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快穿]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 第34章
这一面之词,就想摆脱嫌疑?这如意算盘打的未免也太过了些吧。



  而且,瞧瞧这江流影指高气昂的态度,心里定也是瞧不起他们这些人的吧。



  “空口无凭,敢问江药君又有何证据?若是没有,就请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了。”



  南宫凛通过好友,显然是了解过宁书尧的性格的。知道对方并非冷傲,只是有些不善言辞后,他适时地接过了话茬说道:“正如这位侠士所言,证据我们自然是有的。”他对一边的侍女说道:“将人带上来。”



  侍女依言退下,将先前关押尸人的那个笼子带到了台上,随即一把扯掉了盖在上面的黑布。



  顿时,狰狞可怖的尸人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底,尖锐的指甲摩擦着铁笼,听上去刺耳得紧。



  台下,忽然有人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眶都恨不得瞪出来,难以置信地喊了句:“师,师兄?”



  少女已经如此吃惊了,她身边的老者却是身形一个不稳,脚步踉踉跄跄得冲到了台前,仔仔细细又看了看那笼子里的尸人后,满是勾壑的脸庞顿时皱成一团,哑着嗓子哭道:“我的睿儿啊……你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不少人认出那老者正是微然派的掌门,而听说微然掌门的独子已经消失半月了,谁能想到竟是变成了尸人。



  可大家都无从得知的消息,这南宫凛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呢?一瞬间,他们对这位实力平平却能坐上盟主之位的青年肃然起敬了。



  这位看起来没什么实力的盟主,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徐掌门先别急着哭,您的儿子还有救。”南宫凛说道。



  “这……这都变成尸人了还能救?莫非是……”徐掌门浑浊的双目顿时满是希冀得看向宁书尧。



  在他满是期许的目光中,宁书尧缓缓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再晚些时日,就没救了。”



  言下之意是,如今这个境况还有救。



  徐掌门顿时握住宁书尧的手,急切得道:“江药君,请你务必救救我的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真的不能看他死在我的前头。求求你,救救他吧!”



  “我会的。”宁书尧轻轻拉开老者的手,虽然那语调听起来仍是一成不变,稍显冷漠,但依稀能辨出其中略微软化的语调。



  而台下的众人却再一次被震惊在了原地,他们被尸人夺去了多少同门亲人的生命,如今却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这是能医治的!



  侍女将笼子拉开了,那尸人得了自由,顿时张牙舞爪地就往侍女身上扑去。然而那侍女却显得很是淡定,看似柔弱无力的细嫩双手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尸人的举动,用锁链锁住了尸人的双手双脚,又堵了对方的嘴,这才退到一边。



  宁书尧已经取出自己的银针,手法娴熟得在在那人身上施了几针,顿时方才还躁动不已的尸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宁书尧抿着双唇,仔仔细细地为对方施着针,说来也怪,做起这些动作时,他总觉得莫名熟悉,就像是早已镌刻在了灵魂深处,每一个动作都顺畅无比。



  先用针封了几处大穴,接着,宁书尧从药罐里取出一粒药丸,喂进徐睿的嘴里。接着他在心底默默数了两息,两息过后,徐睿的面色忽然像被人扼住了脖子般涨得通红,徐掌门心底一紧,但到底忍了下来,选择相信宁书尧,没有上前打扰到他们。



  宁书尧的手在徐睿脖子周围摸了摸,待摸到一块蠕动着的凸起时,他停了下来,准确无误地切割开那片的肌肤,接着从那肌肤里挑出了一只正在蠕动着的,足有人巴掌大的青紫色的虫子。



  离得近些的人,顿时被这长相恐怖的虫子给骇得不轻。



  宁书尧看上去却没有半分不适,他神色如常地将那只虫子装进竹筒里,接着又拿出另一个玉瓶,置于徐睿鼻下,腥甜的香味弥散开来,却没有人说什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宁书尧身上。



  徐睿忽然皱起眉来,嘴里发出类似于咳嗽一般的声音。



  宁书尧说道:“把他扶起来。”



  一旁的侍女连忙把人扶了起来了,宁书尧端起早就放在一旁的瓷碗,凑到徐睿嘴下,接着一针扎下。



  顿时,伴着一声呕吐声,徐睿张开嘴,数不胜数的黑漆漆的小虫子伴着胆汁,一块被吐了出来。



  徐睿一共吐了三波,那虫子才算吐了干净。瓷碗里积攒起的虫子尸体数量十分巨大,只望了一眼便叫人头皮发麻。



  南宫凛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做完这一切,宁书尧朝那侍女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了。



  那侍女心领神会,放下人又是默默退到一边。



  吐完那些虫子,徐睿的脸色看上去好了很多,至少不再像先前那样可怖了。皮肤上那些青紫色的痕迹也淡了许多,剩下的脓瘤被一一挑开,上了药。



  做完这一切,宁书尧慢慢收好东西,接着转身对徐掌门说道:“已经没事了。”



  徐掌门忙不迭走过去看自己的儿子,发现对方恢复了正常人的样貌,并且呼吸平稳后,差点没给宁书尧跪下来,他感激涕零道:“多谢江药君出手救了犬子!自此但凡您有个吩咐,我微然派上下一定鼎力相助。”



  “居然真的治好了?!”



  “罪魁祸首就是那些虫子吗?”



  “看来药王谷真的是深藏不露啊。”



  ……



  关于此事,台下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南宫凛让人收拾了一下东西,适时开口道:“正如各位所见,药王谷拥有医治尸人的方法。只要尸化期在半月之内,都可以救回来。”



  顿了顿,南宫凛又说道:“所以,药王谷非但不是害人的,而是救人的。”



  “真正居心叵测的人,就在我们中间。”话峰一转,南宫凛的声音忽然不复方才的和煦,变得冷冽起来。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



  “南宫盟主此言何意?是在挑拨人心吗?”



  “如果没有证据,还请不要妄言!”



  “如果你说有内奸,那不妨说出他们的名字来,让我们大家伙也认识认识,来看看是哪些下作东西做出了这等伤天害理的事!”



  “要证据是吗?”南宫凛笑着从侍女手里接过一张纸,气定神闲地说道:“那就给你们看看好了。”



  说着,他展开那张纸,开始一字一字地读上面的字。每个被他读到的人,都全身一颤,接着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这……这怎么可能!



44

44.风起云涌江湖梦(十)

南宫凛念到的名字每一个都是底下一些门派内的弟子,而且这些弟子的地位都不低。除却那些弟子本人,其他人都是有些不明所以。



  南宫凛念完那长长的名单之后,忽然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眼神却不似他的表情那般和善,满是锐利,他这样说道:“我这里念到的人,大多都是先前资质平平,可是忽然有一天就实力大增了,你们其中有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人群间一下子又骚动起来了,那些被点到名字的人均是脸色大变。而其他站在他们周围的人则是立刻想到了方才被徐睿呕出来的虫尸,心底有了不好的猜测,纷纷退开几步,离他们远了些。



  “我想在座诸位心底已经有了猜想,我也就不卖关子了。”南宫凛继续说道:“事实也正如你们所想像的,这些人都是与某个人做了交易。”



  “而这个与他们做交易的人,就是引起这场尸**乱的元凶。”南宫凛说道。



  “你这也不过是臆测罢了!”一片嘈杂声中,有人这样喊道。



  “对,这不过是我的臆测罢了。”南宫凛笑意不减,那人看着他这样神态自若地表情,忽然就像明白了什么,接着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身后,徐掌门和侍女们已经将徐睿扶了下去。



  南宫凛看向宁书尧问道:“江药君,方才那人已经完全没事了对吧?”、



  宁书尧道:“是。”



  南宫凛笑意更甚,又问道:“那他何时会醒来?”



  “今晚。”



  得到回答,南宫凛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扫了刚才置疑的那个人一眼,接着才移开目光,慢悠悠地说道:“那不如诸位再等一晚,明日让徐少侠来为诸位一一道来真相,如何?”



  “如此最好。”



  “能找出元凶,那真是最好不过。”



  “麻烦南宫盟主了。”



  出乎意料的,对于南宫凛所提的建议,竟是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很快,就有千娇百媚的侍女上前将他们领去了各自的房间。然而,如今却没有人有闲情去欣赏她们清丽的姿容了。所有人的心思都悬在尸人真相这件事上,今夜,注定无眠。



  月色沉沉,微弱的光亮透过树梢的缝隙中投射下来,落下斑驳的光影。穿堂而来的风吹得落叶簌簌而下,掩盖了那几不可闻地脚步声。



  有人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徐睿所在的房间,无色无味的药粉抛散在空气中,负责守卫的人员不稍片刻便晕倒在了地上。他无声无息地接近了房间,接着又吹入了一些药粉,静静等了几息,他这才推门进入。



  房梁上方,宁书尧隐在阴影中,莫长歌就在他的身后,两人的身躯挨得极近。后者能闻到对方身上清淡的草药香,一瞬间他又想到了之前面前这人趴在他的怀里,因为中毒而气息不稳的模样。



  他一直觉得对方的存在于他而言是一个谜团,仿佛是上天恰好知道了他的喜好,特地将对方送到了他的面前。每一点每一处都恰好符合他的心意,让他欢喜得不得了。可是,那段关于江流影的空白记忆,却总是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安感。



  他没有再想下去了,而是转而看向下方那个正在逐步走进的人。



  那人走进房间,看着晕倒在地的徐掌门和其他几名弟子,这才放下心来,蹑手蹑脚地靠近徐睿的床榻,掏出了一枚药丸,正欲往对方嘴里塞去时,幽幽的烛火却忽然亮了起来。



  那人瞳孔一缩,扯过衣襟蒙住半张脸,接着从袖中抽出短刃,就是想夺门而逃。



  宁书尧灵巧地从房梁上跃下来,轻而易举地除去那人手里的武器,接着几个回合间将人制服于地。



  南宫凛紧跟着跳下来,他边说着:“让我看看,幕后黑手究竟是谁。”边扯下了那人的衣襟。



  “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当看到那人的面容后,南宫凛先是一愣,接着便是有些意外地说道。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日里还满脸担忧独子的徐睿生父。



  徐掌门被抓了个现行,倒也不慌乱。身份既然已经暴露,他反而显得非常坦然。这一点,让宁书尧微微挑了挑眉。



  “徐掌门白日才演了一出痛失爱子,伤心欲绝的模样。怎么,这会就原形毕露来杀人灭口了?”南宫凛有些玩味地说道。



  “要杀便杀,总之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徐掌门脸色变了变,最终脖子一横,如此说道。在扭头的瞬间,他看见了一旁站着的莫长歌。瞳孔蓦然放大,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虽然那表情只有一瞬间,但还是被南宫凛捕捉