。



  除了护卫,皇帝将其他人都清退下去后,才出声说道:“实不相瞒,这次请药君前来,是有事想求。”



  宁书尧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



  皇帝并未因为对方的态度而动怒,反而更觉得对方这幅姿态才像是药王谷的当代药君,有着“医死人,肉白骨”的绝妙医术。



  这样想着,那双浑浊的眼眸忽然亮了起来,他有些急切地问道:“传闻中,药王谷真的有长生之药,这是真的吗?”



  听到长生药三个字的时候,宁书尧的表情才有了微妙的变化。这细小的变化显然被皇帝捕捉到了,后者激动地抖了抖花白的胡子,声音都不自觉夹杂起了一丝颤抖,迫不及待地再次问道:“江药君,这是真的吗?”



  宁书尧已经收敛起了那一丝的异样神情,他说道:“有。”



  这一下,房间里顿时寂静无声,只剩下了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不过,下一秒,宁书尧的话语就将他们的妄想打破了。他的眼底浮现出浓浓的厌恶情绪,但是语调仍旧是那样的平淡,他说道:“药王谷的长生药能使你的形体存留,但是会剥夺一切意识。”



  “最终成为行尸走肉的存在。”



  这段话是上代药君,也就是江流影的师傅记录在手札里的。师傅的手札他不知翻阅了多少遍,关乎这段话的记忆自然十分深刻。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几变,尤其是老皇帝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宁书尧的措辞让他想到了如今世上不断出现的尸人,那不就是形体不灭,灵魂消亡的最好证据吗?然而他的心底还残存着一丝丝希望,他不死心地又问道:“江药君难道是说,长生药就是让人变成尸人的药吗?”



  宁书尧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果断道:“是的。”



  肯定的回答让老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变作惨白,胸口更是起起伏伏地喘着粗气,他握着椅子的手不断用力,手上青筋暴露,似乎好半天才让自己缓过来。他看向宁书尧的脸色不像之前那般友善,甚至可以说有些凶恶,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没有动手,只是嘲讽地刺了一句,道:“想不到偌大的药王谷竟然也是徒有虚名,真是让朕大开眼界。”



  剧烈的情绪波动,使得他的胸口再度感受到了尖锐的疼痛,一旁的老太监,连忙掏出药给喂了进去。



  这样的嘲讽对于宁书尧而言,实在不痛不痒。宁书尧没有接话,见老皇帝疼的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他平静地说道:“陛下最近还是注意些身体为好,您的体内已经被种下了蛊虫。”



  “什么……你说朕的体内有蛊虫?”皇帝的眼眸瞬间瞪大了,联想到最近几个月来,总是莫名疼痛无比,却始终查不出病因的心绞痛,他一瞬间感受到了彻骨的凉意。



  “是的,就在那边。”宁书尧指了指老皇帝的心脏。



  “不可能!陛下的饮食都有专人检查,怎会出现差错!”一旁的太监这时候忍不住站出来尖声指责道。作为随声伺候的人,一旦皇帝的身体出现了差错,第一个被问罪的人,就是他。



  “并非饮食问题,还有可能是……”宁书尧说到此处顿了顿,接着才道:“床笫之私。”



  “这更不可能!朕这几年来都只与殷贵妃……”说到此处,老皇帝忽然收了声,他一脸难以置信地反问道:“你是说殷贵妃谋害朕?”



  是啊,人家想的还是要来个偷梁换柱,改朝换代呢。



  这话,宁书尧自然没办法直接和皇帝明说,于是,他只能点到即止,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多说半句话了。



  怀疑的种子一旦被埋下,轻而易举就会发芽生长。所有的因,最终都会有果,这就是你无法逃避的现实。



  老皇帝走后,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了宁书尧。不知过了多久,门被再次推开了,莫长歌走了进来。



  他一步一步走到宁书尧对面,接着坐了下来,却也什么都没说。



  这是两个人独处的时间,但是却诡异地都沉默着。



  好半天,莫长歌才打破沉默,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迷茫与恍惚,看着宁书尧的眼神里似乎总是想透过江流影的皮囊看到另一个存在,他问道:“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一瞬间,宁书尧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置于桌子上的手指微微一颤。



  他多想狠狠拥抱面前的人,告诉对方发生的一切,可是他不能。一旦提前暴露,迎接他们的可能仍旧是上一次那样的悲剧。



  转瞬的呼吸间,宁书尧已经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说道:“没有。”



  下一秒,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宁书尧整个人被对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双手被牢牢地箍住,莫长歌没有给他一丝一毫躲闪的机会,直直地凝视着他的眼眸,接着低声道:“你说谎。”



  近在咫尺的距离给予了宁书尧巨大的压迫感,莫长歌勒得他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